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營補習班的三百六十五種方法之一

下課鐘聲響起,學生們從校門口魚貫而出,但目的地卻不是溫暖的家,或三或兩成群提著晚餐往補習街走去。

這條補習街各家名師金字招牌林立,但這個少子化的年代,各家補習班還是無所不用其極,招生手段層出不窮,『設計』同業的手段也是。

這幢八層樓高的大樓有二、三家補習班設立在此,比較大間的『超群補習班』占地三層,是這條街上近年來學生數及上榜率都排得上前三名的新起之秀。

「借過借過,你們擠在這邊做什麼啊?」

在超群補習班打工的大二生桂易亞準時走到大樓門口要搭電梯時,看見一群高中生擠在電梯旁卻也不進去,不知道在爭相看什麼。

「桂桂板哥,前面好像貼著好笑的東西,可是我太矮了,看不到。」一個就讀附近女中的高中女生,對著桂易亞道,因為他的名字姓桂,所以大家都管叫他桂桂。

「好笑的東西?」

桂易亞覺得奇怪,便再擠到前面去,「借過,謝謝,借過借過喔。」

當他好不容易擠到前面去,抬頭就看到幾十張A4大小的紙上下並排貼著,還用彩色影印呢,真是大手筆。

紙上有幾行字與一張放大的照片,照片背景金碧輝煌的建築物是某知名酒家,中間的男子左擁二個右抱二個湊成四千金,這男子的臉正是超群補習班的魔鬼班主任,一張天生嚴肅不茍言笑的臉,罵起人來比軍中的班長還可怕,但配在這張照片上卻有種不協調的滑稽感。

「這……也合成得太爛了吧!哈哈。」桂易亞看到後狂笑不止。

「板哥你也覺得是合成的齁?」穿著某私立高中的制服的男生道。

「這一定是合成的啊,合到把脖子都沒了。」另一個男生也點頭這麼說。

「對面的大安……手段也不會換新一點的。」

在這幢大樓對面還有另一幢大樓,而租下對面一整幢大樓的就是老字號的大安補習班,想得到的可以補的東西他們都有開班,不過主力還是放在高中升大學這塊,大安原本不將新開設的超群看在眼裡,但見對方招生的學生數竟能與自己匹敵,什麼小人步數也都拿出來了。

桂易亞再走近細看,「旁邊寫什麼?『超群補習班的班主任夜夜出入夜店』、『英文老師藍襄大學沒畢業,而且不是本科系出身。』、『國文老師林思白有婚外情。』……」桂易亞轉過頭問,「你們信嗎?」

大家都搖搖頭。

「班主任出入軍營的話還比較有可能吧?哈哈。」

超群補習班的莊主任幾乎算是補習班階級最大,在他上面還有一個出資開設此補習班的老闆,但老闆不常來補習班,舉凡人事經營學生及老師的事務等都由莊主任全權負責,他很少上台跟學生講話,除了有一次班上男學生愛玩,把人反鎖在逃生門外,主任很生氣地刮了全班一頓,之後他很兇的傳聞也不脛而走。

「藍襄英文超強的好不好,我英文就是被他救起來的耶。」

藍襄是超群補習班的第一號名師,教英文,最大的特徵是頂著一頭像麥克風一樣爆炸頭,學生不受教的時候就會開始碎唸英文,再生氣的話會罵台語,所以只要聽他現在是講什麼就知道他的生氣程度,據說還有最後一個階段,但補習班還沒人見識過是罵什麼話。

「我記得……思白老師還沒結婚吧?哪來婚外情啊!而且他這麼專情,老在上課時吟詩,說是作給他情人的。」

長得斯文白淨,穿上唐裝就猶如詩人般的國文老師林思白在女學生群中專情的形象很受歡迎,但體力欠佳,常常一堂課只能上滿三分之二,每每帶著病容說會把時數補給大家,但至今時數已經累積到二位數了。

