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耀

視線感,是個很弔詭的東西。
你沒看他又怎麼知道他正在看你呢?
但此時,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身後那道灼熱的視線。
從走出高鐵站開始,就像背了一台烤箱,從預熱、小火、全火、大火。
在背肉差一點就烤成木炭之前,一道清亮卻帶著羞澀的男生聲音在室內響起。
「我們是永華高中棒球社!請多指教!」
那個喊聲的男生帶領其他幾個人禮貌性地朝我們敬禮、向我們棒球隊教練打招呼。
我們的教練難得看到對棒球還抱著滿滿熱情的孩子,撐起肚子有模有樣地指導了他們一下。
我沒理會他們,逕自做著熱身動作。
但視線感依然存在。
直到他們要離開前,我才確認了那道視線的來源。
「利凡剛,您好,我是永華高中棒球社的社長,我們欣賞你的球技,因為聽說你們待會打完比賽就要去趕高鐵了,想說……可以先跟你要簽名球嗎?」

全國高中棒球大賽,是國內青棒賽事中唯一一個不分級別不分組,採類似日本高中甲子園棒球大賽淘汰賽制。
這樣的遊戲規則,讓校隊級的球隊跟社團級的球隊能有機會交手,也製造出許多夢寐以求的對決機會。
相對的,由於實力懸殊,大比分差或提前結束比賽的情況也屢見不鮮。
像現在,四局下我隊以二十比零的差距領先永華高中,這句話還沒說完,又得了一分,無人出局。
「阿剛,去熱身。」
我一臉茫然地看著教練。
「等下叫你上場沒聽到嗎?還是看人家對手太弱不屑上去投啊?青棒國手了不起喔?」
「呃,不是,我……」
「你看看永華高中他們打球的樣子,多麼認真,完全不像落後的隊伍。」
我望向球場,的確每個人都打得認真,好不容易讓一個人出局時,大家都笑得那麼開心。
這才是真心喜歡棒球吧。
我抓起手套到一旁練投,不知道投了幾顆,我隊的攻擊才終於結束,二十六比零。
換我上場。
站上投手丘後,我尊敬每一位對手,全力投球。
前兩位打者都沒讓他們擦到球皮,直到第三位打者上場。
那雙燒灼的眼睛又盯著我看了。
「社長加油!安打安打全壘打!」
「社長不要死最後一個!我還想上去啊!」
一分神,場邊的聲音就溜進耳朵裡,我甩了甩頭,要專心。
對上他的目光,這球投出。

六年後。
「你看你看!這是六年前的高中棒球大賽短片,我們那年籤運不知道算好還是算壞,第一輪就抽到強范高中,他們真的超強的啦!。
「我們二十六比零被五局提前結束掉,可是!五局上,他們派利凡剛出來關門。
「我打到了他的球!還是一支安打!媽啊,這件事夠我炫耀一輩子了!」
我剛走進店門就聽見他向同事炫耀當年勇的模樣,還拿著手機播放線上短片,那投打對決影片是他自己上傳的,點閱率也全是他自己貢獻的,還真不害羞。
暗暗在心裡吐了幾次槽後,在吧台前坐了下來。
吃了三份握壽司、二條手卷,正啃著烤雞翅時,他才把同事們送走,又回到店內,在我身邊坐下。
「今天投得不錯喔,帶同事來看這場真有面子。」
我哼了一聲,「我投得越好,不就代表你宵夜場炫耀時能更大聲?」
他毫不害羞地嘿嘿笑著。
所謂一時不察,誤了一世就是指這種情形吧。
不過,當年那顆球我並沒有失投,後來我才知道,他因為很欣賞我,經常研究我的球路,被他打到真的不是他僥倖。
但都過了這麼久,他還是三天兩頭都要拿出來跟人炫耀……
「拜託你下次帶人來看球的時候,別再炫耀這件事了。」
「幹嘛?你這個大投手還怕以前的敗績被別人知道喔?」
我翻了翻白眼,「這哪算什麼敗績。只是覺得你就沒什麼別的值得炫耀的事了嗎?」
「的確沒有啊。」
我瞥了他一眼,不懷好意地道,「你可以炫耀某大投手躺在你床上之類的……」
「那有什麼好炫耀的啊?」
「……沒有嗎?」
「我研究了二年多才打到你的球耶,讓你上我的床只要十分鐘。」
「好歹有個二十分鐘吧。」
「十二分鐘又五秒,我用手機計時過。」
「……好吧,這的確沒什麼好炫耀的。」
我縮著頭,心想,幹要不是我每天不是比賽就是練球,體力都用光了,不然撐二個小時也沒問題好嗎!
突然,他伸手摸著我的三寸頭,耳垂紅紅的。
「好啦,下次我會跟大家炫耀我有一個身材很棒、個性溫柔、又很體貼的男朋友啦,這很值得炫耀了吧?!」


高中棒球好棒~
青春的肉體好棒~(吸精氣(毆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