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瞬 4

「媽……」
「為了那個女人……你竟然……你別叫我,我沒你這種兒子!」
清脆響亮的甩巴掌聲在棚內響起,其震撼力在現場每個人的耳裡回盪。
幸好二號攝影師及時回過神,特寫杜淳左臉上的掌印與甘願挨下這掌,也要守護愛人的眼神,那雙眼彷彿鑲著一片海,閃閃發亮,因緊咬著牙關而繃起的五官線條顯得剛毅而深情。
杜淳表現得遠遠超過導演期待,他遲了幾秒才喊卡。
咒語解除後,飾演母親的老牌女星垮了表情,連忙迎上前查看傷勢。
「排練的時候不是說好要往右閃借位了嗎?」
「後來想想還是真打比較逼真啊,郭姐,我沒事的。」下了戲的杜淳恢復成鄰家大男孩的表情,但臉上的紅掌印卻沒這麼快消,隨即激起眾女性的母愛。
「要不要拿冰塊先敷一下啊?」
「我這裡有罐冰水!」
「我去買那種冰涼貼布好了!」
杜淳笑著揮揮手,要大家別忙了,轉頭就跟導演說,「陳導,趁著記憶猶新,我想趕快接著拍下一場戲。」
導演也覺得這樣不錯,下一場戲還有臉上的印子才逼真。他馬上吆喝大家準備上戲,接著演一演,杜淳臉上的紅印也漸漸消退,眾人也淡忘了剛剛的事。
經紀人站在一旁,默默把整件事看在眼底。
杜淳想要追求戲劇逼真性,故意被郭姐甩巴掌,但又不能讓她當壞人,要是大家圍過來關心他,郭姐心裡一定有嫌隙,不如繼續演下一場戲,臉上紅印也不算白挨。事後再跟郭姐賠個不是,她應該也不會計較太多。
他暗道了一聲,「這個心機鬼。」

杜淳在中庭繞了一個圈才找到自己的經紀人閻羅焰,他正抽著菸邊刷手機愉快地吞雲吐霧。
「其他人都是被經紀人追著跑,為什麼換成我就得追著你跑啊?」杜淳走到上風處,怕二手菸吸多壞了嗓子。
「我又不是劉大慶,不玩經紀人兼老媽子保母那套。」閻羅焰吐了口煙,咧嘴歪笑,「再說你也不是他家那隻懶洋洋的大明星,你勤快得很,把導演跟郭姐哄得一愣一愣。」
「我又不像大明星星運那麼好,只好勤勞點囉。」
杜淳眨了眨眼,就跑到旁邊空地開始拉拉筋、抬抬腳,裝模作樣地開始『勤能補拙』。
但閻羅焰知道他不是裝模作樣,打從一年多前接下杜淳的經紀約時,就了解他是有企圖、有計劃地一步步往前進。
也許是因為之前惹怒了贊助商,被冷藏了大半年的關係吧,杜淳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時已磨去了尖角,不管在幕前幕後都很圓滑、得人疼。
看著他久了,閻羅焰發現杜淳心裡大概沒有『下戲』兩個字,在攝影機前,他演劇本裡的角色,在每個人面前,他演那個人最想看到的樣貌。
閻羅焰也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只知道,大概沒有人能看到他真正的樣子。
他把菸捻熄,起身走到杜淳身邊。
「上次講的那件事,應該成了。」
杜淳停下動作,緩緩轉向他,「真的?」
閻羅焰嘖了一聲,「幹嘛一副驚訝的樣子,你早就鋪好路了不是嗎?我跟鐘導講的時候,他說他早知道你了。」
「只是一面之緣而已……沒想到真的能在他心中留下印象。」
「哼,沒有效益的事你才不會做咧。」
「焰哥,我的城府沒這麼深好嗎?晚上來慶祝一下吧?我知道哪間店有好酒!」
「這就叫城府深!」

