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瞬 7

『……演龔導演的戲對幾乎所有的演員來說都是很大挑戰。龔導演的劇本基本上就是本小說,演員們看完後,雖然大概知道故事內容在講什麼,但是真正開拍時沒有分場,沒有誰該說什麼、該做什麼,龔導演也不會明白告訴你他要什麼,有時候就放一首歌,唸一段小說中的段落,就開麥拉了。
『除了導演外,大家都在看得到樣子卻摸不著邊的狀況下對著鏡頭演戲。既使如此,想與龔導演合作的演員還是趨之若鶩,因為這個導演會逼出演員自己也想像不到的東西……』
讀完龔導演的雜誌專訪,魏百夆心情複雜地閉上眼,直到有人拉拉他的衣袖。
「外婆,醒了啊。」
「小魏,秦祥林今天不來了嗎?」
躺在床上,白髮蒼蒼枯槁瘦病的外婆用純真期盼的眼神望著魏百夆。
他輕輕覆上她佈滿皺紋的手,溫柔地道,「秦祥林今天要拍戲,沒辦法過來看妳了。」
外婆聞言垂眉,失望得好像又老了幾歲。
「他好久沒來了呢。」
「對啊……」
魏百夆默默算了算,從那部片開拍後杜淳已經三個月又五天沒來探望外婆了。
不只如此,就連他自己看到杜淳的時間也少之又少,即使自己幾全天待在家裡,杜淳也都來去像陣風,話還沒講完他就不見人影了。
「我好怕他這麼久沒來會忘記我……」外婆愁眉苦臉地道。
魏百夆為這個雙關語愣了一下,隨即又好聲好氣地說,「他不會忘記你的。」
「真的嗎?小魏你不要騙我喔。」
「不騙妳。」
「那你今天要不要帶我出去放風箏啊?你以前常帶我去河邊放風箏的啊。」
起先外婆叫魏百夆小魏的時候,他還高興了一下,以為她還記得自己,後來才發現,小魏是外婆小時候的青梅竹馬。
除了小時候的回憶外,她已經不記得任何人了。
魏百夆看著她上禮拜在走廊摔斷的右小腿,又望向窗外。
「今天沒什麼風,改天起了風,哥哥再帶妳去放風箏。」
離開病房後,魏百夆在療養院大廳的長椅上坐了好一陣子,握著手機,回想起昨晚的對話。
這幾天杜淳他們在山上拍片,收訊不太好,他打了幾十通才成功撥通。
『喂?』
魏百夆有點驚訝,杜淳竟沒第一時間認出他的聲音,可能只是訊號不好吧。
「……是我,百夆。」
『啊……怎麼了?有事嗎?』
「上禮拜跟你說了,外婆摔斷腿,你這禮拜還是沒空去看她嗎?」
魏百夆有點無奈,立場怎麼會顛倒了呢?明明杜淳才是被外婆是養大啊。
『這幾天山裡天氣不好,進度有點落後……』
杜淳的語氣懦弱得不像他,反倒讓魏百夆想起這部電影的主角,他是個習慣逃避一切的人,一生只對音樂堅持。
魏百夆總覺得像這樣藝術家個性的人,雖然能創造出名留青史的作品,但是當下,在陪伴在他身旁的家人一定很辛苦。
「龔導演就這麼不近人情嗎?」
『不……他也沒這麼冷血。』
「就半天,不行嗎?」
杜淳停頓了好長一段時間,當魏百夆以為是不是斷訊的時候,才又聽見他說話。
『……反正,去了外婆也認不得我了。』
魏百夆忘了昨晚他是怎麼掛斷電話的,但是現在,他緊盯著手機通訊錄第一行,不知道過了多久,還是按下了撥號。
「您所撥的電話無人回應……」

認識魏百夆的人都說他是個好脾氣的人,從沒看過他生氣,頂多就只是皺眉不語。
認識魏百夆超過七年的朋友以及他的親人,則會說他發起飆來很可怕,誰都擋不住。
他是個吝於給予情緒的人,就算是負面情緒也一樣,只對在乎的人生氣。
這部電影在龔導演跟主演杜淳的完美主義、好事多磨之下,拖了又拖,總算在監製痛哭流涕差點跑路的情況下,趕在年底前殺青。
殺青當天,劇組包下了某餐廳慶祝,大家從緊繃的拍片現場中解脫,從上到下都喝翻玩翻了。
不知道第幾杯黃湯下肚後,杜淳漲紅著臉,坐在沙發邊歇息,有位服務生走過來,跟他說有位魏先生在門口,說有急事找您。
杜淳搖搖晃晃地走到餐廳門口,見到魏百夆,都還沒開口就被對方拉進逃生門後的樓梯間。
「我一直在找你,你不接手機。」
杜淳摸了摸口袋,傻笑道,「不知道掉到哪去了。」
魏百夆雙手緊抓著杜淳的肩膀,將他整個人用力壓到牆壁上,這頓痛感讓他的酒醒了一半。
「百夆你——」
「你外婆今天晚上過世了!」
杜淳聽了眼神茫然,好像一時之間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外婆?」
魏百夆抬起手,真想一巴掌打醒他。
但是,最終還是捨不得下手,互相傷害只會留下難看的傷疤。
他摘下眼鏡,擦了擦氣得流淚的眼睛,手指輕撫過眼邊的小疤。
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

喪禮等事宜都是魏百夆跟閻羅焰處理的,杜淳一直是那副不知該怎麼面對眼前現實的狀態,默默在旁邊折紙蓮花。
閻羅焰倚在牆邊看著失魂落魄的杜大明星,似笑非笑地對著魏百夆說,「我以為他就這麼一蹶不振了,結果又不是這麼一回事。前幾天有個鏡頭要補拍,我死活把人拉過去了,想說就讓龔導演看著辦,沒想到一開鏡他又活了過來。」
魏百夆連頭也沒抬,毫不意外,心想,說不定他覺得演戲的時候才是真實的自己。
「我老早就跟他說過了,像他這樣走下去一定會出問題,我跟他還有三年約,也只能繼續且戰且走了。對了,那你怎麼辦?」
他的語氣輕鬆得像在問魏百夆晚餐要吃飯還是麵。
「嗯,該怎麼辦呢……」
魏百夆喃喃地唸著,其實心中早已有了想法。
他知道,其實杜淳並不是不關心外婆,而是不願面對她已經不記得自己的事實,用演戲來逃避。剛好這部戲的劇情與他相似,主角無法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就蒙著頭逃自己的音樂世界中,卻也因此有了莫大的成就。
那天晚上,魏百夆靠在床頭邊,跟不知是否入睡的杜淳說話。
「對不起,你這個樣子我沒有辦法待在你身邊了,我叫不醒你了,你要自己醒過來。
「杜淳,我不可能一直站在這邊等你。」

「對了,今天不是金馬獎頒獎典禮嗎?」
小萱飯吃到一半,忽然想起這件事,匆匆忙忙跑去開電視。
「吃飯不可以看電視。」姐姐朝她唸道。
「可是杜叔叔有入圍耶,舅舅應該也想知道他有沒有得獎吧?」
魏百夆不置可否,卻仍在飯後陪小萱一起看金馬獎頒獎典禮到十一點。
最佳男主角不是杜淳,導播施捨般地草草掃過敗者們幾個畫面。
杜淳的表情令他心痛。
第七年,他想,他仍愛著他。


龔導演的原型是某王姓導演
沒劇本真是太強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