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與水 番外 跳槽 中

Jack不是強顏歡笑,而是根本不在意。
誰沒有朋友,就算沒跟對方報備就跟朋友出門有什麼關係?他自己剛剛才跟Emily去吃冰呢。
而且,與Skyline走在一起的那個人,Jack看過照片,知道他是誰。
他是Skyline的學長,同樣走文青雅痞路線,所以兩人常約去聽音樂會、看展覽。Jack看了他們大學聚會時的照片,撇嘴說了句,跟朋友吃飯還穿西裝打領帶,他跟這個人一定合不來。
總之,比起這件小事,Jack覺得他的謝爾曼坦克重要多了。
Jack回家後幾乎就忘了這件事,就連星期日去了Skyline家也沒想起來。
本來,這件事就這樣揭過了。
本來。
「我剛剛下去買咖啡的時候,聽到一個八卦耶。」
Tim拿著咖啡靠在OA隔板上,Eric沒啥興趣,連賞他一眼都懶。
「我們部門要被裁撤了嗎?還是公司要倒了?」
「那些看新聞就知道啦,我這要講的這個八卦新聞可不會播。」
Eric瞥了他一眼「有屁快放。」
想賣個關子對方卻不太領情,Tim乖乖地摸摸鼻子說出八卦。
「聽說Skyline被挖角了。」
Eric挑起眉,「是那個Skyline?」
「還有哪個Skyline?」
「你以為取個奇怪的名字就不會撞名嗎?你知道公司裡有幾個神射手Legolas嗎?」
「好吧……就是樓上我們偉大的測試A組組長Skyline。」
「你說什麼?」
這句低沉的問句從前方傳來,隨後Jack像隻尼斯湖水怪,慢慢從隔板後浮出水面,帶給人們未知的恐懼。
「呃、就那個Skyline,好像要跳槽……」
「說清楚詳細一點。」
Tim誠惶誠恐地向Jack報告這個八卦,不知為何,這報告工作還緊張。
Tim在便利商店買咖啡的時候,一個大學社團的學弟,問他怎麼出現在這裡,學弟神秘兮兮地說,自己目前在獵人頭公司工作,今天是來約人訪談。
Tim好奇地瞄了一下名單,就看到Skyline的大名,趙群倫,印在上面。
報告完後,Jack什麼話都沒說,跟尼斯湖水怪一樣又慢慢下潛,留給人們無限謎團。

今天同樣沒什麼工作,Skyline準時下班,他傳訊與Jack約在側門口。
電梯一打開就看到,這副景像,Jack靠在牆邊惡狠狠地直瞪著自己。
Skyline在心裡歎了口氣,心想,這個人從來就不會掩飾自己的情緒,總是生氣就直接開炮,旁邊的人連壕溝都來不及挖。
他以不變應萬變,沒直接挑起話題,無視不斷漫過來的負面情緒,就跟平常一樣,兩人搭車回家。
剛踏進家門,連鋪陳一下都沒有,Jack就直搗黃龍地開口。
「聽說你被挖角了?」
Skyline有點訝異,沒想到對方憤怒的原因不是他原本設想的那一個,而且挖角的事竟然這麼快就流了出去,他開始懷疑那間獵人頭公司的專業度了。
他轉念想著,既然如此,就據實以告吧。
「學長在H公司工作,問我這件事,他說會請獵人頭公司跟我談談——」
「你上禮拜六說有事就是這件事情?」
Skyline不否認地頷首,未料此舉卻惹毛了對方。
「被挖角的事你怎麼沒先跟我說?」
Skyline皺起眉,這分明是倒果為因,「跟學長吃飯前我也不知道他要談這件事啊。」
「但你還是要先跟我討論啊!」Jack的態度莫名地強硬。
「還沒發生的事我要怎麼跟你討論啊?」
Skyline在心裡彆扭著,你既然這麼關心的話,也都沒問我要去哪或是做什麼啊。
此時,Jack才發現自己話中的BUG,氣勢也銳減了一半。
「可以打電話或傳訊息什麼的……所以,你真的要辭職跳槽?」
Skyline本來沒考慮的,但被對方這麼一鬧……
「我正在認真考慮。」

當晚兩人不歡而散,Jack摸摸鼻子回家住,還把家人嚇了一跳。
「阿傑你怎麼回來啦?不住朋友家喔?」
「噢,他今天有點事啦……」
自從上次家裡裝潢後,Jack就常住在Skyline家,對家裡都宣稱朋友家離公司近,有時候加班晚回去也方便,而且對方房間多,並不介意。
Jack也不是沒想過說實話,但被Skyline以分手相逼阻止了,至今仍不知原因為何。
「喔,可是沒你的晚餐耶。」
「……那我吃泡麵好了。」
Jack用十分鐘解決完晚餐,回到房間後看著桌上還沒完成的謝爾曼戰車,卻完全提不起興致。
他不是個鑽牛角尖的人,想不通的事就丟到腦後,就連自己的情緒變化也不會深究。
但現在他倒在床上,沒來由的煩悶焦躁扼殺了他的思考能力。
想去找他,又不想找他。
Jack吼叫了一聲,挺腰坐起身來,甩了甩頭也甩不掉這噁心的情緒。
他深吸口氣。
不行,我得重頭想想,為什麼聽到有人要挖角Skyline的時候自己會這麼生氣?他說的也沒錯,出門前他也不知道對方會講這個話題啊?不知道的話,要怎麼事先討論呢?
難不成我是覺得Skyline能力比自己好,所以有公司挖他,我嫉妒他嗎?
不,這不可能……Skyline的確很厲害沒錯,但我也不差啊。
等等,那間H公司——
Jack想到這裡,伸手拿了筆電,在搜尋引擎上打了H公司的全名。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