杜淳承認自己城府深、心機重,但是,在這個圈子,誰不是這樣呢?沒有機運沒有人脈的話,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了。
不過,真要比心機的話,杜淳是完全贏不過那個人的。
他總是分毫不差地準確打在自己的弱點上,不問輸贏,就這樣默默累積著,回頭一看,已經欠他太多。
更可怕是,這樣的心理活動不叫「心機」,有另一個更駭人,杜淳不敢說出口、也不敢觸碰的名字。
回到家時,已經過了半夜二點。
客廳桌上有台筆電亮著,沙發上有個鬆了領帶的男人正在打盹,眼鏡掉到鼻頭,螢幕的藍光打在他臉上,左眼角上的小疤非常明顯,杜淳的目光移不開那裡。
沒一會兒,男人也醒了。
「吃過了嗎?」
剛醒來的魏百夆聲音有點沙啞,跟平常的語調不同,杜淳覺得非常順耳。
「吃過了。」
「吃過就好,妮那有留一些菜給你,想說你還沒吃的話我去熱一下。」
杜淳邊脫大衣邊道,「你在這裡吃晚餐?妮那煮的菜吃得慣嗎?」
「有種印尼菜的味道,不過還可以。」
「你來了怎麼沒傳訊跟我說一聲?」
「我只是剛好早點下班,順道過來看婆婆,她今天還記得我是誰呢。」
「這幾天天氣不錯,我有請妮那多帶外婆去散步,她的心情好記得的東西也多。」
杜淳的外婆原本就有阿滋海默症,這一年病況不佳,請了外傭來照顧。
「嗯,看得出來她心情好,剛剛十點多了還不願意去睡覺。」
「你有事找我?」
「嗯,想跟你說件事,不過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我去泡杯熱茶,在陽台那邊聊吧。」他說完就起身走到廚房。
魏百夆常來看外婆,但不曾留到這麼晚過,不知為何,杜淳有點緊張。
杜淳打開落地窗穿拖鞋走出,迎著晚風思索待會該怎麼回應。
杜淳習慣觀察人類的表情與狀態,對各種情感也很敏銳,經紀人總笑他是個人精、心機鬼。
也因為這樣,當魏百夆慢慢對自己釋放好感時,他馬上就察覺到了。
可是,魏百夆從不明說也不明做,連想要搞曖昧的意圖也沒有,就只是常跑他家、照顧奶奶,偶爾留下幾張新出的電影正版光碟。
但這些都是杜淳的軟肋。
杜淳好幾次都想要跟他說清楚明白,卻都心軟開不了口。
只是,這次是該做個了斷了。
「外面不冷嗎?」魏百夆端著兩杯熱茶笑道。
杜淳當然記得這句話,四年前那天在晚宴上,魏百夆對他說的,表情也與當年如出一轍,誠懇而無心機。
「就沒別的新台詞嗎?」
「大家愛老梗嘛,跟你新演的那部戲一樣。」
「好難想像你看偶像劇的樣子……」
「小萱來我家的時候跟她一起看的,她說你超帥,問你有沒有女朋友,可以等她嗎?」
「我還沒想要交女朋友。」
杜淳見魏百夆瞥了他一眼,沒多說什麼,也沒有特別的表情。
「對了,我也該從愛情偶像劇畢業了,接著要演電影了。」
「恭喜你啊!你不是一直想演電影嗎?是怎樣的電影?」
「算是個人物關係錯綜複雜文藝片吧,我演男配角,下個月開拍,順利的話年底趕著聖誕節檔期上映。」
「等你的電影招待券啊,還有小萱的份。」
「當然會給你們啦,」杜淳說完卻收起笑容,「我現在發展得不錯,也因為這樣,沒打算談感情。」
魏百夆啜了口熱茶問道,「沒有曾讓你動心的人?」
「圈子裡很多漂亮的、俊美的人,會覺得他們很美,但就像欣賞藝術品一樣,動心的還真的沒有。」
但是卻有像這杯熱茶一樣,讓心底暖和的人。
然而,這句話,杜淳不敢說出口。
「依我看來,你是熱愛工作勝過一切吧。」魏百夆推了推眼鏡,「你去年不是辦了場見面會,其實我有去,還坐在第一排。」
「咦?」
杜淳著實嚇了一跳,這件事他完全不知道,也不像魏百夆會做的事……
「想說去捧你的場,還特別買了最貴的位置。第一排的觀眾你都有正眼對上,卻完全沒發現我。你真的熱愛你的工作,而且享受那個舞台上的自己吧?」
「其實我蠻緊張的,都把台下當西瓜。」
「我不信。」魏百夆反駁他的話,「你還指著幾個後援會的女孩子,叫出她們的名字。」
「……」
魏百夆輕笑,「我不是在糗你沒認出我,全心投入、有所追求是好事。我也要學學你了。」
杜淳愣了一下,「什麼意思?」
「今天就是來跟你講這件事,我下個月辭職,想跟朋友一起創業,接著會有點忙,比較沒空來看婆婆了。」
杜淳聞言覺得頭有點暈,明明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結果,卻空虛得讓人覺得寒冷。
第四年,兩人事業起飛,分道揚鑣。


劉大慶是「演唱會開場前九十分鐘」裡的那個跳腳經紀人X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