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月X日的觀察報告 III

慎選觀察法是一件重要的事。

觀察研究法中又分結構式觀察法和無結構式觀察法。

結構式觀察是根據預先設計的表格和記錄工具,並嚴格按照規定的內容和程序實施的觀察,觀察過程的標準化。即它對觀察的對象、範圍、內容、程序都有嚴格的規定,一般不得隨意改動。

無結構式觀察這種方法的最大特點是不會引起被觀察者的心理障礙,觀察者完全掩飾了自己『研究者』的真實身份,作為『局內人』可以最大限度地獲得真實的資料。

通常我喜歡使用結構式觀察法,這種方法就像暗戀又像跟蹤狂,以不打擾對方的方式得知對方的一切,雖然後者已游走在法律的邊緣。

而非結構式觀察法就像跟對方交朋友,對方絕對不會知道身為朋友的你實際上都在偷偷記錄這些資料,但這種方法的最大缺點就是容易用情過深,失去客觀。

但是就這個案子……

──可惡啊,我早點用非結構式觀察法就好了!

■■■

剛回來的段同學扶了一下眼鏡後冷冰冰地道,「家教?」

「嗯,對啊,我這邊多一個家教的打工,看你要不要接?」每次聽他說話我都會想拉件外套來穿,不過有這樣的室友也有好處,夏天不愁沒冷氣吹了。

「不。」

第五十一次冷淡地回絕我,段公子用字極簡,像是多分泌一些口水會要了他的命似的。

前幾次我都摸摸鼻子算了,但今天不知道那根筋不對,竟多嗆他幾聲。

「我知道嘛,你家開醫院的,段少爺當然不用打工賺零花啦……說不定還不知道打工這兩個字怎麼寫呢,哎,哪像我們,從小就做人造花、電燈泡、送報紙,過年時還得批些『抽牌仔』來賣呢……」以上是胡謅,不過我重考的時候有在便利商店打過工。

可愛室友如我所想的沒理會我。

「哎哎,像你們這種金字塔頂端的人是不會懂的啦,打工雖然累,但也可以累積不少社會經驗、人際關係……」

他仍是不理我,逕自走到楚河漢界的右邊把手上的書放下,沈思了約莫三秒後,倏地轉頭,把我嚇得定格,像飛翔在天的隼鷹突然俯衝要獵食一樣。

「給我。」

「好啦好啦,我不說了,你別瞪……咦?你說什麼?」

「我說,把家教工作給我。」

我的可愛室友……他竟然回應我了!

我忍住想衝到樓下中廊跳脫衣舞的衝動,平心靜氣地道,「你是說你要接這個家教?」

「對,我不喜歡欠人人情。」

「耶?人情……?」

「你沒有跟葉楷第換房間的事。」

啊……我還以為是我這幾天來的殷勤邀請有了效果,原來是還給我人情。

開學時葉班代就一直吵著想跟我換房,不過我以離浴廁太遠為由拒絕了他的請求,前幾天還有點後悔沒跟他換呢……

不過,換不換房間對他來說也沒關係?他這副泰山崩於前而色不改的個性。

「我換不換房,跟欠你人情沒關係吧?」

「你比他安靜多了。」這是可愛室友第一次對我下的評價,聽起來還不算太壞。

我輕笑道,「原來你怕吵?」

「家教地點跟時間。」段同學還是不太想跟我聊天,馬上就切入公事。

「喔,有兩個,先給你選吧,一個在北陽街,一個在朗秀路,其實距離都沒差太多,你有車吧?」我看著紙條道。

「你先選。」他皺眉道。

「唔……不然用抽的吧?」我把紙條反過來對著他。

他隨意看了一下就道,「左邊。」

「那我就另一張了,這次只是試教,家長滿意的話才算定案知道吧?」

「知道。」

交代完公事後,我轉身想繼續看書時,可愛同學突然道。

「我打過工。」

「真的嗎?是什麼工啊?」

做人造花?還真不適合他的形象,皺著那種眉做花朵,連心都枯萎了吧!賣東西?嗯……老闆看到這副臉嚇跑了更何況是客人?

……別跟我說你的打工就是當董事長喔……雖然是蠻適合的啦。

「模特兒,三歲時。」段同學非常、非常認真地道。

當時,我衝出房門跑到廁所大笑了三十分鐘。

■■■

現在回想起來,就是那個『打工』變因改變這個研究觀察計劃。

家教那天我比他先回來,我那邊的試教過程還不錯,小學六年級的小男生,看起來是有點皮,不過試教嘛,當然要拿出和藹可親的大哥哥形象給家長看,日後看要從哪裡開始打再來,最後我再落幾句英文就拿下這個工作了。

回宿舍後還沒看到段同學,我還有點擔心,通常會很會讀書的人,都不是一個好老師,可是當我看到他桌上竟然還放著教育心理學之類的叢書時,就知道他應該是沒問題,連上家教也會準備周全的人,他不會允許自己的人生有被辭職的汙點吧……

「啊,回來啦?」段室友方進門我就打招呼道。

他平常至少還會對我點那五度角的頭,可是今天彷彿把我當空氣中的氦氣般不存在。

我一直注視著可愛室友走回到自己座位上,然後雙手握拳,眉頭也是皺到不能再皺,太陽穴附近還有青筋……

「呃……段同學,你、你沒事吧?」

「不行……」他低聲唸道。

「哎,不過是個家教,沒接到也沒關係啦……」他應該是被辭退了,唉,真是可憐,我早該教他幾招騙小孩的步數的。

「不行!」

他突然大叫起身,我想到有些菁英分子承受不了失敗的壓力,動不動就想要自殺的事。

「段可愛!雖然你三歲的時候拍過全裸寫真,但你的人生還是很可愛的!別做傻事啊……啊…啊?!」

我的可愛室友沒有衝出門,反倒爬到上鋪,倒頭就睡。

這比他跑去自殺還讓我受到更大的衝擊。

現在才九點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