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的家庭醫學 2

「倪先生,前面那個路口旁邊就到診所了,我待會靠邊停噢。」
我揉了揉眼睛,還沒看清楚這裡是哪裡就迷迷糊糊地應道,「喔,好,謝謝啊。」
幾天前,阿韋拋家棄子,拉著行李快樂地出國加入了義診團,走之前只給我打了一通電話說,「禮拜三早上門診,別忘了,我叫了車去接你喔。」
真不知道他是怕我睡過頭,還是怕我賴帳,不過,他體貼地叫了台機場接送的大車來載我,司機開得非常穩,我上車沒幾分鐘就睡死了。
跟司機約定回程時間後下了車,我站在路邊伸了個大懶腰,這才恢復點精神看看附近的環境。
遠眺有青山,前面拐個彎就是一座湖,附近有一、兩個社區,而這條大街上一間便利商店、一間超市、一間藥局跟一間診所。
如同阿韋所說,這裡位於T縣的邊邊角角有點偏避,雖然開車十五分鐘就可以到大醫院,不過平常這附近的人還是都依賴著這間「韋內科診所」吧。
老實說,我此刻的心情有點興奮,畢竟,這是學生時代實習以來,我第一次當「醫生」。
小時候因為心臟病的關係,我受到許多醫生照顧,也立志考醫學系、長大當醫生。雖然後來因為一些原因,轉念當了法醫,不過我心底仍有個小小的醫生夢。
戴著口罩的小病人走進看診室,因發燒而雙眼迷濛,難過地用發炎的喉嚨說,「醫生叔叔,我是不是感冒了?」
「來,給醫生叔叔看看,回去要記得吃藥,感冒就會好囉。」
「原來友並喜歡小孩子啊。」
「什麼,哈倪你這個戀童癖!」
「不,我不是!我只是想要被叫『醫生叔叔』而已!等等,這句話好像有點奇怪……不,我真的不是戀童癖!」
還好這裡真的很偏僻,我在大街上演獨角戲也沒吸引到半名觀眾,還是摸摸鼻子看診去吧。
我沿著騎樓,走近韋內科診所,看到有個戴著安全帽的婦人正吃力地要把診所的鐵門拉起,我連忙上前幫忙。
「先生,謝謝啊。」婦人邊拿下安全帽邊向我道謝,「沒看過你啊,第一次來嗎?哪裡不舒服啊?」
我苦笑了一下,才剛開口要表明身分,對方卻連珠炮似地繼續說話。
「老實跟你說,我們小韋醫生出國了,老韋醫生早退休了人在花蓮也不會來代班,後來小韋醫生請了他同學來代班,本以為都是T大畢業的醫生也不會差到哪去吧,後來才知道,是法醫啊!他會不會醫人我真的不知道……看你人挺好的,勸你還是去大醫院吧,這邊搭車過去只要十五分鐘喔。」
婦人好心地建議還揮手向我道別,但我卻跟著她的腳步走進韋內科診所。
她走進掛號櫃台,隔著一個小窗皺眉瞪著我,「你是哪裡痛到不行了,還是特別喜歡挑戰刺激啊?」
「我大概比較喜歡挑戰刺激吧。」
「喔?」
「因為我是法醫。」
原來歐巴桑真的是地表上最強的生物,她們真的不懂尷尬為何物。
我預先想了幾個化解尷尬的笑話都省了,她當剛剛沒發生什麼事似地,拉著我的手熱情地介紹診所內部。
「這裡就是診療間,電腦打開了,椅子高度可以調啊,你比小韋高一點耶。喔對,待會我再拿個藍白拖鞋給你。後面還有個床,平常不太用到,如果要用到的話,這裡有簾子可以拉起來,記得如果是女病患的話要叫我一聲喔。」
「我知道了,黃小姐,謝謝。」
她聽了這個稱呼雙眼發亮,笑得花枝亂顫,我趁著這空檔趕快把手抽回來。
「我都當阿嬤有三個孫子了,還叫什麼小姐,叫我黃姐就好啦,小韋醫生也這樣叫的。那你自便啊,我先去櫃台啦,剛開門還不會有什麼人,你可以先熟悉一下環境。」
「喔,好,謝謝黃姐!」
這間診所不大,櫃台跟診療間的門也拆了只裝個門簾,從門簾縫搞不好還看得到門口的動靜。
我歪頭試著探看,沒想到這一望,還真的有個人從門口走了進來,不是說剛開門還不會有什麼人嗎?等等,我的白袍在哪!還沒穿上啊。
當我忙著穿白袍的時候,那個人已經掛完號坐在外面候診了。
門簾的另一邊,黃姐問道,「倪醫生,可以請他進來了嗎?」
「可以、可以。」
我抓緊時間坐回位子上,擺出一副專業醫生的模樣。
專業醫生是什麼樣子呢?就是看起來高深莫測地思考,但實際上根本什麼都沒在想。
診療間的門輕輕地被打開,一名男子戴著拋棄式口罩,穿著不合時節的深藍色羽絨外套與運動長褲,低頭拖著腳步走了進來,看起來很年輕,可能是個高中生或剛升大學。
他伸手拿下口罩,講話帶著鼻音,聽起來有點像小朋友在撒嬌的樣子。
「醫生叔叔,我有件事想問你……」
我雙手握拳,忍不住下划動作了勝利姿勢。
YES!沒想到第一個患者就讓我達成願望,我覺得自己充滿了信心,來吧,不管什麼疑難雜症都儘管問我吧!早鳥都有優惠!
「是什麼事呢?來,先坐下吧。」這是我使出擠牙膏的毅力擠出來的最溫柔親切和藹語調,我敢保證小郁或Friday聽了一定會問我是不是生病了。
他聞言緩緩抬起頭,用迷濛的眼神看著我,然後慢慢聚焦,這才發現我不是平常的那個醫生。
「啊!」
我的第一位患者大叫一聲後,竟然逃跑了。

出師未捷X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