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 1

買東西回家的途中,遇上了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

和田站在公車亭,默然看著白雪飄下,想起一個月前過世的養母說過的話。

『天氣變冷了,不知道會不會下雪。如果下雪的話,能做雪兔了。用手捏出白白胖胖圓圓的身體,放上兩片葉子當耳朵,還有紅色的漿果當眼睛,跟小篤的眼睛一樣紅紅亮亮的,真可愛。』

不知道幾班車過去了,和田仍站在原地,攥著提袋的指節已經泛白,快要失去知覺。

他暫把東西放在地上,伸手想撥開瀏海上的雪花,卻意外摸到臉頰上的液體。

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那是眼淚,還是融雪。

末班公車在出町柳車站旁的站牌停靠,寒冷的下雪夜晚,和田是車上唯一的乘客。

「這雪下得真突然,晚上氣溫應該會降到零度以下吧,啊,請早點回去休息。」

「您也是,辛苦了。」

無論怎麼嚴密包裹,寒風都能從身上各個小縫鑽入。走下車後,和田不禁抖了抖身子,加快了回家的腳步。

和田經過車站旁的人行道,看到有個男子蜷縮著身體,躺在路邊的長椅上。

他原先不以為意,但卻邊走邊想起之前常在電視上看到,有街友在寒流來襲時凍死的新聞報導。

和田倏地停下腳步,心想著建議對方到派出所借住一晚吧,那個叫柴原的巡警雖然看起來不太牢靠,但卻意外地熱心。

他走回原處卻沒在長椅上看到那個人的身影,正想四處找找時,後方傳來腳步聲。

和田回頭,看到一名男子拿著冒熱氣的罐裝咖啡走近。

他的頭髮像鳥窩似地雜亂,而且染了頭髮卻久未補染,呈現一條涇渭分明的顏色線,臉上沒修剪的鬍渣生氣勃勃,就連眉毛也自由發展了起來。

他穿著一件咖啡色的羽絨衣跟薄可透風的牛仔短褲,讓人猜不透這個人到底知不知道現在是冬天?

他的外表唯一可取之處,就只有那接近一百九的身高跟那雙長手長腳了吧。

他看到和田後,頓時愣在原地,嘴巴一開一闔卻什麼也沒說出口。

反倒是和田走向前,先開了口。

「好久不見,新垣。」

和田篤是在小學五年級時轉到他們班上的。

他的身材比同年齡的男生還要嬌小,皮膚卻比同年齡的女生還要白晰。新垣看著他的臉頰,就想起便當裡的水煮蛋蛋白,又白又嫩,很想咬一口看看。

因為身高跟眼疾的關係,和田坐在教室的第一排,新垣就坐在他後面,便自以為是地肩負起協助轉學生認識校園的責任。

「這邊是保健室,保健室阿姨的眼睛很尖,裝病會被發現喔。那裡是音樂教室,聽說晚上會傳出鋼琴聲……」

和田面無表情地跟在身後,新垣還以為他都沒認真聽,沒想到卻突然開口問了問題。

「這間學校有養動物嗎?」

聽到對方終於有了回應,新垣興奮地轉過頭。

「當然有啊,我帶你去看!」

他拉著和田的手無視校規地在走廊上奔跑,連鞋子都沒換,就跑到校舍後方。那裡有個木造的小屋,上半部以鐵絲網為牆,讓學生可以就近觀察生態。

小屋裡面養了幾隻公雞母雞,牠們正以銳利的眼神看著兩個步步接近的幼小人類,實在不太友善。

「這幾隻雞超兇的,要小心不要被啄到喔。」新垣步步謹慎地走向前,他開心地介紹道,「你看角落那個紙箱裡,有十幾隻的小雞喔。大隻雞雖然會啄人,不過小雞卻很可愛……咦?和田?」

等到新垣發現時,和田不知何時已經離開了。

他莫名地抓抓頭,喃喃自語著,「他不是喜歡動物嗎?」

雖然一時還摸不透這個新來的轉學生在想什麼,不過新垣還是每天高興地跟在他身旁。

新垣的功課中下,反應有點遲頓,在班上的人緣並不算太好,四年級時還曾是被欺負的對象之一。然而,和田轉學來了之後,他終於找到伴了。

轉學生本來就不太容易融入班級之中,再加上和田的成績不好,不愛說話,如白紙一般的臉配上紅通通眼睛,外表還有點嚇人。雖然老師告訴同學們,和田眼睛會紅紅的是因為他有紅眼症,要大家不要大驚小怪。

不過,小學生要是這麼聽話的話,世界上就沒有校園霸凌事件了。

雖然情況並沒有嚴重到稱之為霸凌,但和田與新垣在班上的確被其他同學看成異類,不管是中午吃飯或是分組的時候,永遠都只有他們兩個人。

體育課時,男生分組踢足球,沒有任何一隊想收留他們,兩人便到一旁玩單槓。

「阿篤,你看!我已經拉得到最高的這根單槓了耶,我應該長高了不少。」

新垣得意地伸長手吊單槓,和田沒理會他,獨自到倒數第二矮的單槓上翻跟斗。

「一定是你只吃菜不吃肉的關係才會長不高。」新垣炫耀完自己的身高後還不夠,特地跑來和田身邊落井下石。

和田不喜歡吃肉,僅管他的便當比別人都還要豐盛美味,他還是會把肉一片片挑掉。

「我便當裡的肉都跑到你的肚子裡了好嗎?」和田以頭下腳上的姿態回答。

如果和田會回嘴的話,就表示他今天心情不錯,這是粗神經新垣琢磨了快一年才發現的相處之道。

「升上六年級就要分班了,如果我們能在同一班就好了。」

和田用力一轉,抬起身坐在鐵槓上,「為什麼?」

這個突然的問句讓新垣覺得很莫名。

「問為什麼……我們不是朋友嗎?不在同一班的話不是會很孤單嗎?」而且還是彼此唯一的朋友。

和田倏地跳下,雙腳著地,拍掉手上的鐵鏽。

「你不要以為我會永遠跟你一樣好嗎?」

他丟下這句話後,跑步到球場邊,跟某個同學說了什麼後,隨即替補他上場。

過沒多久,他們升上了六年級,沒能如新垣所願,他們被分到不同班級。

新學期開始後,新垣連著好幾個禮拜都沒看到和田,某天下課,他刻意經過和田他們班教室,眼睛直往裡面瞄,卻看到和田被同學們簇擁,開心聊天的模樣。

那天,和田說過的話在耳邊迴響,新垣一直把他當成救命草,可是等到發現的時候,才知道自己早已獨自沉沒。

但是,他就是覺得,和田絕對不會這樣棄他不顧的。


:D新連載 請多指教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