跟這群高中生討論得正熱烈的桂易亞頓一下才想到要趕緊把這些紙撕下來,不然待會班主任會罵人的。

「好啦好啦,你們,趕快上去上課啦,我把這些紙清一清。」桂易亞邊撕著貼在牆上的紙邊叫他們進電梯上樓。

「吼──桂桂好小氣,留一張給我們做紀念嘛。」被推入電梯前高中生不死心地說著。

桂易亞給他們一個惡作劇般的微笑,「你們可以跟班主任要啊。」

「班主任……」

「他好兇喔,沒人敢跟他說話。」

「桂桂你下次被藍襄欺負我們也不會救你的喔!」

電梯關上門杜絕哀叫聲,緩緩地往四樓爬升。

■■■

能容納二百人以上的教室裡此時人聲鼎沸,交雜著市區內各家高中的制服,有聊天的、偷聽附近的人講話的、把別校妹妹的、看漫畫的、用桌子畫漫畫的、打手機的、玩手機的、睡覺的、算數學題的、看前面的用複雜數字計算出答案然後順手抄上的、玩掌上遊戲機、用MP4看影片的……

頂著一頭爆炸頭、穿著藍色格子襯衫加草綠色T恤的藍襄匆匆地走進教室,雙手各拿著一杯星巴克咖啡,腋下夾著講義,這是他上課的基本配備。

把書與咖啡都放好後,他拍拍手提醒大家準備要上課,畢竟也是花爸媽辛苦錢來補習的學生們乖乖的走回座位。

「嗯──看來還有人睡得很香呢。」他彎腰看著前排的那個睡到口水都滴到地板上的同學,其它人則發出竊笑聲。

「好,沒關係,我們來唱一下這堂課的主題曲,振奮一下精神順便叫他起來。」

藍襄這話一出,底下卻抱怨聲四起。

「蛤──又要唱喔,很俗耶!」

「不要唱啦,藍藍香。」

「把他打醒就好啦!」

他本人則無視於這些抱怨聲,瞇眼道「你們不是很喜歡叫我藍藍香嗎?沒叫你們唱英文版就不錯了,來,ONE、TWO、THREE!」

「藍藍香,不一樣,清潔除臭效果強。」大家無奈,卻又整齊劃一地唱著。

「從此以後馬桶保清香──碰!」最後那聲巨響是藍襄順著拍子拿著講義用力地打在桌上的聲音。

被嚇醒的學生慌亂地四處張望,藍襄則是好心地走到他面前。

「Puppy,don’t sleep in my class AGAIN.」

■■■

教室裡面開始上課,板哥暫時還不用進去擦白板,待在外面與導師們聊天,主題當然就是今天貼在外面的那張『傳單』。

「哎唷,都還沒到招生旺季咧,對面就已經先聲奪人啦?」年資頗大的一個導師琍姐高聲調地道。

「真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桂易亞搔頭道。

「還不就是見我們學生越來越多,心生嫉妒嘍!搞不好有拿到學校去發呢。」另一個導師任姐笑著說。

「可是他們也蠻厲害的耶,班主任的照片都拿得到,還是偷拍的啊?」

「我看看……」琍姐仔細研究這張照片,下了一個結論,「應該是偷拍的。」

「我也這麼覺得耶,妳看這邊有點模糊……」

「桂桂、桂桂……」任姐搖晃著頭,想提醒他什麼。

「任姐?你扭到頭喔?」

「我扭你的頭啦,後面啦!」

「後面……」桂易亞慢動作地轉過頭去看,原來是主任正提著老師們的點心往這邊走過來。

「主、主任好,我要進去擦白板了!」生怕被抓到在偷懶的桂易亞連忙道。

「今天不是藍襄老師的課嗎?他叫你你再進去。」主任面無表情地道。

此時正巧裡面傳來有人故意用諧音叫著他的名字的聲音「鬼──噫──呀!」

「他在叫我了……」桂易亞苦笑道。

■■■

桂易亞此時拼命地用雙刀流擦著白板,一旁的藍襄卻開始講起傳單的事。

「聽說,有人說我大學沒畢業,而且還不是本科系的嘛。」

看他每次坐計程車來去如風,也沒跟其它導師講到什麼話,消息倒是蠻靈通的嘛,桂易亞心想。

「其實他們說中一半,我S大讀了一年沒畢業,也不是讀英文系。」

