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結婚吧!

在民國二百年,骨髓造精子卵子合法化,立法院也終於通過同性戀合法結婚的法案,同年,近千對的同性伴侶在市長的公證下完成終生大事,其中不乏上了年紀的同志們,他們之間的愛情終於有法律上的認證,社會上的認可,那天在七色的彩虹旗下,市長說他看到真愛。

由於這個法案的關係,社會上對於同性戀的看法也日漸開放,並多了許多相關行業,像是同性婚姻介紹所。

■■■

本所於民國二百零三年開張,至今已經湊合百餘對愛侶,起先本所為這個城市天字第一門號,剛草創時員工人數也不到十人,老闆還得身兼業務與婚介人三職,如今本所卻是間在各縣市都有分公司的大企業。

我是從公司草創時期就一直待到現在的婚介員,剛開始薪水雖不高,但湊合別人姻緣總是做善事,而且可以遇到各種不同的人士,也算是有趣,不知不覺這是我待在這裡第七個年頭。

「前輩,你要的烏龍綠少糖不加冰,還有,又有你的紅帖嘍。」工讀生小涼把紅帖跟飲料都放在我桌前。

「謝謝,這張拿去不用找我了。」對待工讀生我總是很慷慨。

「嘿嘿,就知道前輩人最好了,這麼好的人到現在還沒結婚我真是不敢相信。」小涼一收錢嘴就甜,做了一個很誇張的手勢。

「沒辦法啊,沒人要我這個老頭子,倒是你改天介紹幾個帥哥給我吧。」會這種開玩笑是因為知道小涼也是那路人,其實這個所裡不管男男女女幾乎都是同性戀,這似乎是老闆選人的一大堅持。

「我才要前輩你介紹呢!所裡紅帖收最多的就是你了,大家都說『想結婚就找一號婚介員,包你有錢沒錢,年底前都有好姻緣!』。」

我忍俊不住,「這誰教你的順口溜?真不順呢。」

「我自己編的啦!哈哈,好啦,我去做事了。」高瘦的小涼一溜煙地跑掉了。

我拿起烏龍綠,邊啜飲著邊想,雖然沒刻意不結婚,也交往過幾個對象,但總覺得不是這個人,老友也老是笑我,看別人合不合時,眼睛就很亮,一要選自己的對象就像近視幾千度,看不清也摸不著,還說什麼看到好的就要留下來自己用啊!我也只是一笑置之。

雖然本身是做這一行的,但其實我還蠻相信緣份的,之前有位客戶個性差、有節癖、沒幽默感、不懂怎麼說話,幾乎是集所有難以結婚的缺點為一體的人,被所裡的大家開賭出一賠三百的賠率,賭他找不到對象,最後是一張從紙堆中掉落出來的資料卡,我神來一筆幫他們配對,結果現在早就是有三個小孩的家庭了,不但請我當主婚人,還常叫我過去吃飯呢!

我覺得不管同性或異性,門當戶對不怎麼重要,但個性一定要合,價值觀也不能差太多,這樣婚姻才能走得長久。

烏龍綠剩一半的時候,內線有電話過來,我按下接聽鍵。

「蔣哥你有空嗎?這邊有個客戶…」櫃台的阿吟說。

「我有空,麻煩您先帶他到會客室好嗎?」

「OK!」

■■■

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在開有空調的會客室他不斷擦著汗,有點神經質的感覺,不過會來婚介所的人都有難以找到另一半的原因,這我也早習慣了。

「您好,我姓蔣,不用那麼緊張沒關係,放輕鬆。」我微笑面對他。

他則是一副不知道該站起來還是該坐下的樣子,最後膝蓋還撞到桌子,「痛…」

「沒事吧?您坐著就好…」我也坐在他對面,拿起資料快速看過。

姓名欄上寫著方呈均,職業是公務員,戴著大眼鏡的他真的就一副公務員的臉,髮型是全都梳到後面的油頭,衣著也沒什麼個性,不過仔細再看的話,鏡片後的雙眸很漂亮,劍眉配上明亮的眼睛,如果他把眼鏡拿下來就好了啊…或是換一副細框的,給人的感覺一定差很多。

「啊…是是…不好意思,我第一次來婚介所,很緊張…」他還是繼續擦著汗,我發現他不只臉上有汗,手上也都是汗。

「方先生,請放輕鬆,我又不會吃了你。」

聽到這句他害羞地微笑,嗯,笑起來很清爽,身材也標準,應該不難找到對象,大概是出於不知道怎麼踏出第一步這個問題,賠率就定一賠五吧!

■■■

他只是我手裡幾十個客戶之一,原本我以為很快就可以收到他的紅帖了,但卻一直沒有進展。

團體的聯誼好像也沒有找到對象,我安排的一對一相親也都沒有結果,心想著可能是他個性太害羞、太內向,於是我請他常常過來諮詢。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他每次都聽從我的建議,換髮型,換眼鏡,換衣服,整個人煥然一新,說話技巧也進步很多,現在跟不認識的人聊上十五分鐘都沒問題,個性也變得外向許多,這明明是最難改變的部分他也做得到…

「唉…為什麼你都找不到合適的對象呢?明明都變成這麼棒的男人了。」我邊轉著筆邊看著他說。

「初緯你不也一樣?我一直好奇著你為什麼還沒結婚呢…」坐在我身旁的呈均道。

是什麼時候開始,他的位子從對面變到我身旁了呢?

「喂喂,是誰來婚介所的啊…怎麼好像立場顛倒了。」我拿筆輕打他的頭。

「會痛耶!初緯!」他皺眉看著我。

是什麼時候開始,他開始叫我的名字而不是叫蔣先生?

