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嘴吃飯的男人們

「記者現在在台北市街頭,目前颱風已經登陸本島,現在是全台停止上班上課的狀態,路上狂風暴雨,低窪地帶甚至淹水至腰部,請民眾們不要外出…」

「小虎!危險!」扛著攝影機的攝影師看到那塊木板飛進畫面而出聲時已經來不及了。

由於是SNG現場連線,全台都看得到這幕記者被木板打到的畫面,這是今年第一個颱風侵襲台灣時所發生的新聞。

在這個小島上,每天都有新鮮事發生,而專門報導這些事的就是新聞記者。

■■■

「哈哈哈哈哈哈!」剪接室裡發出外面都聽得一清二楚的大笑聲,而發出笑聲的人則笑到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阿宗…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痛苦上是很殘忍的一件事情喔…」畫面中被木板砸中的記者幽幽地出現在阿宗背後說。

「哇!小虎你嚇死人啊,要進來也不敲門?要不是我膽大,早就被你嚇破了!」阿宗拼命拍著自己的胸口。

小虎拿手上的紙卷輕敲他的頭,「你才是咧,竟然躲在這偷懶,還把我丟臉的影片放出來看是怎樣?」

一想到那個颱風的新聞他就有滿肚子火,人衰被旁邊賣水果的『妖受甜』木板砸中也就算了,那段新聞還是SNG播出的,還被『有心人士』錄下來,放在影音分享網站供人嘲笑,標題是『哈哈,妓者被砸,真爽』,害他那段期間走在路上老是被指指點點的。

「我來找舊影帶,剛好看到你這卷就放出來笑一笑啦!如果年末要做記者爆笑總集的話,這篇一定是第一名啦!哈哈哈!」阿宗還是很沒同情心地笑著。

這次小虎的力道加重了數十倍毫不留情地往他頭頂打去,「笑!還笑!跑新聞啦!」

「很痛耶…」阿宗雙手撫著頭抱怨著。

「趕快走啦,不然位子都被別台卡完了!我們就等著拍背影了。」小虎拖著阿宗的衣領說道。

「好好好,別拉我,我拿個帽子啊!」

■■■

小虎自大學新聞系畢業後,就進到這家S新聞台當記者,目前仍是二年級生,每天東奔西跑地採訪新聞,近來社會大眾對記者的印象越來越不好,連帶影響到他們這些小記者,訪問民眾時還會被罵說又來斷章取義,各地對記者也是防得嚴密,想拿個採訪證都得經過重重手續,讓他們這些秉持著新聞自由又守法的記者苦不堪言。

「重慶北路左轉嗎?」阿宗邊開著採訪車邊問道。

「我看看喔…」小虎翻找著資料確認,「嗯,那邊左轉,徐立委的家就在那。」

「話說那徐立委啊,我早就覺得他有問題!什麼立法院最年輕的帥哥立委?還不是劈空!」阿宗刻意用台語諷刺著,他所說是方才與徐立委為對立黨派的黃立委召開記者會爆料說握有徐立委買票證據的事。

「是啊,沒想到他也會被爆料…其實我覺得他人蠻和氣的,上次還請在記者室裡的人喝咖啡呢,沒想到…台灣的政客還是沒一個能信的。」

「應該是全世界的政客都一個樣吧!大家都只能從爛蘋果堆裡挑比較不爛的…快到嘍!」阿宗打方向燈轉彎。

小虎有點擔心地看著手錶,「都快四點了,待會還要接箴彥…來得及嗎…」

「啊,我都忘了你是代班的,應該來得及啦,這邊離那間幼稚園還蠻近的不是嗎?帶小孩真辛苦啊…而且還一個大男人帶…」

小虎只能報以苦笑。

採訪車到徐立委家前時,早就有好幾部友台的攝影機架好待命,小虎跟阿宗也輸人不輸陣,連忙衝向前卡位。

但徐立委家依然大門深鎖,按電鈴或打電話都沒有人回應,大家開始懷疑他是不是還在裡面時,時間已經過了五點。

「啊啊!箴彥!」拿著麥克風待命的小虎大叫。

「你要不要先去接他過來啊?反正我看這立委短時間是不會出現的,你先去吧!」

「嗯!我先去接他過來好了…每次都拖延人家幼稚園老師下班時間也不好意思…」

「快去吧!」

小虎趕緊飛奔到幼稚園接小孩,箴彥是最後一個被接走的小朋友,幼稚園老師雖然嘴上說著『沒關係沒關係。』,但心裡一定把小虎罵了千百遍吧?!這種情況不下數十次了,幸好箴彥是個很乖的小孩,每次都不哭不鬧地等著小虎來接他。