底下一片嘩然,倒是藍襄好整以暇地續道,「但我是T大英文系畢業的。」

「什麼嘛!」

「T大比S大還要好咧!」

「又在炫耀啦!」

眾人一副『你又在耍人的表情。』但桂易亞卻停下擦白板的手,吃驚地看著他,「你、你是T大英文系的?」

藍襄走近他搭著他的肩大聲道,「對啊,桂桂,快叫我一聲學長!」

被他的爆炸頭搔到肩頸處的桂易亞覺得發癢連忙推開,「吼──你怎麼知道我是T大的。」

「桂桂的事我沒有不知道的。」藍襄則毫不害羞地道。

「真是見到鬼……」桂易亞小聲地說,不想理他轉身繼續擦白板,自從開始在這家補習班打工後藍襄就很愛逗他,還跟主任指名一定要他當板哥。

「齁,看不下去啦!」台下的學生抱怨道,這種戲第一次看還覺得新鮮,第二次、第三次就有點反胃了。

「桂桂,我看你就趕緊入藍襄的籍吧。」

「這樣每天就不用拋頭露面賺錢嘍!」

「這些死高中生……」背對著學生們的桂易亞這擦白板的手勁是越來越用力,像是要把白板擦出一個洞般。

「你們別欺負他了,桂桂,擦完了就把我桌上那杯卡布其諾拿去喝吧,我喝了一半,還熱著呢。」藍襄這話一出又是惹來一陣大笑。

桂易亞則是加快腳步走出教室,免得再被人拿來當笑話。

■■■

「唔,你叫我買的雞蛋。」桂易亞打完工幫室友買東西回去,臉色卻不太好看。

「謝啦,你要不要一起吃麵?」接過兩顆雞蛋的馮與一從衣櫃裡拿出鍋子與電湯匙準備燒水煮麵,但見室友沒回應覺得奇怪。

「該不會又被你們補習班那個什麼藍藍香欺壓啦?」看他一臉屎樣,馮與一親切地問著桂易亞。

一說到他桂易亞就整個怒意上升,「對啊,你知道嗎?藍藍香是T大的耶!靠,今天還叫我要叫他學長,要叫他學長我不如去轉學。」

「什麼,竟然要我的親親小桂叫『學長』,那個藍藍香算哪根蔥,丟去洗廁所!」

馮與一一手攬過桂易亞,但卻遭對方肘擊腹部,痛得他的臉都糾在一起。

「說什麼親親小桂……」桂易亞沈聲道。

長得大眼圓臉的他煞是可愛,剛進學校時就一直被叫『桂妹妹』,但這麼叫他的人都已經不敢出現他面前,與他的臉蛋不同,他的個性可是火爆得很,老家開國術館,從小就跟著爺爺打拳,拳腳功夫也有一定的實力。

「開、開玩笑的嘛……剛剛你打很痛耶……」

「我只出五分力喔,要不是看到錢的份上,早就賞藍襄幾拳了。」桂易亞還作勢打空了幾下。

「哎,我覺得你們那個藍藍香還好啦,我們補習班的紫昱老師才是愛欺負板哥出了名的。」桂易亞在超群補習班打工,他的室友馮與一則是在對手大安補習班當板哥。

「紫昱……誰啊?沒聽過。」

「喔,他是我們補習班新進的英文老師,很誇張!老牌的Frank只看他試教十分鐘就說他OK喔!很多學生上了他的課後還到處宣傳他,學生數也增加不少,金老闆跟主任都很滿意。」看著水差不多滾了,馮與一把麵放入。

「也是教英文的啊,那不就跟藍藍香對打?不過兩個一樣都喜歡欺負板哥是怎樣?英文老師的通病嗎?與一,你被他欺負過?」

「才沒有,這還要他『御賜』咧,他只指定我們補習班另一個板哥『服務』,說是欺負……倒不如像是戲弄吧。」馮與一撫著下巴道。

聽到這兩個字桂易亞就露出厭惡的表情,「他跟藍藍香應該是拜把的……他都怎麼……呃,戲弄板哥?」

「唔,這用講的說不清,要現場看到比較有臨場感!」

「還臨場感咧……又不是看電影。」

「怎樣,你明天不是沒班,要不要過來看看,他上課真的蠻有趣的。」馮與一提了這麼一個建議。

「咦──不會被發現嗎?我可不想被金大嬸抓起來罵耶。」

大安補習班是家族經營,其中掌握實權的是金家的慈禧太后金媚,常出現在各種場合作勢,經營補習班多年,常用金錢挖角各方名師,設計攻擊同業,對學生與員工也極其苛待,桂易亞常從馮與一那聽到她今天又罵了誰誰誰的瑣事。

