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糖不加價

「醫生,這種情況……我該怎麼辦?」

穿著一襲黑衣的心理醫生坐在辦公椅上轉了一圈,銀色長髮隨之飄揚,在空氣中閃耀。

醫生倏地停下道,「嘗得出對方的想法及性癖好已經遠超過『聯覺』的範圍之內了,所以你的案例可能不是聯覺,我覺得……」

醫生的話才說到一半,男子便狂搖著手打斷,「不是的,醫生!我不是說味覺的問題……我說的是剛剛跟你談的有關我的男朋友的問題……」

見話題並非往自己有興趣的地方發展,醫生換了個表情,顯得興趣缺缺。

「你男朋友?……有什麼問題嗎?」

「醫生,我剛剛說過了啊──」

急欲找人傾訴的男子又不厭其煩地再說了一次,「我原本很在意我們之間的年齡差,雖然他給人的感覺不像是今年剛滿十八歲,但我還是非常介意……也因此很排斥跟他交往,總覺得他之後一定會再拋下我跟更年輕的男人在一起……」

醫生邊轉著筆邊敷衍道,「嗯嗯……」

「經過一些事後,我們開始交往,我才發現原來我這麼喜歡他……便把年齡的事忘得一乾二淨了……」

醫生已經開始翻讀書籍,隨意回道,「那不是很好嗎……繼續保持啊……」

「我也覺得很好啊……可是直到最近,我又驚覺我們兩個之間的時間代溝竟然這麼深……」男子悲痛地把臉埋在手中,但仍遮掩不住擠出扇形魚尾的魚尾紋。

醫生不知何時去拿了柳橙汁,咕嚕咕嚕地喝了幾口才說,「噢……然後呢?」

「上禮拜我們在看電影,電影裡有個髮型很像馬蓋先的演員,我便笑著說,『這傢伙的髮型還真像馬蓋先耶!』,沒想到他竟然一臉困惑地看著我說,『馬蓋先是誰?』,我剎時晴天霹靂嚇到說不出話來,我竟然跟不知道馬蓋先是誰的人在交往──!我的天啊、我的人生啊……」

聽見男人鬼吼鬼叫,醫生不得已地抬眼道,「馬蓋先……噢──是那個資源回收王嗎?」

「什麼資源回收王!雖然他常用垃圾做東西沒錯啦……但重點是!他是我小時候心目中的偶像啊!他竟然不知道……他竟然不知道……」男人像陷入某種可怕的空谷回聲迴圈般,不停重覆著同樣的話。

「馬蓋先是誰很重要嗎?應該也有不少人不知道他是誰吧……」

「好吧,馬蓋先的事先放一邊。」男人暫時終止迴圈,抬頭繼道,「前天我們去吃飯時,我邊走邊哼歌,他好奇地問我說這是什麼歌,我說,『這首很有名啊,浴火鳳凰的主題曲啊──聽說你離開他,夢醒後的你後悔嗎──潘美辰唱的喔。』,接果他跟上次一樣,一頭霧水地問我,『那是什麼?』,我的天啊──我竟然跟不知道嗶波是誰的人在交往──!他也不認識潘迎紫,也不會唱武則天……我竟然跟這種人在交往──!」

男人幾乎是仰天長嚎,比知道交往對象是自己的親弟弟還要懊悔似的。

耳朵受到重傷害的醫生無奈地走到男人身邊,畢竟對方也付了掛號費,他仍需盡一點「醫生本份」。

「你冷靜一點啊,雖然你們之間沒有共同的年代回憶,但是這並不會過度影響到你們之間的交往啊。」

「不──醫生,你只會說好聽話而已,你不了解我的痛苦與掙扎啊!」

醫生認真地看著他,「我怎麼會不了解呢,我也跟年紀小的戀人交往過啊,不了解的是你吧!兩個人之間不只有心理的交流,還要有生理的……看你的樣子,你們應該還沒發生過關係吧?」

