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丼

第三攝影棚裡正開始錄製著頗受家庭主婦好評的料理教學節目,最近吹起一股料理美食風,各家電視台都紛紛製播這類的節目,而且為了求新求變求收視率,有的是請名主持人來主持,有的是重金用上高級食材,有的還請辣妹當助手。

這個料理教學節目受歡迎的原因卻不是這些,它反倒走樸實路線,使用在附近的超級市場也買得到的食材,有時候還用上剩菜剩飯,但在名廚的料理下,這些看似平凡的食材也能變成登大雅之堂的一道料理,而且手續及道具也都不繁雜,因此特別受家庭主婦們喜愛。

「現場倒數五秒喔,來,五、四、三、二、一。」

「歡迎再度收看我們Perfect Menu 完美菜單,今天很高興為各位觀眾請到這位在知名大飯店擔任主廚的蘇師傅,歡迎!」穿著圍裙、戴著頭巾,已經嫁人且年過四十女主持人介紹蘇師傅入場。

蘇師傅一襲白色制式的廚師裝配上圓高帽,臉上掛著略微羞澀的表情走進,看來他還沒習慣攝影棚。

「各位觀眾大家好。」他對著二號攝影機微頷首。

「您好蘇師傅,蘇師傅來上過我們節目好幾次了吧?」

「嗯,對啊,承蒙厚愛。」

「蘇師傅人就是古意又謙虛啦,你知道嗎?自從你來上我們節目後,製作單位收到一大堆來信都是請蘇師傅你能再來教學呢。」女主持人還故意用肘頂著蘇師傅。

「啊……承蒙大家厚愛。」不知該如何回答的蘇師傅只好再說一遍剛剛的台詞。

女主持人見狀也不再虧他,「那麼,蘇師傅今天要為大家帶來哪一道料理呢?」

「今天要帶給大家的是一道日式的簡易料理——雞肉蓋飯,日語呢叫親子丼。」

「喔!常聽人家說親子丼親子丼,那到底親子丼是什麼意思呢?親子一起吃的意思嗎?」

蘇師傅笑道,「因為雞肉蓋飯裡面有雞跟雞蛋,所以日本人把它叫親子丼,當然也可以親子一起吃喔,我跟我兒子很喜歡吃這道料理,因為很方便又很快速,料理的步驟也非常簡單,家長也可以帶著小朋友一起學喔。」

