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的重要性

『民以食為天。』、『一日之計在於晨。』把這兩句耳熟能詳的話交集起來,即使不用國外專家的研究報告,我們也早從老祖宗的智慧中得到『早餐為三餐中最重要的一餐』的道理。

正因如此,街上各式早餐店林立,同一個社區裡開好幾家早餐店也是常有的事,而這個仁愛社區內有二間早餐店,形成雙雄割據的局面。

一家是位於社區連結大馬路路口的左邊,名叫『阿漢豆漿』,老闆的名字不叫阿漢,那是他祖父的名字,這家早餐店三代相傳下來有近百年的歷史。

這家店專賣中式早餐,舉凡豆漿、米漿、豆米漿,燒餅、油條、油條餅,各種叫得出名字有賣,叫不出名字的,只要你能形容它長什麼樣子,老闆都能做得出來給您。

「辛婆婆,你要的鹹豆漿跟蛋餅不加蔥,爺爺的狀況有好些了嗎?」遞上熱騰騰的早點,還順帶溫情地噓寒問暖的人便是這家店的老闆。

老闆的正字標記是無論早晨的氣溫多麼冷冽,都穿在身上的白色汗衫與頭上圍著的白毛巾,來買早餐的大家每每看到他這副模樣都會覺得自己是不是穿多了衣服,看錯了氣溫。

「哎──還不就老樣子,跟我們家那隻老狗一個樣,都一喘一喘地。」辛婆婆抱怨似地道,不過老闆知道即使辛爺爺中風多年,他們都還是恩愛如漆,天氣好的話還會一起出來買早餐。

「辛婆婆,最近天氣冷,你早上可以打通電話來我就給你送去。」老闆貼心地道。

「阿強,我要一份蔬菜蛋餅!」

「辛婆婆,那就不送你了。」

「快去忙快去忙。」老太太擺擺手,老闆便笑著走回去做早餐。

■■■

另一家早餐店位於社區連結大馬路路口的右方,名叫『CasPer Breakfast』,店長的名字也不叫Casper,會取這個店名是因為他非常喜歡鬼馬小精靈的緣故。

這是一間西式早餐店,從開張到現在已經二年多,剛好跟阿漢早餐的年輕老闆接掌店面的時間一樣。

另一個類似的地方是這家店只專賣西式早點,潛艇堡、漢堡、培果、鬆餅、咖啡、奶茶、柳橙汁,連正統的英式早點這家店都搬得上桌,像是燻肉、煎蛋、炸蘑菇、炸番茄、煎肉腸、黑布丁跟炸薯條,不過通常都只有星期六、日才看得到有人點這些大陣仗。

一位拉著四個小孩的媽媽大清早就面露疲態地走向早餐店,家中有學齡的兒童早上總要經過一番混戰,更何況他們這一家還有四個。

「Frank,我剛剛點的……」

「一份火腿蛋土司、一份巧克力鬆餅、二個豬肉漢堡、一份薯餅,飲料是二杯溫奶茶、一杯冰紅茶、一杯柳橙汁,另外還有一杯不加糖的黑咖啡。」店長臉不紅氣不喘地在十秒內正確無誤地唸完這個媽媽方才所點的菜單,並將早餐一一分給四個小朋友。

「你的記憶力還是這麼厲害,我都還要看紙條才知道我剛剛點了什麼。」媽媽苦笑著說。

「這只是賣早點訓練出來的。」店長謙虛地道。

店長其實過份謙虛了,大家都知道這家店比早餐還有名的就是它的出貨效率還有店長超強的記憶力,不只客人們現在點的餐記得一清二楚,連哪客人上禮拜幾點了什麼他都能唸得出口。

媽媽帶著四個小朋友上學之後,一群客人不約而同地上門,十個人霹靂啪啦地點完餐後,只見店長跟助手Tim如同工廠生產線一一把早餐產出,每個人等的時間絕不超過十分鐘。

「Frank……我禮拜三有沒有點咖啡啊?我一禮拜不能喝超過三杯的。」有點苦惱的吳先生問著老闆。

「你星期一喝紅茶,星期二喝奶茶,星期三喝了咖啡,今天星期四,所以還可以喝二杯。」店長回答的同時並遞上一杯方煮好香醇的熱咖啡。

■■■

像是已經簽署了停戰合約,兩家早餐店平均而公平地分配這個社區的客人,門牌號碼是單號的都吃阿漢早點,雙號的則都去CasPer Breakfast,不多不少,剛好兩邊各負責六十戶客人。