醫生突然冒出句露骨的問題,男子覺得害臊但仍誠實地回答。

「還……還沒,只有接吻……」

那次接吻時就嚇到他了,所以他們沒再繼續有其它進展……而且現在他更難想像他會跟一個不會唱「一代女皇」的人做愛……

醫生一副『看吧!』的表情,繼續開導地道,「我覺得你們應該要加強這方面的進度,這樣你就會知道跟年紀小的交往也是有好處的。」

「是、是這樣的嗎?」

男人想起他的小戀人說什麼要好好疼愛他,害怕退怯的感覺便油然而生。

他並不是沒有性經驗,而且說不定還比對方豐富。

只是要跟小自己一輪的男人做愛……他無法想像。

而且怎麼看……對方都想壓倒他!

被小自己一輪的男人壓倒,他更完全無法想像!

「你就再讓自己年輕一次吧,拋棄年紀的成見,就算被壓倒也無所謂啊。」醫生邊鼓勵(?)著他邊推他站起,暗想趕快送走這位病人。

「……好、好吧,」男人似乎被鼓舞,願意拋棄成見,「我會聽你的話的,醫生……」

「嗯,沒有別的問題的話,我還有下一個門診……」醫生把男人推到門前,送客前笑道,「喔對了,如果有關你的味覺的問題歡迎隨時再來找我喔!」

男人臨去前回頭道,「醫生醫生,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醫生硬擠出些笑容,「什麼問題?」

「你說你也跟年紀小的戀人交往過……那你們差幾歲啊?」

「……我想想,四十嗎?不、還是五十呢……」

醫生雖然有著一頭銀髮,可是再怎樣也不可能超過七十歲啊……

──那不就只有一種可能!?

「……醫生,你是戀童癖?!」

「我不是。我交往的對象已經成年了,只是我年紀大了點而已。」

男人不敢問醫生的真實年齡,頭也不回地離開診所飛奔回家。

■■■

接近晚餐時間,S大附近販售便宜大碗大學生飼料的小吃店每間都擠滿了人,顧脩宇今天難得與同學一起吃飯,被揶揄是免不了的事。

「真是天下要紅雨了,小宇你今天竟然會跟我們一起晚餐耶!」顧脩宇的同班同學小廖用誇張的語氣道。

早有準備的顧脩宇歪頭打哈哈道,「哪有那麼誇張──我上禮拜班聚也有去啊。」

「班聚不算啦,厚──你都不知道你很難約吃飯耶?」坐在一旁的蓮美也加入陣局,「吶,該不會是你跟『他』分手了吧?」

跟顧脩宇有點交情的人都知道他喜歡男生,再更深交的話,會知道他目前有交往的對象,好麻吉的話,則知道他的對象是位三十幾歲的上班族。

剛好今天在場的全是那天與顧脩宇一起吃火鍋的好朋友,也都親眼目睹那位男士搶走顧脩宇要吃的肉片的模樣。

「我跟杰哥感情很好──只是他今天有事,所以沒跟我一起吃飯──哎,大家快點餐啊,剛剛不是有人叫餓嗎?」

一行人點完餐後,飼料生產線上的大嬸也火速上完菜,但桌上就只有顧脩宇眼前沒有餐點。

還以為大嬸漏上菜的友人們想開口時,只見顧脩宇不慌不忙地從背包裡拿出鐵盒裝的愛心便當,打開鐵蓋開心地吃了起來。

扒了幾口飯才發現整桌只有他一個人在動筷的顧脩宇笑道,「大家怎麼了?吃飯啊──」

小廖語氣顫抖,不敢相信地說,「……小宇,你那個……該不會是他做的……」

「這是杰哥做的愛心便當啊,因為他說今天不能跟我吃飯,又怕我吃到怪東西,就一早起來幫我準備便當。他是認識我之後才開始學做菜的喔,不過就算成份與食譜上一模一樣,做出來的料理,味道還是有差啊……」

蓮美皺眉道,「意思是……不好吃嗎?」

「唔──倒也不是到不能入口的地步啦,反正我什麼都吃嘛──」顧脩宇幸福滿溢的說,「可是,只想到杰哥在廚房裡忙了好久,還開始每天準時收看料理節目,我就覺得他認真得好可愛喔──光想那個畫面我就能配著吃五碗飯啦。」

