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逼我S你喔-新刊、販售會、作者自售

坐在眼前的醫生年紀約四十上下,戴著無框眼鏡,五官神色都略像高富帥學長,低頭仔細地觀察我的患部後,倏地仰頭問道。

「你的診斷結果是?」

「局部腫脹,還有些許水泡形成,患者動作時會產成劇烈疼痛,應該是二級燙傷。」我看著自己光著上身紅腫的肚子,無奈地回答。

「T大學生的素質還是一樣啊,腦袋靈光,但卻都是生活白痴,吃個番茄炒蛋也會弄成二級燙傷。學弟借住在你家,你怎麼沒好好照顧人家呢。」醫生笑著回問站在我身後的學長。

學長一臉歉意,蹙起那足以讓萬千少女心碎的眉頭。

「叔叔,這真的是我的錯,我會好好照顧學弟的。」

這句話讓我寒毛倒豎,完全沒聽見後來醫生對我囑咐的燙傷注意事項。

█ █ █

我心寒膽戰地跟著學長回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地想,學長搞不好又想到什麼奇怪的方法來逼我變成虐待狂之類的。

沒想到,他只是乖乖照著醫生叔叔說的話,好好照顧我,沒有玩什麼變態的醫護遊戲,也沒有S與M的交鋒。

他幫我向暑修老師請了假,讓我躺在家裡休養,讓我成天什麼事都不用做,只要躺在床上看電視打電動就好。唯一離開床是上廁所的時候,因為我堅持不用尿壺。

「學弟,吃飽了嗎?」學長輕敲門,探頭進來問道。

「嗯,吃飽了。」今天的午餐是學長做的潛艇堡,美味到讓我覺得以前吃的S店是什麼鬼東西。

「有吃飽就好。」

學長進來把餐盤餐具收一收,轉身就要離開的時候,我忍不住叫住了他。

「學長!」

「嗯?學弟,有事嗎?」

「呃……你怎麼了?」怎麼突然變回正常的溫良恭儉T大王子了?之前老纏著我,說要我虐待他的變態被虐狂王子跑哪去了?

學長聞言愣了一下,「被你看出來了啊,我最近有點忙……」

一個人的本性跟忙不忙有關係嗎,我在心裡反問著。

「唔,學長,你不用什麼……小說的靈感了嗎?」

「喔!靈感的話,之前已經蒐集夠了喔。」

學長留下一幕巧笑倩兮的表情,翩然離開了房間。

█ █ █

我思考了許久,依然沒解開學長性情大變之謎,為了轉換心情,我打開筆電登入線上遊戲找朋友打副本,但線上卻沒幾隻小貓。

「怎麼今天這麼少人?」我在公會頻道上問道。

「□□你不知道嗎?明天是販售會啊,晚上有人去夜排了。」

販售會?我當然知道。

我雖然不是那個族群的人,但每年暑假總會看到T大體育館附近人山人海的風景,也耳濡目染地了解那是在幹嘛……啊,等等,學長說他忙的該不會是這個吧?!之前好像有聽他說過會印書來賣什麼的。

解開了半個謎團後,我隨口問道,「竟然還要去夜排,這麼熱門啊?」

「當然啊,不早點去排隊的話,很多新刊都會賣完,到時後悔也來不及了。」

不曉得學長的書是不是也這麼熱門?

「不能事先預訂什麼的嗎?」

「也是可以先訂,或是匯款後請對方郵寄……不過,有時候就是想到現場看看作者本人啊。我最近比較沒這麼迷了,以前的話,最期待的就是能到現場看到景仰的作者大大啊!」朋友感歎地道。

可能是我沒有這種經驗,完全不了解這有什麼好感動的,「啊?看到作者又怎樣?他不也是人嗎?」

「哎,你不懂啦,真心喜歡這個作品的話,就會好奇作者長得圓或扁,就會想著他是怎麼創作出這篇作品,他為什麼會讓主角有這樣的舉動……」

結果,朋友滔滔不絕地講了十幾分鐘,我好不容易找到空檔插句話說要尿遁才得已登出遊戲。

關掉電腦後,剛好也真的想上廁所,便扶著牆下床,這幾天肚子的傷好得差不多了,剛燙到的時候,上廁所都會扯到腹部,痛得都快擠出淚來。

走回房間前,我斜見瞥見學長的筆電放在客廳桌上,旁邊還散亂著幾本書,便好奇地拿起來翻翻。

□□把我拖到陽台,扯破我的襯衫後,他邪笑道,『你既然這麼想被強暴的話,就在這裡幹你,讓你被幹得歪歪叫的淫亂模樣被全城的人看到好了,讓大家知道原來王子喜歡肛交,喜歡被男人幹!』

靠杯,這本是學長寫的色情小說,而且他還原汁原味地把我的名字用上去……

我坐了下來,無力地翻閱著,裡面盡是我提供給他的靈感。

翻著翻著,我忽然想到剛剛公會朋友講的那席話。

『就會想著他是怎麼創作出這篇作品,他為什麼會讓主角有這樣的舉動……』

學長寫這段故事的時候,應該是想著我的吧?

學長邊想著被我這樣那樣凌辱邊寫下這段故事,根據這裡的描述,他還覺得很開心還想要再來一次。喔!接下來這段情節是他自己加進去的吧?原來學長樣要我這樣對他嗎?好像有點太刺激了,不過,學長你就是喜歡被我虐待吧?

我坐在沙發上,一手拿著書,另一手不自覺地伸進了褲子裡。

█ █ █

醫生盯著我的腹部看了一會,回頭就責怪學長。

「這燙傷恢復的速度有點慢耶,不是跟你說要好好照顧人家嗎? 」

我急忙出聲救駕,「學長很照顧我!是我自己的錯啦,不該……」

「不該?」

「學弟?」

「呃,對不起,可以當我沒說嗎?」

沒想到打手槍打得太激烈會扯到腹部的肉,我還他媽的『痛並快樂著』!

█ █ █

複診回來後,也許是忙完了販售會,學長照顧我照顧得更殷勤了。

被這個溫柔得沒天良、帥得沒天理的學長二十四小時貼身照料,再冷血的傢伙也會產生一點感情吧。

不只如此,還會自我感覺良好,認為對方也對自己有好感……

「學長,謝謝你……」

「我才要謝謝你呢,這次的新刊大受好評喔。」

「學長……所以我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學長握著我的手,深情地道,「學弟,我不是說過了,我們是互補的組合,是上天讓我們遇到了彼此,我們就是S與M的關係啊。」

我心頭一涼,原來,學長自始自終只把我當成一個靈感來源,從不當人看。

那麼,我也只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我從不把你當人看,你還把屎把尿照顧我像照顧老媽一樣,你他媽的是犯賤嗎?」

我扯著腹肉,忍著痛鏗鏘有力地罵完這句後,在學長眼中看到了比任何星辰更耀眼的光芒。

我想,犯賤的人是我吧。


學長才是S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