兩家早餐店的老闆不知是因為同行相輕,還是有所顧忌,他們沒有任何交情,只大概知道對方長什麼樣子、也在開早餐店,兩方十分有默契地保持現況,不會想打破而搶到更多客人。

但是這個保持微妙平衡的天秤卻在新住戶搬進最巷底的那間空屋後開始劇烈搖晃。

新住戶搬來後的第一天早晨,若說不在意對方會去哪間店吃早餐都是騙人的,中式早餐店老闆停下了招呼客人的嘴,美式早餐店店長放下煎漢堡肉的手,二雙眼睛都直盯著社區的路口處。

率先從路口走出的卻不是那位新住戶,而是一隻毛色發亮,昂首闊步的黃色拉不拉多犬,背上掛著導盲鞍,牠身後拉著導盲鞍的才是新住戶,一個穿著亞麻色上衣的青年,臉上戴著墨鏡,側臉看起來非常纖細,體格也屬於瘦長型,青年嘴角不經意地彎起,是那種會喚起母性慈愛的淡然微笑。

「走吧,凱撒。」他輕聲喚著身邊的愛犬。

凱撒向前走了幾步路,在出路口前非常謹慎地左右觀看有車輛,確定安全後才帶領著盲胞青年前進。

這天他並沒有到這二家早餐店中的哪一家吃早餐。

■■■

「我已經了解情況了,目前正在擬定計劃。」

「那麼……什麼時候可以開始呢?」

「隨時。」

■■■

「那個新搬進來的住戶養的狗蠻可愛的耶,不知道可不可以拿煎肉餅的香味引牠過來……」在CasPer Breakfast打工的助手Tim邊切著檸檬邊道。

「您的三明治跟奶茶,謝謝。」Frank早點遞給客人後才回頭說,「牠是導盲犬,不可以隨便亂餵牠的。」

「這樣啊……店長,那我們……」Tim徒手一擠,檸檬的汁液便流到杯中,手上只剩乾扁的果肉,「要怎樣才能讓那個客人過來買早餐啊?如果他過來我們這邊的話,就六十一比六十,首次獲勝耶。」

「是客人選我們,不是我們選客人啊……」

「店長──總要做點什麼突破嘛,弄個點字招牌什麼的?」

Frank沒好氣地道「他是看不見,改招牌有什麼用?趕快把你的檸檬汁送去第三桌比較實際。」

「是……」Tim把檸檬汁調好,抬起頭準備端出去時,眼角瞄到路口處有異狀,「店長,你看!那個是不是新搬來的啊?」

Frank順著望過去,旁邊有隻拉不拉多,應該就是他,只不過對方好像發生什麼事,人蹲在地上很無助的模樣。

「Tim,看一下店,我過去看看。」

Frank把店交代給Tim後,便快步走到他身邊,拉不拉多警覺性地站起身,倉促而漸近的腳步聲也讓青年知道身邊有人。

「你是……?」盲胞青年仰頭,臉卻不是對著Frank。

他蹲下來問道,「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

「啊,是這樣的,我的耳環掉了,可是我找不到……凱撒也幫我找了,還是找不到……」青年撫著身邊名叫凱撒的拉不拉多犬,從失落的神情可以看出那耳環似乎對他很重要。

「我幫你找吧!耳環長什麼……」Frank原想問耳環的形狀,驚覺對方是盲人又噤口。

青年好像也感覺到他在顧慮什麼,笑著說,「那是個十字架形狀的耳環,用摸的也可以摸出形狀,顏色的話……我朋友跟我說是銀色的,應該是在這附近掉的……」

「那我幫你找找看……」

Frank趴在地上,仔細地尋找,只是這附近都有亂停的機車與腳踏車,明眼人要找小東西都有點難。

正當他以為耳環會不會從水溝孔掉下去時,一隻穿著夾腳拖鞋的大腳出現在他眼前,由下往上望去是長滿濃密腿毛的結實小腿與短褲,壯碩的臂膀則露在無袖白色汗衫外,他記得今天早上的新聞好像說氣溫不到十二度。

