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所觀察不到的事──Happy Birthday to You.

為了準備轉系考及其接續的各種國家考試,他已經很久沒注意六法全書及徐詣航以外的事物了。

前往家教的路上他站在路口等紅燈,腦中像讀稿機畫面般法條一段一段地跑動,意識到的時候,那個紅色的龐然大物已經站在他身旁。

「聖誕快樂。」

穿著大紅色聖誕老人服裝的工讀生微笑遞上宣傳單,是一間西點蛋糕店趁著聖誕節檔期開幕兼辦聖誕節蛋糕特價活動。

他想起聖誕節的時候喜歡人群和熱鬧的妹妹總愛呼朋引伴到家中開聖誕節派對,不喜歡吵雜的他不曾下去參加過半次,可是派對中途,哥哥會敲門,並送上一塊上面有糖製小聖誕老人的蛋糕上來。

──平常鮮少吃甜食的他,難得地會把那塊聖誕節蛋糕全部吃光。

而今天他也難得地接過工讀生手上的宣傳單。

■■■

「段同學你來啦,詣航在樓上等你了。」

「徐太太,這是送給你們的聖誕蛋糕。」考慮許久,他還是在路上買了聖誕節蛋糕送給徐家,蛋糕上有十隻可愛的糖製小聖誕老人。

「啊,段同學你真是太多禮了,生日蛋糕加上這個蛋糕……今天小朋友們可以吃個過癮了!」

「生日……蛋糕?」

「是啊,今天是二十四號,是詣航生日。」

「十二月二十四號是他的生日啊……」看著自己送上的蛋糕,他心情複雜,雖然總比沒送好,但生日禮物應該要是更好、更有意義的東西。

「啊,所以等下家教可以早幾分鐘結束嗎?我們打算給他一個驚喜。」

「好的。」他強掩住想轉身再去買禮物的衝動,淡淡地回答。

■■■

「第八題這樣解雖然答案正確,不過還有更快速的解題方法。」

「唔……更快速的……」

詣航盯著數學題,拿著鉛筆的手不自覺地上下敲著桌子,這是他思考時的小動作。

他總是希望家教時間能延長,但今天竟還被砍了十分鐘,基於補償心理,他不由自主地伸手撫著他的頭,詣航卻沒有發現似地仍專心思索數字的奧妙。

「我上禮拜有教過的那個方法……畫輔助線的方法……」男孩柔順的髮絲在他手上留下難忘的觸感,讓他摸了一次,又再摸一次。

經這麼一提醒,他靈光一閃,像阿基米德一樣,高興得大叫道,「我找到了!我知道怎麼算了!」

他放下手,「知道的話,這就當作業,今天就上到這裡。」

「咦?可是段哥哥,還不到下課時……」

詣航疑問的同時,從門口傳來粗魯的跑步聲,對方也粗魯地把門打開。

砰!拉炮跟門撞到牆壁的聲音重疊。

「哥──生日快樂!」

■■■

一向不適合這種熱鬧場面的他,原本想向他說完生日快樂後就離去。

「段哥哥留下來一起吃蛋糕嘛!」

望向詣航身後近十幾個小朋友、大朋友,熱鬧哄哄的場面,心中雖湧上一陣不快,但是他還是無法拒絕他。

「……好。」

他選了一個角落的位子坐下,拿著詣航遞送上的蛋糕,卻沒有動手,目光如同一隻峙立樹上老鷹,沉默而冷靜地盯視他。

詣航的個性和善溫柔,總是不吝於對他人友善,許多同學都喜歡與他玩耍相處,今天他生日,大家也都帶著準備好的禮物要送給他。

一一收下禮物的詣航顯得很開心,站在一旁古靈精怪的小弟詣樵也沒閒著,霍然指著他叫道,「哥,你『最喜歡的』段哥哥怎麼沒準備禮物給你啊?」

詣樵雖然也是他的學生,卻沒上過幾次課,可是自從他跟詣航感越情來越好後,,每次對看到他都充滿著敵意。

──當然他對詣樵也是,要不是他們有血緣關係的話……

「有啊,旁邊那個聖誕蛋糕是段哥哥送的喔!」詣航指向蛋糕,隨即轉頭給他一個天真的微笑。

「啊──那不算啦,那是『聖誕禮物』,不是『生日禮物』喔。」詣樵雞蛋裡挑骨頭似地道,「不然這樣吧,請哥哥你『最喜歡的』段哥哥唱生日快樂歌好不好?,剛剛大家在唱的時候他都沒有唱,我有看到喔!」

他頸子倏地一轉,鷹眸鎖定獵物,被獵者突然覺得全身發冷,忍不住往詣航身後躲:「哥,你也很想聽『你的』段哥哥唱歌對不對?」

「嗯……還蠻想聽的,可是也要看段哥哥肯不肯唱啊……」

「哥,你問他不就好了?」

詣航遲疑了幾秒才走到他面前怯生生又害羞地問道,「段哥哥,你可以為我唱生日快樂歌嗎?」

「我不會唱歌。」他緊皺著眉道,唯有這件事,他辦不到。

「很簡單的,我唱一次你就會了!」詣航隨即就唱了一次生日快樂歌,「會了嗎?還是要我再唱一次?」

「……再唱一次。」

詣航唱歌時的可愛模樣,害他興起一股想把他豢養在籠子裡每天為自己唱歌的念頭。

詣航應觀眾要求,又再唱了一次,「段哥哥,這旋律很簡單的,你唱唱看!」

「……請你再唱一次。」

他又唱了第三次、第四次,唱到現場全部的人都不約而同地對『段哥哥』產生敵意,覺得他是魔鬼。

唱到小嗓子有點啞,詣航咳了幾聲後問道,「段、段哥哥?你會了嗎?可以試唱一次嗎?」

他抬起頭才發現其它人都敢怒不敢言地看著他,內心打量了一番後才緩緩開口。

一曲唱完,室內除了演唱者外,只剩原本想讓對方出糗,卻因為他的『功力』太高而傷到自己耳朵、嚇到跑不掉的詣樵,還有仍笑著拍手的詣航。

「段哥哥,唱得很好啊──這個生日禮物我就收下了。」

■■■

「喲──今天怎麼這麼晚回……哇,這蛋糕是要給我的嗎?!」

他無言地把蛋糕放在室友桌上,室友也沒二、三口就把蛋糕一掃而空。

吃完後室友還邊擦著嘴邊道,「其實我也回來沒多久啦,家教完後就跑去吃臭豆腐……喔對了,我剛剛經過你家教的社區附近的時候,聽到一陣魔音傳腦般的歌聲,超──可怕的!原本開在我旁邊的車還因此撞到電線桿耶!真想看看到底是何方妖魔鬼怪唱的……」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