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歸來 中

Will在公司一樓櫃台拿訪客證要換回駕照時,還意外巧遇以前大學社團學妹,上前聊了一下天才知道她也在這間公司工作,而且是還當RD。
學妹起先看到Will的訪客證,本來以為他只是來洽公,當他說到自己下星期就會到公司上班,以後業務應該都遇得到的時候,學妹雖然錯愕,但仍客氣地說以後還請學長多指教了。
不過,Will還是看到了她來不及遮掩的那一秒驚恐。
他在電梯裡看著鏡子摸摸臉,心想著自己以前在社團裡有這麼恐怖嗎?讓畢業好幾年、一個好端端學妹看到他嚇成這樣。
業界看起來大,實際上風聲也卻傳得很快,Will這些年雖然在H公司,但關於自己的八卦他也聽了不少,還好大部分是褒多過貶。
不過,即使自己的歸來造成一股不小的旋風,但大風吹最想吹的那個人依舊坐在那邊動也不動。
Rad剛剛一句話也沒跟他說。
雖然早就清楚Rad不是個多話的人,但他們兩人之間也不至於無話可說吧?
難不成他是在意五年前的事嗎?
答應了他卻沒做到的事。
Will與Rad的關係亦得從五年前說起。
Will是個出色的PM,但只單靠他一人是無法完成專案的,Rad便是他的最佳幫手。
每個RD都有自己的個性,像是Jack熱愛工作,可是只對自己有興趣的東西認真,沒興趣的就提不起勁做;Frank的話,問他這個做不做得到,他會說要試試看,但過幾天後就會跟你說試了之後不行啊,每次都不行;Darcy有自己一套主見,非常固執,很難說服他改變做法。
只有Rad願意陪著他,幫他測試那些千奇百怪的需求與天馬行空的企劃。
做新案子時,他們兩人幾乎以公司為家,卻做得很快樂、很充實。
有了幾個成功的案子之後,Will與Rad討論,決定更大膽一點,弄了一個很前衛的提案,Will鬥志高昂往上呈報,卻被經理打了回票。
「經理那個白痴,根本不懂,他只是不爽我風頭健。不行,我不能就這樣算了,這個提案一定讓它要通過。我不會讓你的努力白費的,Rad。」
Rad一如往常地埋首在電腦裡,邊聽他叨唸邊點頭,至於是不是真的有聽進去,從他手指間行雲流水毫不間斷的程式碼便可得知。
後來,Will越級呈報被總裁打了回票,而他這個人最大的痛腳就是好面子,弄出這麼丟臉的事,他隔天就提了辭呈,經理也火速批閱,還『好心』地跟他說,交接不用一個月,弄完就可以走了。
在收拾完滾蛋前Will一直沒臉去找Rad,想當初還對他信誓旦旦地說不會讓他的辛苦白費,結果卻落得如此下場。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沒把Rad給拖下水吧。
在公司的最後那天,Will抱著紙箱,不想遇到任何人,選擇走樓梯下樓,但他忘了Rad的辦公室在四樓,平常不想等電梯也常走樓梯。
兩人就這樣不期而遇。
Will難得支支吾吾、不知該怎麼開口時,Rad難得率先開口。
「你要走了?」
「嗯……」
「真可惜,上次討論的東西,我試出來了。」
手上的紙箱碰地一聲掉到地上,裡面的東西散落在地。
Will遲了幾秒才慌張地蹲下來收拾,Rad也走到旁邊幫他撿了幾枝滾到旁邊的筆。
Will低著頭,悶悶地開口。
「好想再跟你一起工作。」

一個禮拜過去,Will風風火火地走馬上任。
恰好隔天事業群的業務會議,Will穿著名牌西裝,蹬 著光可鑑人的黑頭皮鞋,當年的小PM搖身一變,以一副王者的姿態出現在眾人面前。
恰好這間會議室就是當年他失敗的地方,能夠風光重回這裡對他意義重大。
Will坐在當年經理的位置上,大家瞥過來的眼神冷暖各有不同,他自己內心也百感交集。
開會時間一到,總經理指示各主管依序報告,待全部的人都簡報完後,他簡單扼要地介紹Will。
才剛到職的Will理論上今天只列席不用報告,但總經理還是給了他說話的時間。
「謝謝總經理,在座應該有一些人已經認識我了,還沒有機會認識的,以後也會慢慢了解我的作風,那我就不多做自我介紹了,只說一件事。」Will雙手撐在會議桌上,環視著現場所有人,「我知道公司最近正在調整產品方向,也知道最近的業積並不算太好,總經理答應了我一件事,如果有必要的話,可以把目前全部的開發專案全部打掉重做,而我也正有這個打算。」
這是要他回來的第二個條件,給他完整的專案生殺大權。
說完後,Will坐了下來,並看向坐在最角落的Rad,內心有點激動。
看到了吧,Rad,以後我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再也不會有人阻擋了。
此時,臺下議論紛紛,最先發難的便是研發部的Frank,他表示目前手上的案子都順利進行中,說停就停的話,之前的辛苦不就浪費了?
「我倒覺得——」Will挑起眉,「做了不成功的產品才叫浪費。」
Frank被這句堵得有口難言,心想著產品不成功能都全怪RD嗎?PM要負最大責任吧……呃等等,他都說要砍掉重練了?
Darcy見狀不服氣地也按下麥克風按鈕。
「全部重做的話也太不合理,我覺得重新檢視、調整設計的話比較合乎效益。」
Will正準備回話時,Rad也按下了按鈕。
「我同意Darcy的說法,把正在進行中的案子都砍掉實在太奇怪,不合邏輯,只因為它們是前任經理留下來的東西嗎?」
Will茫然地看著他,臉上像是被甩了一記巴掌般熱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