「無藥可救的大叔控。」

「同感。」

三人吃完飯後轉戰到隔壁冰店,這家冰店經林南杰的舌頭檢驗合格,所以顧脩宇豪邁地點了紅豆草莓牛奶冰與木瓜牛奶當餐後甜點。

「吶,你們知道馬蓋先是誰嗎?」咬著湯匙的顧脩宇忽然想到這個林南杰念念不忘的人名。

小廖晃了晃大光頭,「馬蓋先?不知道耶,他誰啊?他姓馬嗎?」

「噗──你跟我聽到時的第一個想法一樣,」顧脩宇大笑道,「我也以為他姓馬!結果他是外國人耶!」

「他是外國人啊?!那為什麼會姓馬?」

「就跟你說他不姓馬啦。」

看不下去的蓮美,停下吃冰的手緩緩開口,「他原名叫MacGyver,是一部影集裡的主角,影集譯名叫百戰天龍。」

顧脩宇的嘴巴都張成O字型,崇拜似地看著蓮美。

「不愧是班上的冷知識王……」

「請誠心誠意地說我博學多聞好嗎?」

「是是,博學多聞蓮美大人!」顧脩宇又問道,「妳怎麼知道馬蓋先的?我查過相關資料,當初影集在電視上播的時候我們才剛出生耶!」

「我喜歡看舊影集啊,上個月才又重看了一遍,我覺得它應該算是80年代最好看的美國影集之一了。」

「哇!那麼好看啊?」小廖驚呼,「那我也要看。」

「我也要我也要──」顧脩宇也附合。

「好啦,下次再拿給你們,不過,為什麼小宇你會突然提到馬蓋先啊?」

「喔,因為杰哥啦……我說我不認識馬蓋先,他好像很震驚,還受到了巨大打擊似的……」顧脩宇不明所以地仰頭歎道,「不過就是個老影集裡的主角嘛……」

蓮美笑道,「我似乎可以理解他的震驚耶。」

「耶?為什麼?」

「唔……拿小廖來說好了,如果他跟你說,他不知道小叮噹是什麼東西?你會不會很震驚?」

「小廖你真的不知道小叮噹是什麼喔?你的光頭腦袋裡果然只裝了脂肪……」

小廖大叫道,「我知道好不好!小叮噹就是藍色機器貓嘛!」

「哈哈──好像舉錯例子了,總之,這種共同時代記憶的東西很微妙……如果常在一起的人沒有這種記憶的話,在很多地方一定無法產生共鳴吧……」

「唔,蓮美你說得太抽象了,有點難理解……不過他後來又講了好多我不知道的名字……什麼潘迎紫啊、嗶波的……」

只聽了幾個關鍵字的蓮美即答道,「浴火鳳凰啊!」

「妳果然是冷知識……」蓮美白了顧脩宇一眼,他即改口道「唔,我什麼都沒說喔──」

「不過你們這樣真的很危險耶……感覺你們之間的代溝越來越深了。」

「還、還好吧……不過就是不知道馬蓋先跟潘迎紫是誰……」顧脩宇越講越心虛,他想起林南杰震驚的表情,還有今天異常不與他吃飯的行程……

「拜託,蓮美,你當小宇是誰啊──他是大叔殺手耶!系上除了年輕助教外,其它每個男老師都想收他當乾兒子好不好。」小廖誇張地說,「世界上怎麼可能有他搞不定的大叔呢!」

「……喂喂,別把我說得跟什麼大叔千人斬似的,我現在心裡可只有杰哥一個人吶──雖然教生化的陳老師也好可愛、笑起來可以把蒼蠅夾死的魚尾紋……」

蓮美好心地提醒道,「他已婚……而且他都有孫子了。」

「也是……不能破壞別人家庭是我的堅持呢。」

也因為這個小小堅持,他讓好幾個美味可口的大叔從手中溜走了,幸好杰哥還沒結婚,他才能緊緊抓住。

沒錯,他要把他牢牢地套住,至少在他品嘗到全糖的味道前……

蓮美與小廖互看了一眼,無奈地把吃完的盤子移至顧脩宇下巴底下接口水。

■■■

各懷鬼胎但目的是卻相同的(?)兩人約好星期五晚上在林南杰家吃咖哩,顧脩宇先到林南杰家與他會合後一同去買材料,回到家後林南杰一一試食食物,以防煮好後才發現成份裡有不能吃項目。