「箴彥,肚子會餓嗎?」小虎牽著他的小手,刻意放軟聲調對他說。

箴彥搖搖頭,就同年紀的小孩來說,他算是很少話的。

「我們先去一個地方,等下再帶你去吃飯好不好?」

他默默地點點頭,這孩子總是這樣,小虎一直覺得很對不起他,一個大男人照顧小孩又要兼顧工作,總是不能多點時間花在他身上。

他們回到徐立委家前,還是沒有動靜,甚至有些同業都已經打道回府了。

「沒動靜嗎?」

阿宗搖搖頭,看到小虎身旁的箴彥後便蹲下跟他講話,「箴彥,還記得我嗎?我是阿宗哥哥喔,要不要吃餅乾?」

家教良好的箴彥猶豫地抬頭看小虎,小虎點頭,他才點頭。

阿宗把口袋裡的乾糧餅拿給箴彥後說,「主任說要我們待到七點。」

「叫我們最後才能走就是了?」

「等到獨家的話就是你的啦。」阿宗笑道。

■■■

三人就這麼一直苦等下去,直到箴彥有點不對勁地拉拉小虎的襯衫袖口。

「怎麼了?」

「我…我…」箴彥發出微弱的聲音。

「想上廁所嗎?」

他點點頭。

「箴彥想上廁所耶,這邊哪裡能上啊?」小虎四處張望著。

「這邊都是高級住宅,要出去大馬路上才有商家,你要不要跟人家借一下啊?有小孩子的話對方應該會借吧…」阿宗建議著。

「好。」

他把箴彥抱起走向旁邊其中一幢民宅,按下電鈴。

「誰啊?」不是從對講機裡發出聲音,而是對方從裡面的門打開後直接朝外頭喊。

「不好意思!我們家小孩子想上廁所,可以跟您借一下嗎?」

對方聽了之後倒很爽快地打開門,是個看起來蠻年輕的男子,留著及肩的長髮,還綁個公主頭,但態度卻很親切。

「弟弟要上廁所啊?叔叔帶你去喔。」

他領著身後的小虎跟箴彥進門,果然是高級住宅,坪數大不說,裝潢都很高級,但不知道屋主是不常住還是個性簡樸,內部的家具都很簡單,擺放的東西也很少。

讓箴彥上完廁所後,他向年輕男子道謝著。

「謝謝您,箴彥要跟叔叔道謝喔。」

「謝謝叔叔。」箴彥害羞地道。

年輕男子滿臉微笑地蹲下來摸著箴彥的頭。

「弟弟好乖,而且長得好可愛喔。」說這句話時對方還若有所指地看了小虎一眼。

好啦,我知道我跟他不像,小虎內心道。

正當他們要離去時,樓上傳來腳步聲,走到一樓後對年輕男子大喊,「是誰啊?」

「喔,來借廁所的啦!」年輕男子回應著。

但小虎看到那個從二樓步下來的人時,腳步卻定格,那個人他看過。

「段律師?」他不就是常出現在徐立委身旁的段律師嗎!怎麼會在這裡?

律師也看過他,或者應該說是聞到他討厭的記者的味道。

他揪著眉不悅地對年輕男子說,「你放記者進來?」

他還沒回答時,上面又有下來一個人,「真是…我家前就已經夠吵了,怎麼樓下也吵吵鬧鬧的啊…」

這次出現的人讓小虎更驚訝了!

