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裁系列 – 總裁三重奏

──第一個總裁
這週末剛好小男朋友也放假,總裁便約他沿著河岸騎腳踏車,爬個小山吸個芬多精,再騎回捷運站,是個健康又節省約會。
「仲良卿卿,要喝水嗎?」
「好啊,喝一點。」
兩人在路邊的大石頭上坐了下來,總裁從背包裡拿水壺給仲良。他有著老一輩的思維,堅信喝冰水對身體不好,所以水壺裡裝的是溫開水,但滴了幾滴檸檬汁。
仲良喝了一口覺得十分清爽,忍不住又多喝了一點。
他轉頭正想問總裁不要喝的時候,發現對方正板著面孔,嚴肅地瞪著手機。
「公司有急事嗎?」仲良關心道。
總裁這才回過神似地直搖頭,「沒什麼,只是剛剛收到一封呂祕書的信,他說下禮拜要請七天假。」
呂祕書是總裁的第一祕書,亦是他的得利助手,仲良外送咖啡到總裁公司時,總會看到呂祕書站在總裁身邊。
他一向站在總裁的右後方,總裁側過頭,他就會上前一步,在總裁耳邊提供他當下想要的資訊。總裁轉過身,他就邁開腳步帶著總裁到下一個開會的地點。
但總裁從沒有想過,自己的右後方的影子也會有想要請假的時候。
「哇,七天假啊,呂祕書是不是要出國玩啊?」
「不知道,他從沒有請過假。」總裁腦袋飛快地轉了一下,沉吟道,「嗯,應該是跟那個有關吧……」
「那個是?」
「我公司今年沒達到理想的業績。」
總裁公司的年度業績目標一向是去年業績的兩倍,員工們對這個目標只有一個感想,去年的業績是今年的業障,南無。
「就算沒達到業績還是可以請假休息啊,經濟局勢總是起起落落,總裁你也不要太在意了。」
「不,呂祕書不會休息,他只會覺得這是自己的錯,所以請假在家反省。」
「呃……應該不是吧,據我所知,祕書又不負擔業績責任啊?」
「沒錯,仲良卿卿你說得很對,他的工作就是輔助我工作,要反省的話也是我先反省,但我對自己的政策很有信心的,所以我不會反省!回過頭來,那他為什麼要請假?我都沒請假了。」
「所以我說,呂祕書偶爾也會有想要出國旅行或在家休息放鬆的時候啊。」
「不,他不可能會有這種想法。」
「你為什麼這麼篤定?」
「因為我認識他十五年了。」

──第二個總裁
生得一張混血兒臉,有著一雙冰藍色眼眸的總裁站在窗前深思。
當初那個人說要來德國找自己的時候,他還高興了一下,但也只有一下而已。
他隨後冷靜想想,立即就會猜到對方是為了什麼事過來。
總裁回頭望向那個身穿深灰色壓紋西裝,拘謹地坐在沙發上的男人。
明明已經快四十歲了,但只要不裝假鬍子,那張臉就顯得特別年輕。
男人不廢話,下了飛機搭車過來,一看到他就開門見山地說出自己的目的。
男人想把自己的公司賣給臺灣的章總裁,但又不願意自己出面,希望總裁能幫他。
總裁只用了幾秒鐘思考,立即理解這中間的因果關係。
章總裁的公司今年業績持平,不外乎是自有品牌產品沒打出好牌,只靠代工事業維持住一般成績。
而那男人的公司情況完全相反,今年一路長紅,自家產品賣到缺貨三個月,前景也一片看好。
但是,男人卻心繫章總裁,不願意看他公司走下坡,便決定把自己的公司賣給他,但又不想讓章總裁知道是自己幫助了他,所以男人才來德國提出這個請求。
總裁看著他茫然一會兒,忽地啞然失笑,自嘲又自虐地開口。
「你對那個人,就是愛了吧。」
男人習慣性地伸手想摸摸假鬍子,抓了個空才想到今天以真面目示人,只好改摸摸鬢角,聊勝於無。
「你知道臺灣一年出版幾本總裁相關的言情小說嗎?」
「啊?」總裁被這幾個問題問得呆愣。
「在這之中,男女主角是總裁跟祕書的關係又有多少本?最後,身為總裁跟祕書的男女主角過著幸福又快樂的日子的故事又有多少?」
「呃……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多到不知道有多少啊。」
男人微揚起嘴角,總裁覺得他是強顏歡笑。
「你在想什麼啊?」總裁撫著眉心,無奈問道。
「我在想,那些都是小說故事,現實生活中的總裁跟祕書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因為,祕書對總裁唯一的情感,就只有恨意。」