「你們在找的是這個嗎?」阿漢豆漿的老闆阿強拿著一只發亮的耳環,形狀是十字架,顏色也是銀色,但還是需要主人確認才知道是不是他掉的那只。

「咦?!找到了嗎?」青年驚呼。

阿強把耳環放在他手中,「我在旁邊的機車旁看到的,不知道是不是你掉的。」

青年摸了摸形狀後,便開心地道,「謝謝!就是這只沒錯!謝謝兩位先生,你們也住在這附近嗎?我是剛搬來的新住戶。」

兩個早餐店老闆對看了一眼,像是在意對方會怎麼回答。

「呃我……」

「算是……」

「什麼?不好意思,我聽不太清楚。」青年以為是他沒聽清楚回答又再問了一次。

「呃對……我就住在這附近。」

「……我也是。」

這天他們還是沒能讓他到這二家早餐店中的哪一家吃早餐。

■■■

「進行得如何?」

「開頭有點困難,不過會漸入佳境的。」

■■■

「笨兒子!」

偶爾會在店裡幫忙的前老闆娘、現任老闆阿強的媽媽抄起傢伙就要朝他的頭打去,後來想想不對,手上拿的是油條,這要賣的打不得,才改用沒拿東西的那隻手打。

「生你這個笨兒子真沒用!整天只知道練肌肉練身體,腦袋怎麼不去練一練啊!你跟他說你家是開早餐店的,叫阿漢豆漿,這樣他就會來買了啊!」

「媽……那間早餐店的老闆也在那邊,我哪敢說啊。」阿強撫著頭無奈地辯解著。

「管他,照說啊,而且還要搶在他前面說!」前老闆娘插腰大聲道。

他小聲地說:「……對方也沒說啊……」

「對方沒說你更要說啊!」

「這樣會顯得我們很奸詐……」

「兵不厭詐!」

「媽,我們是賣早餐的……又不是北伐打仗,不過就一個客人……」雖然同是開早餐店的,可是他也不希望與對方交惡,維持現狀是最好的。

「蠢兒子,商場如戰場啊!而且只要那新來的過來我們這邊買早餐,我們就贏那群洋鬼子了!」

「那間早餐店的老闆是黑頭髮黃皮膚的……」

「還頂嘴!」

前老闆娘這次拿起桿麵棍,又要往兒子頭上打時,對面路口傳來緊急的剎車聲還有狗叫聲。

「媽,我過去看一下!」

阿強語畢逃難似地往路口飛奔而去,到達現場後看到停在路中央的貨車司機從窗口伸出頭破口大罵著。

「沒長眼睛啊!現在是綠燈!」

「對不起對不起。」跌坐在地上的盲胞青年拚命道歉,身旁的拉不拉多則對司機發出充滿怒意的低吼。

阿強見狀則連忙上前攙扶著青年,「不好意思啊,運將大哥,我朋友眼睛不太好,真的不好意思。」

「下次注意一點!」司機再看了一眼好像也發現那青年眼睛看不見,丟下一句話後便揚長離去。

「你是住在附近的……上次那個……」青年認得他的聲音。

「對啦,我是上次那個阿強,是凱撒牠突然跑到馬路上嗎?」阿強看著那隻忠心耿耿的導盲犬拉不拉多,心想受過訓練的導盲犬應該不過犯這麼大的錯才對啊……

青年撥了撥掉在臉旁的亂髮,無辜地道,「我也不清楚剛剛的狀況……不過好像是凱撒被汽車的喇叭聲嚇到,就突然往前衝……」

「啊!這邊早上上班的車輛很多,駕駛的脾氣也不太好,所以大家都會拚命按喇叭……你跟凱撒要小心一點。」阿強提醒道。

「謝謝你……你家就在路口附近嗎?」

「對啊,我家就在前面賣……」阿強說到一半又把話吞了回去,他總覺得這樣偷跑好像不太對?!

