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Confession

黑手黨頭領的早晨,跟平常人一樣,也是從按掉鬧鐘開始的。

他起身坐在床邊,只穿著一條內褲,就算有了點年紀,上半身的體格在朝晨陽光照射下仍
閃爍著美麗古銅色,肌肉的線條則更加深它的美感。

陽光同時刺灼著他的眼睛,一時不能適應地猛眨著雙眼,接著他緩身站起,漱洗完畢後,
打開衣櫃,從清一色都是黑的亞曼尼西裝中隨手挑出一套換上,最後對著鏡子打上顯眼的
白領帶。

離開房間前用髮油輕刷過頭髮,這是他最近新養成的習慣,他的兒子說這樣比較有頭領的
感覺。

「頭領,早。」

打開房門就看到四個保鑣精神飽滿地向他問好,他的副手帶出來的人總是精挑細選再嚴格
訓練過,保鑣即使三天不睡仍有體力可以應付護衛的工作。

邊吃早飯的時候,能幹的助理挺直著身體向他報告今天的行程,擁有日耳曼血統的助理長
得比他還要高,還是知名大學畢業,雖然主要是負責文書的工作,但若是要比槍法,他會
謙虛地說,未曾射偏過。

「早上十一點到米蘭,凱馬爾會在那邊向您報告最近北方業務的活動情況,晚上在威尼斯
,委員會要召開一個仲裁會議。」

聽到委員會這三個字,頭領變得有點不爽快,他一向不太願意見到其它黑手黨家族的成員
們,而這個委員會成員是勢力最大的幾個家族的首腦所組成,主要功能在於執行仲裁。

「羅貝托呢?晚上的委員會叫他去。」

「頭領,副頭領上個月就到美國去了,預計下禮拜才會歸國。」

經助理提醒,頭領這才想到好像好幾天沒看到他這個堂弟副頭領的落腮鬍了。

「那叫里尼去吧。」

「頭領,顧問到羅馬去了,而且他雖然為您的繼承人,但仍沒有權代替你出席委員會。」
比頭領還熟知此道規矩的助理對他解釋著。

「諾爾,我現在馬上舉槍自盡的話,我的兒子里尼就可以繼承我,代替我去參加委員會了
吧?」頭領抬頭對著助理說。

「頭領,您還有十分鐘的用餐時間。」助理非常冷靜地道。

頭領露齒苦笑,日耳曼人真是一點幽默感也沒有。

「等會先去教堂一趟。」頭領喝下最後一口咖啡。

「頭領,飛往米蘭的飛機已經在等您了。」

「那叫他再多等一會吧,到街上找個美麗的小姐搭訕喝上午茶也行。」

■■■

天主教神父的早晨,跟平常人一樣,也是被鬧鐘吵醒的。

他起身站在窗邊,任朝陽灑在他歷經風霜卻極富魅力的臉龐,前頭的白髮垂下,就只有白
這一撮,少年詩歌團裡的克里斯說這樣很像一部卡通裡的瘋狂科學家,這句話讓他有了想
染黑的念頭。

他用手把它塞回黑髮中,梳洗完畢後換上黑色的制服,在從家裡出門到教堂的途中買一杯
咖啡跟一塊德國黑麥麵包,簡簡單單就是他的早餐。

神父任職的教堂很小一間,靠近海邊,它為歌德式建築風格,但因年久失修,外表看起來
破破爛爛的,路過的人甚至還會以為它是間廢棄的教堂。

這間教堂就只有神父一個人,但因為『業務』不多,他還算能勝任。

他打開大門,發出不太悅耳的聲音,接著到工具間拿出掃把清掃門面,正掃到一半的時候
,一台一看就知道裡面坐了不得的人物的車招搖地在教堂前停下,後方的車輛也是,身著
黑衣的六名保鑣下車後幫前方的車打開門,讓黑手黨頭領下車。

「早,希歐諾迪。」神父輕點頭向頭領問好。

■■■

這間小教堂外表雖然破爛不堪,但裡面的告解室倒建造地非常精緻,木製的小房間一樣是
歌德式的挑高風格,上面的雕花裝飾一樣都沒少,告解室有兩個門,一邊是供神父走入,
一邊是供告解人走入。

頭領一走進告解室,坐在覆著黑色皮革的椅面上,從格子式的窗櫺看向神父,心靈上隨即
就得到一股舒坦感。

頭領雙手作祈禱狀,靠著額頭,「神父,我要告解。」

「誠實地向主訴說,衪將赦免你的罪。」

■■■

「神父,最近里尼,就是我那個蠢兒子,他老是說他想做什麼高智商犯罪,而對傳統的敲
詐勒索、經營賭場或是軍火買賣都不屑一顧,我真是不懂啊,想當年我每天跟那些可惡又
斤斤計較的猶太軍火商打交道,還得磨破鞋底一家一家收保護費,用什麼網路跟金融賺的
錢有比這些來的踏實嗎?」

■■■

「希歐諾迪,我想,比較笨的是你吧,里尼他說的沒錯,現在黑手黨也要漸漸改變經營模
式了,收保護費的時代已不復見,若是能用更少的人力達成更好的目標,何樂而不為呢?