「不會啦,她又不知道你是對面的,我們教室後面有個小房間,跟錄影的說一下就可以進去聽了,裡面空間還不小喔,怎樣,有興趣嗎?搞不好你看了紫昱怎麼玩板哥後,會覺得你家藍藍香還算好人咧。」

「是這樣嗎……」

嘴巴上雖這麼說,但桂易亞其實很好奇,而且有些事不比較的確不知道……

■■■

翌日,桂易亞下午沒課,於是早十幾分鐘到大安補習班前等馮與一,他的動作偷偷摸摸地,深怕被對面熟人看到。

站了一會兒,路上一輛名貴卻有點俗氣的黑色BMW停在超群補習班前,正想說是哪個田僑仔家長載小孩來補習時,駕駛座的車門先打開,走下一個身材高拔的男子,他跑到助手席那邊打開門攙扶著另一個人下車,那人卻是超群補習班的國文老師林思白,他臉白慘白,一副今天的課一定又上不滿一百二十分鐘的面容。

兩人對談幾句,好像是男子不希望他去上課,但林思白還是堅持走進大樓。

桂易亞看得是一愣一愣,連馮與一走到他身旁都沒察覺。

「桂易亞、桂桂?」馮與一手在他面前揮來揮去。

「與一?你什麼時候來的?」

「你在看什麼啊?高中生正妹?」馮與一也往對面望去,但沒看到什麼可以吸引他注意力的東西。

「沒有啦,我在發呆。」

「喔,那快上去吧,不然我打卡要遲到,遲到又會被金大嬸罵十幾分鐘。」

兩人要進門時,身後卻傳來有低沈富有磁性的男聲。

「與一,你朋友?」

他正是方才開著BMW送林思白的男子,桂易亞睜大眼看著他。

「啊,善哥,這我表弟啦,他說要來旁聽英文。」馮與一拿出先前編好的一套說詞道。

「這樣啊,紫昱老師教得真的很不錯,既然是與一的表弟……有興趣的話,報名善哥我打你八折。」他眨眼笑道。

「先謝善哥啦!」

「那我先進去囉。」語畢他便邁步走進大安補習班。

待他離去後,桂易亞緊抓著馮與一的衣服大聲問道,「他……是你們補習班的導師?」

「對啊,怎麼?」

「呃……沒事。」林思白老師竟然與大安補習班的導師有私交,而且感覺不尋常……

「喔對了,他還是金大嬸的兒子,不過人跟她完全不一樣,你剛剛也感覺得出來吧?他對我們工讀生都很好。」

「啊?還是小老闆啊?」林思白老師跟大安小老闆,沒想到大安與超群不但檯面上交鋒,檯面底下也暗潮洶湧……

■■■

馮與一帶著桂易亞走進錄影的小方間,跟負責錄影的人說一聲,他便出去工作,過沒幾分鐘導師先是進來說要開始上課,同學們也摸摸鼻子走回座位。

接著紫昱老師拿著一杯水走進教室,如果說藍襄老師走美式風格的話,那這個紫昱老師就是走英式風格了,頭戴著蘇格蘭圖樣的畫家帽,配副類似哈利波特的眼鏡,穿著白襯衫加學院風背心,遠看起來還頗紳士的。

「這老師平常都穿這樣啊?」他隨口問著錄影的同學。

「是啊,他這打扮從沒變過,有些女生還蠻喜歡的,啊,要開始上課了!」他連忙按下錄影鍵。

「Everybody , don’t sleep ,the class began.」

桂易亞聽了他的開場,覺得耳朵有點癢,好像在哪聽過這種腔調,但他甩甩頭不以為意,繼續聽課,但越聽越覺得不對勁,不管是授課內容、講話的方式甚至是無聊的冷笑話都跟藍襄的很像,而且可以說是一模一樣。

