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手洗系列-藍色的...

整件事情是從藍色的藍莓果醬開始的。

■■■

雖然有點令人難以相信,不過實際上我們的家事是平均分工的,但御手洗卻常用不正當的理由無視家事分配表,熟知他個性的室友我也莫可奈何。

倒是今天跟往常不一樣,輪到要做早餐的御手洗竟然可以準時的起床做早餐,這讓我驚訝的連忙打開窗戶,看看橫濱的初雪是不是要提早在十一月初降下了。

雖然外面沒有下雪,但不同於平常的事,一定也會導致不一樣的結果發生。

「石岡君,你的吐司要塗什麼果醬?」御手洗問。

我歪著頭思考了一下,突然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藍色毛衣,便決定了。

「藍莓果醬應該還有吧?我要藍莓。」

「喔。」

御手洗拿著果醬刀,用不甚熟練的方法挖著藍莓果醬塗抹在吐司上,完成那名為藍莓吐司的作品後,他本來要伸手拿給坐在餐桌對面的我,後來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又改繞到餐桌旁想要走到我身邊,不料餐桌底下堆積的雜誌書籍等已經侵略到外面來,絆到了御手洗的長腿,幸好他反應得及時,而沒有跌倒,不過手上的藍莓果醬卻飛到我藍色的上衣上。

「「啊...」」我跟他異口同聲的發出聲音。

二個人看著我身上相貼著的吐司與毛衣,靜默了三秒。

「如果是一樣的藍就好了,可惜一個是天空藍,一個是紫藍。」御手洗說。

■■■

那個事件過了幾天後,我們二個肩並肩的走在橫濱的大街上,才十一月初,各式的商家就己經掛滿了紅紅綠綠的聖誕節裝飾物品,店員們也戴著有點滑稽的聖誕帽,讓我不解的是賣禮品或食物的店員戴也就算了,為什麼加油站的加油員也要戴呢?

總之,整條街上紅紅綠綠的到處都是聖誕節的顏色,讓一黑一灰的我們二個顯得有點突兀。

「聖誕節的味道好濃喔,御手洗有在國外渡過聖誕節過嗎?」我問著。

「有是有,不過跟在日本一樣,沒什麼特別的。」

「喔?我以為國外會更熱鬧的說。」

「的確是很熱鬧啊,但我對幫耶穌慶生沒有多大的興趣,說到這個,日本才真是奇怪的國家,就不見卑彌呼還是哪個神祇生日有這麼盛大慶祝過,要是來個卑彌呼誕辰之類的節日各家商店也會仿造聖誔節這樣為了買氣而炒熱氣氛吧。」御手洗說。

「那也要先有個日本版的聖誕老公公才行啊。」因為心情還不錯,我陪著老友抬著槓笑道。

「說到這個...我還欠你一件毛衣對吧?」御手洗轉過頭來面對著我說。

毛衣?突然起這個頭讓我有點忘了是什麼事。

「前幾天的藍莓果醬事件啊。」御手洗見我疑惑,便接著說。

「喔喔,後來我把毛衣拿去洗了,大概因為都是藍色系的關係吧,所以看不太出來髒污的地方啦,不用賠我一件了,反正還能穿嘛。」

「嗯,這樣啊...」御手洗的視線又飄渺到遠方,隨口回應著我。

■■■

又再過了幾天,聖誕節的氣息越來越濃,我還是孤家寡人的漫步在街上,御手洗最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老是往外跑,我也懶得理他,大概又是突然對什麼產生了興趣吧,反正絕對不可能是跑去見女性,這點我是可以非常肯定的。

走著走著,突然看到前方轉角處有一群高中女生圍著一個小攤位,還以為是賣小飾品或什麼的,仔細一看,好像是個算命的,要是我那個老友在,一定又要對著對方大肆演說一番了。

我因為好奇心的驅使再加上會給人添麻煩的某人不在,便想走近一看,怎知才剛看到那占卜師的臉我就嚇得趕緊躲到旁邊的小巷。

那、不就是御手洗嗎?!

