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動販賣機

某一天,我累得比狗還不如,下班回家後,連走到客廳的力氣也沒有,就這樣倒在玄關門口。
昏沉之間,我邊想著,人為什麼要面對那些狗屁倒灶的事?人為什麼要工作?是不是變成動物就不用工作?但動物也要覓食,那也算是工作……
那麼,一定要工作的話,那能不能讓我變成一臺自動販賣機呢?
客人投錢,按下按鈕,我就給他相對應的飲料,多麼簡單明白,絕對不會有紛爭。
……如果真的能變成自動販賣機就好了。
失去意識前,我不斷禱唸這個願望,也許是這份執著太過強烈,也有可能是從來沒有人向神許過這個願望,跟『發大財』或『找到女朋友』的熱門程度不同,不需等待。
總之,醒來之後,我真的變成一臺飲料自動販賣機。

這是一個至今我仍無法理解的謎。
我明明在臺灣土生土長,變成自動販賣機後,卻矗立在東京銀座的鬧街裡。
我想了很多理由,可能變成是自動販賣機後,所屬國籍、語言等一切都不重要了,也有可能是日本是自動販賣機最多的國家。
我的閒置時間很多,無聊的時候總在想這個問題,但至今還沒找到一個我自己也認同的答案。
站在這裡也快三年了,每天看著對面大樓的螢幕廣告,聽路人閒聊,我也慢慢學會了日文,雖然我無法說話,只能發出抽獎時的音樂,與中獎的音效,但聽得懂別人在講什麼還是蠻有趣的。
在銀座這個地點,最忙碌的工作時段是十二點到二點,最後一班電車離開後,沒趕上電車的人們會沮喪地走過來買罐飲料,想辦法渡過這漫漫長夜。
此時,眼前就有個搖搖晃晃的上班族,他滿臉通紅,顯然喝了不少,經過我面前時跌了一下,整個人撞了過來。
「痛……搞什麼啊,不買也不要破壞我啊。」
待我重新聚焦在上班族身上時,他也以一副看到鬼的樣子看著我。
「你……會講話?」
我這才驚覺剛剛幹了什麼事,原來可以利用改變喇趴的音調發出類似說話的機械音啊。
「對,我是最新科技研發的自動販賣機,具有人工智慧,我會講話喔。」
「喔——原來如此。」上班族隨即就接受這個漏洞百出的解釋。
「客人要來罐解酒的黑咖啡嗎?」
「我沒喝多醉啦,買罐芬打好了。」他投了硬幣,我吐出芬達。
他似乎沒打算離開,就靠在我身邊喝飲料。
「上班很累吧?」難得有個可以聊天的對象,我當然不會放走這個機會。
「嗯……對啊,累得像條狗,剛剛跟客戶喝酒,卻因為講錯話惹對方不開心……我明天一定會被老闆罵死……」
「哎,工作就是這樣啊,不管是什麼工作都有狗屁倒灶事發生。」
「你也有嗎?」上班族笑道。
「當然有啊,前幾天有個小屁孩把口香糖貼在我的零錢口裡,噁心死了,還害好幾個客人中招。雖然中田先生幫我清掉了,噢,中田先生就是幫我補充飲料的人,但那黏糊糊的感覺到現在還是在……唉,你別笑嘛。」
上班族笑得蹲了下來,過了好一陣子才緩過來說,「你真是太有趣了,還會講笑話,是遠端操控發聲的吧!」
「呵呵,說穿了就不有趣啦。」雖然我猜這醉鬼八成明天就忘了,但還是買個保險比較好。
「那我也來跟你講講我工作上發生的蠢事吧——」
結果,我跟這個上班族聊到第一班電車出發前十分鐘,才互相道別,珍重再見。
收拾好心情,進入休眠狀態後,這天的生意奇差無比,再度被喚醒時已時夜晚,站在眼前的人仍是那個上班族。
「喂,你還在嗎?」他輕聲的喚道,生怕被別人看到他是個跟自動販賣機講話的呆子。
「哎,你又來啦。」
「嗯,對啊,我還帶了這個。」

