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 [新社員] 小男生小嫩草

三/吾

阿廣視角

下課鐘響,都衍吾也醒了,習慣性地把手伸進書包裡要拿鼓棒,書包裡明明沒放什麼東西,卻撈了兩圈都沒撈到。
正想開口發問,抬眼一看,隨身執事就站在身旁,面無表情地搶走了發言權。
「老闆,昨天睡覺前你還在玩鼓棒,我要幫你收起來,你不肯。後來我請你睡前把他放進書包裡,以免明天找不到,你說好。」
都衍吾歪著頭回想了一下,好像有這麼一回事,但他練得累了,鼓棒一丟倒頭就睡,哪管這麼多。
「那——應該放在床上吧。」他嘿嘿地笑了幾聲,「三三幫我回家拿啦,手癢了。」
顧培三居高臨下看著他,雖然只是件小事,但生氣的理由與立場充足。
可是大家都知道,這種事比小安罵髒話、阿廣發奮圖強、莉莉絲不愛BL、小八穿裙子來上學,還更不可能發生。
「好的,老闆,我回去拿,上課前會回來。」
都衍吾又趴下來睡覺,而顧培三前腳剛離開教室,甯常夏就忍不住拉著師葉月討論剛剛的「劇情」。
「三三跟老吾是不是從來沒吵架過啊?」
「就算想吵,跟三歲小孩也吵不起來吧。」
「說得也是,但……不吵架的話BL故事就沒有高潮起伏,就不好看啦。」
她們的聊天內容不小心進了裴世廣耳裡,他忍不笑了出聲。
「妳們真當三三是機器人啊?他也是有情緒的,國中的時候還跟老吾冷戰了快一學期。」
「什麼?冷戰?那個三三?!」
「什麼?床頭吵床尾和?說好的HD影片在哪裡?!」
師葉月撫額,「莉莉絲……妳都聽成了什麼啊,只對了前兩個字。」
「哼哼,我只是把冷戰跟三三快轉而已!」
「啊?我完全聽不懂妳在說什麼……」
裴世廣扯一扯嘴角,沒打算繼續話題,他戴起耳機嗯嗯啊啊地哼起歌來,但思緒卻默默地飄到了四年前。
他們三人都還是國中生的時候。
升國中開學的第一天,裴世廣在校門口看到都衍吾跟顧培三從黑頭車上走下,下巴差點合不起來。
「嗨,阿廣。」都衍吾爽朗地朝他打招呼。
「嗨個頭!」他氣呼呼地走向前,「你不是應該去讀什麼高級私立小學嗎?幹嘛跑來公立湊熱鬧啊!」
裴世廣小學畢業那天最開心的事就是可以甩掉他們再也不見,怎知這對主僕像鞋底的口香糖,怎麼刮也刮不掉。
「我爸說大學以前我都可以自己決定要去哪讀書啊,我看大家都讀這間國中,我就來這間啦。只是我媽有點意見,她嫌這間學校制服太醜了,就在開學前把制服重新設計成這樣。」都衍吾拉了拉身上嶄新燙平的白制服。
裴世廣暗歎了一聲,難怪!開學前學校忽然說要換制服,還不用付錢就直接宅配送到家裡,就是這個原因啊。
「老闆,你的風紀扣沒扣上。」
「是喔,幫我扣,媽媽說衣服要穿整齊。」
主僕一如往常的模樣讓裴世廣看了就煩,扭頭走進學校,存著僥倖想著搞不好他們不會同一班。
都衍吾還沒開始長高,矮了執事一截,只得仰著頭問道,

