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 11

下午兩點,店內只剩一組客人,已經吃飽在喝咖啡了,桌上的水杯也是滿的。

通常此時是店裡最清閒的時候,和田跟新垣會輪流到廚房吃午餐休息。

「可以準備休——」

和田掀開廚房門簾,話講到一半驀然止住,看著空盪盪廚房發愣。

他隨即發現那張用磁鐵貼在冰箱上的便條。

『阿篤,我幫你做了豆腐漢堡排放在桌上,下午就放我兩個小時的假吧!今天的流星貴公子狀況看起來不錯啊,我不去為牠加油不行啊。』

流星貴公子是一匹馬的名字,有著雪白健壯的身驅,閃閃發亮的鬃毛,以馬來說沒有什麼好挑剔的缺點,但就人類的角度來看,牠有個決定性的缺憾,就是賽馬的戰績太差了。

即使如此,新垣還是鍾愛流星貴公子,每次必壓寶牠能奪冠,但和田總吐槽他是看上貴公子的高賠率。

他無奈地苦笑,抽起便條把漢堡排拿到前面吧台底下,邊吃邊注意客人是否有什麼需要。

新垣在『白兔』擔任廚師也快一年了,從上班族轉職成廚師,他適應良好,做的料理也普通好吃,只是有時候常開小差這點比較讓和田頭痛。

和田看著便條上的『阿篤』兩個字,雖然曾告訴他可以叫自己的名字沒關係,不過新垣上班時還是喚他『和田』,只有兩人獨處的時候才會像以前一樣叫他『阿篤』。

他有點在意對方為什麼會這樣區別,但又找不到時機開口發問,這個疑問就一直放在心底。

看似粗枝大葉的新垣,在一些奇怪的地方會有自己的堅持。

進駐『白兔』廚房之後,他就不讓和田碰任何廚房用品,和田就算想幫忙洗碗什麼的,新垣也都二話不說搶過來做。

有時候前台提早打掃完畢,和田就倚在門邊看著他洗碗打掃廚房。新垣做這些雜事時的神情格外認真,總讓和田想起他高中時投球的表情。

新垣有時候也會在小事上展現體貼的一面,像是他常做一些特別的蔬食或清爽的肉類料理給和田當午晚餐。和田無意說過的一些料理評論,他也會記起來,運用在下次的餐點上。

和田的胃袋莫名地被收服,同時也想著要是這傢伙把料理的才能運用在追求異性上,搞不好就不會落得被騙婚的下場了。

他愣了一下,隨即搖頭,不……他被騙婚只是單純太笨了。

和田吃完豆腐漢堡排後,最後一組客人也付帳離開。

春天午後照進店內的陽光很暖和,讓人變得懶洋洋,和田收拾完桌面後,也難得地坐在店內的沙發上小憩。

像這樣平靜無波的日子,說不定就是幸福。

只要暫時忘掉自己不是人類的事、自己失去所有家人的事……

眼皮差點就要闔上時,和田出於本能驚醒,站起身走到吧台後洗把臉。

才剛把臉擦乾,掛在門口的鈴噹聲就響了起來,和田慶幸自己沒真的睡著,不然臉就丟大了。

兩名客人先後走裡店內,都是熟面孔。

「午安,小笠原師傅、柴原先生。」

小笠原穿著深藍色和服,留著鬍子,給人感覺有點嚴肅拘謹,他是位劍道師傅,在附近開設道場教學生。自從『白兔』開始賣定食後,他就成為常客,後來也漸漸跟和田和新垣熟稔。

小笠原在兩個月前撿到了一隻貓,在和田的建議下開始養貓,雖然最後變成跟一位青年同居,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自從那件事之後,和田明顯感覺到小笠原對自己有所防備,但他倒不覺得如何,反而還感到有趣。

和田把菜單跟水杯放在兩人面前,「今天真難得,跟柴原先生來聊天喝咖啡?」

「店長別開玩笑了,我還沒淪落到沒有對象,只能約小笠原出來喝茶啊。」穿著條紋襯衫的柴原立刻反駁了這個說法。

柴原在附近的派出所當巡警,也許是因為天生下垂眼的關起,看起來總是一副很沒幹勁的樣子。但是,據和田私下觀察,柴原其實是個頗負責認真的警員。

而小笠原跟柴原不但是朋友,兩人還是認識多年的國小同學。

「那兩人今天過來是?」

「談正事。」小笠原一臉嚴肅。

一聽到兩人要談正經事,和田當然識相地不打擾,幫他們點完飲料後,就回到吧台泡咖啡去了。

不過,『白兔』店面實在不大,再加上柴原的嗓門不小,和田隱約聽到一些關鍵字,不禁有點在意。

「這是柴原先生的拿鐵,小笠原師傅的咖啡。」

和田將兩人點的飲料端上桌,欲離去時,猶豫了幾秒,還是忍不住開口發問。

「不好意思,我剛剛聽到你們講到『動物的屍體』,有點在意……方便問你們在談什麼事嗎?」

小笠原愣怔了一下,面有難色地看著和田。

和田讀懂了他的表情,隨即知難而退,「如果是不方便過問的事情的話,沒關係,我可以理解。」

柴原插話道:「嘛,這個也不是什麼不便公開的事,會來這裡談,只是單純因為這傢伙說不想讓青木聽到這件事罷了,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不能跟青木說……」

不能對青木說的事?到底是什麼事?和田越發在意起來。

「那店長你也起來聽聽吧,說不定店長有空的話也可以一起來幫忙,你說對吧。」

小笠原看著和田的眼神欲言又止,但終究沒有反駁,緩緩點頭。

和田拉了張椅子過來坐定,柴原才剛講第一句話,他就明白為什麼小笠原不想讓青木聽到這件事的理由了。

「在這兩三個禮拜,附近連續發現了好幾隻貓的屍體,都是被虐殺而死的……」


下半場開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