「賣……?」

「呃,對對,我家就在前面,你……還可以走路吧?」

「嗯,可以,謝謝。」青年微頷首後站起身,重新再拉好導盲鞍,一旁的凱撒也又進入工作狀態。

「那我還有事要先回去了。」阿強心想,再不回去的話老媽可能會拿著油鍋出來砸人了。

「嗯,謝謝你啊,再見。」

阿強與他話別後,邊過馬路邊想起老媽說的話,自己也覺得奇怪,幹嘛在不在意有沒有偷跑呢?

轉身想再向盲胞青年『廣告』他家是開早餐店時,旁邊有個人影飛出,把自己撲向一旁。

「危險!」

原本要過馬路的Frank見他完全沒注意到遠方急駛而來的車輛,趕緊衝過去把身材比自己還大上一號的他推到旁邊,只差那零點幾秒車子就會撞到他。

「唔……」被撲到旁邊的阿強頭撞到地板,這己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他把頭上的毛巾拿下,雙手抱頭,好像還在暈眩中的樣子。

「還好吧?關心別人也別忘了關心自己啊。」Frank苦笑道,方才青年差點被撞的時候他也有跑出來察看,不過對方早先了一步,他便沒有走向前,沒想到現在卻是他差點被車撞了。

阿強甩一甩頭,發現救自己竟是那間早餐店的老闆,心裡不知為何竟然有股愧疚感,他剛剛還想跟那新住戶廣告自家的早餐……結果對手還救了自己。

結果今天盲胞青年還是沒有到這二家早餐店中的其中一家吃早餐。

■■■

「真的沒有問題嗎?」

「雖然與計劃有點不同,不過請相信我的專業。」

■■■

比Frank還早一分鐘到達店門口的Tim不知道該說什麼地回望著身後的Frank,他也一臉茫然地看著燒得焦黑的店門口,前面還有幾台也被烈火襲虐看似機車的黑色物體……

「Tim,我們從後門進去看看吧……」事情已經發生,呆站在原地也於事無補。

「店、店長,這該不會是那間早餐店……」看著被縱火的店面Tim馬上就聯想到他們在這個區域唯一的競爭對手……

「沒有證據不要亂說,」Frank大聲斥喝著他,看看前方的機車殘骸又道,「這應該是機車縱火犯做的……我記得新聞有報導過,他在這附近己經犯下多起案子……」

「店長,也有可能是他們模仿機車縱火犯下手的啊!」Tim仍堅持對方是犯人,提出另一種可能性。

Frank卻異常地幫對方說話,「不、不可能是他。」

「啊──?!為什麼?」

「因、因為……」

Frank躊躇的樣子像在找什麼理由,可是又找不到一個可以言語化的正當理由,他只是直覺地覺得對方不可能會用這種手段……

那個體格壯碩看起來呆呆笨笨的老闆才沒這麼奸巧呢。

Frank撇開這個話題道,「總之,你先打電話報警,我進去看看裡面的情況。」

「喔,好,等我去報警來抓他們!」

Tim義憤填膺的樣子讓他有點擔心,有點怕行事衝動的小伙子會衝到人家店門口鬧場,只好提醒道,「電話打完就回來幫忙收拾東西喔。」

附近的警局很快就派人過來做筆錄及搜證,也搖頭說這很有可能也是那個縱火犯的傑作,他們會加派員警在社區附近巡邏的。

雖然店裡面大部分的東西都沒被祝融掃到尾巴,可是主要放在前方的工作台卻付之一炬,這幾天是確定不能開業了。

「什麼縱火犯啊,一定是那個阿漢豆漿的老闆……」Tim打掃著店面嘴邊仍一口咬定對方是縱火犯。

Frank也不想多解釋,任由他去碎唸,只要不打擾到對方做生意就行了。

「那個……」店門口傳來客人的聲音。

「今天沒賣早餐喔……」早早就在門外貼出告示的Frank抬頭想看看是哪個客人看到這種狀況還想買早餐的「……咦?」

「哇……燒得真慘。」阿漢豆漿的老闆阿強環視著工作台,「這幾天你們應該都沒辦法開店了吧……」

Tim見到他便衝上去大聲道,「喂,你這什麼意思啊?黃鼠狼給雞拜年?我們幾天不能開店,你們剛好趁機把客人都吸收過去是吧?」

「不、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見對方來勢洶洶,阿強倒退了好幾步,退到店門口之外。