「徐…徐立委?」

■■■

雖然發現徐立委的藏身處,可是小虎還是沒搶到獨家,因為當他的記者天性使他想上前採訪時,卻一把被段律師擋住,他抱著箴彥被推到門外去。

「徐立委!關於這次您被指控買票…」小虎依然不死心地大叫著。

鐵著臉的段律師最後一句話是,「不予置評。」

誤打誤撞的小虎也沒繼續賴在對方門前,一方面是覺得對屋主不好意思,他好心借我們廁所,還這樣對他的話就太沒良心了!另一方面是考慮到立委如果跟律師已經在商談那大概也問不出個什麼,說不定早就準備好明天開記者會了。

他抱著箴彥對阿宗講著他們剛剛的奇遇。

「藏在民宅這樣也能被你找到?看來你真的是天生要來當記者的!」

「我看我應該多跑娛樂新聞才是…」說不定馬上就可以發現誰跟誰同居在一起了。

「要跟主任說嗎?」

「說了一定被罵吧,就當作沒這回事去吃飯吧!」

「好!反正我肚子也快餓得五臟六腑都要打架了!走吧,去吃飯!」

■■■

隔天果然不出小虎所料,徐立委馬上召開記者會駁斥回一切有關買票的傳言,徐立委在前方講話時,後方站在一旁的段律師抬頭挺胸地用那雙有如鷹眼般的雙眼掃視著會場。

他果然是徐立委的狗頭軍師啊,小虎心想。

跑完記者會後,今天不知麽回事,馬上又有火警的新聞跟某女星被爆未婚生子的新聞,害得小虎疲於奔命,電視新聞台跟報社記者不同,什麼種的新聞各記都要互相cover。

一直到晚上快八點,小虎才能回到總部坐在椅子上吃他今天的第二餐,但他坐不到五分鐘,馬上又發現有另一件重要的事情忘了做。

「咦?小虎,你今天不用接箴彥啊?平常若是忙到這麼晚,你不是會把他接過來嗎?」身旁的女同事問著。

被這麼一提醒,小虎從椅子上跳起,「啊!完了,我忘了去接他!」

火速騎著機車趕往幼稚園,中途把手機拿出來看的時候發現有好幾通未接來電都是幼稚園打來的,但打回去又沒人接,小虎十分擔心。

到幼稚園門口時,發現鐵門深鎖著,裡面也沒有燈光,四處都沒看到人影。

「該死,他們把小孩帶去哪了?」小虎拼命打著電話還是沒有人接,他也一時慌了手腳,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抓亂自己的頭髮,無助地蹲下來,帶個小孩都能帶成這樣…要怎麼給老姐一個交代…

這時,旁邊走來二個一大一小的人影,很快樂地哼著兒歌,因為對著背路燈的關係,小虎一時看不清楚他們的臉,直到走近小虎後…

「箴彥!」他急忙跑向前,還差點摔了跤。

他把箴彥緊緊抱著,「你跑去哪了…我以為你不見了…」疲憊加上緊張又乘以悲傷,小虎無法克制地流下男兒淚。

被抱著的箴彥還反而安慰起小虎,「小虎叔叔,不要哭…箴彥都沒有哭喔…」

「對啊,箴彥好乖呢,都沒有哭,乖乖的等著小虎叔叔來接箴彥,對不對?」原本身旁牽著箴彥的男子輕聲說著。

聽到他的聲音,小虎才趕緊胡亂用袖子擦著眼淚,把箴彥抱起後道,「你怎麼亂接別人家的小…咦?你不是…」

仔細看清楚對方後才發現他不就是昨天去借廁所的那個屋主嗎?雖然今天的髮型是綁二個小辮子,但臉他倒是記得,當記者這行就是要眼尖會認人。

「啊啊,真不好意思啊,晚上出門時看到幼稚園老師跟箴彥在外頭等不到人的樣子就上前問問,我家就住這附近嘛,想說可以幫忙帶他等你回來,我有打電話給你你都沒接…不過箴彥還認得我呢!真是個聰明又乖巧的孩子。」帶點吊兒郎當感覺的男子笑道。

