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 [新社員] 時空膠囊 上

時空膠囊
「雷老師,你的建議我知道,不過我也想了很久才做了這個決定。」
「唉,看來不管說什麼都沒辦法改變你的心意了,站在老師的立場,我也只能祝福你了。」
「謝謝老師。」
都衍吾站在轉角牆邊,意外地聽到了站在輔導室門口兩人的對話。
他自己也不知怎麼,身體緊貼著牆不敢現身,腦袋嗡嗡作響,瞬間太多的情報,讓他來不及理解,完全無法理解。
放學後,都衍吾問顧培三要不要去社團,他說自己還有點事待會就過去。都衍吾便一個人先去練團,結果鼓打到一半覺得連尿急便跑去上廁所,從廁所出來要回社團教室時,就撞見了這一幕。
三三為什麼要瞞著自己,私下去找雷老師?他們在輔導室談什麼事?三三作了一個決定,那是什麼?為什麼雷老師要祝福他?
都衍吾的腦中被一串問句填滿,整個人有點茫然,連自己怎麼回到教室、坐在爵士鼓前的都不知道。
一直到顧培三拿咖啡牛奶給他的時候,他才回過神來。
「老闆,怎麼了?」
「喔,沒事啦,哈哈發了一下呆,耶——剛好我正想喝個飲料。」
都衍吾接過飲料,開心地插了吸管,沒三兩口就把咖啡牛奶部喝完,而剛剛滿腹的疑問就像被沖刷掉似地,消失得一乾二淨。
「三三,來練團囉!」
「是的,老闆。」
都衍吾邊打著鼓,分心地瞥了身旁的顧培三一眼,覺得更加踏實了點,原本輕飄飄鼓聲也終於打在點上。
沒什麼事的,三三他一直都在。
再怎麼歡樂快活的日子,都有結束的一天,二年九班在大家的哀嚎聲中,邁向了有著沉重考試壓力的三年級。
原東寺高中不採學力分班,所以班上涇渭分明地自動劃成考試組與無所謂組。
安啟凡想繼續升學,目標是T大,師葉月與甯常夏衡量了自己的成績與想唸的科系,決定要手牽手考S大。
裴世廣雖然會去參加考試,不過沒打算讀大學,畢業後想先等兵單之後再看下一步怎麼走。
至於都衍吾與顧培三——
「老吾跟三三不參加考試嗎?」安啟凡好奇地發問。
「要啊,不過我爸只給我兩個選項。」都衍吾邊轉著筆邊回答,「一個是靠自己的成績考上T大,一個是直接保送D大。」
「D大是由都氏企業創立的。」顧培三補充道。
「意思就是考再爛他們兩個也有學校讀啦。」裴世廣風涼地吐槽。
「哼,你以為我考不上T大啊?」小孩子氣的都衍吾對著他嗆聲,「我考試之神耶。」
「所以考試之神把一年份的嬰兒食品跟尿布都準備好了嗎?」
「不用一年啦,半年再準備就好了!」
「半年再準備你考得上嗎?」
「我考試之神啦!」
安啟凡無視那兩個幼稚笨蛋鬥嘴,轉向顧培三問道,「那,三三你呢?」
顧培三有點驚訝,他以為這個話題會在老闆跟阿廣的胡鬧下就這樣混了過去,沒想到小安竟然繼續追問。
「我……」
安啟凡難得看到對方遲疑的樣子,「三三不跟老吾讀同一所學校嗎?」
其實這件事顧培三沒打算隱瞞,但也從沒有人問過他,八成大家都以為他會跟都衍吾一起吧。
所以現在被問起,他還真不知該怎麼回應,恰巧老闆的叫喚聲打斷了這個話題。
「三三!幫我準備一年份的嬰兒食物,阿廣這傢伙說我一定沒辦法吃一年,所以我要吃給他看!」
顧培三望向後方的裴世廣,不意外地看到他笑得像隻金毛狐狸的表情,他在心底為掉到陷阱裡的老闆歎口氣。
「是的,老闆。」
結果這個話題就這樣被揭過了,直到考試前都沒人再提起。
準備考試的高三日子不急不緩地過著,來到倒數第三個月。
除了考試的壓力以外,還有一種離別的氣氛在空氣中漸漸發酵。雖然大家嘴巴上不說,還是跟平常一樣嬉鬧,但每個人的心裡都有個滴滴答答的時鐘,毫不留情地持續轉動。
某天眾人聚在安啟凡家讀書的時候,甯常夏終於爆炸了。
「我受不了了!一定要做點什麼一定要做點什麼一定要做點什麼——」她霍地站起身,在房間裡開始繞圈踱步。
師葉月看不下去,便拉住她的手溫柔地說,「妳怎麼了?是不是壓力太大了?讀不下書的話我們就休息一下——」
「小八……我不是壓力大,只是——」甯常夏欲言又止地說到一半,忽然跳起身來大叫,「啊!有了!」
「有、有什麼啊?」
