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 17

和田重新戴上黑色隱形眼鏡後,便與小笠原、青木一行三人來到『汪汪』動物醫院。

『汪汪』動物醫院位於『白兔』咖啡店附近,院長兼唯一的獸醫師叫王郁夫。這有點奇妙的姓名組合是因為他的父母原為臺灣籍,而後歸化日本籍,仍保有原姓氏的緣故。王獸醫本身在日本土生土長,他與妻子都是咖啡店的常客,與和田熟識。

他們走到醫院門口時,跟在小笠原身後的青木臉色瞬變驚恐,突然抓著他的衣袖,不肯再前進一步。

「怎麼了?不是你自己說要跟來的嗎?」

小笠原早就跟青木說會來動物醫院,他卻硬要跟著出門,真的走到醫院門口又怕得什麼似的。

「青木大概是想起打預防針的事了吧。」和田走到他身邊安慰道,「王醫生那次明明就很溫柔啊,他只是臉長得嚴肅了點。」

但青木仍拚命搖頭反駁,那著急又不知所措的模樣讓和田與小笠原相視而笑。

「不然你在門口等我們?」

小笠原的這個提案馬上就被青木否決,「我、我要進去!」

見青木鼓起勇氣也要黏著小笠原進醫院的樣子,和田瞬間覺得有點刺目。

年輕真好、單純真好。

最終他們還是三個人一起走進醫院,剛進門就看到王獸醫正在講電話,看到他們來了便揮了揮手,而青木始終縮在小笠身後,連探頭都不敢。

掛上電話後,王獸醫跟和田打了聲招呼,他的年紀約莫六十歲,雖然滿頭白髮蒼蒼、臉上也盡是歲月的痕跡,但他的腰桿總站得挺直,講話也中氣十足,看起來很有精神的樣子。

「和田君,好久不見了,真想念你泡的咖啡啊。」

和田微笑道:「王醫生跟太太最近很忙嗎?你們真的好久沒來坐坐了。」

「哎,不就最近發生的那些事……柴原警員請我幫忙檢驗屍體,但我這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慘樣,特別是前天的那隻喜樂蒂。」王獸醫撫著眉心,邊搖頭邊道,「對了,小笠原說關於這件事,你能幫得上忙?」

小笠原聽了連忙插話道,「醫生,你不是在那隻喜樂蒂的嘴巴裡找到疑似手套的布料?」

「噢對,牠真是勇敢又聰明的狗啊,最後還為我們留下了一點證據,柴原他也去申請警犬來幫忙了,看能不能聞出些什麼……但,這跟和田君有什麼關係?」

就連和田也一頭霧水地看著小笠原,他乾咳了幾聲,把和田拉到一旁說話。

「雖然柴原去申請警犬了,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來幫忙,我就想說你不知道能不能幫忙找出真兇?」

「小笠原……」和田忽然覺得頭有點痛,「你把我當成什麼了?」

「呃,兔子的嗅覺不是很好嗎?我查google上面寫的。」

小笠原這個現代武士竟然會用電腦?實在很難想像那個畫面。不過,和田暫先把震驚放一旁,忍不住吐槽另一件事。

「那你家裡不也有一隻貓?貓的嗅覺是人類的十幾倍喔。」

小笠原無奈地搖著頭,「青木只對木天蓼有反應……」

和田苦笑,「還好你這也算找對了人,我認識一個——」

「哎,你們是聊完了沒啊?」站在稍遠處的王獸醫忍不住抱怨。

「講完了,是小笠原誤會了,我們這就去找另一個朋友來幫忙。」

和田暗忖,雖然不知道他現在是人樣還是狗樣就是了。

巡邏隊今晚重新集結,大家雖然都一副睡眠不足的模樣,但為了能早一天逮到兇手,恢復和平日子,仍打起精神。

新垣的弟弟今天因故缺席,不過和田找了兩個朋友來幫忙,其中一個是曾在『白兔』打過工的川崎,另一個是川崎的朋友馬原。

「新垣!好久不見!」

川崎熱情地跟新垣打招呼,但他今天一反常態,整個人像顆洩了氣的皮球,只有氣無力地點了點頭。

「店長,新垣怎麼了?是不是賭馬又輸了啊?」

「呃,可能吧。」和田隨便回應著。

他暫無太多心力處理他跟新垣的問題,眼前的首要大事得先確認兇手,他不想要再有動物或人跟他一樣失去至親。

和田帶著川崎跟馬原跟大家打過一輪招呼,隨後跟川崎到遠處說話

「你確定在這些人裡面嗎?」

川崎用力地點了點頭,「那件衣服的布料、那戶人家的味道,跟那個人身上是一樣的。」

下午請川崎追蹤氣味,沒想到會在那戶人家前停了下來,今晚再面對面跟本人確認的話,應該就百分之百確定了。

接下來就讓他自己認罪吧。

和田用手機傳了個簡訊,過沒多久柴原騎著腳踏車出現。

「大家抱歉啊,我又遲到了。」

山口率先發難,「柴原你搞什麼啦,連續兩天都在等你!」

「哎,我今天可是有光明正大的理由遲到的!從獸醫從Lucy嘴裡找到了疑似布料的東西,可能是兇手的。」

這個振奮人心的消息讓現場熱絡了起來,大家七嘴八舌地討論著。柴原說他明天會去申請警犬支援,希望能找到更多線索。

「那我們今晚可以回家睡覺囉?」竹原邊打著哈欠邊道。

野村也附著,「是啊,我也想回家陪家人呢。」

「哎哎,這只是個小線索嘛,還是要大家多多幫忙,今天晚上先照常巡邏吧。待會我得先騎車把證物拿回派出所,等等再跟你們會合噢。」

大家迅速地分好組後,便照著路線出發。

今天和田跟新垣一組,氣氛十分凝重。

走了一小段路後,新垣吞了好幾次口水,總算鼓起勇氣開口。

「阿篤,我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資格說這種話,不過,我不希望你誤會……」

和田微瞇起眼,看著路燈下影子拉得長長的新垣。他明明長得這麼高大,但在自己面前卻總是畏畏縮縮的,是不是因為新垣早就知道他有事對不起自己的緣故?

「你問我有沒有殺死那些貓還有狗,我真的沒有,我不希望自己在你眼中是那樣的人……」

「我知道你不是,因為我們找到兇手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