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堂改變歷史的家教課

六點四十,比預定時間早到了二十分鐘,我決定在附近的小公園等待。
這段時間,我開始反省這次接下的家教打工的事。
實在有點太倉促了。
只是為了回報室友不換房間的人情的話,應該還有其他更省時省力的方法。
不,再仔細探究其原因的話……其實是我害怕自己會被否定罷了。
我知道自己不是個容易討別人歡心的人,第一次與我見面的人也通常不會留下什麼好印象。

家教這個工作不但要讓家長對自己有好感,還得讓小孩子不排斥並接納自己。
面對那種無法用邏輯推理其行動的生物,這實在是太難了。

我借了幾本教育心理學的書,根據兩位目標對象的性別、年齡研擬了一下對策。
雖然知道這可只是徒勞無功,但我並不想不戰而降。
再五分鐘就七點了,現在走過去的話剛好可以在五十九分時按下門鈴。

■ ■ ■

「你就是段同學吧?不愧是T大的,看起來就很聰明的樣子,一表人才啊。哎,快上來快上來,詣樵今天不在,這是哥哥詣航,詣航,快拿雙室內拖鞋給段哥哥換。」
徐媽媽有點聒噪,但這樣也好,不會顯得我的話太少。
站在媽媽後面的,就是目標對象之一,徐詣航。
小學五年級,長得……應該算是世俗眼中的可愛吧,儘管我實在不想用這兩個字。
聽了媽媽的話之後,他才走出來拿拖鞋,推論應該是個內向聽話的小孩子。
短期來說,這樣的孩子很好教育,但長期來說,要引導他們表達自己心中的想法不容易。
徐詣航走到鞋櫃旁,拿出與媽媽和他自己不同顏色的室內拖鞋出來給我,想必應該是給訪客用的。
我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忍不住出聲。
我知道自己有重度潔癖及整理癖,雖然上大學前已多次自我訓練,但仍無法克服心中的障礙。
不過依照目前我室友的生活習慣,想必再過三個月,不是我搬出去,就是我治好了重度潔癖。
「謝謝,我不習慣穿室內拖鞋,請問可以穿著襪子進去嗎?」

徐詣航愣了一下,瞪大眼看著我。
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如此清澄明亮的眼睛,毫無邏輯地,我也愣了一下。
「當然可啊,段同學真是太有禮貌了,我今天才剛拖過地,應該還算乾淨啦,快上來吧。」
徐媽媽打破我倆之間莫名的尷尬,真的很謝謝她。

■ ■ ■

「這個算式是這樣的……」
試教了快四十分鐘,徐詣航始終乖乖坐在桌前聽講,只問過一次問題,表現得就跟模範生沒什麼兩樣,我甚至認為他並不需要家教,因為學校老師教過的他都理解了,我能教的也只是超前教學進度而已。
與徐媽媽約定家教時間九十分鐘 ,中間休息五分鐘。
我轉頭對他說,「先到這裡,接下來休息五分鐘,五分鐘後回來房間我們再繼續。」
他用力地點了點頭,隨即離開房間,過了一會兒回來。
明明是自己的房間,進房門前還敲了敲門,可見徐家的家教很好。
「段哥哥,這個給你穿。」
他把一雙新的室內拖放在我的腳邊。
為什麼?
「我知道家裡那雙客人用的拖鞋有點舊了,拿了新的給你。這是藍色的喔,以後你來這就是你專用的鞋子。」
徐詣航說完仰頭朝我一笑,我竟感到一陣眩暈,就各種病理推斷上來說,這病徵完全沒道理。
「你……不怕我嗎?」
沒經過思考,脫口而出的這句話讓我嚇了一跳。
「為什麼要怕你?」徐詣航歪著頭問道,這表情竟讓我第一次有了想拍照留念的衝動。
因為我沒表情、我講話一針見血、我不會講笑話、我不善解人意……
人生過了十八年,我得到各種討厭我、害怕我的答案,但我一句話都說不出口,只因為眼前的徐詣航,彎著眉對我說。
「段哥哥,我不怕你呀,我喜歡你,喜歡你的的講課方式,說得比學校老師還清楚……」
他後面講了什麼,其實我沒有聽得很清楚。
只知道原來『喜歡』,是這樣的心情。
雖然我後來才知道,他不只喜歡我,還喜歡所有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