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村有栖川][衍生]-次子心事

次子心事 之一

這天,有栖抱著文字處理機來到這,他對著主人尷尬地笑一笑,

主人嘴上雖唸著什麼,但還是一副真拿你沒辦法的溺愛神情,貓看了都要

害臊了。

「你把我這裡當成寫作的渡假聖地了嗎?」

「沒辦法啊,我家附近有貓在發情,從早到晚一直叫……我沒辦法

專心嘛!」

有栖,可是你來這邊反倒是主人沒辦法專心啊。

「進來吧。」

「喵。」

「打擾了,小次郎。」

有栖開心地走進來,把文字處理機放在矮桌上,隨即就開始認真

地放上雙手,發出啪噠啪噠的打字聲。

我因為好奇,所以一直坐在旁邊盯著他看。

不一會,就跟主人四處散放的報告紙上一樣,文字處理機的畫面堆

滿了又黑又密的字。

我開始覺得無聊,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但不久,我又發現一件有

趣的事。

有栖在打字時的表情非常有趣。

時而皺眉、時而微笑,嘴上還細細唸著台詞,不知道寫到什麼場景時

還開始比手劃腳起來。

而且注意到這點的不只有我一個。

坐在較高位子的主人不知何時開始,就一直撐著頭看有栖『表演』。

我有時候也會一整個下午都盯著瓜太郎的睡相看。

『你在看什麼啊?』瓜太郎突然出現在我身邊說。

『對文字處理機有點好奇罷了。』難得瓜太郎今天的例行散步這麼早回來,

我瞥見他身上沾染了一些灰塵,該不會又是從哪邊摔下來了吧?

「啊,瓜也回來啦。」有栖此時也發現瓜太郎的存在,伸手搔弄著牠。

「喵--嗚?」

正舒服地發出叫聲的瓜太郎卻因為有栖突然停下動作不解地看著他。

有栖盯著瓜太郎瞧,又盯著我瞧,目光就這麼閃來閃去。

然後大叫。

「火村,你實在太過份了!」

「有栖?你趕稿趕到頭暈了嗎?」

「實在太過份了,怎麼可以這樣呢……這樣就沒有小貓了啊……」

「你到底在胡說什麼?」

「你說!你是不是把瓜跟小次郎給結紮了?」

聽到這句話,不只主人吃驚,我也大吃一驚。

「有栖,你突然說這句話的根據是什麼?」

「因、因為我剛剛才想到,我從來沒看過牠們發情過……」有栖搔頭

看著我跟瓜太郎。

「我並沒有帶牠們去結紮,當然,桃也沒有,之前是有這麼打算過,

不過……瓜跟小次郎的發情次數真的很少,所以也就省下這筆錢了。」

「喔!那為什麼牠們的發情次數很少啊?」

「這你就要問牠們囉。」

主人與有栖一同看向我們,我則轉頭看瓜太郎。

『發情什麼的我不知道啦。』我們家的長子這麼說。

我真羨慕牠啊,牠是真的不知道。

■■■

「火村,為什麼貓啊、狗啊還有一些其它的動物都有發情期,

而人類卻沒有呢?」

「因為人類四季都是……」

『人類啊……』我無奈地道。

『小次郎你在感嘆什麼啊?』

『不、沒事,我們去散散步吧……』

『我才剛散步回來啊,咦?火村跟有栖他們在……』

『再陪我散步一次吧!』

我就這麼硬拖著瓜太郎出門了。

次子心事之二

桃最近交了新朋友。

是年初時附近人家剛生的小貓,我只見過牠一次面,全白的毛色,有著

扁扁的臉,年紀比桃還小吧,有著深閨大小姐的嬌氣,但桃似乎很喜歡牠的樣

子,大概因為牠有當姐姐的感覺吧,最近話題都直繞著牠打轉。

『今天跟雛菊在一起的時候,又有討厭的傢伙來打擾了。』

『討厭的傢伙?又是那隻狗嗎?』正在舔肚子的瓜太郎停下來問道。

『不是啦,大哥,是附近的公貓啦,直盯著我們看,好討厭!』

桃一臉嫌惡的樣子。

『這樣啊……可是,桃,如果有喜歡的對象的話……』瓜太郎搔搔下巴,

像是要掩飾害羞,但又要裝長子樣子繼續道,『……也沒有關係的,小貓我跟

小次郎會幫忙照顧。』

『瓜。』

『大哥!』

我跟桃同時抱怨出聲,桃疑惑地看了我一眼,但又隨即道,『大哥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喜歡爸爸了!而且那些公貓都是衝著雛菊來的,牠當然