為了怕是我看錯,還特地再探個頭確認一次。

沒錯,那是確實御手洗,一臉無表情的翻著他的天文曆,旁邊那群高中女生好像很高興的跟他對談。

我偵探...的助手的第六感告訴我,不要出去見他比較好,我貼在小巷的牆上,試圖冷靜下來思考這是怎麼一回事。

御手洗會在路邊擺起占卜攤子來,應該不是因為想吸引女高中生注意的緣故...會擺攤子,應該是需要錢吧,在我們家財務大體上來說都是我在管的,御手洗說他沒有收集福澤諭吉的嗜好,但要用到的時候找不到也很麻煩,故就全部都放我這邊吧,要用的時候再跟我拿,反正我又不會跑掉,御手洗就是這麼任性的懶人。

御手洗想要錢,卻不跟我拿的原因是什麼呢...
針對這個難題,我思考了好一陣子,總算是回想到那個毛衣事件。

他該不會是想買件毛衣給我吧?!

我想通的當下覺得一股暖意充滿著胸口,這傢伙從認識他到現在,就算不說我,也沒看過他送過別人什麼東西,如今卻為了我在街頭擺著攤位,賺著他根本不屑一顧的錢,原來我們二個之間的友情是如此深厚。

想著想著,感動得連眼淚都要掉下來了,因為了解御手洗,所以才會這麼感動吧,我是這麼覺得的。

於是我決定,也要回送御手洗一個禮物。

■■■

「石岡君的手真的很巧呢,這圍巾非常保暖。」走在要去教堂的路上,御手洗說。

說要去教堂看敲鐘可是御手洗出的主意,他拿聖誕節來演說的話還在耳邊環繞時,便突然的就說要去看敲鐘,真搞不懂他。
不過收到手織圍巾的他卻表現出像外國人那樣熱情,直問著是在哪裡買的,上面還有御手洗最愛的狗的剪影圖樣,我說是自己織的之後,他便抱著我說『真是太感謝你了,石岡君。』。

我身上穿的這件同樣很溫暖的藍色毛衣就是御手洗打工的薪水吧,雖然他送的時候一句話也沒提,我也沒想戳破。

「這條圍巾有個缺點,就是不小心織得太長了。」我說,因為設想御手洗比較高,就故意織得長一點,但還是失算了。

「是嗎?,我覺得還好啊,多繞幾圈不就得了。」御手洗邊問答著,邊把圍巾多繞了幾圈。

「啊啊,今年沒有下雪,不是白色聖誕節呢。」我看著街上雙雙對對的情侶,再道「真要說的話,應該是藍色的聖誕節吧。」

「你是指憂鬱嗎?」御手洗問。

「是啊,沒有另一半的聖誕節。」

「石岡君真的很喜歡講這類的話題呢,單身有什麼不好,也有一同過節的朋友,還有聖誕節禮物,我倒要感謝耶穌了。」

「我哪有老講這種話題啊...只是有感而發...呼呼」我雙手摀嘴,哈了幾口氣,「沒有下雪還是很冷,我們走快一點吧,御手洗。」

「我想到這條長圍巾的另一個用途了。」

「?」
御手洗的大手一伸,把我拉了近他身邊,用那條過長的圍巾也繞過我的頸子。

「這條圍巾也可以當二人用的。」御手洗笑道。

商家適時的播放Last Christmas,成了此時的背景音樂。

Last Christmas
I gave you my heart
But the very next day you gave it away
This year
To save me from tears
I’ll give it to someone special

■■■

「每次看到你那條圍巾,就會想起那年的聖誕節。」我看著衣架上掛著的藍色長圍巾,對御手洗說著,即使過了好幾年,那個懶人御手洗仍把那條圍巾保存得好好的,是我最欣慰的事。

「喔,那是個很划算的交易,只擺一次攤就能得到一條手織圍巾。」原本在看書的御手洗抬起頭來說。

「這、什麼意思?這件毛衣不是你用你賺的錢買的嗎?」我指著身上的藍色毛衣說。

「我原本是這麼想的啊,不過擺攤賺錢實在不符合我的風格,第一天就快被那群女高中生煩死了,剛好英國友人寄聖誕禮物給我,也是毛衣,就順水推舟的送給你了。」

聽到這些話,我的手不自覺得緊抓著身上的毛衣,原以為是友人努力掙錢而來的禮物,沒想到卻是轉送品...

「御手洗!把我的感動還給我!」

御手洗為了賠罪,而請我吃聖誕節法國大餐是之後的事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