里尼他大學主修經濟,副修電腦科學,他一定可以做得很好的,你千萬別插手,說到當年
你跟軍火商打交道……明明連買東西都會算錯錢的你還真敢這麼說啊,要不是羅貝托看著
,你根本就是把錢送給人家。

……還有你第一次去麵包店偷餅的時候,被老闆追著打的模樣我到現在仍記憶猶新。」

■■■

「神父,人為什麼終其一生都沒有辦法脫離家庭呢?今天晚上我又得去開委員會了,你也
知道,那群大老們多半都跟我有親戚關係,若是有事拜託又拒絕不得,上次巴可拜託我,
要我命令部下去謀殺一名公訴官,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推掉,你也知道,那件事之後,我
已經很少看到血了。」

■■■

「希歐諾迪,人並不是終其一生都無法脫離家庭,我曾給你很多次機會,但你太軟弱寡斷
,依你這種個性其實是不適合當頭領的。

所以我見到你身後出現那麼多柯波爾家族的人的時候,還真是著實嚇了一跳,因為你身上
完全沒有那種氣質,我也很難想像一個黑手黨家族的繼承人,會嘻嘻哈哈地牽著我的手說
要跟我交朋友。

公訴官……該不會是對我提出二十年牢獄告訴的那位吧?如果是他的話,我倒可以免費效
勞,我是認真的。」

■■■

「神父,你現在是神父,並不是柯波爾家的殺手、我的手下,請你務必要記住這點,最後
,雖然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但,關於十年前的那件事,我很抱歉。」

■■■

「希歐諾迪,成為你家的殺手、你的手下,在那波爭權奪利中殺掉那個人,然後被捕鋃噹
入獄,這一切都是我選擇的,不用跟我抱歉,當然也不用跟我告解。

而且你不是讓我詐死出來了,雖然現在的工作是我以前最不屑的神父,但我對過去的一切
都不留戀,唯一遺憾的事,不能再叫你一聲『頭領』。

好了,你的日耳曼助理在叫你了,我有跟你說過他一點幽默感都沒有嗎,上次我學著那個
卡通裡的瘋狂科學家講話,他竟然一點表情也沒有。」

■■■

目送著車隊離開,神父繼續打掃著教堂,一直到下午他連大片的彩繪玻璃窗都擦過了,仍
沒有信徒上門。

附近學校傳來鐘聲後,名叫克里斯少年才騎著腳踏車來到這個位於海邊的教堂。

「神父!我來囉。」黑色頭髮微捲的克里斯朝教堂內大喊著,空無一人的大廳傳來回聲。

「克里斯。」從裡面房間走出的神父把捲起的袖子放下,他方才似乎在擦地板的樣子。

「神父神父,今天要接著講上次的故事喔。」

少年詩歌團美其名是個團,但實際上也只有克里斯一個人,主要的活動也不是唱詩歌,因
為教堂裡的管風琴早壞了,神父也不會彈鋼琴,他只會講故事。

「克里斯,我上次說到哪兒呢?」

「柯波爾家跟法密斯朗家的械鬥啊!你說那時的情勢,政府都出動軍隊鎮壓了!好酷喔!
還有還有,剛繼承的柯波爾家的希歐諾迪頭領,還有他的殺手手下,他們兩個的友情很感
人!」克里斯興奮地道。

神父笑著坐下,「我跟那個殺手很熟喔,改天還可以拿他用過的槍給你看。」

「真的嗎?」少年的眼神閃閃發亮。

「可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對主發誓,到死都不能背叛朋友。」

■■■

鬧鐘響了,一樣又是清爽的早晨。

頭領伸手要按掉它,卻摸到另一個軟軟熱熱的東西,越摸還越起勁,甚至搓揉起來。

「希歐……諾迪……請問你的手在做什麼?」神父翻開棉被指著那隻在他的胸口上游移的
手。

「莫茲,你的胸肌很軟嘛……果然是太久沒活動的關係嗎。」口頭上雖這麼說,頭領摸著
摸著還親了一下。

神父硬生生地把他的手拉開,毫不留戀地走下床「還沒有莉莉、珊嘉、卡麗妮她們軟吧?

「莫──茲──拜託,那都是幾年前的事了啊?我現在除了里尼的媽外,任哪個女人也不
看上第二眼了。」

以前與頭領燕好過的女人神父都記得一清二楚,因為他們在房裡的時候,他是站在房門外
保護頭領的。

「我只知道這件事你從來沒跟我告解過。」神父邊換著衣服邊道。

「是是……我今天一定說。」只穿著內褲的頭領從後頭環抱著他。

「你再不出去,那個日耳曼助理又要衝進來了。」

「不會的,他被我換掉了。」

「為什麼?」

「你說他沒幽默感……你以前對那些女人也這麼說。」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