「咦??真的嗎?」小虎拿出手機拿查閱,果然有個不知名的電話。

「一般小孩要是等這麼久的話,早就哭天喊地了,他真的很乖…不哭又不鬧,可是這樣反而讓人擔心。」男子伸手撫著箴彥的臉頰。

■■■

坐在小公園的木椅上,看著箴彥盪著鞦韆,小虎回憶起往事。

「他是我姐的孩子。」

「果然沒錯,怎麼看都不像你,而且你看起來也不像當爸爸的樣子。」男子瞇眼道。

小虎撇撇嘴,什麼不像當爸爸的樣子啊!是說他不穩重嗎?好歹他也帶箴彥帶快二年了!

被對方打斷後,小虎先啜了口柳橙汁後說,「二年前,我剛從實習記者升為正式記者的第一個新聞是件交通事故,我記得很清楚,在山區路段,小客車被對向駛過來的小貨車整個壓上去,車頭全毀,裡面的人看也不用看,一定沒有生還,那輛車的型號跟我姐開的是一樣的,我有不太好的預感,眼皮一直跳,但還是冷靜地把新聞報完,之後傳來死者名單,車上死者的名字正是我姐跟我姐夫。」

隔壁的男子拍拍小虎的肩,小虎繼續道,「箴彥那時候託鄰居照顧而逃過一劫,我姐夫是匈牙利人,好像也沒跟親人來往,我跟我姐的話則是雙親早逝,親戚不多,所以我就照顧箴彥到現在…」

「難怪他長得這麼可愛,原來是混血兒啊!」對方看著箴彥道。

「他更小的時候很愛笑,那時更可愛呢。」

「一個人帶小孩很辛苦吧?」

「說辛苦也還好…我習慣了,只是對他很過意不去,因為跑新聞的關係都沒辦法準時去接他,休假日也很少,沒辦法帶他出去玩,唉,真希望能早點升主播,這樣至少上下班能正常一點…可是這才是我的第二年,想當主播除非挖到個大獨家吧…」小虎無奈地嘆氣。

突然想到還沒自我介紹的小虎從皮夾裡拿了張名片遞給對方,「啊,這是我的名片。」

「簡政曜?沒有個虎字啊?箴彥不是叫你小虎叔叔?」對方疑問著。

「小虎是我的小名啦,因為有虎牙的關係,大家也都這麼叫。」小虎露出牙齒給他看。

「原來如此,小虎叔叔!」

「叫我小虎就可以了啊。」

「我跟著箴彥叫啊,不是有的媽媽也會跟著兒子叫老公爸爸的?」他露齒笑著。

「啊?」這傢伙不但髮型奇怪,連想法都怪怪的…

「對了,還沒請問你的大名?」

「Denny。」

「哪高就?」

「唔…跟你一樣算是靠嘴吃飯的吧。」

「徐立委跟你有什麼關係?」

「無可奉告。」

「喂,這樣有回答跟沒回答不是一樣的嗎?」小虎揚起眉大聲道。

「呵呵,有人跟我說對記者要小心一點。」

「記者又不是蝗蟲…」人家常說拉保險的沒有朋友,小虎倒覺得當記者的才沒有朋友咧!

「箴彥,要不要跟叔叔去逛夜市啊?」Denny起身邊走向箴彥邊說。

「喂,你想對我家箴彥幹嘛?」後面的小虎趕起站起來追上。

■■■

三個人六隻眼直盯著透明箱子後面的鐵爪子看,移到定位後,爪子落下,抓住目標,可是抓上來的同時又掉下去了,三人同時露出失望的表情。

「嘖,又沒中!一定是這機台有問題…」小虎夾了好幾次都沒夾中的小虎開始遷怒給機台。

「我看直接用買的比較快吧…」Denny提出實際的建議。

「小虎叔叔,沒關係,箴彥不想要了…」

「箴彥…你真的好乖喔。」Denny見狀忍不住直抱著箴彥猛親。

小虎則是摩拳擦掌,說什麼也要抓到那隻小白虎!

