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氣病 番外-隔壁房不開冷氣

衛伯銜正以一個非常詭異的姿勢,吃著遲來的晚餐便當。
他半蹲在門前,右眼緊靠著貓眼,完全不看菜色就把挾到的東西一口口送進嘴裡。
快吃完便當時,他聽到門外的腳步聲,索性把便當盒跟筷子往地上一放,全神貫注在那個比魯蛋還小的洞上。
他等待的就是這一刻。
下了班的江川渝身穿便服經過門前,走向隔壁房。
能捕捉到他的身影的時間不過三秒,衛伯銜卻心滿意足。
自虐式地。
門外隨即傳來他的上司招呼江川渝進房的聲音,衛伯銜默默地收拾便當走回房間打開電視。
唯一慶幸的是,這間旅館的牆還算厚。
■ ■ ■
這樣的訓練久了,衛伯銜對門外的聲音變的特別敏感。
聽見有高跟鞋的聲音走向隔壁房,衛伯銜嚇得從床上跳起,奔到門邊耳朵緊貼著偷聽。
他的上司開門迎接老婆帶給他的『驚喜』,還邀她進房。
那原本在房間裡的另一個人呢?!
等到衛伯銜鼓足勇氣走到陽台時,江川渝卻因中暑昏了過去。
■ ■ ■
衛伯銜坐在地上,盯著床上只穿著內衣褲的江川渝。
倏地跳起身,抓了手機走到浴室打電話。
「阿爸!我上火了,都快燒起來了怎麼辦?!」
『傻孩子,吃黃蓮啊。』
「剛剛就吃掉半罐了。」
『什麼?!你吃了半罐黃蓮?!」
■ ■ ■
衛伯銜雖然沒當中醫師,但也學會了一些皮毛。
他的阿爸常說,我當年就是用把脈這招握到你阿母的手。
現在,他可以跟阿爸說,我不但用把脈這招握到手,還用刮痧這招看到他的胸部。
阿爸,這就叫青出於藍吧。
■ ■ ■
途中雖然有點誤會,但衛伯銜跟江川渝的關係大有進展,而且他終於跟那個討厭的經理分手了。
衛伯銜現在比較擔心的是江川渝的健康狀況。
「刮痧只能暫時舒緩你的症狀,剩下的還是要看醫生、要調養。」
「唔……我不覺得症狀有舒緩啊……背好痛。」
「這就是身體不好的證明啦,你要不要給我爸看一下?他的醫術真的很好,一把脈就什麼事都知道喔。」
「喔?這麼厲害?」
「我小時候把買參考書的錢拿去買玩具的事,他一把脈就發現了。」
「……」
■ ■ ■
「江先生你好,請坐請坐。別緊張,我們先把個脈,手放在這邊就好了,放輕鬆喔。」
「嗯,你這個人做事太認真了,常常沒準時飯吃厚?飯要準時吃,不要都吃便當啦,吃便當也不要點一樣的啦。」
「我說中了吧,把脈可以知道很多事的……」
「最近,你身邊有人對你很好厚?你應該也很喜歡他吧?」
「果然,我就知道。」
「你跟他……都已經到三壘了吧?」
「阿爸!你怎麼把這個也講出來啦!那是我臭屁的啦!」


根本破壞小衛形象的一篇XDD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