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瞬 1

辦公桌上有三個螢幕,來自全球各地的數字不停變換,魏百夆的工作就是每天盯著它們,像個占卜師一樣預測未來。
不過,占卜師只需說個模糊的概念便可交差,但他卻得寫出明確的答案。
與金錢相關的數字,失之毫釐,差之千里。
魏百夆原本對於『精準』就非常要求,久而久之,竟不知不覺產生了近乎病態的執念。
工作上的錙銖必較讓他跟同事助理都處得不太好,還因為自己辦公室內的各項擺設都必需放在計算過後的位置,讓他得到了強迫症的外號。
魏百夆並不在意。
他可以準確地計算時間、看一眼就大概知道東西的長寬高尺吋,手一拿就大概知道重量。
他尤其鍾愛黃金比例。
A4計算紙、蘋果電腦、放在櫃子上的鸚鵡螺、掛在牆上的帕德嫩神廟風景照,辦公室的東西全都符合這個完美比例。
就連看到人的長相,他也忍不住用黃金比例去衡量。為此,他還認真地考慮整形,不過要動刀的地方實在太多、不知醫生下刀精不精準,而且,人其實並不會常看到自己的臉。
辦公室的門沒有關,魏百夆從自己的位置可以看到助理盯著電腦打資料的側臉。
若拿著她的照片隨便街訪十個人,大概會有九個人說她長得漂亮。她符合世俗眼光的審美觀,做事從不出錯,個性落落大方,進退得宜。
但卻不符合魏百夆的黃金比例。
他按了內線請助理進來,直接切入主題。
「馨毓,我這里有一張K基金會的晚宴邀請卡,在V飯店,妳有空嗎?」
劉馨毓有點驚訝,但並不是對主管邀請自己參加晚宴而驚訝,而是,主管竟然連約女生都用詞精準,人、事、地,沒有鋪陳亦無多餘廢話。
她笑著搖了搖頭,禮尚往來地簡單回絕。
「不好意思,我不能去,我要接小孩。」
「小孩?我記得妳——」履歷上寫的是單身。
「我沒有結婚,單親媽媽,小孩一歲。抱歉,面試的時候沒說。」
魏百夆有點驚訝,推了推眼鏡,隨即平淡地說了聲沒關係後,便讓助理下班去了。
待辦公室的門關上後,他站起身,把剛剛對方坐過的椅子拉回定位。
魏百夆坐回自己的位置,習慣性地撫著左眉尾。
啞然失笑,忽然覺得心情輕鬆許多。

『原來馨毓是單親媽媽啊……』
走到停車場的路上,魏百夆打了通電話給學長兼主管,他知道學長是好心才會把邀請函讓給他,還鼓勵他去邀請助理參加。
「我也不知道,不過,這跟是不是單親媽媽無關,就算不是,她也會拒絕我的邀請吧。」
『為什麼這麼說?』
「大概是因為我看起來就一副不誠懇的樣子吧,被拒絕也是活該。」
話筒的另一方嘆了口氣,『你啊,標準太高了。』
學長本想多唸幾句,不過想想,唸了好幾年,這學弟還是這副樣子,也就別浪費唇舌了。
『沒邀到人的話,晚上你還會過去嗎?』
「我們公司沒人去露臉也不行吧。』
『嗯,那就麻煩你了。』
掛了電話後,魏百夆驅車到V飯店參加晚宴,跟有業務往來的人打招呼、寒暄,向未來可能會有業務往來的人遞名片。
工作了一圈後,他拿了杯雞尾酒站在牆邊休息,無意識地看著四周景色。
就像相機的人孔辨識功能一樣,魏百夆的黃金比例辨識系統也一一掃描事物。
落地窗的長跟寬。
桌巾的顏色比例。
某位女賓的項鍊設計。
他的臉。
那個身穿顯眼白色西裝外套的男人,臉型的比例,鼻梁的高度,微笑時眼角彎曲跟嘴角上揚的角度。
一切都很精準,順眼。
魏百夆先是意識到他的長相近乎完美比例,隨後才發現他長得有點眼熟,卻怎麼也想不起來自己在哪裡看過他。
魏百夆看著白西裝男跟另一位賓客聊天,原本還有說有笑,卻在下一秒忽然變天,兩人似乎起了爭執,旁邊有人幫忙勸架,最後以白西裝男轉身離開收尾。
他走向外面的露台,魏百夆不自覺地跟上前,走到一半忽然想起什麼似地回頭拿了兩杯熱茶。
魏百夆在心底暗暗嘲笑著自己,這種像搭訕的舉動,從出生以來還是第一次。
但為了再看一次那張臉,出糗或丟臉都無所謂了。
「外面不冷嗎?」
魏百夆緩步走到他身邊,把茶遞給他,對方回頭看著他,伸手接過杯子,像是已經很習慣別人的搭訕似地。
「是裡面太熱了。」
「可是,出來還是覺得冷吧。」
「對啊,所以,謝謝你的熱茶。」他雙手捧著瓷杯,卻不沾口。
「我叫魏百夆,M投資公司。」
「杜淳。」
聽到這個名字之後,魏百夆就想起來了。
原來是他啊、竟然是他啊。
他伸手摸著自己左眼角上的小疤,沒想到會在這時候遇到留下它的人。
「怎麼了嗎?」見魏百夆表情僵住,杜淳出聲問道。
「呃、不,我只覺得……好像在哪見過你。」話才剛說出口魏百夆就想收回,這是多老梗的搭訕台詞啊。
未料對方卻回道,「在電視上看過吧。」
「咦?」
杜淳把熱茶放在矮圍牆上,鐵灰色皮鞋在地板上踢踏了兩下,靈活地轉了個圈,右手輕抵著下巴,對魏百夆露齒一笑。
「皓皓牙膏,還你潔白。」杜淳收起工作用的燦爛笑容,換回原本淡然的表情,「之前這個廣告還蠻常播的,而且是三明治式地夾著播,真有點洗腦。」
魏百夆沒看過這個廣告,但順勢地點了點頭。
「話說回來,也是因為這支廣告,我才收到宴會的邀請函,K基金會的主體本來就是K企業,不過,接下來他們大概也不會再用我了。」
「因為剛剛的事?」
「嗯,不過我還是太衝動了,不應該直接拒絕,應該有更圓滑的方法……」忽然意識到自己話太多了,杜淳頓了一下笑道,「不說我的事了,你呢?」
魏百夆忽地被點名,愣了一下,「我?我只是代表公司來參加宴會……」
「你眼角的疤,沒有什麼故事嗎?看你一直摸著。」
杜淳講這句話的時候,魏百夆的手剛好就放在眼角邊,他尷尬地推了推眼鏡,還把瀏海扯到眉邊遮住。
「很小的時候留下來的,摸著摸著就成習慣了。」
「跟人打架弄傷的?」
「我們拿石頭互丟。」
「你也打中他了?」
看著他那無與倫比、近乎完美比例的臉,魏百夆笑著搖搖頭。
「差得可遠呢。」
這一年,他們重逢認識。


一直想看這樣的演藝圈文(?)
只好自耕X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