上班族笑著舉起清潔劑與刷子,我開心地發出中獎的音效。

我跟上班族變成了朋友。
他從來不問『為什麼這排販賣機只有你會說話?』之類的問題,裝得就像販賣機說話是天經地義一樣。
上班族一個禮拜會繞過來好幾天,附近沒人的時候,我們會聊聊天或拿著小電視一起看,有人的時候,他就站在旁邊抽菸,等人走了再過來跟我說話。
交到朋友最大的好處就是哪裡癢的時候,可以請他幫我按一下、抓一下。
上班族也樂於幫我按摩,他說這樣有種紓解壓力的效果。但我總有點心虛,每次都會請他飲料當作酬勞。
中田先生把我的內部拆開來檢查好幾次,因為最近飲料跟金額都老是對不太起來。
「阿販,你不用請我喝飲料啦,才多少錢,我薪水雖然少也不是買不起。」
阿販是上班族幫我取的小名,我覺得還蠻可愛的。
「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你就讓我請吧!」我不容退讓,非常認真。
上班族垂下頭,「可是……我怕你太常請客,要是被公司認為是壞掉、該報廢的機器怎麼辦?」
唔,這點我倒是沒有考慮到……原來變成自動販賣機也會『死』這個問題。
「那就到時候再說啦,哈哈哈。」我樂觀地道。
「不行!阿販是我重要的朋友,絕對不可以消失。」
上班族突然抱住我,真是奇怪他今天又沒醉。
「好啦好啦,不然這樣,以後兩個月再請你一次如何?以前的失誤率大概也是這樣。」
他聞言猛地抬起頭,送我一個燦爛的笑容。
「好!答應好了喔。」
這是我變成自動販賣機後,第一次感到後悔,為什麼會變成了一個無法給予別人溫暖的機器呢。
如果當初許的願望是變成一隻狗就好了。

世事難料,要先離開的人不是我,是他。
上班族紅著眼眶來向我道別,我當然也很難過,但就算表示出來又如何?我又不可能跟他一起去,只好裝得樂觀的語氣。
「調職到北海道啊……一定很冷吧?多帶點衣服上去啊,聽說那邊有道料理叫湯咖哩,很好吃的樣子呢。」
「對不起阿販,都是我太沒用了,工作上又出了問題才會被調到北海道分公司……如果我能更有能力的話,就可以留在本社了。」
「這不是你的問題啦……」我太了解上班族了,他個性單純,會被調任一定不全是能力問題。
「阿販……」
「別難過啦,有空回來看看我就好啦。自動販賣機就是有這個好處,不會隨便移動,永遠都在這裡。」
我說了個大謊,其實前幾天才聽到中田先生喃喃說可能要換成最新機型了。唉,我搞不好撐不到下一次他回來看我了。
「……如果我是一臺自動販賣機就好了,就能陪在你身邊了。」
我聽到這句話嚇了一跳,連忙出聲阻止。
「阿努!你千萬不能許這個願望!」
「咦?為什麼?」
「如果真的變成一臺自動販賣機的話,你一定會後悔的!」
就跟我一樣。
上班族聽了我的話,雙腳無力地跪了下來,攀在我身上嚎啕大哭。
「阿販,對不起,其實我、我才是自動販賣機。」
「啊?什麼?」
上班族邊哭邊道,「某一天,我突然就有了意識,有了知覺,能看到人類在做什麼、在說什麼。從那時候起我就很羨慕人類,可以做有趣的工作,還可以交朋友,不是像我一樣只呆呆地站在這裡……沒想到奇蹟又再一次發生了,我變成了一個人類上班族。」
我啞口無言地看著他,人類許願變成自動販賣機,自動販賣機許願變成人類,神說哪有這麼巧合的,那就讓你們交換好了。
「原來如此,這就是我會從臺灣變到東京的理由啊。」
「阿販是臺灣人啊?」
「對啊,我記得你們公司也有業務在臺灣嘛?」
「是啊,還真有緣,呵呵。」
我們一人一機相視傻笑了好一陣子,才發現重點不在這裡啊,回歸正題討論後,仍無法解決目前的狀況。
「阿販,我們還是換回來吧?畢竟我才是真的自動販賣機,你是人類。」上班族一臉哀傷地道。
「就算換回來也沒有解決問題啊,我們還是會分開,而且理論上我應該會回到我在臺灣的那個身體裡。」如果身體還在的話……
「那、那該怎麼辦啊?」
「我也不知道……」
「再許個願……會有用嗎?」
「咦?」
「我們兩個上次誠心誠意許的願望都能實現的話,這次應該也可以吧!」
如果上次都能成功的話,這次——
「那、那要許什麼願?」我竟有點興奮,燈號全亮。
「當然是——」

——我們想要在一起啊!

omake-
「阿努,我覺得這個願望還是許得不太對……」
「我也覺得,神好像搞錯了方向?」
「就字面上的意思的確是那樣沒錯啦……」
「嗚哇——!自動販賣機會講話!」
「阿販,客人被我們嚇跑了耶。」
「……不被我們嚇跑才怪,話說,都在同一臺機器裡了,為什麼不能用心靈溝通之類的?」
「阿販,重點不在那裡啦。」


參加大B站慶活動寫的文章XD
靈感來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TF2WieFNPY
XD這節目超有梗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