對牠們也沒那個意思,可是公貓們還不肯放棄地在附近繞啊繞的。』

最近的確是那個時節,這附近的公貓們真是積極啊……

『嗯……那要不要我去幫你們跟牠們說說?』

瓜太郎這愛幫人解決問題的個性不知道是不是遺傳自主人。
    
    
『不用麻煩大哥!那些貓全被我兇走了。』

那些公貓們一定很難想像,這麼剽悍的桃在主人懷裡是多麼溫和順從。

■■■

又過了幾天,一樣是有關於桃的新朋友--雛菊的事。

『大哥、二哥……』桃面有難色地叫著我們倆。

『桃?怎麼這麼沒精神呢?午餐吃不夠嗎?我那邊還有私藏的小魚干

喔!』

桃縮著頭說,『我不是肚子餓……』

『那是什麼事?』除了主人外,能讓桃露出愁容的……

『是雛菊的事啦,牠說牠有喜歡的貓……』

『喔--那很好啊。』瓜太郎點點頭,『這樣一來那些公貓就不會再

纏著牠了。』

『可是……』桃突然轉向我道,『牠喜歡的是小次郎二哥。』

『是、是小次郎?』瓜太郎也吃驚道。

我倒很冷靜地說『牠是不是認錯貓了?我並沒有跟牠打過照面。』

『我想……應該不會認錯的,因為牠說「常看到一隻英俊帥氣、姿態挺

拔,毛色黑白分明的貓,跟一隻有點年紀的虎斑公貓一起散步。」

瓜太郎明明就不老,只是每次被我拉著出門時都是他沒什麼精神的時候。

『有點年紀的虎斑公貓……是指我嗎?』瓜太郎垂著鬍鬚道。

『不好意思啊,大哥,我想應該就是指你……』

『桃,麻煩你轉告牠,我對牠沒有那種意思。』我可沒閒工夫陪小姐玩

公主與騎士的遊戲,趁瓜太郎還沒變成老貓公公前,我要……

『哎--我就知道二哥……』

『知道什麼?』我高聲道。

『啊,可是牠真的很想見二哥一面呢。』桃轉移話題說。

『是啊是啊,小次郎你就去見見雛菊嘛,說不定很合得來啊?』

瓜太郎竟然還幫腔道。

『不用見我就知道合不來了。』

『為什麼?二哥有喜歡的對象嗎?』桃緊抓著問,瓜太郎也直盯著我

看。

『……我就是知道合不來。』

『不見面怎麼知道呢?』

『二哥去啦……』

『試試看嘛!』

長子跟么女你一句我一句地夾攻,就是非逼得我去拒絕牠就是了?

■■■

『我不能接受你。』真是不好意思,因為主人也沒什麼紳士風度

,所以我沒辦法溫柔地安慰眼前的白貓。

『小次郎……』白貓最後再看了我一眼便飛奔離去。

我看著他的背影,想起主人以前說過的一句話。

『我佩服你告白的勇氣,那是我沒有的東西,但我不能……』

那是他在路上被愛慕的女學生告白時所回答的話。

我搖搖頭,轉過身時,看到瓜太郎站在我身後。

『瓜?你怎麼在這……』

『……我想說你如果接受牠的話我要第一個祝賀你的……』牠苦笑道。

■■■

「吶吶,火村快來看。」

「有栖?」

「小次郎在我腿上睡著囉,而且腳趾跟嘴巴簌簌顫動著,剛剛眼

皮還露出白眼,低吼說著夢話呢!好有趣喔!」

「科學上有證明貓在快速眼動期會作夢。」

「喵嗚--喵!」

   
   「又在低吼說夢話了,該不會是夢到跟別的貓打架吧?」

「小次郎應該不會跟貓打架……應該是夢到別的事吧。」

「喵--喵嗚--喵!」

   『瓜是大笨蛋!』   
  

次子心事之三

今天主人沒有晚歸,有栖也沒有來,所以晚餐時間非常準時。

可是看著盤子裡的食物我卻沒有任何一點食欲,桃跟瓜太郎倒

吃得很認真,所以到盤子快見底時,牠們才發現我一口都沒有動。

瓜太郎舔一舔嘴邊後問道,『小次郎?你都沒吃嗎?』

『二哥你怎麼了?看起來好像不太對勁……』桃也抬起頭關心地問。

『不太想吃……』因為有點頭暈,我回話很冷淡。

原本坐在我對面的瓜太郎突然湊近過來,直往我這邊蹭,原本就

就有點發熱的身體好像變得更燙了。

『瓜?不要靠過來……』

『小次郎,我身上有什麼味道?』牠沒來由地問。

我思考了一下後道,『……貓味啊。』

瓜太郎搖搖頭,『桃,你那邊應該也聞得到吧?』

『大哥身上有很重的桂花香喔。』桃說。

『小次郎,你感冒了……對吧?』

瓜太郎雖然很遲鈍,但畢竟也長我幾歲,牠知道感冒中的貓因為聞不到

食物的香味所以喪失吃東西的欲望。

『我……哈啾!』原本還想辯解什麼,但一個噴嚏就破功了。

『二哥,你真的感冒了,一定很不舒服吧……』先前也有感冒經驗的

桃憂心忡忡地道。

但更擔心的卻是我身邊這隻虎斑貓。

『怎麼辦怎麼辦!要趕緊讓火村知道才行啊,可是要怎麼讓他知道呢……

我一定要做一點跟平常不一樣的事,但要怎麼做呢……跟平常不一樣的?跳舞嗎?

