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好運氣 10

這是陳宏睿第二次坐上溫翊嵐的車,上次搭的時候時間太短、還有點莫名的緊張,所以沒注意到這台機車的巧妙之處。
溫翊嵐感覺到後面的人一直在扭動,便偏頭說,「這機車的坐椅不太好坐對吧?」
「對啊……怎麼斜斜的。」陳宏睿得不斷的把屁股往後坐才不會下滑。
「這台車是我石表哥的,故意買這種車尾巴翹得很高的車,專門拿來把妹用。」
「把妹?」
「你不懂啊?」溫翊嵐大笑道,「這樣騎的時候後面的人就會貼在前面的人身上啊。」
「還有這招喔——」
「你這好學生當然不會知道啊。」
「所以你特地向他借車載女朋友?」陳宏睿笑道。
「是反過來、反過來,我借了車才發現這件事,而且後來石表哥的女朋友嫌這台車難坐,他又去買了另一台,這台就丟給我騎了。」
對方不以為然地噢了一聲,怪聲怪調,溫翊嵐聽了有點不爽,便故意急煞,讓後座的陳宏睿整個人趴到他身上,撞到胸口,嚇得一身冷汗。
而自以為拿下這局勝利的溫翊嵐則笑著駛進狹窄的巷弄裡,在轉角一家看起來很不起眼的小吃店旁停了下來。
陳宏睿從國中三年級開始補習後,就吃遍了這附近的小吃,莎莎雖然不補習,但有時候老媽出差沒人煮飯時,也會跟著他來這邊覓食,兩人踏遍了這附近的地雷店,對於挑好吃的小吃店還自成了一套理論。
他沒來過這條巷子,店外的招牌是白壓克力板用紅漆手寫了「小吃店」三個字掛上去的,從殘留的汙漬看來還頗有年份。望向店內,不多不少四個方桌,有些還是併桌,客人坐得滿滿的。
「這家還蠻好吃的,進來吧。」
他跟在溫翊嵐身後走進店裡,腳一踩上地板就覺得有股黏稠感,對方的話立即就加了幾分可信度。
陳宏睿跟莎莎研究過,要是店裡的地板油油的,有九成九的機率會中大獎,這間店絕對好吃。
小吃店的老闆正在炒鍋前忙碌,眼角餘光看到溫翊嵐就轉頭大聲招呼。
「小溫啊,帶女朋友來啊?你爸才吃飽剛走咧。」
「是喔,他今天又要整晚工作吧,我帶同學來吃飯啦。」
「你們等一下啊,待會就有位子了。」
兩人就站在旁邊等著,一面看著老闆炒飯,光看那金黃色飽滿的飯粒在空中翻轉,陳宏睿空空如也的胃袋也跟著扭轉,肚子鼓聲大作。
幸好過沒多久有桌客人吃完離開,溫翊嵐熟練地幫忙收碗盤清桌面,叫陳宏睿就坐。
老闆隨即拿著菜單走過來,陳宏睿這才從正面看清楚他的臉,老闆長得頗有個性,蓄著落腮鬍,還與鬢角相連,像個黑畫框似地框住整張臉,兩條粗眉橫在畫裡,五官也十分立體,是個讓人印象深刻的長相。
「你是小溫的同學?怎麼看起來不太像跟他混一起的啊。」老闆嘖嘖地打量著他。
「他隔壁班的啦,老闆我要火腿蛋炒飯、乾麵和魚丸湯。」
「好,同學你吃什麼?」
陳宏睿還在看牆上的菜單時,後面又有客人進門,老闆招呼了幾句才回過頭。
「老闆,生意這麼好你怎麼不請個人幫忙啊?」溫翊嵐問道。
「你果然是老溫的兒子,他剛剛才問過我這件事,我懶得貼紅紙什麼的,一個人還弄得過來啦。哎,同學你選好了沒?」
「呃,那我跟他一樣好了。」
「好好。」
老闆拿了幾盤小菜請他們吃,溫翊嵐馬上拆了筷子享用豬耳朵,嚼得津津有味。
「我在這附近補習,從不知道這間店。」陳宏睿夾了海帶豆干邊吃邊道。
「我爸帶我來的,他之前在附近鋪路,也是朋友介紹來吃的,說好吃便宜又大碗,你等下可以多吃點。」
陳宏睿這才想起自己還沒跟對方說身上沒錢,有點尷尬地放下筷子,「對了、那個……我沒帶錢。」
溫翊嵐聞言愣了一下才笑道,「放心吃,請你啦。」
「我明天拿錢還你。」
「拜託,才多少錢。」
「可是……我會吃很多喔。」
溫翊嵐聽了笑得更開心,「還怕你吃倒喔。」

溫翊嵐三十分鐘前說過的話真的一語成讖,看著眼前堆起的空碗盤,他真的怕對方再繼續吃下去了。
「陳宏睿你會不會太誇張?你是餓了幾天啊?」五盤炒飯、兩碗乾麵,還有三碗魚丸湯,全都進了他的肚子,這還是人嗎?
