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抓小偷

在舊公寓林立的巷子裡,幾個上半天課的小朋友聚在堆滿雜物的防火巷口討論著要玩什麼遊戲,一個比較慢到的平頭小孩從前方跑過來。

「小維,你怎麼那麼慢?」

「對不起啦,我阿嬤叫我把綠豆湯喝完才能出來玩,要玩什麼啊?」

「玩…」

「警察抓小偷!小維當警察!」

小孩們一哄而散,留下呆立在原地的小維。

玩遊戲的時候他老是當鬼,老是在抓人,就連長大了一樣。

■■■

「中山二分局。」中年微胖的執班警員接起電話,表情突然認真起來。

「是…健康路三段十八巷五樓?好,我們等下就派警員過去。」他左肩夾著電話,右手抄著地址,看來是有案子了。

「老周,有案子?」另一個原本正在看監視器錄影帶較年輕的警員按下暫停鍵問著對方。

「是啊,我看你再看幾次還是看不出個鳥啦,走嘍,是維仔你最愛的案子喔。」老周經過他的位子要拿外套時順手拍拍他的肩。

年輕警員聞言卻皺眉,「竊盜案?」那才不是他的最愛,是他的最恨。

「嘿啦,健康路離這裡不遠,騎機車去吧!」

一老一少,一胖一瘦的二人跟駐守的警員打聲招呼便前往案發現場。

這個城市每年都有近上百件的竊盜案,而竊盜案又是破案率很低的案子,民眾找不回失物便會對警察白眼,甚至還懷疑他們吃案,上頭的長官給部下的壓力更是不小,其原因當然是某新任市長要讓犯罪率低於去年五個百分點的宣言。

「喂,老周你還好吧?」兩人樓梯才爬到一半,維仔身後的老周就氣喘呼呼。

「沒、呼…呼…沒問題的啦…」老周扶梯大口地吸著氣。

「人老了還是要服老啊…」維仔邊說著邊放慢走樓梯的速度。

「我、我才沒老…你忘了當年那個…拿衝鋒槍惡徒…跟我…」

維仔舉起手來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是是,這個故事我從還是一線二星的菜鳥時就聽到現在啦…」好漢總提當年勇。

二人到五樓停在生鏽的紅鐵門前,老周按下電鈴往後退一步,維仔則趁這個時候觀察著鐵門,鐵門外完全沒有被破壞的痕跡,這大概不是小偷的進出入口。

「誰?」從門後傳來低沈的男性聲音。

「我們是中山二分局的員警,剛剛有報案說這邊有竊盜案…」老周話才說一半紅鐵門就打開。

站在裡面的這個男人比聲音年輕,看起來像個大學生,但瀏海長到看不清他的眼睛,頭髮也油膩膩的,身穿無袖上衣跟運動短褲,跟最近流行的詞-『宅男』同個的調調。

「我姓周,他姓商,不過我比較老,哈哈。」老周在介紹維仔跟他時總愛提這個『商周』的歷史冷笑話,可是眼前的年輕男子完全不領情,只是默然地看著他。

維仔接著道,「整間屋子都遭竊嗎?」客廳看起來無異樣。

年輕男子搖搖頭,領著我們走到裡面的主臥房,「…這間。」

打開房門後,就跟老周跟維仔看過的數百間遭竊後的房間一樣,亂得像是颱風掃過,所有能翻的、能打開的無一倖免,床墊也被拉到一旁,窗戶大開著。

「你是什麼時候發現遭竊的?」老周問。

「…拿…錢的時候…早上。」男子慢慢地一字字講出來。

維仔想,這男子若不是發育遲緩就是不常跟人說話,講話非常緩慢,而且文句也不太通順。

「這間房間不是你的房間?」

「是…我媽的…房間。」

「她呢?」

「出…遠門。」

「喔…」老周邊問邊做筆記,維仔四處查看著,這戶人家沒裝鐵窗,小偷大概是從下面延著別戶人家的窗戶或冷氣機爬上來的,手法雖不高明但也不像新手,看來又是一件沒有下文的案子。