還是學狗叫呢?』

這就是我不想讓瓜太郎知道的原因,只要有誰一生病他就會很擔心,靜

不下來,比病人還緊張。

『瓜,跳舞或學狗叫的話,主人會以為是你病了……』我沒什麼氣力地道。

『喔,對!那該怎麼辦啊,一定要叫火村帶你去看醫生才行!』牠不停地

來回踱步,還用指甲搔刮著榻榻米地板。

我只好對著桃露出求救的眼神,桃明白我的意思,因為牠上次生病時,瓜

也是這副模樣,主人還把他們兩個一起帶去看醫生。

『大哥你別擔心啦,爸爸這麼細心溫柔,一定一下子就發現二哥生病了。』

『真的嗎真的嗎?萬一他沒發現怎麼辦……』

「瓜,你怎麼了?」說主人主人就到,他有點狐疑地看著瓜太郎,接著把

牠抱起檢查了一番,放下,也對著我跟桃做一樣的動作。

「小次郎,你生病了……」

我記得有句話叫三折肱成良醫,養三隻貓的話,大概也可以變成獸醫吧。

■■■

跟人類一樣,貓就算感冒去看醫生也沒有特效藥,只能給予他們所謂的

抗生素,然後回家乖乖休養。

主人放下籠子,我正緩慢地要步出時,瓜太郎卻一頭擠進來。

『小次郎、小次郎!你沒事吧?』一張冒冒失失的貓臉,要不是我在生病中的話

  一定會笑出來的。 

『我沒事,你擋在門口我走不出去……如果你不怕跟我睡在一起會被傳染感

  冒的話……』

『小次郎,我--』瓜太郎還沒說完,主人便一手把牠抓出去。

「瓜,我知道你很擔心小次郎,可是感冒會傳染的,你跟桃就暫時待在婆婆那

邊吧……」語畢,主人便一手抱著一隻走下樓,遠遠還聽得到他自言自語說「明明

三隻都有打預防針,為什麼小次郎還會感冒呢……」

對不起,主人,感冒讓你擔心了,我不是個好兒子…… 

 

■■■

主人晚上一直把我放在身邊,鋪了條新毛巾,在我的床邊放著暖風扇,

隨時觀察著我的狀況,害我的愧疚感越來越重,只好趕緊睡覺讓他安心。

但是身體時冷時熱又頭暈腦脹的感覺實在很難入睡,到主人已經入睡後

我卻一直在半夢半醒的狀態。  

『唔……』我有點痛苦地吐出呻吟。

身旁一個聲音這麼說道,『小次郎,你沒事吧。』

張開眼一看,又是瓜那張很擔心的面容,『你怎麼跑上了來?』

『我怕你睡不著啊……』

『趕快下去吧!我睡不著還不是被你吵醒的。』

『好啦,我做完該做的事就會下去。』

瓜太郎把頭靠近我,伸出貓舌,然後開始幫我『洗臉』。

『瓜,你在幹嘛!』

『幫你洗臉啊,你身體這麼虛弱,一定沒辦法自己洗臉,你又這麼愛乾淨……』

瓜太郎邊說仍繼續舔著,從頭到頸部接著身體,我實在是沒有力氣抵抗,可能也

有點不想拒絕,就這麼任他擺佈。

『哪有不愛乾淨的貓……』

『有啊,我們家的桃,每次被火村抱著溫柔地撫摸後,過好久都不願清理自己,

說要保留爸爸的味道……』

『……牠比較特別。』

『我們家的貓都很特別啊。』

我對你來說也是特別的嗎?

『我到現在還記得你剛來這裡的樣子喔,一副高傲的樣子,明明吃火村住火村

的卻仍不相信火村。』

『……我也還記得剛到這個家的時候就有隻囉嗦的虎斑貓一直對著我唸東唸西

的,說什麼「如果不能再信任人類也沒有關係,至少相信同為貓族的我吧!」』

『咦?我有說過這句話嗎?』瓜太郎吃驚地停下動作。

我好氣又好笑地看著他,『雛菊說得沒錯,你真的老了啊,瓜。』

連這麼重要的事都會忘記!

■■■

「小次郎前陣子感冒?!」

「嗯,不過現在已經好了,又活蹦亂跳的。」

「我記得火村你不是都會把三隻貓帶去打預防針嗎?怎麼還會感冒啊……」

「天曉得。」

「不過說到感冒啊……火村你上次來我家過夜後,隔天回來不就馬上感冒了?

那也很奇怪啊,我又沒感冒,難不成你中途跑去滑雪什麼的嗎?」

「……現在開始禁止說感冒這個話題。」

「咦?為什麼--副教授太專制了!又不是玩『老師說』!」

   痊癒的我淡淡地道,『主人的感冒原因八成跟我一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