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手洗系列-Dream in Toilet

「石岡君。」

「桌上不是還有紅茶嗎…我現在正在趕稿子…」
我頭也沒抬的努力的筆耕著,明天就是第三次延期的截稿日了,編輯說再不交出稿子
來要把我吊起來晒著,從他的眼神就知道他不是開玩笑的….
「石岡君。」
「冰箱還有昨天買的雞蛋口味的幕斯啦….」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為什麼我對女性都這麼冷淡的原因嗎?」
「嗯,是啊…..」那可真是一個世紀大謎團呢….等等..?
我停下筆,轉過頭看著站在我身後微笑著的御手洗,「你要跟我說原因?」

「嗯,我想也是該解答的時候了。」御手洗重重的點了頭。
我嚥了口口水,像是聽殺人犯自白的法官般嚴陣以待,「說吧。」
「我對女性都這麼冷淡的原因,是因為我早有喜歡的人了。」
「耶?」那個出了名的怪人御手洗也會喜歡上別人啊..真是太神奇了,不知道是個怎樣的
女性呢..是像玲王奈小姐那樣的大美女抑或是個金髮外國人呢…總之一定不是普通的女
性啊…能吸引御手洗的話。
「你不好奇是誰嗎?石岡君。」雖然在說這種事,御手洗的語氣卻仍是平常那副好整以
暇的調調。
「好…當然好奇啊!,不過…這是個人隱私嘛,你不想說的話我也不會多問嘍。」我站起
身來拍拍這好友兼室友的寬肩。
「我這就要告訴你啊,哈哈。」
「是….誰?」
「石岡和己,我喜歡的是你,石岡君。」

■■■

我從床上彈起身來,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呼呼…..太….太驚悚了吧。」
御手洗說喜歡我?!,這個惡夢比上次夢到的分屍畫面還驚悚。
雖然以前就有懷疑過他是不是同性戀……就算他是的話也不會喜歡我才是啊,我用力的甩甩
頭,彷彿要把剛剛的夢從腦子裡甩出去一樣。
「不過幸好是夢啊….要是讓御手洗知道,不知道又要被取笑幾天了。」
他一定會這麼說『石岡君..夢到我跟你告白? 哈哈,你最近是不是欲求不滿啊?石岡君,床頭
那些清涼美女的寫真還不夠嗎?最近是不是該去補貨啦?哈哈哈。』
想著想著背好像有點涼了起來,「還是趕快起身洗把臉吧。」
正要翻開棉被下床時,突然意識到旁邊怎麼有個突起像小山丘的地方,手不自覺得要伸出去摸時,
“它”突然動了起來,掀開。
「…早安,和己。」
活生生而且會動的御手洗正對我打著招呼,而且不知為何竟然是用很親密的語氣叫著我的名字,且
身上是一絲不掛的,說到這…我才發現我身上也是什麼都沒穿?!平常睡覺再怎麼熱我還是會穿
睡衣的啊?!
「…..這…這中間應該有什麼問題吧?…像是…昨天不小心喝醉了,然後睡在我房裡之類的..
對吧?對吧?御手洗?」我努力的想要在這之中想要找一個合理的解釋。

「好狠心啊,和己,昨天你明明說喜歡我的。」

「啊?」

我跟御手洗告白?!,原來夢境跟現實相反是這麼回事啊………不對!怎麼可能跟御手洗告
白啊,就算不是御手洗我也不會跟同性告白啊!

「這應該是夢吧……?」

這種時候就會下意識的想用手捏自己的臉,正當我想舉起手想讓自己從這個二度惡夢中清醒時。

御手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靠了過來,抓住我的雙手,低下頭來,如吸血鬼般,在我的頸子上狠狠
的……………….

親了下去。

那嘴唇跟肌膚接觸的感覺是那麼的真實。

■■■

二個人靜默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牆上時鐘秒針的跳動聲這個時候顯得特別刺耳,御手洗依然交叉
著手臂坐在他習慣的位置上,一切都是那麼的如昔,只是他的眼神變了。

該怎麼說呢……

認識他這幾年來他從沒用這種眼神看過我,那是……溫柔、只對戀人投注的眼神。

我閉上雙眼不再看他,努力的想要從記憶裡挖出一絲一毫我告白的片段………..

「我想…..昨天我應該是喝醉了搞錯對象了吧..我怎麼可能對…..」

「我是認真的接受你的告白。」御手洗壓低聲音說。

「接…..接受..?」開玩笑的吧?

「雖然一開始我很驚訝,不過和己你那時候說得很誠懇,我又不討厭和己你…
所以….我們應該可以試著交往看看的。」

試著交往看看……..我的天啊。

「呃…..可是御手洗我…長得不帥也不漂亮…頭腦也不像你這麼聰明..還不會講英文… 又沒自信
…你怎麼可能喜歡我這種人啊。」

「和己,你為什麼每次都要講這種話呢,你就是這樣才會一直缺乏自信,你明明有很多優點的啊..」

…..我真的很懷疑眼前這個男人是不是披著御手洗臉皮的另一個人啊…..

和己和己的叫著,除了爸媽外沒有人會這樣叫的,我的臉都快紅了。

御手洗從沙發站起身來,走到我面前蹲下,握住我的手。

「你講話時的聲調很溫柔,還很會做菜,又肯包容我這個怪人,其實我聽到你的告白時很高興,我也喜歡你。」

瞬間我整個人像是被抽乾一樣的放空了。

「同性戀在日本不能結婚的話,我們可以到丹麥或是荷蘭去。」

聽到結婚二個字我馬上又醒了過來,連忙抽開自己的手。

「結…結婚 ?! 御手洗你會不會太誇張,惡作劇要有個限度啊!」

聽到我的話御手洗突然整個人沈了下來,眉頭開始深鎖。

「我.一.直.都.是.認.真.的,和己。」

語畢,御手洗像抓狂一樣的抱住我,他的臉要往我的臉貼上時,我只覺得眼前一黑。

■■■

「石岡君?」

「嗚哇!….御…御手洗!」被叫醒的石岡慌亂的的揮舞著手腳。

「你是怎麼了?寫稿寫到一半趴下去睡著,睡到一半還一直大叫『救我!』,實在怕鄰居以為這裡發生了
什麼事,才趕緊把你搖醒。」御手洗挑著眉說。

「沒….沒事…只是做了一個夢中夢的惡夢,好可怕…我還以為要就此醒不來了..」石岡拍著自己的
胸喘息著。

御手洗輕笑「這不就醒來了嗎?,對了,有你的包裹。」御手洗把手中的包裏放在稿子上。

「啊啊! 一定是我上禮拜訂的寫真集寄來了。」石岡高興的開始拆起包裏來。

「石岡君真的很喜歡美女呢……..」

「美的事物大家都喜歡啊,嗯嗯,拍得真好。」石岡心滿意足地翻閱著某偶像女星的寫真,剛剛的惡夢就
好像不存在過一般。

「是啊..美的事物大家都喜歡。」

御手洗邊說著這句話,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目光卻停留在石岡的頸子上。

淡紅色的吻痕留在上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