「葉──楷──第──」連這種故意拉長尾音叫人的樣子也很像。

接著從左邊的入口走進一個男生,身材不高,但長得白白淨淨,想必就是馮與一說的『御用』板哥,他拿起板擦拚了命地擦白板,但剛剛紫昱寫板書的時候都故意寫得很高,他不得不墊著腳尖擦。

紫昱則抱胸饒富興味地看著他道,「Kitty,擦不到的我可以幫你擦喔。」

「謝謝,老師,我可以……唔。」他努力地墊著腳擦最上面的那排字。

接著紫昱趁著他拼命擦黑板的時候故意地丟了一隻筆在地上,底下又是一陣訕笑。

「Kitty,可以幫我撿一下筆嗎?他滾到你腳邊了。」

「喔,好!」說完葉楷第便彎腰撿筆,還沒站起來就聽到一陣雜亂吵雜的聲音。

「啊──啊──又輸了。」

「Kitty!你怎麼又穿凱蒂貓的四角褲!不然我們可以贏老師一頓肯德基的說。」

「老師你跟他串通好的吧!」

桂易亞這才明白,原來是他們在賭板哥的四角褲花色,方才趁他彎腰時看結果,他穿得滑板褲本來就低腰,一彎便看到褲頭底下的花色。

「怎麼──會有這麼惡質的老師啊!」同樣身為板哥,桂易亞不禁替他抱怨著,但同時心裡另一個想法覺得,這個板哥給人的感覺就是很想欺負他。

我在藍襄眼中也是這樣嗎!?他暗自問自己。

這樣被捉弄的葉楷第非但沒有生氣,還笑笑地走出門,並說他下次會記得穿不同花色的四角褲。

見此桂易亞轉頭怒瞪著台上正在講課的紫昱,被欺負成這樣還能笑笑地走出門,一定是受了這傢伙威脅什麼的吧?

桂易亞看著看著越覺得他的臉與藍襄的臉重疊了,他覺得是錯覺,便揉揉眼再盯著看,還是一樣!

「同學,你這DV的畫面可以拉近一點嗎?」

「可以啊,還可以做到整個臉的特寫喔。」錄影的同學邊說邊調整焦距,畫面拉近。

只消把他的眼鏡跟帽子拿掉,戴上爆炸頭,就成了藍襄嘛!