「哇,原來如此,那趕快請蘇師傅為我們解說一下這道親子丼所需要的材料吧!」

「材料呢,有蛋二顆……」

■■■

「好,OK,收工。」

「謝謝大家。」聽到收工兩個字蘇師傅才把緊張的心情放下,跟現場的工作人員致謝。

「蘇師傅,今天表現得不錯啊。」女主持人邊拆著麥克風邊道。

「馬姐,我還是有點緊張。」蘇師傅苦笑道。

「哎唷,平常在大廚房你不是一人之下百人之上嗎,緊張個什麼勁啊!對了對了,星期天跟你約好的事,別忘了。」

蘇師傅拿下高圓帽道,「嗯,我記得。」

■■■

一聽到車庫鐵捲門的聲音,他就知道是爸爸回來了,連忙從廚房裡衝出,連湯杓都還拿在手上。

「平平,我回來囉!」

「爸,你回來啦!錄影錄得怎樣?」

看著自家兒子穿著圍裙出來迎接,手上拿著湯杓,瀏海還沾到太白粉的模樣,他就忍俊不住。

「錄影嘛……當然是……」他俏皮地比了個OK的手勢。

「嘿嘿,我就知道爸最厲害了,晚餐快煮好嘍!」看到手勢後,他心滿意足地走回廚房。

蘇師傅脫下皮鞋換上室內拖後,聞著味道說「我來猜猜啊,今天的菜色有安平蝦捲、培根炒高麗菜、蘇式蒸蛋跟竹筍湯。」

「太、太神了吧,全給你猜中了!」他吃驚地看著爸爸。

他走近流理台搔搔他的頭,「平平你是我從小帶大的,腦筋在想什麼我怎麼會不知道?」

「爸!頭髮我好不容易抓好的,都亂了啦。」他拼命閃避著不讓爸爸繼續弄亂他『有型』的頭髮,恰好餘光一瞄,發現冰箱上面用史努比磁鐵夾著的一張備忘紙。

「啊--你明明就是看到冰箱上夾著的菜單!」

「哈哈,你總算發現啦?」

「害我以為你有多神咧……」

「我真的很神啊,像我現在就知道你那鍋湯再不熄火的話可能就要……」

「我的竹筍湯!」

搶救完竹筍湯後,蘇氏父子一同坐在餐桌前準備用餐,這個家裡就只有這兩個成員,一個就是坐在左邊先喝湯的蘇兆廷,另一個是坐在右邊先扒飯的十七歲少年季致平,雖然不同姓,但兩人的在戶口名簿上的關係是父子。

蘇兆廷其實並非季致平的親生父親,他的生父是蘇兆廷的好友,在他出生後沒多久就託給他照顧,這一託就是十七年,在十七年中他的生父從沒捎過信或是電話,也沒給蘇兆廷任何奶粉尿布錢,關於生他的母親也隻字未提,只留下『季致平』這個名字給他。

這些事,則在季致平小學二年級對自己的姓氏有疑問時,從蘇兆廷的口中知道。

「原來的爸爸不要我,所以把我交給爸爸你嗎?」

蘇兆廷搖頭,「你原來的爸爸不是不要你,是他有很忙很忙的事要去做,等他忙完他就會來接平平回去嘍。」

季致平聽了非但沒有露出高興的表情,還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那爸爸你呢?原來的爸爸來接我後,你就不是我的爸爸了嗎?」

他緊緊抱住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兒子,「不,爸爸還是爸爸啊,因為平平很乖,所以神特地給你兩個爸爸喔!」

「那爸爸你要答應我,永遠當我的爸爸喔!」

「好,我答應你。」

到現在十七年了,蘇兆廷未婚,依舊是季致平的爸爸。

蘇氏父子平常感情很好,而且兒子也跟老爸一樣對料理有興趣,自放暑假以來每天的三餐都是他掌廚的,讓蘇師傅覺得非常欣慰,不過他本人倒沒有繼續想要鑽研料理而是選擇繼續升學。

「嗯——這蝦卷不錯,看書學的?」蘇師傅嚐了一口蝦卷後道。

「那可是道地的安平蝦卷喔,上次跟同學去台南玩吃到後,我回家就一直研究要怎麼重現原味。」致平也夾了一條蝦卷放入自己碗中。

「兒子啊,不是爸爸在老王賣瓜,你不當廚師真的是暴殄天物!」

「哈哈,我的手藝比不過爸你的啦,而且我對理工更感興趣,說到這個……大學博覽會是這禮拜喔,別忘了。」

「這禮拜……是幾號啊?」蘇師傅望著後頭的日曆。

「十九、二十號,上禮拜問你的時候你說十九號飯店有事,二十號可以陪我去。」

「二十號!慘了,跟馬姐也是約在那天。」

「約……?」致平疑問道。

■■■

在大學博覽會會場旁的咖啡廳裡蘇氏父子正與另一方人馬對視互相打量著對方。

蘇氏父子穿著休閒,看起來就像是要去附近公園散步似的,也因為這樣穿,蘇師傅給人感覺年輕許多,季至平則是頂著一頭雖抓過但還是很亂的頭髮,靜靜地喝著他的咖啡冰沙。

對面坐著的一個是Perfect Menu的女主持人馬姐,身邊是長捲髮穿著小洋裝的小姐,眉目清秀,小家碧玉,她害羞地偷偷看了蘇師傅一眼,又連忙低下頭。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帶著小犬一起出席……因為今天是大學博覽會,攸關填志願的問題……」蘇師傅先跟對方賠不是,帶著兒子一起來相親真的很奇怪。