「不好意思,我幫你調一下位置。」

夾娃娃店的工讀生走過來拿出鑰匙打開機台,只是他並沒有調整娃娃的位置,反而把一隻娃娃拿出來直接給箴彥。

「咦?」

工讀生對著小男孩眨眨眼。

「奶瓶!你在做什麼?」後方傳來另一個女工讀生的聲音。

他回頭大聲說,「喔,沒事啦!」

工讀生要離去前還做了一個『噓。』的手勢,箴彥則是小小聲地說謝謝。

這種事還不只發生一次,走到另一攤賣水果前,大嬸也拿了一小盤給他吃,賣糖葫蘆的也是。

「哇,箴彥的魅力真可怕…」

「那當然,也不看看是誰家的血統。」小虎驕傲地說。

「你跟你姐一定長得不像。」

「你說什麼!」

「箴彥我們快跑,小虎叔叔要過來咬人了!」

一旁的小男孩則是開心地笑著。

他們三人就這樣一攤玩過一攤,直到箴彥趴在小虎身上睡著後才坐在夜市的廣場旁休息。

「我好久沒看他這麼高興了。」小虎看著箴彥睡顏說道。

「小孩子嘛,還是要無憂無慮、快快樂樂的啊!最近廣告詞不是有一句『大人的煩惱不要給小孩子知道。』嗎?」

「我沒…」

「小孩子是很敏感的喔,就算你不說,他們看你的表情也會知道。」

啊…是嗎?原來他不知不覺露出疲態或愁容的話會傳染給箴彥啊!

「你還蠻了解小孩子的嘛!」看對方應該也跟自己差不多年紀,竟然這麼會哄小孩、了解小孩。

「我喜歡小孩子啊,本來還想從事幼教業呢!」

「那怎麼不去?小孩子教小孩子,很適合啊。」小虎反將對方一軍。

「喂,也不想想剛剛玩投籃機是誰輸了不服啊,到底是誰像小孩子呢…」Denny隨即反擊。

「明明就是我那台有問題啊!我連續投三球它才算一次分…」

小虎講到一半就發現Denny一副『看吧,明明就像小孩子一樣不服輸!』的臉。

「好啦,我們三個都是小孩子可以了吧?」

小虎講完就跟Denny一同笑出聲,但又怕吵醒箴彥連忙摀住嘴。

■■■

Denny跟小虎很合得來,他說因為他工作時間的關係,所以他可以幫忙接箴彥,因此從那時候開始箴彥總算可以準時下課,到Denny叔叔家等小虎叔叔,Denny常唸故事書給他聽,所以他也很喜歡這個叔叔。

小虎雖知道Denny跟徐立委可能有什麼關係,但他也不追問,為了一條新聞失去一個朋友太不值得了,雖然這條新聞可能是獨家…

這天小虎剛好準時下班,而且可以早點去接箴彥,他在路上買了伴手禮,想說一直麻煩他接箴彥,也從來沒好好的答謝他一次。

箴彥看到今天來接他的是小虎叔叔,他非常高興,而且他今天是第一個離開幼稚園的小朋友。

「我們要去Denny叔叔家嗎?」小男孩張大著靈活的雙眼問著。

「對啊,我們要拿禮物送給他。」

按下電鈴後兩人開心地在外面等待著Denny來開門,綁著辮子頭出來開門的Denny在外頭跟兩人寒喧著,卻沒有請他們入內,小虎正覺得有點奇怪時,看見後方有個穿浴袍出現的人影。

是徐立委!