把最後一顆米飯掃進嘴裡後,他滿臉饜足地說,「因為——很好吃啊。」
陳宏睿打從進入青春期後,就有意識地發現自己的食量越來越大,胃袋就像個無底洞,怎麼填都填不滿。不過,他平常都會克制自己吃正常的份量就好,但像是上次挑戰臉盆冰或是心情不好的時候,他就不想再控制了。
店裡的客人走的差不多了,老闆邊收拾邊跟他們聊天,「小陳你儘管吃,老闆我不怕你吃倒的,要不要再來一盤啊?」
「什麼?還吃啊!」溫翊嵐聞言大驚。
陳宏睿摸了摸肚子,雖然好像可以再吃一點,不過他還是笑著拒絕了,「謝謝老闆,我吃飽了,很好吃!」
「吃飽就好吃飽就好,」老闆不忘回馬槍刺了一下溫翊嵐,「小溫,你管人家吃多少,你就是吃太少才長不高,小陳就比你高多了。」
身高這件事很殘酷,不像長相、氣質、個性是主觀事實,身高、體重這些數字赤裸裸地放在眼前就是個客觀事實,而身高又比體重更顯而易見了些。
人對越在意的事情,就會不自覺地更常拿出來跟他人比較。溫翊嵐的身高從國一全班最高,到現在掉到六字頭後段班,讓他對於第一次見面的男生只有兩個評語。
幹,比我高。哼,比我矮。
目前身高一七六的陳宏睿很明顯地屬於前者。
一講到這件事溫翊嵐就顯得不耐煩,「吃飽了沒啊?吃飽就閃啦。」
難得看到對方這副畏縮閃避的樣子,陳宏睿不知打哪生出來的勇氣,繼續追問。
「你幾公分啊?」
「哼。」
「我看,就一百六十五吧。」老闆插話道。
「看起來沒有矮我這麼多啊……」
陳宏睿抬眼瞄了一下,溫翊嵐瞬間壓力升高炸開了鍋。
「一六八啦,幹,我先讓你而已,還會再長啦。陳宏睿走了啦。」
他倏地站起身,頭也不回,沒看到陳宏睿跟老闆相視而笑。
當陳宏睿小跑步出來的時候,溫翊嵐已戴好全罩式安全帽,看不清對方的表情,他只得默默地戴好安全帽,跨上機車後座。
一路上機車直往前駛,是回陳宏睿家的方向,溫翊嵐始終悶聲不吭。
陳宏睿心想,自己八成是踏到了對方的大地雷了,但現在說什麼都不對。
還在糾結著這件事的時候,陳宏睿這才驚覺,機車再過一個路口就到他家了。
但是,他還不想回家。
「等下在路邊停就好了,我自己走回去就可以了。」
溫翊嵐雖沒回應,但仍在路邊停車,陳宏睿下了車,把帽子還給他後,機車就疾駛而去,連說個再見、明天還你錢的機會都沒有。
陳宏睿聳聳肩,苦笑了一下,他沒戴錶,也不知道現在幾點。
他家就在幾戶人家之後,從這裡走回去不用一分鐘。
爸爸在家嗎?會不會出門找他了?如果他一整晚沒回家會怎樣?
陳宏睿隨即把這些問題丟在腦後,心想,既然肚子都填飽了,那就繼續隨便走走吧。
他轉身往反方向走,未料走沒幾步就看到溫翊嵐把機車停在路燈旁。昏黃的燈光映照在他臉上,把五官打得立體,斜靠在機車旁的姿勢根本是廣告畫面,附近雖有幾隻小蟲趨光飛舞,但對照此情此景,卻有種奇異的美感。
溫翊嵐問也沒問就再次把安全帽丟給他。
「上車吧。」
陳宏睿莫名地想著,像這樣的男生,不用學會打爵士鼓,身高也不用一百八就夠帥了啊。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