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年X月的觀察報告 II

所謂的觀察研究法是指在自然的情境或控制的情境之下,根據既定的研究目的,對現象或個體的行為作有計畫與有系統的觀察,並依觀察的紀錄,對現象或個體的行為作客觀性解釋的一種研究方法。

用倪氏語言來說的話,就是觀察一顆綠豆的生長情形時,你不能幫它加肥料,或是把剛從綠豆殼裡初生的嫩芽硬生生地拔掉,我知道大家都有這種欲望,就是手賤,但是做研究必需公正、客觀,請抓好你的右手。

不過──有好戲看的時候,這些規則就跟色情書刊上的十八禁標誌一樣,視而不見。

■■■

基本上,大學生的起床時間是依照氣溫、天氣、溼度、風向、前晚瘋狂程度、昨天的晚餐、前天有沒有大號、第一堂課老師的脾氣、第一堂課的帥哥美女比例……等複雜的數據在大腦中作精密的計算後才會得出結論,而且每天都會跑出不同的數據。

只是我的好室友大概是大腦機器出了問題,每天的起床數據都一樣,早上正五點,至少在我們相處的這二個禮拜內機器都沒修好過。

我撫著仍不習慣睡上鋪而撞到的頭頂下樓梯時,他已經坐在書桌前看三個小時的書了。

也難怪,精英也不是一生出來就會背二十六個英文字母的,第一名也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考到的。

開學的第一天我就從馬上混熟的同學中聽到有關我這個可愛室友的情報。

第一名成績入學,家裡還真的是開醫院的,有個哥哥在讀本系三年級,高中時代就這個樣子,不太喜歡與人打交道,是有二、三個還稱得上朋友的人,其中一個與我們同班,還是我們班班代呢。

可是……與其說他是他的朋友,倒不如說他是他的敵人……

我想起剛開學時在學生餐廳,他突然走到座位旁跟我說話。

「倪──同學?」

嘴裡還咬著一塊排骨的我先拿下後道,「葉班代?有事嗎?」

「那個……聽說你跟和鳴住在同一房。」

喔──叫對方名字呢,原來我的可愛室友也有朋友啊!

「嗯,對啊。」

是要叫我好好照顧他嗎?像我倪人好,人這麼好,當然是一定會好好給他照顧照顧囉。

可是,這班代還遠比我預想的還要關心這個可愛室友。

「跟我說他現在每天早上都幾點起來看書?他的普物跟微積分讀到哪章了?托福他有要報名嗎?他社團要參加哪一個?他一百公尺還是跑十六秒七嗎?還有二百公尺自由式現在幾分鐘了……」

班代劈頭就丟給我這一大堆問題,我只是他的新室友,又不是他肚子裡的迴蟲……嗯,雖然以他那種潔癖是不可能讓肚子生蟲的……

「……才兩個月不見他我變得好焦躁!」葉班代歇斯底里地叫著。

「呃……」我用奇異的眼神看著他,他也隨即意會到我誤會了什麼。

「別,別誤會,段和鳴是我的對手,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嘛。」葉班代雙手環胸,一副非把這個姓段的大魔王打倒不可似的。

後來與班代共進午餐後,我才知道他跟可愛同學是從國小到現在都上同間學校的同學、競爭對手,不過看他這麼熱衷的樣子……應該是單方面的認定吧,也好,可愛同學人生的道路上不孤獨了。

我望著他苦讀中的背影,情緒蘊釀到就快可以寫詩時,他倏地站起,穿上外套出門。

嗯,又是正七點,他的吃早餐時間。

■■■

早上五點起床,七點吃早餐,中間按表操課,晚上六點吃晚餐,九點洗澡,一點準時睡覺。

──這樣的生活你覺得有趣嗎?

這句話我當然沒問出口,倪小人我以後還想在醫院謀職呢。

只不過,如果有機會可以改變另一個人的一生其實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就好像自己是天神一樣,可以讓他打亂既定的計劃拐一個大彎,一想到這樣的結果是自己一手創成的,我就忍不住揚起嘴角。

所以,我開始想盡辦法。

「和鳴啊──吉他社迎新耶,要不要去看看?」

「好室友,公關他問說要不要抽學伴喔!如果你要抽的話,我可以拿雞排去賄賂他,讓你釣大魚。」

「Hey,我看你的洗髮精也只剩一些了,一同去大賣場Shopping吧!」

「段……可愛──我們要不要一起去湖邊談談心啊?」

一個禮拜就這麼過去了,五十戰,五十敗。

我無奈地攤趴在桌上,怎麼會有這麼固執又這麼面無表情的傢伙啊,這禮拜我幾乎是使出渾身解數,家當全都搬出來了,一點也不可愛的可愛室友卻連賞我個屁都不肯。

我開始調適自己的心情,何必要為了一個機器人搞砸美好的小大一生活呢,以後就你走你的菁英路,我過我的愜意生活吧,哪天你要是回頭要求我的話得磕三個響頭外加學狗叫繞三圈。

唉,死命瞪著他的背影這麼胡思亂想的我真像個蠢蛋。

可以的話我也想選個正常一點的室友啊。

■■■

「啊,學長。」打開房門看到的是二年級學長熟悉的長臉。

「小倪啊,上次你問有沒有家教兼差我幫你找到了,剛好是我學生的同學也在找家教,這裡是地址跟電話,對方請你禮拜五下午一點過去試教,你有課嗎?」

「沒有沒有,太好了,學長,謝謝啊。」

謝過學長後我興高采烈地拿著紙條回房,這張紙條就是新台幣、就是機會、就是奇蹟啊!一個窮學生在外花天酒地的費用都靠這個了……好吧,一定會有人想問說既然是窮學生那為什麼還去花天酒地!拜託──窮學生就不是人嗎!?

我還沈浸在得到打工的歡愉時,房外又傳來敲門聲。

「小倪啊。」是同班的Money,人如其名,賺錢的事找他就沒錯。

「Money?啥事啊。」

「上禮拜你不是在哀沒有家教接嗎?我幫你找到了。」Money手上也有一張跟學長給我的差不多大的紙條。

一切都是利益薰心……我望著桌上二張紙條有點苦惱,。

不一樣的地點,不一樣的電話,接下後才發現,試教時間卻是一樣的,而通常試教的時間也都是日後上課的時間……

沒辦法,還是只能先退掉一個。

我拿起紙條要走去Money房間前剛好可愛室友回房,也許是上禮拜的戰術後遺症,我都想也沒想就朝他問道。

「姓段的,要不要來上家教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