「不然是什麼意思啊?」

「Tim,別這樣!」Frank把Tim推到一旁,走到阿強面前道,「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只見阿強這麼一個穿著白色汗衫壯漢,濃眉大眼,直瞪著Frank,Tim見狀還以為他想打人,又要從裡面衝出來的時候卻被對方下一個動作嚇得滑了一跤。

他抓著衣服的下擺揪扭地說:「……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店裡還有一個空的工作台跟煎台……」

■■■

「哈哈,你做得太好了,我們都很滿意。」社區的委員長緊握著青年的手上下搖擺,感激之心溢於言表。

青年怕手臂會被他扯下,連忙抽手,「啊……雖然跟我的計劃不同,不過達成目的就好了!」

「跟你的計劃不同?」委員長疑惑地道。

「不,沒事。」青年微笑,「這樣的結果如果您滿意的話,那就算是結案了。」

「滿意、滿意,大家都沒想到這兩家早餐店的老闆會這麼合得來,還一起賣早餐呢……這下子本來吃西式早餐的,也可以毫無顧忌地去買中式早餐,吃中式早餐的不用怕老闆會在意,而不敢去吃西式早餐了!」

「……可是,沒想到只是個『早餐』問題竟讓你們煩惱這麼久啊。」雖然接到案子很高興,但青年還是不解,再怎樣也不過是個早餐嘛?!

「這當然,我們為了這個問題開了好幾次會都沒有結果,那兩家店的老闆都是好青年,兩家店也都很好吃,只不過,早餐是非常重要的,大家偶爾也會想換換口味啊,但又怕老闆們介意或是傷到他們的心……所以才請你過來解決這個問題……對了,這是我們社區大家的心意。」說著委員長拿出一只信封,畢恭畢敬地交給青年。

青年接過『份量十足』的信封,摘下臉上的墨鏡,雙眼直視著委員長。

「謝謝惠顧。」

■■■

白色的Mazda轎車駛入夜晚寧靜的社區,它一路開到巷底,一手拿著行李一手牽著狗兒的青年站在門口等候多時,他把行李丟到後車廂,把狗送入後座,自己則在助手席上就坐。

「這狗……不會……」

「放心啦,君飛哥,凱撒很乖的,牠乖乖坐著,不會隨便大小便的!」青年一派輕鬆地道,「今天真是謝謝君飛哥開車來接我啦。」

「我的任務不單單只有來接你這麼簡單的,君昕,大伯叫我你唸唸你的。」君飛倒車轉向,駛出社區到大馬路上。

「啊?老爸又怎麼了?我這不是有在好好工作嘛──」君昕撇嘴道,一提到他那個愛管事又愛操心的父親他就心煩,這次竟然還叫堂哥來罵他?!

碰到紅綠燈君飛踩下煞車皺眉看著這個吊兒郎當的堂弟,「問題就是出在你的工作啊,你到底在做什麼啊?扮成盲人跑進人家社區裡住?我真搞不懂你。」

「君飛堂哥,我也搞不懂你啊,明明就在保全公司上班,卻老是喜歡扮小偷去偷那個警察家──唔哇。」君飛在綠燈時猛踏油門,不減速地在城市裡高速過彎,讓一旁的君昕撞到頭,後座的拉不拉多也縮在座椅底下。