■■■

「桂桂你找我有什麼事?該不會是這學期有科目要被當了想請我幫忙補救?」進到一對一輔導室的藍襄笑道。

「藍襄老師、紫昱老師……你的花名還真多啊。」桂易亞用鼻子噴氣道。

聽到另一個名字,藍襄臉上明顯地大吃一驚,「你……去大安聽過課?!」

「在兩家對立的補習班雙面通吃,口袋裡一定麥克麥克吧。」

「這……好說好說,混口飯吃嘛,呵呵。」

「如果讓金大嬸知道你還有在超群兼差的話,不知道會怎樣喔。」桂易亞故意地說。

「桂桂,看在我們交情一年多的份上……」

「誰跟你有交情啦!」桂易亞大聲回嘴道。

藍襄攤著雙手,「沒辦法,說吧,你要錢還是……」

「我要一台iphone!」

「itouch不是要出了?」

「你管我,我就是要iphone,存錢也是要買它啊!」桂易亞對3C產品非常鍾愛,特別是某蘋果廠商出品的。

「好好,封口費是iphone一台……Frank下個月好像要去美國,請他帶回來好了。」

「喔對了,以後上課別再玩我!」桂易亞又加了一條。

「你竟然把我唯一的興趣也剝奪了……」藍襄裝出一副要哭的樣子。

「這是什麼惡質的興趣啊!還有還有,那個大安的板哥也別再欺負他!」

「這……如果對方是自願的,應該沒關係吧?」藍襄笑道。

「啊?」

「這個秘密你也只需保密到這學期結束就行了。」

「啊?!」

「接下來的我跟他說吧!」推開一對一輔導室的門走進來的人這麼說道。

「你……?」

■■■

不久到了學期末,大安補習班的英文名師紫昱請全班同學吃炸雞跟披薩,並跟他們說他只教到這個月,全班同學當然鼓譟地問為什麼?他便說他受不了大安補習班老闆對他的壓榨,想要跳槽過去對面的超群補習班,有些喜歡紫昱老師的同學便也萌生換補習班的意願,此時他再灌迷湯說超群補習班多好多好,就算已經繳了大安補習班下一期的學費也沒關係,超群願意免費幫你上這一期,只要再下一期在超群補就沒問題。

像是童話故事裡的哈美倫吹笛手般,紫昱也就是藍襄帶著一班上百名學生轉到超群來,這種攻擊同業的手段效率高,也非常有用。

「你知道嗎?金大嬸氣到臉整個漲紅耶!說話還發抖咧。」雖然身在大安補習班,但馮與一對此行動是拍案叫絕直叫好。

「哈哈,我還真想看看!」桂易亞手裡把玩著新拿到手的iphone邊道。

「你們超群老闆真的很猛耶,下這一狠招,從來沒有人這樣帶走一個班級的吧?」

「呃……對啊,他真的很厲害。」一講到老闆,桂易亞說話就支支吾吾地。

「你看過他嗎?總覺得他還蠻神秘的。」

「……最近看過了,說神秘……其實也還好啦,哈哈。」桂易亞乾笑。

「喔,對了,我們那個Kitty板哥也離職了耶,搞不好也跟著過去你們補習班喔!」

他當然會跟著過來啊!桂易亞暗忖。

■■■

「哈哈,大獲全勝的感覺真好!」葉楷第大口喝了一口啤酒後道,「真不枉費我深入敵營,臥薪嘗膽,還被你欺負得死死的!」說著還踢了踢坐在沙發另一側的藍襄。

葉楷第,那個矮小可愛又白白淨淨的板哥,正是超群補習班的幕後老闆,天生一張與時間無關的娃娃臉,就算扮國中生也不會有人起疑,就是用這個優勢他潛入大安搜集資料加暗中搞破壞,人不高,野心卻很大。

「哎,我也很辛苦耶,兩地跑還要變裝怕被發現,再說,哪有老師不欺負板哥的啊?」藍襄抱怨道。

「我看你是喜歡欺負你那個叫什麼桂桂的吧?早就知道你喜歡吃幼齒的了。」葉楷第雙腳對著他又是踢了幾下,之前在課堂上被欺負的份,在家當然要打回來。

「會痛耶。」

「那說你輸了。」

「好好,我輸、我輸。」看著自家情人這麼喜歡『贏』的勝利感,他真有點苦惱。

「這次贏了金大嬸這麼大一把,不知道她會怎麼回擊,還真有點期待呢。」葉楷第仰著頭懷舊地說。

「你不是說她都了無新意嗎?」

「反正這條街也只有她能當我的敵人啦,真懷念以前那個我的好敵手。」

「誰啊?」能跟他的情人鬥而且還不會輸的人可不多。

「之前跟你說過了,那個姓段的。」

「喔,段律師嘛,常出現在電視上的黑心律師?」

「我從幼稚園就跟他同班,我什麼都要跟他比,他第一名的事,我也要搶第一。」

藍襄認真地為對方默哀,只要一跟輸贏扯上關係,他就會不擇手段。

「最讓我生氣的是我們一直從國中高中都同班,到大學也同個系所,結果他竟然轉系!跑去搞法律,失去對手的我也覺得無趣,不想讀七年這麼久,後來也轉唸企管,不過到現在我年節還是會寄卡片給他。」

不是寄挑戰書嗎?對方應該也覺得很困擾吧,藍襄心想。

「既然如此,不如換個敵手吧?」他抓著對方的纖細腳踝開始輕撫著。

「誰啊?」他回抽著腳,卻連另一隻腳也被抓住。

「我啊。」

「跟你比?要比什麼?」他不禁笑道。

「比……誰愛誰比較多。」

他輕輕地在白皙的腳背上落下一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