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好運氣 3

陳宏睿趕到家時,電話鈴聲已不知道響了多久。
他連鞋子都還沒脫就急急忙忙跑進去接,深怕對方突然掛斷電話,即使他知道另一端一定會等他。
「喂、喂。」
聽見那溫柔細軟的聲音,陳宏睿的心像是被誰捧在手上細細撫摸,不禁舒坦地沿著牆壁滑坐了下來。
每個月十五號晚上六點是他最期待,卻也最不期待的時刻。期待能接到電話,又不希望時間太快結束,還得等一個月。
「嗯,有啊,有正常吃飯。C中的課沒那麼累……」
即使每次都是相同類似的問候,陳宏睿還是覺得暖暖的,彷彿把平日缺乏的關心一次補足。
「……嗯,我知道,拜拜……」
話筒裡的嘟嘟聲不知道響了多久,陳宏睿才依依不捨地掛上電話。
「宏睿,你在做什麼?」
陳行舜不知何時進了家門,高大的身軀擋住了玄關的燈光。
那名為父親的背光輪廓線讓陳宏睿全身發顫,他緩緩握住拳,讓指甲扎進肉裡,才能正常說話。
「接電話……我一進門就聽到電話聲,急急忙忙跑進接,結果是打錯電話的哈哈。」
陳宏睿覺得自己的笑聲比晒了三個月的魚乾還乾,不過爸爸不怎麼在意,經過他身邊的時候,只提醒了一句。
「去把鞋子放好,地板擦乾淨。」
陳宏睿將鞋子放好,地板整理乾淨,把書包拿到樓上房間,將冷汗弄濕的內衣跟制服換掉,再下樓時,陳行舜已坐在餐桌主位,等他一同開飯。
陳家父子倆不開伙,家裡的晚飯一向是幫忙整理家務的郭阿姨一並做的,假日的話他們就隨意在外面解決。
「爸今天怎麼比較早回來?」陳宏睿邊拉開椅子邊問道。
法院公務繁忙,早一點的話陳行舜也都七八點下班,晚一點的話忙過通宵也有可能。
「辦公室線路有問題,晚上要修理,就提早回來了。」
陳宏睿應了一聲,便提起最近學校可能會解除髮禁的話題。
其實陳家父子的個性很像,他們在團體中絕對不是帶頭的人,也不會主動提起話題,不過,兩個人在家的時候,陳宏睿總是硬著頭皮也要積極地聊天。
一但沉默了下來,室內就像瞬間被抽乾了空氣,讓人窒息難受。
跟家人相處,竟會因為沒話聊而感到尷尬不安,這樣的相處形態在別人眼中應該很畸形吧。
陳宏睿邊這麼想而忘了開口的時候,氣氛又沉悶了起來,而此時陳行舜難得地開了口。
「郭阿姨下午有打電話給我。」
「喔?什麼事嗎?」
「她說下禮拜想打掃二樓房間,你如果有什麼東西也可以一併整理給她,留個便條,她會處理。年紀也不小了,自己的東西自己收好。」
「嗯,好。」陳宏睿自嘲地笑道,「不會有什麼不該出現的東西被她看到啦。」
這個玩笑並未得到陳法官嘴角的青睞,他只多看了一眼兒子,就繼續吃飯。
但陳宏睿卻被這個眼神嚇了一跳,跟剛剛在玄關發生的事連結了起來。
他在心中不停安撫自己。
沒事的,不會被發現的。
房間裡沒有任何跟她相關的東西,唯一一項與她有關連的東西就是那幾個電話號碼數字。
他牢牢地背在心中,即使從不主動撥打。
「陳宏睿!綜合黑糖冰的五十元。」
打著哈欠的陳宏睿才剛走近座位,連書包都還沒放下,莎莎就伸手向他討錢。
他的腦袋尚未開機,轉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喔!抱歉,昨天走得太趕了,等一下,我找零錢給你喔。」
莎莎一手搭在木椅背上,撐著下巴風涼地說,「也不知道你昨天在趕什麼,真可惜啊,要是你晚一點走就可以看到溫翊嵐了。」
「他也會去那間冰店喔?」
「是啊,昨天跟一個穿C女制服的女生,一起來、分開走。」
「分開走?什麼意思啊?」
莎莎笑得有點興奮,「字面上的意思啊,他們點完冰也沒吃幾口就開始吵架。你錯過昨天那難得一見的場面真是太可惜了,沒想到那個溫翊嵐在女生面前這麼孬——」
「原來他會去那間冰店啊,那我是不是該去挑戰臉盆冰,把名字留在牆上呢?」
「……陳宏睿你重點是不是放錯了?」
「不然重點是什麼?」
「重點是溫翊嵐跟他女朋友啊。」
「我想認識的是溫翊嵐,又不是他女朋友。」
「呃……」這麼說好像也沒錯?
沒多理會莎莎,陳宏睿自顧自地思考,「只在冰店牆上留下名字,他大概也不會注意到我,必須更顯眼才行,對了,就是那個吧,昨天在電視上看到的那個,如果參加那個的話——」
見對方的思緒不知道飛到哪個星球去了,莎莎便轉過身拿出第一堂國文課本準備複習小考範圍,課本都還沒翻開,肩膀倏地被拍了一下。
莎莎連回頭都懶,「幹嘛啦?」
「莎莎,我有件事想拜託你。」
他無奈地嘆了口氣,實在不知道友人這莫名其妙的執著到底又為哪齣。
「我不認識平班的人,也不認識溫翊嵐,昨天也沒跟他搭話好嗎?」
「喔,跟他沒關係……不過目的又有關係,啊,總之,你可不可以跟我組隊去參加『金聰明』啊?」
莎莎猛地回頭,「那個益智節目?」
「對啊,如果上電視的話,再怎樣溫翊嵐也會注意到我吧!」

小陳的思考迴路從小就跟正常人不太一樣(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