──第三個總裁
H公司順利轉賣,呂祕書銷假上班,看著自家老闆併購了H公司後,如虎添翼、眉飛色舞的樣子,他內心感慨萬千。
隔了幾個禮拜,呂祕書跟同事在大廳等待總裁外出回來時,忽然聽到這個被自己拋棄的頭銜。
「呂總裁!」
呂祕書抖了一下身子,回頭發現是自己以前公司一名很優秀的PM認出了自己。
「呂祕書,你朋友?」第二祕書問道。
老江湖的他按捺著可能被發現身分的緊張感,平穩地回話,「嗯,我去跟他說個話,待會總裁回來的話,就直接帶他到會議室吧。」
「好。」
呂祕書說完回過頭,瞬間轉為呂總裁的氣勢,跟這個前員工邊聊天邊帶他走出第二祕書的視線範圍。
「呂總,為什麼你要賣掉H公司呢?」 這個問題他也問了自己好幾次。
是啊,為什麼呢?
H公司再過幾年就能與這間公司平起平坐,甚至還有可能贏過它,但又如何呢。
呂總裁半真半假地回答下屬的疑問,也邊安慰著自己。
公司對公司的世界,可以用業績衡量,是勝者為王,人對人的世界卻不是。
呂總裁原以為只要自己夠強大,那個人就會轉過頭來看他,沒想到他還在壯大自己的公司時,他的身邊就有了另一個能與他平起平坐的人。
他這才知道,即使自己贏了,那個人也不會把自己放在眼裡。
決定把H公司賣掉,呂總裁沒有多想,只是一個念頭。
但他卻在整理H公司準備移交時,發現自己其實是為了那個人打造這家公司的。
那個人的事業一直缺少的一塊積木,而H公司就像是替他量身打造似地。
把H公司賣掉,也等於是把自己對那個人多年來的情感一次奉獻給他。
雖然,他不可能知道這件事。
送走下屬後,呂總裁瞬間消了氣,又變回原本那個影子 般的呂祕書。
他走回大廳時,發現總裁跟第二祕書站在原地等他。
「咦?總裁?!」呂祕書小跑步迎上前,「怎麼不先上樓呢?」
「總裁說要等你回來再一起上去。」第二祕書解釋道。
「啊,不好意思。」
「人來了就走吧。」
「是!」
總裁霸氣地大步往前,呂祕書連忙跟上,待在那個讓他舒服的右後方位置。
影子一歸位,總裁就開了金口。
「上禮拜你不在時,我跟H公司都交接完了,我看那個總裁不太關心H公司,我買過來正好可以好好發揮它的價值,你明天把H公司的資料整理重點給我看。」
「是。」
交待完事項後,總裁突然沒頭沒尾地說,「我覺得,你不在的時候,還蠻麻煩的,以後別請這麼長的假。」
呂祕書呆頭呆腦地看著總裁的背影,隨後偷笑了一聲。
「報告總裁,是。」

呂祕書晚上跟那半個德國佬聊天時,順口提了這件事,對方很不以為然。
『他只不過用了一句話,又騙了你幾十年的忠誠,這麼好用的人才當然不能放。』
「我當然知道,比你了解他啊,他只在乎祕書好不好用。」
『那你還——!』電話另一端聽了氣結,又不知該怎麼說他。
「哎,我現在少了個工作,閒得發慌,不如,就兼差當你的祕書吧。反正你今年也預計在亞太這邊擴展不是嗎?連辦公室都租好了。」
『不要。』他一口回絕,理由簡單,『現實的總裁與祕書都不會在一起,所以我不要。』
「誰說的?」
『不是你說的嗎!』
「那是現實啊,天知道我們是不是現實存在的人物?搞不好我們也只是書中的某個角色。」
『這……』這樣解釋也行得通喔?
「這麼想多好,書中的總裁跟祕書總是有美好結局——」
『我不當替身的喔,你現在對那個人到底怎麼想?』
「我不是早說過了?祕書對總裁唯一的情感,就只有恨意啊。我明天要把重點資料給他,現在還在整理呢。」
『喔……等等,但你是我的祕書的話,對我不就也只有恨意?可是,總裁跟祕書又有美好結局?搞得我好亂啊……』
「放心!言情小說的劇情總是不合邏輯。」


把祕書主線收完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