「三三,阿廣是在生什麼氣嗎?」
顧培三幫他扣好風紀扣,順手又整理了一下老闆的立領襯衫跟藍黑色長褲褲管。
「他只是看到我們太高興,又不知道怎麼表現罷了。」
「那太好了,還好我請爸爸把我們分在同一班。」
裴世廣在教室裡看到都衍吾第二次向他打招呼時,已經不想說話了,後來到了高中還是同一班時,他也習慣了。
跟都衍吾和顧培三同班也不是沒有好處,至少都衍吾家裡很有錢,教室裡的各項設備,只要向他許願,隔天就會變成新的,還更高一級。
也因為如此,都衍吾在學校裡人緣很好,當然其中也不泛那些帶著惡意想接近他的人,但全被顧培三不留痕跡地處理掉了。
過了一個學期,跟同學們相處久了,知道都衍吾不只是家裡有錢而已,本人沒有什麼少爺架子,個性就是個熱血白痴,還蠢得好笑,圍繞在他身旁的朋友也越來越多。
反倒是顧培三沒什麼朋友,大家都當他是老吾的附屬品,有時候連老師都會忘了他的名字,直叫他「都衍吾旁邊那一個」。
這天,都衍吾跟同學熱烈地討論搖滾樂,顧培三安安靜靜地站在一旁,一動也不動,像個休眠中的機器人,唯有偶爾眨眼時才讓人知道他是個活生生的人類。
大概是金星逆行,裴世廣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突然心血來潮地跑去跟他搭話。
「你不覺得無聊嗎?不想加入他們的話題嗎?」
顧培三保持著直視老闆的視線回答,「不會無聊,我還沒調查搖滾樂。」
他嘖了一聲,自言自語般地叨唸著,「根本是個機器人,還真想在你身上找找看有沒有開關。」
「我不是機器人,也有情緒。」
「看不出來。」
「我現在的情緒是,憤怒。」
他仍看著都衍吾,但那雙總是平靜無波的眼睛卻有了些起伏。
「你看。」
顧培三這才轉向裴世廣,張開原本握拳的雙手,手心上是一排深得幾乎要出血的指甲刻痕。
裴世廣看得發愣,嘴巴一張一閉,八成是太過刺激暫時失去了說話能力。
「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顧培三低頭看著傷痕半晌,隨即又把視線釘在那個人身上。
直到這天,裴世廣才真正認識顧培三這個人。
升上國二沒多久,發生了一件大事。
老吾跟三三吵架了。
其實是都衍吾單方面地認為顧培三不理他、對他很壞,但實際上大家都看不出顧培三有什麼異狀,他依然站在老闆身邊,服侍陪伴,說什麼就做什麼,沒有第二句話。
「你看他的表情、他講話的樣子就是不想理我啊!」
「三三,你不理老吾嗎?」
「老闆的命令不可以違背。」
同學們看到顧培三一本正經的回話,紛紛開始笑老吾。
「看不出來啊,明明就一樣啊,老吾你還沒醒喔?」
「老吾你是不是漫畫看太多啦?以為這個三三是複製人之類的……」
「哪裡看不出來?他說話的樣子跟他的表情都跟以前不一樣啊!」
都衍吾氣呼呼地指著自家執事數落,但是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相信他,讓他火氣越來越大。
「哼,三三,我也不要理你了!」
兩人的冷戰正式開打,不過還是沒人覺得他們在冷戰,兩人仍一起上學,依舊服侍與被服侍著。
唯有裴世廣一個人覺得非常困擾。
「阿廣,你跟三三講,說我藍筆沒水了。」
「三三,老吾說他藍筆沒水了。」
「我這裡有備用的,請你拿給他。」
「喏,三三說他有備用的,給你。」
「謝啦,對了,你跟三三說,等等下課我想喝福利社的咖啡牛奶——」
裴世廣用光了自己本來就沒多少的耐心,忍不住罵道,「他就坐你後面,你自己跟他說啦。」
他撇撇嘴,死都不肯回頭,「不要,我跟他在吵架。」
「你有什麼事就叫三三,每天還跟他一起上學,還住一起,哪裡像在吵架啊!」裴世廣把這幾日累積的吐槽一口氣倒盡,內心爽快的同時,也驚覺自己好像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
「我也不想啊!」都衍吾猛地大聲叫道,「誰叫他是我的執事。」
頓時班上一片靜默,全部的人看著顧培三,只見他緩緩起身,對都衍吾一鞠躬。
「老闆,對不起,我回家後會向大老闆請調職位。」
當全班終於明白這兩個人是真的在吵架之後,眾人心驚膽戰地迎接隔天上學日,怎知劇情又急轉直下,兩位主角跟沒事一樣,仍舊搭同一輛黑頭車來上學,不過大家也不敢多說什麼話了。
「阿廣,你跟三三說我午休要跟他們上去天台練打鼓,叫他不用跟上來了。」
「三三,老吾說他午休要去練打鼓,你不用跟上去了。」
「我知道了。」
這無聊的冷戰模式還持續著,裴世廣這次捨命陪老闆,繼續跟他們玩,久而久之也習慣了。
他懶得介入這對主僕之間的冷戰,更何況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讓他煩惱。
裴世廣趁著午休時間來到三年級教室這棟樓,走過教室外的走廊時向裡面的人交換了眼神,隨即快步下樓,到體育館後面的空地等待。
「阿廣,我來了。」
「學長!」
裴世廣他早就懷疑自己喜歡男生,恰好三年級學長上禮拜向他告白,便驗證了這件事。