「你在幹嘛──我髮型都亂了……」撞到頭的君昕不覺得頭疼,髮型亂了他還比較心疼。

「我在提醒你坐在助手席要繫安全帶。」君飛輕笑道。

「真是……」君昕忿忿地繫好安全帶,然後從胸口拿出一張名片遞給他,「唔,這是我現在的工作。」

君飛單手開車,另一手接過名片,用餘光看上面的字樣。

「Love Hunter,幫你解決一切難題……這什麼東西……」

「後面還有後面還有!」君昕興奮地道。

他把名片翻面,是黑底中央有大紅愛心的圖樣,圖樣裡寫著『愛可以拯救全世界。』

君飛無言地把名片放到一旁,瞇著眼看他這個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堂弟。

「你到底在做什麼?」

「哎──不是給你看名片了嗎?就幫人解決問題啊,以件計費,以客為尊。」

「真不知道為什麼那個社區會請你去解決問題……」

君昕歪著頭想,「大概是因為我放在網站上的那張照片太帥的關係吧!」

「……」

「喔!他們給我的報酬還蠻多的耶,有這樣喔。」他比了一個數字讓君飛詫異不已。

「他們請你做什麼?」

「因為他們那個社區有兩家早餐店,各有忠實顧客,不過這些顧客偶爾也想到另一家早餐店吃吃別種口味的,但又怕老闆在意,所以看能不能想個辨法解決這個問題。」

君飛乍聽之下覺得這個問題很簡單,但馬上又想到中國人多禮又不肯說實話的個性……

「那你怎麼解決?」

「堂哥,我名片上不是有寫了?當然是用『愛』啊!」他說著還在胸前比了一個愛心。

「……你,之前有用愛……解決問題嗎?」

「有啊,前一個案子的委託人因為他家隔壁的鄰居每天晚上都會拉小提琴很吵,所以請我去解決這個問題,我就想辦法讓他愛上我……」

「然後呢?」

「他就改彈鋼琴了!」

「……這樣問題有解決嗎?!」君飛突然覺得有點頭痛。

「哎唷,人有失手馬有亂蹄,吃燒餅哪有不掉芝麻的,而且那是我第一個Case啊,第二個不就成功了?!」
「你讓早餐店老闆都愛上你了?」
「不,他們相愛了。」
「……」
「跟計劃不同,不過結果成功就好啦!」君昕開心地邊數著錢邊道。
「等等,我不懂,那你為什麼要扮成盲人呢?」君飛這幾天受大伯之託都在一旁暗中觀察著表弟,對他的奇異行為一直不能理解,雖然現在已經稍為明白,但他還是不知道為什麼他非得假裝成盲胞不可。
「喔──那個啊,你不覺得……這樣比較浪漫嘛?韓劇都這樣演的啊!而且我本來的劇本是這樣的啦,掉了東西的俊美盲胞青年與好心的早餐店店長墜入愛河,然後在他的勸說下把早餐店收起來一同去環遊世界,寫完這個超棒的劇本後就跟朋友借了凱撒假扮成盲人住進社區囉……只是說也奇怪,不管我怎麼放電他們兩個都無動於衷耶?!」
「……」君飛再次無言地望著他,「你是用哪裡放電?」
「當然是我這雙最引以為傲的電眼……啊!原來如此!因為我扮成盲人戴了墨鏡所以電眼失效啊!」君昕恍然大悟地擊掌道,「還是君飛堂哥聰明!」
「不,你不要叫我堂哥,我跟你沒關係。」
「堂哥──別這樣嘛!」君昕見堂哥無情地要與他撇清關係,連忙撲上。
「喂!放手!我在開車啊!」
「喔,好啦。」君昕這才悻悻然地放手。
「對了,那個縱火案跟你沒關係吧?」君飛順口問道,其實他早也知道這個堂弟放電都來不及了,沒那閒工夫放火燒機車。
「當然沒關係啊,我只用『愛』拯救全世界──」
「……當我沒問。」
「可是我有看到可疑嫌犯耶,晚上帶凱撒去散步的時候,看他鬼鬼祟祟的樣子所以我順手記下了車牌。」
「什麼!?快告訴我!」小維最近剛好在查這個案子,要是他有線索的話便又可以藉此……
君昕瞇著眼笑道,「親愛的堂哥,當然不能免費給你囉。」
這個堂弟或許比他想像中的還要聰明,君飛故作冷靜地道,「那你要我怎樣?」
「跟我組成Love Hunters吧!我們帥哥雙人組,一定什麼問題都可以用愛順利解決,走到哪都吃得開的!」
「給我下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