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 7

捕手穩穩地接住最後一顆好球,比賽結束。

看著球員們高興地抱成一團,站在休息室的教練既激動又感慨,

「睽違了五年,終於再度打進甲子園了。」

和田拿著計錄簿站在教練身旁,同樣注視著球場上這熱血青春的一頁。

就連平常跟鬼一樣的教練都忍不住感性起來,但他臉上的表情卻仍平靜如水,把情緒全都隱藏在心底。

和田升上高二後才加入球隊擔任經理一職,球隊本來就有兩名女經理,所以他不用做太多雜事,主要幫忙球隊記錄資料、分析對手情報。

而他會加入棒球隊的最大原因,還是新垣浩。

新垣被提拔為主力投手後,意外地展現了驚人的投球能力,讓球隊比賽屢屢獲勝,還有幾場球賽對手甚至連球皮都擦不到。

去年的全縣大賽,他們輸了最後一場故未能取得甲子園門票,但卻雖敗猶榮,因為沒人想到他們能撐這麼久。

球隊回學校後大受歡迎,新垣的身價也水漲船高。

和田看著被眾人簇擁的新垣,默默走進棒球社社辦,遞交入社申請書。

進了棒球社後,和田才知道這些都不是新垣隨便得來的。他在球場上特別專注,練球練得比任何人都勤勞,對棒球有著旁人難以效仿的熱情。

和田認識他這麼久了,第一次看到他對一件事這麼堅持,從中得到成果時的燦爛笑容,也是前所未見。

和田在表面上支持他、鼓勵他、為他鼓掌,但並非全是真誠真心,總帶著矛盾與複雜心情。

「投得很好。」和田拍拍他的肩道。

新垣被誇獎得有點害羞,「多虧有你整理資料,我才知道對付那個最後一個打者要投內角球。」

「我只是做經理該做的事,帶領球隊贏球的是你。」

「不不,是大家一起努力贏得勝利的啊!」

和田扯了一下嘴角,沒多說什麼。

進了棒球社後,和田也開始研究棒球,據說投手可以掌控比賽的七成勝負,在他們球隊裡,新垣更掌握了九成以上。其他人的球技都不突出,許多比賽都是靠新垣硬撐贏來的,這也更突顯了他的能力。

比賽結束後球隊回到學校,大家正在換衣服時,山口興沖沖地跑進來大叫了一聲。

「教練說晚上要請我們吃燒肉!」

瞬間,休息室就跟炸開一樣,比剛剛贏球時還熱鬧。

一行人就這樣浩浩盪盪地包下了半間燒肉店,不過,教練畢竟還是低估了高中男生對於肉的渴望,看著空盤一個個疊上,教練只能藉酒忘掉待會還得付帳的事實。

大家還在狼吞虎嚥時,和田就悄悄地離席了,他可以吃肉,但量太多的話還是會噁心,更何況在充滿肉品味道的房間裡,看著一盤盤油脂分佈均勻的肉片在眼前飛來飛去,他都反胃得快吐了。

為了舒緩不適,和田沒搭公車,沿著鴨川慢慢往北走,夜風吹散燒肉味,讓他覺得清爽許多。

身後傳來漸近的跑步聲,新垣大叫著他的名字追了上來。

「阿篤!」

和田看著他露出狐疑的表情,「你怎麼跑了出來。」

「我、我有件事要跟你說,我們到下面坐一下吧。」

他也沒等回應,就拉著和田走到河邊的長椅坐下。

「你不喜歡吃肉,就知道你一定會偷跑回家。」

新垣嘿嘿地笑著,笑得臉都皺成一團,和田光看就知道事出有因。

「有什麼事就快說吧。」

「等、等等嘛,我得要先冷靜一下。」

新垣從口袋裡掏出一顆棒球,雙手不停地揉捏著。這是他當上投手後養成的習慣,不管什麼時候身上都要帶顆球,保持手感。

「這顆球還蠻髒的……」和田皺著眉道。

「喔對啊,這顆是跟著我最久的一顆球,也是摸起來最順手的。」新垣倏地轉過頭,近距離對著和田說,「教練剛剛私下跟我說,有球團的球探來看我投球耶。」

「今天的比賽嗎?」

「好像之前的比賽他們也有觀察,怎麼辦好緊張,萬一接下來投不好怎麼辦。」雖然嘴上說著緊張,但新垣語氣還是很興奮。

「你想當職業選手?」

「唔,如果我說想的話……」新垣瞄著和田的表情,「你會不會笑我啊?」

「唔……不會。」

其實和田心裡早有個底,打進甲子園後球探來看新垣是遲早的事,只是沒想到這麼早就被挖崛了。

「嘿嘿,我就知道你一向都是支持我的!第一個支持我的球迷,當然要給他簽名球囉。哎,你有沒有簽字筆啊?」

新垣硬從和田的背包裡翻出一支筆,在他隨身的那顆球上簽下歪歪扭扭的名字。

「給你。」

「誰要啊。」和田一臉嫌棄。

「哼,等我當上職業選手你就要不到了,快收好吧!這可是傳家寶呢。」

新垣拉著和田,硬是把簽名球塞到他手中。

看著手裡的棒球,還有上面那三個字。

和田莫名地覺得,自己正站在決定新垣浩人生的交叉點上。

「你真的決定要這間嗎?」

中午吃完飯後,竹原帶著新垣到處看房。

他的租房條件很簡單,便宜、便宜跟便宜。

竹原手上不是沒有便宜的物件,但羊毛出在羊身上,會便宜出租的房子,不是本身設備不好,就是地點欠佳。

兩人看了三、四間都沒看到合適的房間,竹原無奈地翻閱資料時,新垣眼尖地指著某個物件。

「這間也蠻便宜的啊!」

「哪間……喔不不,你絕對不會想住這邊的。」

「為什麼?去現場看看再說嘛。」

竹原無法拒絕老同學的死纏爛打,只好乖乖帶著他去看那間房子,在路上也跟他講了前房客的故事,但絲毫沒折損新垣的興致。

「這裡房間大又通風,地點也好,而且還超便宜!不租這裡要租哪!」新垣開心地道。

「唉,我不是跟你說了,前房客他……」

「放心啦,我這個人毫無靈感,看不到什麼東西的。」

「不是這個問題啊……」

竹原無奈再無奈,到時候真的出事了怎麼辦?他只想當個問心無愧的房仲啊。

不過,不管竹原說破嘴,仍無法改變新垣的決定,他只好打電話跟房東,準備辦理租賃事宜。

新垣靠在窗台上,看著外面風景,目光停在不遠處一幢兩層樓老舊房屋,寫著『白兔』兩個字的招牌掛在上面。


「這是我的幸運球!給你!」
「囧,我才不要,你誰啊。」
似曾相識的場景(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