「小八,就是時空膠囊!」她環視眾人,興奮地說,「大家一起來做時空膠囊吧!」
其他人漫畫看得沒她多,聽到這個詞都一頭霧水,經由她解釋之後才知道時空膠囊是什麼東西。
「所以就是大家把東西埋在土裡,約定幾年後再一起打開嗎?聽起來蠻有趣的耶。」安啟凡向來腦波弱,聽了覺得十分有趣。
「對吧!大家來玩嘛!」
裴世廣抓了抓頭,「蛤?我又不知道要埋什麼……」
「隨便埋都可以啊,考卷、日記、偶像的照片、珍藏的寶物什麼都可以!」
「那要埋幾年才能打開啊?」師葉月問道。
「埋個……五十年好了!」
「五十年也太久了吧!」都衍吾抱怨道,「我都變成老公公了。」
甯常夏撇撇嘴,「就是要時間長一點才有趣嘛。」
「五年如何?」裴世廣提案道,「剛好你們大學畢業後,當新鮮人的第一年。」
「聽起來好像不錯耶,那就這麼決定了!」
一旦有了目標,甯常夏的作風就變得與平常不同,她非常強勢地決定了埋時空膠囊的時間、地點與工作分配,還規定大家要各寫一封信給五年後的每個人。
到了當天,一群人在學校後面的山丘上集合。
甯常夏跟師葉月找到一個大鐵盒,幾乎可以放下十套《凡爾賽玫瑰》,安啟凡和裴世廣搬了鐵鍬上來,裴世廣一路上抱怨著他已經很久沒拿過比吉他重的東西了,都衍吾跟顧培三則提供了場地。
「這個山丘已經買下來了,不用擔心在時間到之前這片地會被開發了。」都衍吾雙手扠腰,得意地宣布。
「為了埋時空膠囊買下一整座山……」
見安啟凡有點頭暈地喃喃唸著,裴世廣拍了拍他的肩,表示習慣就好。
他們找到一顆目標顯眼的大樹,就在樹下挖了個有點深度的洞,還在旁邊插了個木牌當標記。
「好了!大家把東西放進盒子裡吧!不要忘了還有給大家的信喔!」
甯常夏一聲令下,每個人便各自拿出要埋的東西,而且每個人都不約而同地把東西包裝得好好地,不讓別人看到。
「小安,你信裡面寫了什麼?」裴世廣湊到安啟凡身邊,想偷看一眼。
裴世廣一直沒跟任何人說起,其實他有點害怕兵變,在任你玩四年的大學裡,小安不知道會認識多少人……會提案在五年後來開時空膠囊也是這個原因。如果小安真的不要他了,至少五年後他還有個機會可以跟他見面。
「哎,你不要偷看啦,五年後就看得到啦。」
見安啟凡害羞臉紅地遮遮掩掩,裴世廣便心安許多,開心地把東西一股腦地放進鐵盒裡。
都衍吾與顧培三要放的東西體積都很大,兩人各抱著一個小紙箱。
「三三,你也要放這麼多東西啊?」
「老闆不也一樣?」
「我要把我的寶物都放進去啊!」
「老闆的寶物很多呢。」
顧培三輕笑著,他早在昨天晚上就看到都衍吾放了什麼東西進去,滿分的考卷、橘子核爆的CD、搖研社得獎的獎盃、大家的合照……
老闆的寶物很多,但沒有一樣叫作顧培三吧。
雖然已經認清了這點,顧培三的心頭仍舊隱隱抽痛。
他不願讓自己多想,便自願接下來把土埋回去的任務,隨著一鏟一鏟的泥土落在時空膠囊上,希望自己的感情也能就地掩埋。
「好了,埋好了。」顧培三用手帕擦了擦汗,輕喘著氣。
「耶!」甯常夏歡呼著,「接著就等五年後開箱啦!」
大家看著那塊地,各懷思念地離開了山丘。
時間很快地來到大考那天,顧培三跟都衍吾剛好分屬不同考場,兩人在這為期三天的考試都是分別出門,各自回家。
最後一科考試結束的鐘聲響起,學生們幾家歡樂幾家愁地步出考場。都衍吾在搭上黑頭車前,看到迎著他跑過來的安啟凡。
「小安,你們也考完啦。」他一派輕鬆地向對方打招呼。
「老、老吾,我有事要跟你說……」安啟凡一考完就跑過來,還來不及喘口氣。
「什麼事?」
「三三他跟我同一間教室……可是,他這三天都缺考。」
「什麼?!可是早上他都跟我同時間出門啊?」
「他第一天就傳簡訊給我,叫我先不要跟你說……我想說考完了,還是得跟你講這件事……」
「我知道了……謝謝你。」
都衍吾沒再多留,連忙坐上黑頭車趕回家了。
安啟凡第一次看到臉色這麼凝重的都衍吾,希望他們之間不要發生什麼事才好……
照例推廣了一下廣安(?)

好想寫大家懇親日去看光頭阿廣喔(喂)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