「是誰啊?」身著浴袍的徐立委睡臉惺忪地問。

記者的直覺馬上使小虎聯想到Denny曾說過的『跟你一樣算是靠嘴吃飯的吧。』、『無可奉告。』等字句。

「你們…?」

「啊…」Denny似乎也驚覺小虎聯想到什麼,不過他又馬上嘻皮笑臉地說,「大概就是你想像的那樣吧?要搶獨家嗎?記者大人。」

■■■

小虎沒有把隨身攜帶的相機拿出來拍下關鍵性的照片,只是默默地帶著箴彥離開現場,算是還給他這一個人情吧,雖然心底有種奇妙的感覺。

之後幾天他都儘可能地自己去接箴彥,就算不能自己去接也會拜託同事或鄰居去接,下意識地不想看到Denny。

「小虎?你在發什麼呆啊?」阿宗的手在他面前晃啊晃的。

「喔!沒有啦…有新聞要跑喔?」

「沒啊,只是這裡有一個要給你的包裏。」阿宗把手上的包裏遞給他。

包裏上沒有寄件人地址,只寫著收件人地址跟小虎的名字,郵戳上是大安區,小虎好奇地把包裏打開,沒想到裡面卻是一疊照片跟文件,仔細一看,全都是之前爆料徐立委的黃立委婚外情的證據。

一旁的阿宗看到大叫著,「哇!大獨家耶!小虎你發了你!」

小虎默然地看著那個包裏。

因為這個獨家頭條的關係,小虎被採訪主任大大地讚揚一番,還說下次人事調動一定會推薦他升格成主播,而這則黃立委的新聞也把徐立委買票的新聞給壓了過去。

小虎大概知道是誰寄的包裏,只是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做,是為了徐立委…還是…

■■■

「目前隧道內的狀況不明,緊急雙向都禁止通車,若有最新消息記者會為你連線報導!」

「小虎OK!」

半夜裡一起隧道內的車禍追撞事件,緊急把小虎叫過來,由於狀況還不清楚,他們必需在這裡待命,小虎由衷的希望裡面的人員都沒事。

「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我待會再叫你?」阿宗問,他知道小虎常加班又帶個小孩,常常體力透支。

「嗯,謝啦。」

小虎回到採訪車上,躺在後座,車上的廣播沒關,播放著溫和的音樂,小虎也懶得起身關掉,就讓它這麼放著。

一首歌結束,接著傳來的是DJ的聲音。

『各位聽眾朋友晚安,我是你們的深夜好朋友,DJ Denny,今夜也要陪伴您度過這三個小時,首先,我想為我的一個朋友點一首歌,他是個記者,每天都可以在電視上看到他在各地跑新聞,他獨自帶著一個很可愛的小男孩,小男孩很乖巧,就算我的記者朋友晚點來接他他也不哭不鬧,記者真的是個很辛苦的職業,雖然也有狗仔隊這種記者,但也有認真報導事實的記者,我希望他能早點升上主播,然後準時地接小孩回家,陪小孩玩,啊,Denny今天話有點多,接著要放的這首歌是,AeroSmith的I don’t want to miss a thing,這裡是深夜好朋友節目,我是DJ Denny。』

聽到第一句時他就馬上認出那是他的聲音。

『…Don’t want to close my eyes Don’t want to fall asleep…』

那一夜他沒有閤上眼。

■■■

清晨,播完節目的Denny邊伸著懶腰步出某廣播大樓門口,早上的街道上沒有什麼人,所以他馬上就發現對方。

今天是綁馬尾啊,他把頭髮剪掉的話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小虎在心裡叨唸著。

「你…?」

「我也剛下班,一起去吃早餐吧?」他丟給對方安全帽,完全不讓他有拒絕的空間。

「原來你是DJ啊…真的也算是靠嘴吃飯。」小虎邊吃著蛋餅道。

「哈哈,人家常說過四十歲的男人剩一張嘴,我們兩個還沒過四十就只是一張嘴了!」Denny語畢後大口吸著永和豆漿。

「對了,你為什麼要寄包裏給我?」

「什麼包裏啊?我不知道喔。」一說到這個Denny又顧左右而言他了。

「你別裝,還是要我把包裏送去鑑識指紋你才肯承認啊?警察我也認識好幾個喔。」

Denny先是低頭後又抬頭說,「對,那是我寄的,你也知道那時候徐立委在被爆料買票案嘛,需要另一個大新聞來蓋過去,剛好手上有你的名片,就寄給你了!」

小虎突然抓著對方的手,「你真的很會裝耶,明明在廣播裡都把真心話都說出來了不是嗎?」

Denny滿臉通紅的別過臉,「你…你都聽到了?」

「嗯,從頭聽到尾。」

「對啦,我是想要幫你,所以請段律師把東西給我處理…不然他本來想一次寄給各大媒體的…」

「段律師?這是他挖出來的啊…」

「…他是我見過最可怕的男人。」Denny陰沈地說。

小虎腦中浮現出段律師那雙鷹眼,還有皮笑肉不笑的面容,自徐立委競選時期就一直待在他身邊的他,應該幫他做了很多決策吧?可能黑心事也有插一手?

