無心之過 6

結果,Conrad說他們還會相處好一陣子這句話一語成讖。

兩人待在家裡足出戶已經進入第四天了,總部仍未傳來任何消息,亦表示他們還沒抓到Miller。

「Neil你午餐想吃什麼啊?」才剛吃完早餐,Conrad就拿著幾本食譜在他身邊走來走去。

「都可以。」

Neil聳聳肩回答後,繼續射出手上的飛鑣,第三次正中紅心。

待房子裡這幾天,兩人各自找事情做打發時間。

因Neil堅持要跟Conrad待在同一個房間裡,所以他們把很多東西從其他房間搬到客廳來。

Conrad從書房拿了一堆書,常常看書或上網查資料就過了一整個下午;Neil則借用了他家娛樂室的飛鑣和健身房裡的啞鈴等道具殺時間,累了就用客廳的電視跟Conrad一起看電影。

「別說都可以嘛,至少給我一點靈感嘛。」Conrad邊抱怨邊翻看食譜,「韓國料理好嗎?朋友給的韓國泡菜還有半罐。」

「聽起來不錯,很久沒吃韓國料理了。」

跟Conrad相處的這段時間,Neil學會了一件事,如果不回應他的話,Conrad就會沒完沒了地問個不停,所以應該要裝作很有興趣的樣子回話,可有效讓耳根子清淨一陣子。

「好!就決定是這個了!」決定午餐後,Conrad便哼著歌走進廚房。

這幾天的伙食全是Conrad打理的,他自己喜歡吃東西也會動手下廚,料理的手藝也不差。

Neil曾問他,「你明明就會作菜,自己找食譜做台灣料理就好了,為什麼還要逼別人做?」

未料,Conrad哭喪著臉回道,「你竟然說得出這種話,你真的不懂『料理的真諦』啊--」

Neil是真的不懂,不過,大概是被泡麵嚇到了,Conrad未再叫他進廚房,這倒是讓他鬆了一口氣。

共處一室整整相處了三天,而且彼此能互動的人類就只有對方,但是,Neil還是不了解Conrad這個人到底是聰明還是笨、是城府深還是沒心機。

過了不久,Conrad從廚房喚道,「可以吃午餐囉。」

Neil緩步移動到餐桌旁,見到桌上一盤盤的食物露出狐疑的表情,這跟他認知的『韓國料理』似乎有一點差距,比較像是越南料理中的河粉。

Conrad笑道,「我臨時換了菜單,你不介意吧。」

「是不介意……」

「我打開了泡菜才想到你不能吃辣,靈機一動,想到還有些河粉,就做了比較清爽的牛肉河粉。」Conrad把河粉端到Neil面前請他享用。

「我可以吃辣啊。」

Neil不解地望著對方,他從沒說過自己喜不喜歡吃辣,這八成是Conrad錯誤的側寫吧。

Conrad搖搖手指,「不不,你還是不要吃比較好。」

「為什麼?」

「因為你睡不好啊,重口味的食物會影響睡眠喔,還是吃點清淡的吧,快趁熱吃吧。」Conrad沒等他就自行大快朵頤。

Neil聞言一驚,Conrad果然也發現了。

為了安全起見,他跟Conrad睡同一間房,他打地鋪睡地上。

在執行任務期間,Neil都保持警戒很淺眠,稍有風吹草動他就立即清醒,隨時準備動作。

但是這三天Neil睡著時都作了惡夢,甚至有一天早上還是被Conrad叫醒的。

當然,夢境中都有那個人出現,埋頭工作也無法忘掉他的存在嗎?

Neil默默嚼著河粉,想著待會Conrad如果問起,該怎麼蒙混過去。

Conrad把湯汁一飲而盡,擦了擦嘴後才開口,「如果你想找人談談的話,可能沒有比我更好的人選了。我有心理學的學位,也有實務經驗,而且,我現在很閒。」

「我只是換了個環境,睡不好而已。」話才脫口,Neil馬上就想收回這拙劣的謊言。

「Dear Neil,你身為一個常常要出差的國際組探員,如果會因為換了個環境而睡不好的話,想必你的工作效率應該也不好。但事實看起來並非如此,所以,駁回這個跟『作業被小狗吃掉』一樣等級的謊言。」

Neil無奈地在心中暗忖,我就知道。

也許是剛吃飽飯,血糖正高,Conrad火力全開,「你應該每個晚上都作一樣的惡夢吧。雖然我們才相處三天,不過我真的覺得你需要找個人談談,會改善許多。我可以理解,這很難跟一個認識不深的人開口,所以,就我先開口吧。」

「這又是什麼談判技巧嗎?」Neil暗諷道。

Conrad歪頭笑著說,「要這麼說的話也沒錯,人們會透過『分享秘密』來加深彼此間的感情。嘿,難道你不想知道我對食物這麼異常執著的原因嗎?」

Neil有點傻眼,這算什麼秘密……不過還是蠻好奇的。

他也不賣關子,隨即就說出理由。

「因為,我小時候曾被綁架過。」


總算進入主題了!
想吃河粉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