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的家庭醫學 5

法醫的工作是釐清非自然死亡死因,理所當然地跟案件有交集,得觀察現場、假設各種情況,運用邏輯推理找出真正的答 案。
醫生的工作是治療疾病,理論上跟案件比較沒有關係,但仍得從各種病徵、考慮病人的生活作息與環境,運用邏輯推理找出真正的病因並對症下藥,治癒病人。
這兩者最大的不同點是——法醫面對的是屍體,醫生面對的是人。
屍體不會說謊,不會隱瞞事情,它能告訴你的全都在那邊,等著你去發現。但是,人有情緒,會因對象不同而透露不同的事實,而人與人之間的種種關係更影響到他態度與作法。
這個事件便是這樣形成的,大家都知道那件事,卻各懷心事不願向對方透露。
而我倪友並,法醫兼醫生,今天便要召集所有的關係人過來,解決案件。
「阿嬤,早啊,來啊坐坐。」
一見到陳老太太走進診療間,我連忙站起身招呼她入坐。
「什麼早?還不就你前幾天用手機叫我要今天一開門就來。」陳老太太拿著那台快跟她的臉差不多大手機比劃著,就算早起過來還是十分有精神。
「對啊,我幫你約回診時間嘛,哎阿嬤,妳打字還蠻快的耶。」
「我不會打,都用講的啦。」
「喔——原來是語音辨識輸入啊,阿嬤好厲害,我還不會用咧。對了,妳有沒有看我傳給妳的影片啊。」
「有囉。」阿嬤伸手拍了一下我的肩,「我都看完了,有的很恐怖捏,說那個什麼國家,會把同性戀抓去打死,夭壽喔。」
「是啊,還不只一個國家喔,不過,現在同性戀合法結婚、合法領養小孩的國家也越來越多了。」
「那個美國就開放了厚。」
「阿嬤你看得很認真耶。」
「跟我金孫有關啊,當然要認真看,哎,醫生,我知道這個不是病厚,可是……還是覺得很奇怪,男生怎麼會喜歡男生?」
「阿嬤,妳有討厭吃的東西嗎?」
「有囉,我討厭吃鳳梨,到老了還是討厭,他們說那個品種不一樣,可是我就是不愛吃。」
「你認識的人裡面有喜歡吃鳳梨的嗎?」
「我兩個孫子都愛吃啊。」
「那妳不會覺得很奇怪嗎?為什麼妳討厭,他們這麼愛吃。」
「啊就喜歡,愛呷咩(就愛吃啊)。」
我瞇眼看著陳老太太,「這就對啦,男生喜歡男生,也是沒有什麼道理的,因為它不是病啊,就是喜歡啊。」
她聞言愣了一下,這才發現自己掉進話術陷阱裡,哎喲哎喲地叫著,「醫生你怎麼可以騙我的話啦。」
「我沒騙妳啦,我講的都是真的。」
陳老太太吹鬍子瞪眼地看著我,悶悶地道,「還好我脾氣好,要是別人早就跟你吵起來了。」
「我就是看注妳人好脾氣好,才敢這麼講話啊。」我當初就是看準了陳老太太用手機,還會接受新的東西,才大膽地想要說服她。
「你這個人太奸巧了,這樣找不到對象啦。」
我乾笑了幾聲,我不但找到了,而且還找到兩個,但這不是案件的重點。
「那阿嬤……妳對你金孫怎麼想?」
陳老太太苦笑了一下,「我這個孫子最貼心了,早上常常陪我去運動,手機也是他買來送我教我怎麼用的,哎,其實,人生真的開心就好,他喜歡男生就喜歡男生吧,我哪能管這麼多。」
我鬆了口氣,還好過了第一關。不過,她的話才剛說完,就聽到前台黃姐從門簾探出頭向我打pass。
「倪醫生,人來囉。」
「收到!」
我趕緊站起,「阿嬤,歹勢,想請妳先到後面坐一下。」
「啊?蝦米?(什麼)後面?」
我輕推著她入內,要把簾子拉起時,聽到阿嬤驚叫了一聲。
「哎唷,你怎麼在這裡啦!」
哎呀,被下一位提早發現就不好了,我急著噓了幾聲打暗號,還好他們壓低了聲音。
「醫生,為什麼今天叫我一定得來回診啊?而且今天也不是星期三。我還沒洗衣服就出來了耶,等下還得回去煮午餐。啊,冰箱裡好像沒什麼東西了……」
是啊,我為了這個案件,這禮拜還特地多請了一天假呢。
「醫生,你不是開了一個禮拜的安眠藥給我嗎?我都還沒吃完啊,為什麼要回診啊。」
講到「安眠藥」這三個字的時候,簾子後方傳出一些聲音,好在陳太太正專心對我抱怨,沒注意到後面的動靜。
「對,我要跟妳討論的就是安眠藥的問題。」
「有、有什麼問題嗎?」
我抓抓臉頰,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可以請妳把藥還給我嗎?」
她瞪大眼彷彿聽見什麼顛覆世界的爆炸性新聞,過了三秒才反應過來。
「我……應該沒聽錯吧?」
「是的,我,醫生,請妳把我開給妳的安眠藥,還給我。」我一字一句,字正腔圓地再重複一次。
聽了第二次後,她用關愛的眼神看著我。
「醫生,你還好吧,你是不是發燒了?」
坐在這個位置被說這句話,還有點新鮮感,等阿韋回來一定要向他炫耀炫耀。
我推了推眼鏡,彰顯一下我所剩不多的專業氣質,「其實,我的意思是,妳應該已經不需要安眠藥了,因為睡不著的原因已經消失了。」
聽了我說明後,她仍是一副「你在說什麼」的表情,我只好繼續補充。
「妳不是為了孩子的問題在煩惱嗎?」
她點點頭。
「妳想支持妳的孩子,但妳擔心其他家人會不支持妳的決定。」
她猶豫了一下,再次點頭。
「那麼,如果說其他家人也是站在妳這邊呢?」
趁她愣住的時候,我把簾子拉開,兩邊的情緒都有點激動。
「啊,忘了說,還有一位等等也會過來,麻煩陳太太妳先進去一起坐一下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