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月X日的觀察報告 IV

每一種研究過程中枯燥、無趣的部分可能占了百分之七十到八十不等,如果不是對此領域極有興趣的人通常在研究進行到四分之一時,有三分之一的人會選擇放棄,進行到三分之二時,有四分之一的人可能要接受心理諮詢,另四分之一的人腦袋中只剩數字符號還有殺戮性的衝動,倖存下來可以用的人類則比被蝗蟲橫掃過的玉米田中的玉米還要稀少。

但研究之神總是會給留下來的小朋友們聖誕禮物,雖然這禮物可能又是另一項研究的開始……

──為什麼、為什麼,告訴我為什麼結果會是這樣啊!

■■■

翌日清晨,因為段同學的關係我睡得很淺,一聽到他腳落地的聲音我就霍然睜開眼。

四點半?!

才、才四點半耶……平常是五點準時起床的室友,今天竟然提早了半小時,果然很奇怪!

我動作輕聲地拉開棉被往下一看,可愛室友正準備要去洗澡。

彷彿紅蘋果突然從眼前落下,我頓悟了。

因為他昨天九點跑去睡覺沒有洗澡,所以早上才要早半個小時起來洗澡。

什麼啊──如此簡單的道理……還需要我這明晰的腦袋來推理嗎?繼續睡回籠覺。

在睡意朦朧中,我仍不斷想著,因為家教被辭退,所以就早點跑去睡覺,當作是一場夢,真的就這麼簡單嗎?

■■■

還真的就這麼簡單。

我多睡了四個小時起床後,可愛同學還是一如往昔,七點吃早餐,中間按表操課,晚上六點吃晚餐,九點洗澡,凌晨一點一樣準時睡覺。

我的可愛室友果然是菁英中的菁英,恢復能力比別人又快又好,原以為他會這麼倒地不起的我實在是太天真了。

只是生活又變得乏味,讓我又興起了想跟葉班代換房間的念頭,說不定還有別的好戲可以看。

「嗯?你要出門啊?」我歪著頭隨口問道。

「家教。」

「咦?你不是被辭──」我的聲音隨即被關門聲蓋掉。

真是一點也不可愛,我對著門做了一個鬼臉。

嗯?既然他沒有被辭退的話,那天的奇怪行徑就找不到合理的解釋了,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不行』?為什麼要提早睡覺?

我的大腦還在努力運轉時,寢室的門突然被打開。

「小倪,我來跟你拿……嗚哇!你幹嘛扮鬼臉啊。」Money看著我的臉像看到什麼鬼怪般叫道。

「喔,你不知道嗎?這期的科學雜誌說扮鬼臉有助於思考力上升百分之三十喔!」

■■■

「人生難得幾回醉 不歡更何待,今宵離別後,何日君再來──」

也許是廚房的工作人員很喜歡,我們學校的大餐廳每次去吃飯總是播放著鄧麗君的歌曲,如果只是播她的歌也就算了,台灣歌姬的歌聲誰不愛呢?

可是大餐廳歌姬的聲音,就敬謝不敏了。

「今──宵離別──後,何日──君──再來──」從內場廚房內傳來的靡靡之音今天的威力依舊不減,學生們紛紛拿著餐盤走到外面用餐。

「小倪?你沒事吧?」葉班代一手拿著餐盤一手摀著耳對我說道,「大嬸又開始唱了,你怎麼還不去外面避難啊?」

我抬頭瞧他一眼後說,「喔,我沒關係啦,我適應力比住在火星的水星人還強的,而且我在想事情,這邊反而還比較能專心。」

「想事情?什麼事都可以跟我商量的。」他把餐盤自然地放在我的對面,也順道就這麼坐了下來。

老實說,葉班代當班代是當得非常稱職,班上每件大小事他都處理得妥當,對同學也是有福利就爭取、有事情就關心的人,頭腦就不用多說了,他人雖長得不高但白白淨淨的娃娃臉蛋不管在哪裡都吃得開,家裡好像也是百大企業之一,從小就名列前茅過來的人生啊──

在我們系上不乏這種完美的人種,葉班代就是其中一例。

「不是什麼大事啦,我室友的一些……」

前提是,只要不扯到『輸贏』兩個字……他就是完美的人種,可是一旦提到的話……

「什麼!?段和鳴他怎麼了嗎!」他激動地拍案大吼道,桌上的盤碗都往上跳了三公分,附近仍還在餐廳的同學也紛紛看向我們這邊。

「班代你別激動,平心靜氣、平心靜氣,來深呼吸喔,吸、二、三、四,吐、二、三、四……」

「拉梅茲呼吸法?」他歪頭道。

「原來你還有理智啊!先坐下,我慢慢跟你說吧。」

把他勸坐下後,我緩緩道出從段同學開始接家教後的一些跟平常不同的行為,他每天的行程雖然沒有太大改變,但內容卻開始起了變化,像是他桌上與教學心理學、國小國中課程的書變得越來越多,原本六點他會去吃晚餐,可是他現在除了吃晚餐外還會到交誼廳邊看卡通,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看卡通還做筆記的,到家教那天頭髮會梳理得特別整齊,回來後好像把本週的進度跟學生反應記錄起來……

「喔,這種事啊,那很正常啊,和鳴本來就是個做什麼事都很認真的人。」葉班代聽了我的描述後理所當然地道,「就算是打工他也會很認真的,嗯……那我是不是也該來找個家教呢……」

「連這個也要比啊?」

「開玩笑的啦,現在班代跟社團的事我都忙不完了,話說……你怎麼這麼關心他?難不成你……」葉班代微瞇著眼,上半身直朝我逼近。

等等!別誤會了,我是從科學的角度來觀察這個名叫段和鳴的人類,並記錄下來研究,絕對是沒有放什麼阿里不達的私人情感進去的!

「你也想把他當對手嗎?」

「啊?」

「嘖嘖,小倪,我知道和鳴是個好敵手!」葉班代雙手抱胸,閉眼邊點頭邊道,

「一個男人的一生只能找唯一一個好敵手,而那個敵手的對手也是唯一的,段和鳴他已經被我捷足先登,你可別來跟我搶喔。」

「……請放心,我不會跟你搶的。」

看你們是要燒黃紙、斬雞頭、歃血為盟還是要喝交杯酒我都不會有意見的……

「那就好,那還有別的事嗎?」葉班代非常滿意地道。

「嗯,應該沒……啊!」我突然又想到一件事,「他有一張很大張的表格,上面有密密麻麻的文字,你知道那是什麼嗎?」

對於那個表格,我總是稍微瞥見,沒有辦法細看到內容,不過那張紙之於他好像很重要,每每拿出來仔細端倪後,他總又細心地照著原來的折線折好放回抽屜然後上鎖。

「那是和鳴的人生規劃表啊,從我認識他的時候他就開始寫了啊,印象中是寫到七十歲的樣子,當然中間會略有修改,可是他都有照著計劃在行事喔。」

……段可愛啊,這樣的人生真的還有必要過下去嗎?根本就像玩大富翁時一直使用搖控骰子,走到哪一格都計算得好好的,直接結束遊戲比較快吧?

話雖如此,可是我又想到……

「你說那是人生規劃表,……人生規劃表會每天修改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