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 [新社員] 時空膠囊 中

都衍吾氣呼呼地進了自家大門,誰打招呼都不理,直接走向顧培三的房間。
顧培三沒去參加考試,理所當然地在家裡,正坐在書桌前看著國外學校的資料。他回過頭看著自家老闆怒氣衝衝的模樣,並未感到驚訝,反而異常冷靜,像是已經等待這一刻很久似地。
「三三,為什麼你沒參加考試?你不想上大學嗎?」
「老闆,我沒有要在臺灣唸大學,畢業後我會去瑞士唸飯店管理。」
這幾句話對都衍吾來說如雷轟頂,他一時之間還無法理解話中的意思,他連瑞士在哪裡都搞不清楚,是在他們上次去過的法國旁邊嗎?
「瑞士?飯店管理?」
「可能要唸四、五年。」
「四……五年?」
「嗯,暫時不會回來了。這件事我跟伯父提過了,他也答應並尊重我的生涯規劃。」
顧培三跟都衍吾其實是遠房親戚,但這件事很少人知道,顧培三也只有在講重要的事時,才會稱大老闆為伯父。
都衍吾看著顧培三那堅定的神情,忽然覺得相處了十幾年的他變得有點陌生。
怎麼會是這樣?不該是這樣的啊,他在心底吼叫著。
「你都跟我爸說了……為什麼之前不跟我說?」
「因為老闆沒有問。」
「我……」都衍吾手足無措地扯著衣角,像個被拋棄的孩子「我以為、以為你會跟我一起……」
顧培三別過頭,冷淡地說,「老闆,我也有自己想做的事。」
都衍吾失魂落魄地望著他的背影,過了好久才忽然想起什麼似地開口。
「你那天去輔導室找雷老師,就是講這件事嗎?」
顧培三有點驚訝地回頭,沒想到都衍吾竟然看到他去找雷老師,不過,他的眼神馬上又暗了下來。
「所以,你都聽到了嗎?」
都衍吾抿了抿嘴,點點頭。
「但是,你也沒有問我這件事,不是嗎?」顧培三苦笑。
「我……」
都衍吾被問得啞口無言,最後只能默默地離開他的房間。
那句壓在心底,沒說出口的回答是——
因為我以為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會一直跟我在一起啊。
吃晚餐時,都衍吾一反常態,沉默地進食,無論爸爸或媽媽問他什麼話,他都以單音回答,嗯,啊,喔。
而顧培三在吃飯的時候向來不多話,但兩人之間的矛盾冷戰氣氛仍一看就明瞭。
不過大人們都沒多說什麼,只聊著與他們無關的話題。
吃完飯後,都家大老闆到書房繼續處理公事,都衍吾後腳就跟了進去,一口氣把抱怨跟請求全都說了出來。
大老闆支著下巴看著自己的兒子,眉間的皺折不自覺地多了幾條。
「培三很早就跟我提過這件事了,我也早就答應了他,身為老闆,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我沒有辦法讓他不去瑞士。」
「可是——」
都衍吾緊張地向前想拜託爸爸看有沒有其他方法,卻支支吾吾地一句話也說不好,眼眶還急得紅了起來。
大老闆伸手把他的帽子拿下來,用力揉了揉他的頭髮。
「衍吾,你也該長大了,你不要以為有錢或是用哭的就可以解決所有的事。」
被父親訓斥後,都衍吾拖著腳步走回房間,碰地一聲躺在床上,腦袋一團亂,考完試要做的玩樂清單已經列了九十九項,但他卻什麼也不想動、什麼也提不起勁,腦中只想著那個人。
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人敲門,他又驚又喜地從床上跳起,可是,來者卻不是顧培三。
「衍吾,你還沒睡吧?顧叔泡了熱牛奶給你。」
「謝謝……」
小口啜飲顧培三的父親遞過來的熱牛奶,邊看著那張相似的臉,都衍吾覺得自己的煩躁心情好像平復許多。
「培三說,你今天應該不想看到他了,就請我泡牛奶給你。」顧培三的父親呵呵地笑道。
「顧叔,為什麼……三三突然決定要去國外唸書?」
他瞇起眼睛搖了搖頭,「這……你跟三三在一起的時間比我還長,你都不知道了,我怎麼會知道呢?」
「可是……他就什麼也沒有說就要走了……他、他根本沒把我當作朋友吧?」
「他的確沒把你當朋友,他把你當什麼,你應該最清楚才對啊。」
都衍吾聞言愣了一下,是啊,三三從沒把自己當朋友。
叫他改叫自己老吾,他都改不過來,依然常常叫老闆。
他說一,三三絕對不敢說二。
他有什麼事都會跟三三說,但三三有什麼事,卻不一定會跟自己說。
有時候他覺得阿廣還比自己,知道更多三三的事。
三三這次要出國,也是到最後才讓他知道……
如果小安沒跟他說的話,三三是不是打算突然就消失不見?
三三從沒把他當朋友吧。
都衍吾越想越生氣,也不知道在氣三三,還是在氣自己。
他不經大腦地脫口就說,「隨便他啦,我再也不想看到三三了。」
顧培三的父親聞言站起身,公事公辦地回答。
「我知道了,我會這樣跟他說的。」
顧培三的父親就像是神燈精靈,隔天就實現了都衍吾許下的願望。
都衍吾起床後就沒看到顧培三,他以為三三自己先上學去了,便咬著三明治跳上車趕往學校。
他衝進教室後,卻沒看到三三的蹤影,阿廣還問他,三三怎麼沒跟你一起來。
都衍吾坐在位子上,門口一有動靜他就著急地張望,結果一直等到第一節課都上完了,顧培三還是沒來上課。
他一直忍到中午,才終於忍不住跑去問雷老師。
「三三嗎?他到畢業前都請假啊,說要準備國外留學的事,你不知道嗎?他沒跟你說嗎?」
都衍吾下午也請假提早回家,可是都家的大宅裡卻已經沒有顧培三的房間了。
沒有顧培三的日子一天天過著,不知為何,同學們也都不在他面前提起三三,而他明明可以去問顧叔,三三跑去哪裡了,但他卻裹足不前。
明明很想問,卻開不了口,明明很想看到他,卻怎麼也拉不下臉。
沒有顧培三的日子一天天過著,直到快畢業的那週,都衍吾才又聽到三三這個名字。
那天他下課趴在桌上休息,原本還有點想睡,聽見裴世廣跟安啟凡的聲音就醒了。
「三三是這禮拜五的飛機吧?」
「是啊,星期三不是要幫他辦歡送會。」
「阿廣你小聲一點,三三說不要讓老吾知道。」
「喔,好啦……」
都衍吾趴在桌上,雙手緊抓著自己的手臂,卻怎麼也止不住全身顫抖。
三三他真的要走了嗎?
他真的要離開我了嗎……

失去才知道美好的直男!! uccu!!!!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