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心之過 13

嗚嗚嗚。

媽媽……爸爸……為什麼你們不來救我……

這裡好暗、好恐怖……

我肚子好餓喔……好想吃東西,什麼東西都好……

為什麼都沒有人來找我,就連那個壞人也不回來了……

會不會大家都忘記我了?

嗚嗚嗚……

我會不會在這裡一個人死掉……

█ █ █

Conrad雖然可以在人前對於自己那段被綁架的經歷侃侃而談,但這也是他多年下來的努力與成長。

然而,極端恐懼的記憶並無法輕易抹滅。

就像顆深埋的不定時炸彈,它長年安靜地匿伏在他的心底,但一受到觸發後,情緒倏地被拋擲進那個又黑又深的洞裡,也有可能就此崩潰不起。

所幸Neil的出現,讓他找到能回到現實的繩索,自力拉著它走了回來。

Conrad異常冷靜地對著Bob說,「你調查、研究我,對於我小時候被綁架囚禁事情,應該再清楚也不過了。」

Bob沒回話,只死命地盯著他。

「我不敢說我能百分之百體會Kevin的遭遇,但我也幾乎是最能夠了解他當下感受的人了。」

Conrad才剛說完,一記右勾拳就呼向他的臉頰,將他連人帶椅打倒在地。

「沒有人懂的!Kevin過得生不如死的那段日子,這世界上沒有人會懂的!」

「沒錯,人不可能體驗及重現另一個人的經驗,但我們可以想像他的心情與感受,進而產生同理心去關懷對方。」

木椅因受到撞擊而結構變形,綁在Conrad身上的繩索也鬆開了些,他得已伸出一隻手撐在地板上。

「你不就是這樣陪伴著他過來的嗎?」

Bob明顯有些動搖,就算看到Conrad慢慢掙脫束縛,也未出手制止。

「有個同事曾跟我說,他每次都是用自己的小孩被綁架般的心情來辦案。而我,每次都用『能拯救七歲的我』的情緒來面對每個案子。」

從事這個職業,除了有自禦能力能讓父母放心外,能夠拯救自己,才是Conrad的最大目的。

因為他的心底住了一個他永遠救不到的男孩。

這是Conrad第一次把這件事說出口,原來,沒有他想像中的那麼困難。

「我沒有辦法扭轉既定的事實,也無法再為Kevin努力,因為,我每次都是竭盡所能、用盡全力。」

話說到這裡,Conrad也自行鬆開繩結,慢慢站起身來,走到Bob面前。

「Bob,停止自責與責怪別人吧。你早就知道了,Kevin的死不是因為我,也不是因為你,而是他自己選擇了這條路。」

人在遭逢重大創傷事件後會產生明顯身心症狀,其中多數人的症狀在短期內逐漸消褪,但少數人的症狀會趨於惡化且長期持續,並造成生活失能,後者即稱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少數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患者受不了精神上的壓力與焦慮,常有自殺企圖。

Conrad也是患者,深知它帶給人的痛苦,痛苦得逼人作出選擇。

Bob身為Kevin的父親,一路陪伴在他身旁。

在Kevin被綁架時他不停自責,Kevin平安回來後卻苦於創傷後壓力症候群,Bob只能無力地目睹這一切發生,看著Kevin再次,慢慢地離開他。

兩名綁匪已死,他想恨人也沒有對象,直到他在電視看到Conrad,那個曾協助他們談判的探員。

他與綁匪談判成功地救出人質,接受記者採訪。

Bob非常不甘心,如果當時能談判成功的話,Kevin就不會被囚禁這麼久了,也不會走不出陰霾。

從寄送Kevin的舊玩具開始,怨恨不斷累積,直到Kevin自殺後爆發,他只想勒住Conrad的脖子,說都是他的錯。

但是,Conrad說的沒錯,他心底也知道,他只是把自責轉嫁成責怪他人罷了。

可是,不這樣做,他就沒有生活動力,在這世界上也沒有其他羈絆了。

Bob揚起嘴角,笑了幾聲。

「Bob?」

「Mr.Conrad,抱歉,還特地請你來面對面跟我說這句話。」

「這沒什麼,Bob我們還可以好好談……」

對方這副起手式他再清楚也不過了,Conrad邊說邊不著痕跡地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

沒想到下一秒,Bob一個箭步把他拉了過去。

「Conrad!」

一直在角落觀察情況的Neil立即從大腿處抽出槍瞄準Bob。

「Neil,別動!」Conrad急叫道。

Bob一手箝住Conrad,一手拿槍指著他的太陽穴。

「我早就覺得你不是普通的女人,因為調查Conrad這麼久,我還沒看過他身邊有什麼女人。」

「欸,因為太普通的女孩子我看不上眼啊。」就算被人拿槍指著,Conrad仍有裕餘說笑。

Bob聞言揚起嘴角,「如果能在不同情況下認識你這個人就好了。」

「現在還不遲啊,Bob。」

「Conrad,當你被監禁時,是否有一種近乎絕望的孤單、被全世界遺忘的感覺。」

Conrad頓了一下,「是的……」

「我想體會,你們曾經體會過的那種感覺。」

Bob把槍口轉向自己的下巴,Conrad只來得及開口叫道。

「Neil!救他!」

在後援的FBI抵達時,屋內傳出兩聲連續的槍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