林南杰嘗了一小塊咖理,方入口就露出「不合格」的表情。

「唔!」

「杰哥?」

「這咖哩塊有老鼠跑過……」

連這個也嘗得出來?!老鼠在咖哩塊上面拉屎他都不一定吃得出來!

因為咖哩的顏色跟……

顧脩宇連忙把腦中骯髒想法揮除,「是、是噢……那怎麼辦?煮咖哩沒有咖哩塊的話……」

早有準備的林南杰神氣地揚眉道,「沒關係,我有多買另一牌的。」

還好另一塊咖理塊是安全的,他們愉快地吃完咖哩大餐,然後移師到客廳吃飯後水果……

林南杰咬了半口蘋果,確定「SAFE」後才遞給顧脩宇,在旁人看來非常奇怪的用餐模式,他們卻早已習慣成自然。

吃完蘋果還有梨子,林南杰同樣咬了半口,想遞給對方時,還在他口中的梨子卻被顧脩宇也咬了半口。

林南杰囫圇吞棗地把剩下的梨子吃完後急道,「小宇?!」

「杰哥……飽暖私淫慾,你有聽過這句話嗎?」

「……才剛吃飽……」年輕人果然很衝動!他剛才還想著先看個電視再說的……

「不行嗎?」顧脩宇嘟著嘴無辜地道。

這招對大叔超有用──!

因為大叔們雖然都很彆扭,而彆扭還可細分上數百種彆扭……

但他們有個共同特點就是──心很軟。

「不行嗎不行嗎不行嗎──」不知何時纏到林南杰身上的顧脩宇撒嬌似地道,「杰哥──我想做……」

對大叔千萬不能硬碰硬,他們不吃這套。

先裝弱撒嬌才是捷徑,就算差點被大叔壓倒也無妨,因為到了床上,大叔就可以任較年輕、體力較好的他擺佈了。

「……可是……」面對小戀人的撒嬌,林南杰堅持最後一道防線。

其實顧脩宇說晚上要來他家時,他早就有所防備,知道對方想做什麼……但是他還在猶豫。

他不知道馬蓋先、潘迎紫是誰,他不會唱包青天,他一定也沒看過漢城奧運,他也背不出金庸全系列的書名,他……

……他愛林南杰這個人啊!

