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嫂說我是妖孽 上

大嫂是個資深腐女。
看了快二十年的BL也不生厭,就算挽著老公的手,眼神還是會不住地往兩個男人的方向飄。
她曾幻想過幾千幾百次,男人們熱烈又激情羅曼史就在眼前上演,她高興、興奮、激動,肉做的心揪結著,長得像羊駝的小怪獸怒吼著。
然而,就如同阿剋跟她說的那句話。
『BL跟Gay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
沒錯,如果可以重來的話,她絕對不想捲入現實男人們的戀情中。
絕對不想。

大哥從星期四到韓國出差,下禮拜一才回來,薛家兩位長輩這週末參加三天兩夜里民旅遊活動也不會回來吃晚飯,而小叔則一大早就出門去了。
整個薛家就只剩一個不姓薛的大嫂在家。
她把小說漫畫都搬到客廳,邊聽電視邊翻書,正想著要糜爛地度過星期六,重溫單身時美好日子。
不過,整套二十集的漫畫才看到第二本,大門就無預警地打開,撞進了三個男人。
大嫂慌慌張張地從沙發爬起,看到小叔薛應弘的臉才鬆了口氣,另一個人的臉跟屁股她也認識,名叫『阿剋』是小叔『過從甚密』的朋友。
第三個人大嫂就沒見過了,他身材高䠷,臉白又長得斯文帥氣,用大眾的眼光來看的話,他比小叔和阿剋還來得陰柔一些,用腐女的眼光來看的話,則會把他分到受方。
然而不知為何,此時三人的氣氛看起來有點僵。
「阿弘,你帶朋友來玩啊?」大嫂邊收拾著客廳邊道。
「呃,對啊……」薛應弘表情尷尬地搭腔,「大嫂,不好意思,我被急call回醫院看機器,應該一下子就可以回來了,我朋友可以先讓他們在客廳坐一下嗎?」
「沒問題啊,請坐、請坐。」
大嫂把急忙把兩三本肉色封面的漫畫抱在懷中,讓出位子給他們。
薛應弘把兩個朋友推進客廳,轉身就出門去了,大嫂也不以為意,走到廚房倒了兩杯紅茶要給客人。
端著飲料走到客廳的路上,她正想著天氣熱,要不要回頭加個冰塊時,卻差點被那兩人之間冰冷的氣流給震懾住。
「呃……兩位請用茶。」
阿剋沒開口,只點了點頭。
倒是另一位男子看著大嫂,像變了臉似地親暱地說:「謝謝,大嫂。」
「不客氣,那你們慢坐慢聊,我先回——」
男子打斷她的話,「大嫂該不會忘了我吧?」
「咦?」
大嫂聞言重新端詳了一下他的尊容,但腦內資料庫實在找不到對應的資料,而且,她有把握自己絕對不認識對方,因為他長得帥又一臉『受』樣,她看過就不可能忘記,當然,這些都只能留在心底YY。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大嫂那天實在太忙了,連來敬酒的時候也沒能講到話。」
這個提示讓大嫂有了頭緒,猜問道,「該不會……你是婚宴時來幫忙的阿弘的朋友?」
男子擦了手指發出聲響充當答對的效果音,「答對了!」
婚宴那天需要人手,除了新郎新婚自己的朋友外,阿弘也請了幾個好友來幫忙,大嫂記得這件事,但當天真的太忙了,無法一一當面答謝。不過事後他們有請阿弘跟他的朋友們吃飯,那天倒是沒看到這一位。
「那天真是謝謝你幫忙。」
「別這麼說,我跟阿弘都十幾年交情了,沒什麼的。大嫂,我叫Allen,英文叫不習慣的話,叫我阿倫就可以了,阿弘也都是這樣叫的。」
「後來吃飯那天你沒來嗎?」
「噢,那天我剛好有班,飛英國去了,就沒讓你們請到。」
「飛英國是出差嗎?」
「算是吧,我是空少。」
大嫂驚呼一聲,她第一次看到空少本人,難怪覺得他講話時特別有親切感,像被服務著似地。
阿倫笑起來還有兩個淺淺的酒窩,相較於旁邊擺著臭臉的阿剋,真是天壤之別。
這也更激起了大嫂的好奇心,她忍不住問道,「你們今天是朋友聚餐嗎?」
阿倫猶豫了幾秒,但隨即就開口,「對啊,剛好在路上遇到——」
阿剋冷冷地哼了一聲,「不用說謊了,阿弘都跟她說了,她都知道情況。」
大嫂與阿倫同時望向他,異口同聲地道,「什麼意思?」
阿剋彎腰撿起一本掉在桌腳旁的BL漫畫,放在桌上,「阿弘的大嫂是腐女,成天意淫gay的腐女。阿弘還傻傻的把心事跟她說。」
「喔,原來如此啊——難怪我覺得大嫂特別親切,原來是腐女啊,」阿倫笑著握住大嫂的手,「我覺得這麼沒什麼不好啊,腐女是支持我們的人啊。」
「原來你喜歡被意淫啊?」
「只要大嫂支持我跟阿弘的話……就算被意淫又不會少一塊肉。」
「你跟阿弘?怎麼可能。」阿剋冷笑。
「我認識阿弘十幾年了,還比不上你這個半路冒出來的傢伙嗎?」
「認識十幾年了不敢告白?看到我跟小豆漿在一起了才想出來撿尾刀?別笑死人了,阿弘只把你當普通朋友。」
「什麼在一起?依我對阿弘的了解他只是不討厭你罷了,一起去逛街看電影什麼的,我跟阿弘也常這樣啊!還有,小豆漿……是什麼鬼?!」
「那是阿弘只讓我叫的暱稱。」
「什麼!」
大嫂趕緊抽出被阿倫握著的手,以防他氣得把它捏斷。
趁著這個緊張的空檔,大嫂冷靜地歸納了從剛剛到現在得到的資訊。
「阿倫跟阿弘是認識十幾年的青梅竹馬,阿倫是個gay,暗戀著阿弘多年,但苦於阿弘是異性戀,無法告白。沒想到在一次長途飛行回來後,在街上看到阿弘跟另一個男的狀似親暱,便上前質問,阿弘被夾在中間正想解釋一切時,醫院卻急call他支援,但這兩人放在公眾場所可能會有危險,他只好把兩人帶回家『暫放』……」
「哇,大嫂果然是個有經驗的腐女,講得八九不離十。」阿倫忍不住拍手稱讚。
「天啊,我們家的阿弘到底是何等妖孽啊!這二搶一的老梗劇情連BL小說和漫畫都不用了好嗎?」
阿剋厲聲道,「這是我們三人的事,妳就別在旁邊插嘴。」
「等等!」大嫂倏地站起,「這件事我當然有資格插嘴啊,因為你們很有可能會變成我的弟夫,或弟媳啊!」
她說到『弟夫』時,看著阿剋,說到『弟媳』時,看著阿倫,但下一秒就被對方反駁。
「是弟媳!」
「是弟夫。」
大嫂聞言痛苦緩慢地蹲了下來,兩位男士互看了一眼覺得好像不太對勁。
「大嫂妳還好吧?」
「沒事吧?」
「唔……呃……啊……」
「該不會……是要生了吧?」
「什麼?!她肚子沒多大啊?!」
大嫂猛地抬起頭對兩人怒吼。
「生個頭啦!生小孩有比被官方逆CP痛苦嗎!」


莫名其妙的短篇第二彈~
空少真的出場了(炸)

生小孩的痛苦指數是第一名,不過大嫂被逆cp太崩潰就……而且她也還沒生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