「好,這樣就可以了,我們等下會請鑑識組的過來採指紋、勘察現場,完畢後再請你到局裡做個筆錄,可以嗎?」老周對著年輕男子說。

「那…我可以…回房間了嗎?」

「喔,可以可以,鑑識組過來還需要一段時間…」

老周說完,那男子就轉身走回到走廊深處的房間,關上門後隨即傳來的是電腦遊戲的音效。

「那是魔獸吧?」老周道。

「喔?你也知道啊?」維仔吃驚地說,對電腦明明一竅不通的老周竟然知道魔獸。

「廢話,我兒子天天在玩!」

「你兒子不是才小四?」

「他玩那個玩三年了…」

■■■

維仔跟老周在外頭邊抽著煙邊等著鑑識小組,雖然知道他們很忙,每天都要趕好幾場,但今天也太慢了吧?都快過二個小時了…

不耐煩的老周要再撥打電話時,他們才從樓梯下方看到姍姍來遲的鑑識人員的頭頂。

「抱歉抱歉,今天太多案子了…」鑑識人員邊打開著他的那箱工具邊說。

「太多案子?」老周問。

「對啊,光是竊盜包括你們這件就有六件耶…」

「真夭壽,今天黃曆上是寫著『宜竊盜』嗎?」老周咋舌。

「而且最奇怪的是…我剛剛去的前五件…都沒有一件東西被偷走耶!」鑑識人員轉過頭來對維仔跟老周道。

維仔跟老周面面相覷,二人的頭頂都冒個大大的問號。

「東西都像這間一樣散亂著,可是屋主清點過後,小偷沒有盜走任何一樣東西!連掉在地板上的銅板都沒拿,你說這稀不稀奇?」鑑識人員笑道。

一樣東西都沒拿…就表示他的目的不是要偷東西…

不是要偷東西的話…維仔心中浮現奇妙的第六感,不是身為警察有的第六感,而是…

「呀!」門口傳來女性的叫聲,老周跟維仔快步出去後發現一個中年婦女站在門口大叫著,身旁還掉落著某量販店的購物袋,看起來像剛去採買回來。

「警、警察先生?怎麼回事?你們怎麼會在我家?我看到門口大開還以為遭小偷了…」婦人見到穿著制服的二人後稍稍恢復冷靜道。

維仔大步向前問她,「妳有兒子嗎?」

婦人搖搖頭,「我只有一個女兒…發生什麼事了?警察先生?」

「老周!那個男的!」維仔大叫著跑向走廊最後面的那間房,粗魯地打開門後,眼前空無一人。

而且那很明顯的就是間女孩子的房間,更奇怪的是,這間房間沒有電腦,魔獸的遊戲聲是來自桌上的錄放式小型卡匣隨身聽。

「這…?」後面的老周覺得莫名奇妙。

但維仔馬上就全盤了解,一定是他。

「老周,不好意思,這裡交給你了,我有事回家一趟!」

■■■

維仔氣憤地走回自己住的套房,迎面走來的隔壁鄰居郭媽媽則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維仔正擠出微笑要跟她打招呼時,她不知為何一溜煙的逃掉了,維仔正覺得奇怪,平常跟郭家也都禮尚往來啊…怎麼…

但當他回到他家大門時,他就明白郭媽媽的態度是怎麼回事了。

門上被鮮紅色的噴漆噴上『我喜歡大波霸。』六個字,這還不算什麼,旁邊的牆更慘,畫了個漫畫版的波霸美女圖。

「媽的,才不到二個小時,他怎麼會有時間畫這個啊!」

維仔現在可以非常肯定,那個裝得畏畏縮縮的宅男絕對是他!可惡,他為什麼沒認出來!

他火冒三丈地雙拳握緊,踹開自家已經換了五次鎖這次還是被輕易打開的大門後,屋內整整齊齊的,如同他早上出門的時候。

但他了解,這不代表他什麼都沒有拿,上次也是,看起來像是什麼也沒動過,但前女友送給他的手錶不見了,上上次則是他跟前前女友的合照全拿走,上上上次是老周送他的高級茶壺,被偷的全都是別人送的東西。

維仔開始檢查著,他心想,別人送的東西都應該被他拿走了,他到底還會偷什麼!
當他打開衣櫃的時候,發現…

「…你…你這個變態,連我內褲也偷!你這個內衣賊!媽的,我要是不抓到你我就把AK47吞進肚裡!」維仔抓狂地大叫著。

可惜他不知道他想抓的人就近在他家樓下的純白馬自達轎車裡,小偷帥氣地摘下掛在鼻樑上的墨鏡,跟剛剛的宅男扮相完全是二個人,他笑著看助手席上那袋剛到手的『贓物』。

「小維,你抓不到我的,我從來沒被你抓到過喔,從小時候認識你開始。」

右腳踏著油門,白色的轎車消失在這個城市的車陣中。

■■■

身心交瘁的維仔在回工作崗位前,翻找著待洗衣物籃,想說先把穿過的內褲洗好晾乾,晚上回來洗澡後才有得換,只是,對方想得比他更周到。

「…」

維仔已經驚訝到說不出話來了,連穿過的他也拿到底是什麼回事!他也愛搞日本老頭那『原味內褲』的玩意兒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