「沒關係的,瑛華知道你們家的情況,帶兒子來也可以先認識認識啊。」馬姐心裡雖想著這蘇師傅怎麼有點不識好歹,但嘴上卻還是打圓場。

「這是我家小犬叫致平,今年要上大學了。」蘇師傅不免俗地介紹著。

「兩位姐姐好。」致平微笑請安。

「你好。」瑛華也微笑跟他點頭。

「嘴真甜呢,蘇師傅教的?我聽說你們兩個是沒有血緣關係的?」

「這個……致平雖然不是我親生的,但我跟他就跟親生父子一樣沒有任何差別。」一說到這個話題蘇師傅就嚴肅起來。

馬姐也自覺好像快踏到地雷了,連忙轉方向,「這是我姪女瑛華,現在在銀行上班,人漂亮、溫柔又勤快,重要的是她可是對蘇師傅您一見鍾情呢!自從你第一次上我的節目後,她就吵著要我幫忙介紹。」

「阿姨!」瑛華害躁地說。

四人閒聊了一會,女方總是害羞地不敢正對蘇師傅的眼,所以幾乎都是蘇師傅跟馬姐在講話。

「抱歉,我上一下洗手間。」瑛華暫先離席走到咖啡廳後方的洗手間。

待她離開後,馬姐就直接單刀直入了。

「怎樣,對瑛華的印象如何?」

蘇師傅尷尬地笑了笑,「她是好人家的女孩,又年輕,應該不會看上我這才是啊。」

「哎唷,她就是煞到你嘛,有意思的話就跟我說一聲。」馬姐對蘇師傅眨一眨眼。

一旁的致平突然站起。

「我!」

「平平,怎麼了?我們等等就可以過去大學……」

沒等蘇師傅說完,致平丟下一句話後也往後方跑去「我也去上個廁所。」

蘇師傅望著他離去的身影,馬姐則是繼續在他耳邊說著,「如果你是擔心兒子的話,儘管放心,瑛華一定可以跟他相處得很好,而且你兒子馬上就會去外地讀書啦……」

■■■

「瑛華姐。」一見到瑛華從女廁走出,致平馬上上前露出天真的笑容。

「致平?」

「瑛華姐啊……我想跟妳談些有關我爸的事。」

「蘇師傅的事?」瑛華張大眼睛道。

「自從我爸上電視後啊,很多人都來跟他介紹、相親什麼的,雖然也有適合的對象,但後來都無疾而終,很傷我爸的心。」致平垂下眼瞼。

「為什麼呢?是個性不合……還是?」

「唉,其實我爸外表看起來乾乾淨淨,又當廚師煮得一手好菜,但他在家裡都是不進廚房的,家務事什麼的更不用說了,因為他平常工作就忙,在家裡會變得比較懶惰,當那些小姐看到他另一面後就沒再聯絡過,我知道這樣講一定很難讓妳相信,所以我帶了照片來,這是我家的照片。」他從寬鬆的滑板褲裡拿出幾張照片,張張不是亂得像是被炸過的房間,就是看不到地板的客廳,還有堆了五天沒洗碗筷的油膩廚房,跟一張蘇師傅橫躺在沙發上衣衫不整的邋遢照片。

接過照片的瑛華看得目瞪口呆,「這……是你家。」

致平用力點頭。

「我是想說如果妳要跟我爸再更一進步交往的話,先了解他另一面會比較好……喔,還有,他的臭襪子真的很臭,我也有帶來喔,要聞嗎?」致平說著說著便從另一邊的口袋要拿出臭襪。