「不然給你打回來。」我把筆遞給他。

他接過筆後沒有打我,反而插在耳後,「我今天來是有重要的事跟你說的…」

他的語氣突然認真起來。

「什麼事?上禮拜那個何先生跟你告白了?」

「拜託…那傢伙不是我的菜啦!」

呈均現在連這種流行語也會說上一些,幽默感提升了不少,希望這是我的功勞…

「不然是什麼事?」

「我有喜歡的對象了,我要向他告白。」換成細銀框的眼鏡後面有一雙漂亮的眼睛,在他的眼睛裡,我看到自己。

我突然有點不知所措,開始收拾起桌上的資料,「那、那很好啊,是哪一位這麼幸運的傢伙啊…結婚的時候一定要請我喔…你們小孩要生幾個呢…不是何先生的話是上上禮拜的張先生嗎…」

「初緯,你只要一緊張就會開始叨唸…」

「我…」

呈均突然把右手舉高,然後姆指摩擦著中指,發出一聲響,會議室的門被打開,進來的是我公司的同事,不知道為什麼,小涼還捧了一大束花,那是我最喜歡的向日葵,我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初緯,請您以結婚為前提跟我交往!」呈均握著我的雙手誠懇地說。

「…真是,還會搞浪漫跟驚喜這花招。」我笑得很開心。

「還不是你教的。」

呈均趁機偷吻我一口,身旁一陣歡呼。

■■■

我們交往沒多久後就決定結婚,但不舉行婚禮,一來是年紀也大了,二來是想存錢買幢房子,所以把錢省下來。

「這幢房子近捷運站,後面就是國小,不管是考慮到交通或是小孩子的教育很方便呢!」售屋小姐舌燦蓮花地說。

「你覺得呢?呈均?」我問著正在陽台外的他。

「嗯,不錯啊,而且有四層樓耶!坪數又大。」

「是啊是啊,這一期我們賣出不少幢了呢!」小姐繼續推銷著。

「唔…可是頭期款就快要五百萬…」

呈均走近我,「我的加上你的一定夠的。」

回家後,只考慮到隔天我們馬上就下訂,能有個家的感覺真不錯。

「明天我去付頭期款吧?我剛好排休。」呈均道。

「嗯,好啊,我把支票拿給你,順便把這個也交了吧!」我眨眨眼。

「這是…」呈均看著交給他的紙,「喔,是結婚申請書啊…」

「對啊,上個月就說要拿去戶政事務所了,但一直忘記,明天可別再忘了喔!」

「是的,老公大人。」呈均輕擁著我說。

我真的做夢也沒想到,隔天他就像泡沫一樣消失不見。

■■■

方呈均這個人就像是電腦裡被刪除的資料,消失的乾乾淨淨,連一根頭髮都沒留下。

他的公寓空無一人,甚至連承租的名字都不叫方呈均,到他工作的地方,稅捐處也說從來沒有用過一個叫方呈均的人,愛情太過盲目,我甚至連他一個朋友的名字都叫不出來,更不用說聯絡了。

但一直到我看到帳戶後,才了解可能發生什麼事。

「蔣先生,我們真的沒有收到支票…」

「可是我戶頭的錢已經被領走了啊!」

掛上電話後,我的腦中浮現『結婚騙子』這四個字,倒在地板上,我啞然失笑。

■■■

在那之後的一年,我還是在婚介所工作,原本受不了別人關愛的眼神和冷嘲熱諷的我是想離職的,但老闆肯求我留下,現在想想,幸好他有留我,要不然我離開這裡後可能也找不到別的工作吧。

一年後再見到他,是在電視機上。

「…警方日前逮捕了一名專門以同性為對象交往,並以結婚為名義詐欺金錢的男子,駱呈均,三十四歲,被害者估計超過數十人,警方希望被害者能出來指認他…」

原來只有姓不同啊,這是我的唯一感想。

深知這種罪行難以定案的我並沒有去指認他,其實另一方面是我怕見到他,怕見到他本人後我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

知道他被定罪入獄,是在又過一年的報紙上。

■■■

我跟他總在會客室見面,只是這次的會客室不比公司的豪華,四周都是毫無裝飾的水泥牆,中間同樣有桌子跟椅子,還有一面大玻璃隔著二邊,雙方只能用電話通話。

被獄卒帶進來的他消瘦很多,雙頰凹陷,臉上沒有任何當年的影子,就算是在這個年代,連非同性戀的清秀男子都會被暴行了,同性戀在獄裡的待遇可想而知。

看到我的瞬間,他很驚訝,但馬上又恢復成那個悲慘的臉。

我們雙方坐下後,我先拿起話筒,他見狀才緩緩拿起來。

「好久不見…呈均。」

「你來做什麼?我可沒錢還你喔,你看吧,我現在只有爛命一條…」

我輕輕歎息,「我不是來要錢的,我只是來看看你…」

他沈默地看著我,大概過了三分鐘後才又開口,「…對不起,我騙了你。」

「這是有理由的,我知道。」

「你知道?」

「你是為了幫你弟還債,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我後來還是忍不住去調查了他,我想知道為什麼他要這麼做。

「我…對不起…」呈均吐出口的還是這一句。

「呈均,你知道嗎?雖然你每一件事都跟我說謊,但只有一句話,你是真心對我說的,你也只說過那次,我一直在想我為什麼會被你騙,當婚介這麼多年,多少也看得出來什麼愛是真,什麼愛是假,最後我終於找到答案了,因為你拿真心來騙我啊。」

坐在我對面的呈均,當年漂亮的雙眸如今是凹陷又有藍藍紫紫的瘀血,淚卻輕輕地從眼眶中掉落,他張開口卻沒有說出聲音,只是用唇語重複著那一句話。

眼前這個男人是真心愛我的,我知道。

「等你出來後,我們結婚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