「話說,你跟徐立委到底是什麼關係?你不可能真的是他養的小白臉吧…」

「哈哈,我是啊…那幢房子是他買給我的唷。」

「好吧,你自己不說我幫你說,你是他弟弟吧,就憑都姓徐這點。」小虎在去廣播大樓前查了一下DJ的資料。

Denny嘖舌。

「你跟他也長得不像啊…」小虎補充道。

「我哥從小就又帥又高嘛,不過那幢房子真的是他的,算是他第二個家,我家其實不在那邊,是那天剛好去找他…」

「喔…原來是這樣啊,不過徐立委為什麼在那麼近的地方又買一幢房子…」

「好讓他跟律師幽會用啊…啊啊啊!」Denny話一說出口才發現他說了什麼。

霎時,小虎也說不出話來,這可是比黃立委婚外情更大的獨家!

「這、這條不行,拜託拜託,這條如果報出去,我哥真的會…」等等,說不定依段律師的手段,老哥還是可以全身而退?Denny心想,不、不行,就算可以全身而退他還是會知道是他洩漏出去的,那律師的個性一向是公事公辨,有仇報仇的,老哥求情可能也沒用…

小虎看對方求饒的樣子,突然露出惡作劇笑容還有他那二顆小虎牙,「要我不報這條可以啊…只是…」

「只是…?」

「你要幫我帶小孩,照顧箴彥,反正你也很喜歡我不是嗎?」

Denny的臉比剛剛更紅了,「混、混蛋!哪有人自己說出口的!」

「等你說出口太慢了啊!」小虎說完也拿起豆漿吸著。

「等等!那是我的豆漿耶!」

「啊…間接接吻?」

自從那天起,箴彥多了一個叔叔,他每天下課都會有人準時來接他,有時候是小虎,有時候是Denny,有時候箴彥一手牽一個,夕陽把他們三人的身影拉得長長的…

■■■

由記者跟電台DJ這二個大男人養大的箴彥,雖然長大後更是帥氣,但嘴巴也跟他那二個叔叔一樣也越來越伶牙俐齒。

「小虎叔叔,Denny叔叔,客廳裡禁止做親密動作是家規喔!」

原本在看長片的二個叔叔,看著看著不知怎麼的也開始摸來摸去。

「箴、箴彥?你不是在房裡讀書嗎?」Denny趕緊把小虎推到一旁,並把衣服拉好。

「我出來倒杯水啊,你們這樣會影響到我的身心發展耶!段叔叔說嚴重的話可以告上法庭的喔!」剛升國二的箴彥斜眼看著他們二個。

「真不曉得這孩子是像誰…小時候明明很不會講話的…啊,一定是像你啦,他都聽你的廣播節目呢。」小虎指著Denny道。

「明明是像你吧!他天天看你播的新聞耶!」

看著這二個幼稚的大人一句你啊一句我啊的,箴彥進房前轉頭道。

「我是像你們二個啦!」

這句話讓二個靠嘴吃飯的男人可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後記-

這是這個系列中單篇最長的一篇(汗)
原本還跟K子聊著這個系列怎麼都寫不長的事,沒想到馬上就生出一篇超長的=◇=
其實原本要把徐立委跟段律師的故事也寫進去的,但再寫就更長了orz
留著有機會再寫吧XD

箴彥長大一定是好男人…(感淚)聽說段律師是他的地下乾爹(?)(喂!)

這篇不但篇幅長,連後記也長=口=…

Ps. 啊…他們家比較奇怪= =a從小時候就讓他叫叔叔(姐姐的意思)
抱歉,這段我沒寫出來囧> 之後再補完吧orz(?)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