「呃,致、致平,我還有點事先走了!」穿著高跟鞋的瑛華跑得比飛的還快。

「果然是個大小姐……」他撇撇嘴。

方才拿出的那些照片除了一張蘇師傅喝醉酒的照片外,其它都是從網路上抓下來拿去沖洗的,根本不是蘇家的照片,這些都是季致平拿來破壞相親的利器之一。

至於手裡的臭襪……

他稍微靠近一點馬上就受不了臭味,把它丟到垃圾筒。

「跟毛哥拿的臭襪子還真不是普通的臭。」

■■■

「平平,我弄了愛玉檸檬,我進來嘍。」端著愛玉檸檬的蘇師傅開門進到兒子房間。

「謝啦,爸,放小桌上就好。」正在書桌前看校系資料的致平轉頭道。

「怎樣,選好了嗎?」蘇師傅關心地翻著他桌上的資料。

「我的分數就差不多那幾間吧。」

「可以多填幾間夢幻志願啊,這間高雄不錯……」

「高雄太遠了啦。」致平皺眉。

蘇師傅感慨地說,「翅膀硬了總要離巢的啊。」

「我翅膀明明就還很軟。」致平笑著捏捏自己的手臂。

「我捏捏看!」蘇師傅也跟著用食指與姆指輕捏,「嗯——這蹄膀真的很軟,拿來滷一滷味道一定很不棒。」

說完父子倆笑成一團。

原本還在笑的致平忽然道,「爸……中午我硬要跟去相親真不好意思。」

「沒關係啦,是我先跟你約好要去博覽會的。」

「爸,我問你喔,」他支支吾吾地說,「今天那個……小姐……應該不是你的菜吧?」

蘇師傅聽了先是一愣,才又搔著兒子的頭說,「的確不是我的菜……」

「哈,我猜的果然沒錯。」

「其實要不是為了不得罪馬姐,我會退掉這個相親的……」

致平雙手抱胸道,「成人世界真的很複雜啊——」

「你這小鬼喔!吃完愛玉就趕快睡啦。」蘇師傅敲了他的頭後便要離開房間。

「爸,你忘了『例行公事』!」致平提醒道。

蘇師傅聽了則又折返回來,在兒子雙頰旁各親一下,這個洋式的晚安吻是從致平小時候開始就不曾間斷的習慣,即使人在外地,雙方也會打電話做個形式。

「爸,晚安。」

「平平,晚安。」

■■■

「喂。」

『喂,是……蘇伯父嗎?我要找致平。』電話另一頭傳來女孩子的聲音。

「妳是……?」

『我是他社團的朋友。』

「喔,致平他跟女朋友出門了,等一下才會回來喔。」

『女朋友?致平有女朋友?』女同學吃驚地道,接著又聽到她跟旁人說『大八卦耶,致平有女朋友耶!』

「他沒跟你們說嗎?」蘇師傅冷靜地道。

『沒、沒有耶。』

「他女朋友是T大的,致平大概害羞所以沒說吧。」

『喔……那蘇伯父,不好意思打擾了,因為致平的手機沒接我才打家裡的。』

「這小鬼忙著約會吧,哈哈,等等他回來我會叫他打回去的。」蘇師傅望著致平放在客廳上的手機道。

『謝謝伯父。』

掛上電話後沒多久,聽到外面摩托車的聲音,他就知道是兒子回來了。

「打球回來啦,飲料要喝洛神花茶嗎?」蘇師傅走到玄關。

穿著球衣滿身是汗的致平回道,「什麼都好,我好渴喔。」

「先去洗個澡吧,洗完就有東西喝了。」

「好。」致平說完脫下上衣就要走進浴室沖涼。

「喔,對了,你社團朋友打電話找你,記得回電話喔。」

「了解!」

原本盯著兒子年輕胴體的蘇師傅含笑轉身進廚房倒洛神花茶。

■■■

「唔,爸。」躺在爸爸大腿上,閉眼舒服地享受他幫忙掏耳朵的致平突然開口。

「平平?太痛嗎?」

「不會啦,只是我最近在想啊……你不覺得奇怪嗎?」

「哪裡奇怪?」

「我們家的男人長得不差,又會做菜,照理來說應該很受女生歡迎,但怎麼你跟我都是單身啊?」

蘇師傅認真地看著天花板思考後道「我本來就沒什麼桃花運,可能你也不小心遺傳到吧!」

「喔。」

「換邊。」

「好。」致平轉了個方向,正對著他,跟自己身上一樣的麝香味撲鼻而來。

「爸。」

「平平?又太痛嗎?」

「不是啦,我覺得啊……就這樣一直下去也不錯。」致平沒頭沒尾地說。

但蘇師傅卻一副了然於心的樣子,繼續幫著愛子掏耳朵。

「晚餐……吃親子丼好嗎?」

「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