他每天說喜歡自己,他每天都會跟自己一起吃飯,連心裡最忠實的想法也是想推倒自己……

「……杰哥,」懷中的顧脩宇突然露出悲傷的表情,輕輕推開林南杰,「沒關係的杰哥,我知道我年紀真的比你小很多、你不能接受也是理所當然的……我都知道……」

「小宇……」

「我希望你能等我,等我變成一個可以用強壯臂膀擁抱你的男人……」

深受感動的林南杰情不自禁地抱住他。

「你已經是了。」

被摟住的顧脩宇露出「成功了───」的賊笑。

這是他最強的一招──以退為進大法。

上次向林南杰告白時也是用這招,雖然等了一段時間,不過林南杰還是上鈎,所以他這次也如法炮我製,果見成效。

「反、反正你已經滿十八歲了嘛……」

顧脩宇臉上閃過一絲驚嚇,但沒被林南杰發現,他抱著對方含糊地回答,「呃嗯……」

■■■

林南杰害羞地拉著顧脩宇的手,把他帶進臥房,關掉房間的燈光只留盞廁所旁的夜燈。

即使室內光線昏暗,連對方的臉都無法看清,林南杰卻仍不敢褪衣。

年紀三十好幾的他身材跟長相一樣平凡。雖沒像辦公室裡的主管一樣有個圓到可以打太鼓的傲人啤酒肚,但是平常沒有健身習慣的溫室公務員也沒辦法跟年輕小伙子比身材……

不若對方扭捏顧脩宇自己先脫了上衣及外褲,精瘦的他身材很好看,再加上有平時在運動、打工,腰部的肌肉線條完美,連仍被底褲包覆的性器形狀也漂亮。

林南杰暗吞了口唾沫,這下子他更不敢脫衣服了……

「杰哥,別害羞嘛……」呵呵,一副處男模樣的杰叔……呃杰哥,真的太可愛了。

顧脩宇主動伸手要幫他解鈕扣,林南杰卻死抓住領口往後退了幾步,其驚恐的神情像是下一秒就要大叫「非禮──」似的。

「我、我身材不好……你看了會……」

「杰哥,我又不是喜歡你的身材才跟你交往的。」

「我有點……肉肉的。」林南杰低著頭羞赧至極地道,「就像豬肉攤上賣不出去、肥肉超多的五花肉一樣,軟軟散散爛爛的……」

「肉肉的正好啊!你不知道男人都是看要看瘦瘦,抱要抱肉肉嗎?」還說自己像五花肉呢,呵呵,我都等不及要開動了。

「是……是嗎?」

眼明手快的年輕人才有前途,顧脩宇見對方一時鬆懈,便強行進攻,拿下他的眼鏡,解開對方的外衣,一氣扯下他的外褲與內褲。

林南杰也半推半就地,像條五花肉一樣,赤裸地被丟進鍋裡……

「杰哥……杰哥……」顧脩宇邊吻著對方的胸膛,邊含糊地喚著對方的名字。

「小宇,叫、叫我的名字……」這樣才不會讓他想到他們的年紀差……

顧脩宇昂起頭,深情地看著身下的戀人,「南杰。」

林南杰已經好久沒感受到自己心臟跳聲了,現在,它跳得比他當年初體驗時還劇烈、激昂……

像是知道對方目前最火熱的地方在哪,顧脩宇吮住他左胸的乳首,舌尖在凸點上畫圈,還淘氣地用他的兔寶寶門牙輕囓咬。

快感襲上,林南杰覺得自己的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唔嗯……」

聽見對方的吟哦聲,讓顧脩宇信心大增,能讓大叔發出呻吟是最享受的事啊!

