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嫂說我有甲味 上

單身第三年了。
薛應弘本來沒有什麼感覺,一個人倒也自由自在,真的無聊的話也有一群死黨隨時on call。
直到大哥在年初結了婚,他才明顯地感受到單身這兩個字大大地印在自己的臉上。
家裡有對新婚夫妻得時時戴墨鏡就算了,老媽也開始常常提醒他要『多認識朋友』,就連朋友看到他也問說,『什麼時候輪到你?』
被周圍洗腦了一陣子,薛應弘竟也開始覺得自己這樣下去好像不行,滑手機的時候看到交友APP就毫不猶豫地按下了。
薛應弘現在回想起來,一切就是從那時候開始變了調。

薛應弘猶豫了幾秒,心想『還是算了吧』的時候,門卻突然打開,害他嚇一跳退了幾步。
「阿弘?你在外面幹嘛?你大哥還沒回來喔。」
大嫂穿著長T恤戴粗框眼鏡,頭髮隨意紮成馬尾,開了個門縫說話。
薛應弘想起第一次看到大嫂時,她那端莊優雅的形象與現在根本是兩種生物,再加上後來發現的事,他就徹底對她的印象整個改觀了。
「不是要找我哥,我是有事要找妳,大嫂。」
大嫂明顯抖了一下肩膀,提起防備,試圖遮住身後的房間景象而走到門外,順手把門關了起來,不過剛剛他早就隱約看到房裡大嫂電腦螢幕上的畫面了。
——果然是兩個男的。
「找我?有什麼事嗎?」
「大嫂,上次我在洗澡的時候,有一本書放在浴室裡,妳還急著敲門要我拿出去,這件事妳記得嗎?」
「喔、喔、喔,記得啊,怎麼了嗎?」
「那本書的內容,好像是兩個男的……」
大嫂臉色鎮靜,但語調卻微微往上飄,「你應該沒看吧?你進去洗澡後沒多久,我就敲門要你把書拿出來了啊。」
「我學過速讀。」
那天薛應弘把書拿還給大嫂前,隨便翻了幾下就知道是什麼書了。
她的臉色一變,所有偽裝都解除。
「呃,阿弘,先你聽我解釋,我……」
薛應弘那天好奇就查了一下,大致了解『BL』文化。
其實他對大嫂的興趣沒什麼意見,還是遇到之後才回想起這件事。
「那是『BL』吧?」
大嫂瞠目結舌,但隨即興奮地尖叫。
「不會吧?!你也喜歡看『BL』嗎?所以要跟我討論這個?」
「不不不,我要找妳討論的是另一件事。」
「什麼事?」
「呃,有……有一個男的說……喜歡我。」
大嫂聞言放聲大叫,還叫得比剛才更大聲。
她下一秒就把薛應弘拉進她們的房間,讓他坐在小沙發上,自己則抓了個抱枕坐在床邊,一副準備聽好戲的模樣。
面對她那副充滿『慈愛』的眼神,薛應弘還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不過,這件事實在困擾他許久,跟朋友商量也不是不行,但大概會被取笑好一陣子……
「不用擔心,你就說出來吧。」
大嫂一手搭著薛應弘的肩,眼神比他的阿嬤還慈祥了,但她另一隻手上緊握著手機讓他有點害怕,螢幕顯示著通訊App的群組交談畫面。
薛應弘心想,算了,反正大嫂的朋友我也不認識,能被當作茶餘反後的話題也算是功德一件。
他鐵了下心,開始緩緩說出這件事。
「好像是前幾個禮拜吧,我下載了一個交友App,就是那種會顯示附近有誰的App,可以丟對方訊息聊天什麼的,想說可以認識新朋友。
「玩了幾天,有幾個人丟訊息給我,不過都是男的,我那時候才覺得奇怪,附近的頭像從來沒出現過女生。我當時也很白痴,想說這種交友App本來就是僧多粥少,可能剛好我生活圈附近就是沒女生玩吧。有時候男生傳訊來,我覺得有趣的話也會聊上幾句,反正無聊。
「一直到某天,我收到一張照片,才發現事情不太勁……」
大嫂異常興奮地道,「是什麼照片啊?」
薛應弘實在不願回想,但還是得說出口。
「大鵰照,有夠黑,毛還很多。」
大嫂高分貝叫了一聲,隨即笑倒在床上,拚命拍打旁邊的兔子抱枕。
「大嫂,妳也太誇張……」
她彈起身子,抓著薛應弘,「有照片嗎?!快給我看!」
「早就刪了好嗎!留那種東西,我都不敢拿手機了……等等,重點不是這個啦!」
「我知道啦,你是載到男同志交友App吧?」
大嫂還講得出薛應弘載的App的名字,讓他嚇了一大跳。
「靠,為什麼妳這麼了解?!」
「我有時候會去逛同志論壇取材啊。」
「……」
「你跟那個大鵰男咧?」
「封鎖加刪除啦!別再提他了……」
「喔,」大嫂一臉可惜,「所以你就把App移除了嗎?」
「呃,也沒有……」
大嫂聽了又是一陣亂叫,「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就覺得你身上有甲味啊。」
薛應弘本來還念在她是大嫂,要有點禮貌,但他真的忍不住了。
「靠杯喔!我不是甲甲啦!我喜歡可愛的女生、女的!」
大嫂瞇眼歪嘴,促狹地道,「如果你不是甲,那你幹嘛還留著那App啊?」
薛應弘當時也想要即刻反安裝它,但想起那個傢伙,他卻猶豫了一下。
「有個在上面認識的傢伙,還蠻談得來的……」
「喔,所以你就假裝你還是甲甲,跟他繼續——」
「沒啦,我哪這麼壞心,發現的隔天,我就傳訊跟他講了,我是異性戀,喜歡女的。」
「那他說了什麼?」
薛應弘捂著額頭,「他說,那真是可惜,因為我喜歡你啊。」
大嫂再度發出怪聲怪調,這次比較像是動物興奮低鳴的聲音。
「你不知道要不要拒絕他覺得很困擾,所以來找我商量?」
「靠,我馬上拒絕他了好嗎?正經、慎重、認真地拒絕了!結果……」
「結果?」
「他傳給我這個。」
薛應弘把手機遞給大嫂。
——那是一張男子背部全裸露到屁股的照片。
「你的感想是?」
「幹!身材比我還好!」


我絕對不會承認我是……XD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