兩人甜蜜地膩在一起,你親我的臉頰,我拉你的小手,就像所有熱戀中的情侶一樣。
午休結束的鐘聲響起,裴世廣推著學長,要他先離開以免被人看到。
他看著學長跑三步就要回頭一次的模樣,臉上的笑容止不住,完全沒發現有個人無聲無息地出現在身後。
「阿廣。」
裴世廣嚇得跌坐在地上,全身顫抖地指著對方,「三、三三,你怎麼在這裡……」
「老闆有事要問我,但你不在他沒辦法跟我說話,就叫我來找你。」顧培三面無表情地解釋道。
「呿,就為了這種小事……你、你什麼都沒——」
「那位學長來之前我就在了,我什麼都看到了。」
見大勢已去,裴世廣反而沒那麼緊張了,他拍拍屁股站起來,斜靠在牆邊。
「沒錯,就像你看到的那樣,我跟學長正在交往。」只差手上少了根菸,他就是個感情經驗豐富的社會人士。
「你是男生……但你喜歡男的?」
「對啊,幹嘛?這是我的自由啊。」
「不,只是我……」
顧培三難得結巴,他撫著頭,彷彿這訊息太過刺激,讓他的腦袋無法運轉。
裴世廣饒富興味地看著他,等了幾秒,對方才開口說話。
「你會想著學長自慰嗎?」
「什麼?」
「我是說,你會邊自慰邊想著那個學長嗎?」
「呃,重點不是那個……等等,你問這個是什麼意思啊?難不成你也會想著哪個男生打手槍嗎?」
顧培三頓了一下,回答是。
這答案讓裴世廣的腦袋瞬間核爆,他過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試圖在斷垣殘壁中組合事情的真相,這才發現真相的骨架一直都在眼前。
「不會吧……這就是你跟他冷戰的原因?」
「我並沒有跟他冷戰。我只是想做好執事的工作而已,所以才想跟他劃清界線。」
裴世廣嘆了口氣,「三三,你想找人討論的話,就得把話講清楚啊,這樣我哪知道發生什麼事。」
「我……」顧培三握緊的雙拳頹然鬆開,「我……自慰的時候會想著他的臉,這讓我覺得很恐怖,所以我試著重新整理心情,重新用面對老闆的模樣面對他。」
「喔,簡單來講就是你喜歡他,但又怕自己喜歡他嘛。」
「對……阿廣,你難得理解得這麼快。」
「喂,我好心要幫你耶!」
「你要幫我?你要幫我什麼?」顧培三不解。
裴世廣懶得吐槽,直接切入重點,「你喜歡他就喜歡他啊,幹嘛害怕啊?」
「不行,他是我老闆。」
他翻了翻白眼,「拜託,這又不是什麼鄉土劇,丫鬟喜歡少爺就會被打死。這是戀愛自由的世界好嗎?而且對方又不是對你沒意思。」
「阿廣,你叫我跟你來天台幹嘛?翹掉下午第一堂課沒關係嗎?」
都衍吾邊抱怨邊跟在裴世廣屁股後面走到天台上,當他看到顧培三站在那邊時,表情瞬間皺了起來。
「阿廣,為什麼三三也在啊?」
「就是帶你來跟他解決問題啊。」
「我才不要跟他講話,是他先不理我的。」都衍吾嘟著嘴,毫不讓步。
裴世廣無奈地苦笑,「三三,你先吧。」
顧培三走到都衍吾面前,他死都不跟與自己對視,拚命別開眼神。
「老吾,我們合好吧。」
都衍吾聽了身體瞬間僵直,像個機器人般一拐一拐地轉過身,難以置信地看著他。
「三三,你是真心要跟我合好嗎?」
「當然。」
都衍吾大叫了一聲,三三是笨蛋,隨即緊緊地抱著他,顧培三鬆懈了臉上的表情,溫柔地擁著他,想起剛剛阿廣跟他說過的話。
「老吾他非常在意你好嗎?你都沒發現嗎?當你用冷淡的態度跟講話,全世界都沒人發現,就只有他發現了,以為你不理他、跟他吵架。喜歡一個人不就是會把他的一舉一動都放在心上,不就是這樣嗎?雖然那個幼稚鬼八成無法理解,但你就這樣放棄的話,對他也不公平吧?」
顧培三擁著老闆,對欲離開的裴世廣喚道。
「阿廣,謝謝你。」
「謝屁啦,你們主僕不要再來煩我啦。」他說完就趕緊閃人下樓,把天台留給他們。
「三三,阿廣又生氣了喔?」
「他只是看到我們合好太高興,又不知道怎麼慶祝罷了。」
顧培三依約在上課前趕回來,把鼓棒完好無缺地送交到老闆手上,至於都家離學校來回至少半小時車程,他到底如何在短短十分鐘的下課時間達成這件不可能的任務,裴世廣早就放棄用邏輯思考。
——反正愛情本來就沒有邏輯。
裴世廣像貓一樣緩步走到顧培三身邊,他正拿出手帕擦著額頭上因趕路冒出來的薄汗。
「你到現在還喜歡著老吾吧。」
顧培三沒說話,看著老闆拿鼓棒跟同學們笑鬧的模樣,嘴角幾不可見地揚了起來。
裴世廣搭著他的肩,難得認真地說話。
「作為朋友,看你喜歡到什麼時候,我就支持你到什麼時候。」
顧培三聞言回過頭,有點吃驚地望向他,隨即抱著肚子笑了好一陣子。
在裴世廣的記憶中,從沒看過那個遵守禮節、沒脾氣似地顧培三笑成這樣,笑到他都不好意思了起來。
「笑、笑屁喔。」
「阿廣,你知道小學時老闆為什麼堅持要跟你交朋友嗎?」
「啊?」
「那時候,你功課不好、體育不好、人緣又差、吃東西還挑食,老吾說要照顧弱小的同學,所以硬是要煩你、跟你當朋友。」
「Shit!都衍吾——」

原本只是想寫三三想著老闆diy(喂),但不知為何寫成阿廣視角(炸)

diy只好之後再補完了orz

另外這是突發本印調,有興趣可以參考看看>_</ cwt41新社員衍生本印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