他一手捏著右邊,一嘴吸著左邊,下身隔著底褲不停地摩蹭對方的性器,兩方都徐徐昂起堅挺。

隨著發燙的性器觸碰,兩人全身都燥熱起來,顧脩宇順著鎖骨再往上親吻,最後吻住他的雙唇,但此舉卻讓林南杰頓時從情慾中抽離,全身為之一顫。

壓倒你壓倒你壓倒你壓倒你壓倒你壓倒你 100%

「杰哥?」

「沒、沒事……」

「你該不會……」

完蛋!剛剛吃飽飯忘記先刷牙──杰哥一定看到咖哩的成份了吧。

「我沒事……」

「沒事就好。」我得趕快往弱點進攻,讓杰哥哭著喊不要──

顧脩宇臉上掛著微笑,兩手則往下捧起他的性器,連著雙球一起搓揉。

情慾早已被挑逗起的林南杰承受不了這麼大的刺激,凹陷的前端斷斷續續溢出汁液,緊閉的唇瓣關不住帶著鼻音的喘息聲,隨著對方愛撫的程度加大,他驀地張開嘴縱情放聲。

「啊、啊……嗯──」

顧脩宇見狀笑得更開了,彎腰想以口汲取汁液時,對方竟移動身軀,隔著底褲舔了舔他的年輕勃發的陰莖。

林南杰邊用牙拉扯著薄薄布料邊道,「小宇……我也幫你……」

兩人同時含住對方的,照著各自的節奏舔吮著紅硬的昂起,唾液與分泌液已分不清你我,曖昧的液體聲在房間裡顯得特別大聲。

他們專注地服侍著對方,也專注地被服侍,直到有一方先認輸為止。

「唔嗯──小、小宇……」這、這小子技術怎麼可以這麼……「小、小宇,我、我不行了……」

顧脩宇最後在性器頭端「嘖──」地用力地親吻一下,用手上下快速套弄,幫他服務到最後一滴白液流出。

「嗯……唔──啊。」

迷亂到無以復加的林南杰全忘了自己眼前的巨物還硬著,閉著眼享受射精後的餘韻,稍事清醒之後,他才發現顧脩宇不知何時從後方抱住他,性器卡緊在他的大腿縫,他逕自搖動腰肢,最後全射在他的雙腿間。

顧脩宇看著染上白色汁液的誘人地帶,才剛解放的小小宇又爭氣地緩緩抬頭。

察覺到對方生理反應的林南杰苦笑道,「果然是年輕人……」

「我……」顧脩宇把頭靠在他的肩頸處,緊抱著他道,「是杰哥你太誘人了……」

「你又忘了……」

「南杰……」

他喚著他的名的聲音很溫柔,頂著他的屁股的東西卻很下流。

「南杰,可以嗎?」

突然臨陣想脫逃的林南杰小聲地道,「今天不能就這樣嗎?我用手幫你……」

兩人之間頓時沈默了幾秒,直到林南杰聽到熟悉的旋律在耳邊響起。

──是馬蓋先的主題曲!

顧脩宇竟然用口哨吹馬蓋先的主題曲!

「你不是沒看過嗎?」

「前幾天我跟同學借來看的,真的很好看耶──我熬夜看了好幾集……如果我在小時候看到這個的話,一定也會把馬蓋先當成我的偶像!」顧脩宇輕咬著他的耳朵,「可是,因為時光不能倒流……所以我跟你的時代記憶是不可能改變的,我可以努力去了解你的時代,你也可以看看我生長的時代嗎?」

林南杰一時無法言語。

之前他總是在意著顧脩宇不知道他的時代記憶,他沒發現的是……

不知道當紅偶像團體是誰、不知道現在最新的3C產品是什麼、不知道網路流行用語的他,顧脩宇完全不在意。

馬的馬蓋先是誰根本沒那麼重要啊──

重要的是,雖然年紀有差距,卻能體諒且試著了解對方的「時代」……

年紀較大的林南杰每每都被對方上了一課。

林南杰轉過頭,獻上深情一吻,這個吻吻得很長、吻得很深、吻得出味道……

「小宇……我、我不知道你嘴巴裡有什麼成份……」

「真的嗎!杰哥!太好了你恢復味覺了!」結果解藥是真愛之吻嗎?!

顧脩宇興奮地要下床拿東西給林南杰試吃,臨去前手臂卻被對方給拉住。

「小宇……等等再吃東西嘛……」

「杰、杰哥?」這種邀請似的語調是……!?熬夜看馬蓋先果然有用,帥啊!老皮!

「你不想……先吃我嗎?」

忙了一整個晚上顧脩宇就是在等這句話,他立即跳回床上,把對方重新壓倒,看著下方即將品嘗到的大叔……

顧脩宇卻還是有顧慮,他考慮了一分鐘,做了長遠的打算,決定還是老實說出……

「杰哥……做之前我有事想跟你說……」

「什麼事?這麼重要?」

「這很重要!其實……我不是獅子座的……」

林南杰一頭霧水,星座很重要嗎?!

「我不在八月生……」

生日很重要嗎?!

「我早讀了八個月……」

早讀很重……等等!

林南杰臉色刷白「所以……你……」

「對不起,我騙了你,我還沒滿十八歲──」

顧脩宇的堅持是不破壞別人家庭。

而林南杰的堅持則是不與未滿十八歲的男人行性行為……

氣急敗壞的鐵張臉林南杰坐起穿起衣服,仍光著身子的顧脩宇跪在床上一動也不敢動。

他後悔了,大叔生起氣來是很可怕的!

「嗚──杰哥……」

「等你長大一點再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