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村有栖川][衍生]-和風夏夜 上

走在京都的街上熱浪還是不斷襲來,原以為這邊會比大阪還要涼些,但後來想想這都是京都的印象給自己的錯覺,這邊的天氣還是一樣熱。

當我的步伐因炙熱的天氣而越來越慢時,一道強風吹來,雖然連風都是熱的,但敲響了附近人家的風鈴,清脆的鈴聲給帶來一絲絲涼爽的幻覺。

無意間望向旁邊的公佈欄,上面貼著煙火大會的海報,想想也好久沒看煙火了,要是火村有空的話就邀他去看吧!

邊這麼想著,我步向火村位於北白川的住所。

■  ■  ■

「篠宮婆婆,你在嗎?」我對著室內叫著,過不了一會,在篠宮婆婆笑著步出。

「有栖川先生你來啦?快進來呀,外頭這麼熱。」篠宮婆婆連忙招呼我入屋。

「婆婆你吃午餐了嗎?我買了涼麵,一起用吧!」

我與篠宮婆婆在屋內吹著電扇吃冰鎮過的涼麵,平常整理得有條不紊的客廳,此時堆放著一些雜物,讓我覺得有點奇怪。

「篠宮婆婆,你剛剛是在找什麼嗎?」我看環顧著室內道。

「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我是在整理東西,原以為早上就可以整理完的……」

「需要我幫忙嗎?像是搬重的東西什麼的。」

「那怎麼好……」篠宮婆婆突然停住話,看著我,又續道,「說到這個,如果可以的話想請你幫忙這件事……」

「什麼事?」

「這個啊……」

她笑著停下筷子,走到一旁,打開一個用和紙裝飾的紙盒,裡頭放著一套男性的和服,她將和服拿出來站起身拉開,把和服的全貌展示給我看。

那是一件深藍色的和服,花樣是某種家紋似的,男性的和服都不會太過華麗,但這件花樣簡單的和服卻非常好看,而且用看的就知道那布料是上等貨。

「好漂亮的和服!」我稱讚道。

「因為很漂亮,布料又不錯,就一直捨不得丟啊……這是我一個很重要的人的衣服……」她邊說邊撫摸著這件和服,看來這件和服應該有著篠宮婆婆的不少回憶。

這件和服的主人一定是個高大帥氣的男士吧?

「我一直想再看看它被人穿起的模樣,你能幫我這個忙嗎?有栖川先生?」

正當我在臆測這件和服的主人是誰時,篠宮婆婆突然這麼要求。

「我?」我用食指指著自己,「我穿這件和服?不、不行啦,我身材不合適,穿起來不好看還會糟蹋了這件和服……」

那件和服用目測的我就知道整整比我大上一號,況且我是斜肩,身材又單薄反而壞了那件和服的美呢……

「大小不合啊……」篠宮婆婆很失望地看著那件和服。

我突然靈機一動,「可以請火村穿啊,他穿起來應該很合適!」

說到這,我還真的沒看過火村穿過正式和服,頂多是一起去飯店或旅館時,看過他穿裡面統一的廉價浴衣。

可是——他會穿嗎?

雖說火村對篠宮婆婆很好,但他也不是人家說什麼他就一定會做什麼的人……

我不自覺的看向和服,想像著火村穿起它的樣子……

■  ■  ■

「咦?!」

隔了一週又來到北白川,一進門就看到穿著那件深藍色和服的男人,轉過來竟是火村!

「有栖川先生你來得正好呢!你說的果然沒錯,火村穿起來剛剛好呢!」火村身後篠宮婆婆一副滿足的樣子看著火村。

豈止剛剛好,完全像是特別為火村訂做的!

不同於我的斜肩,火村寬闊的肩膀把和服撐起,深藍色的和服與火村的膚色很搭襯,胸前露出來的鎖骨與平常沒打好領帶時不同,現在有種……性感的味道?!

「有栖?你轉頭做什麼?」

「……沒、沒想到你還蠻適合穿和服的嘛?」我真是的,看著看著自己害羞起來……

「有點熱就是了……」火村穿上和服後還是一樣把胸前的和服開襟拉鬆。

「這是和服啊,又不是浴衣。」我補充道。

「這布料是有點厚,但也不至於太熱才是。」篠宮婆婆還在幫他調整著腰帶。

「話說……好不容易穿和服了,你就不能暫時別抽菸嗎?」背影明明就很像帥氣的江戶劍士,但正面卻是抽著香菸的副教授。

「抽菸跟衣著是兩回事吧?有栖。」他邊說著邊挽起長袖,看來他真的很熱,為了完成篠宮婆婆的心願您就稍微犧牲一下吧,副教授!

「對了對了,難得穿上和服,你們要不要去廟會走走呢?今晚河邊有煙火大會呢!」篠宮婆婆雙手合十提議著。

煙火大會!我差點忘了這回事!

「煙火大會耶!走吧走吧,火村!篠宮婆婆也一起來呀!」我像個小孩子一樣興奮著。

「有栖川先生,我沒辦法去,我待會就要出發去老人會的三天二夜旅行了。」

「咦?真可惜……」

「篠宮婆婆,我穿這件去真的可以嗎?說不定會弄髒……」火村問道。

篠宮婆婆輕笑,「沒關係的,這也是它最後一次被人穿著了。」

「最後一次是指……」

「我想要把它燒掉了……它身上留有太多過去,能在燒掉前看它再被穿在身上,我真的很高興,謝謝你,火村。」

對一個人的回憶會以各種形式留在人世間,我看著火村身上這件和服這麼想著。

這件和服的回憶,可能沒有一個如同小說般美好的結局。

■  ■  ■

咔搭咔搭的木屐聲,好久沒近距離聽到了。

身邊的副教授原本就比我高,再穿上木屐又硬是比我高上一個頭,而高人一等又穿著傳統和服的他引來不少路人的目光。

他受女學生歡迎早就不是新聞,但我以為那是校內的情況,因為比起其它教授,火村的確是比較年輕,沒想到今天的他卻如此的搶眼,讓我忍不住又多瞄了他幾下,想確認在我身旁的真的是火村而不是偶像明星。

「聽到鼓聲了!先到廟會吃點東西再去河邊看煙火……咦?」我說完轉頭後發現火村卻早已落後我幾公尺,還被兩個女生包圍著,不會吧?真的是來要簽名的嗎?

「火村,怎麼了?」我小跑步過去,再怎麼說我也算是火村的……情人,總不能他被搭訕我也悶不吭聲吧?!

「有栖,她們是台灣來的觀光客,說要跟我合照……」

啊——原來是觀光客啊,會想跟穿著傳統服飾的當地人合照是人之常情嘛,我馬上就了解狀況,並協助她們拍下合照。

「謝謝你們!拍了很棒的相片呢!對了,可以請問一下聽說這邊有廟會,是在哪個方向呢?」背著大背包綁著馬尾的台灣女孩用流利的英文問著。

英文就不是我的專門了,所以我讓副教授來做國民外交。

「前面就是了,晚一點的話河邊還有煙火大會。」

「哇,好棒喔!是煙火呢!」另一個也背著背包的短髮女孩高興地叫著,但不知為何『煙火』兩字是說日文。

「你的英文說得很棒呢,你的工作是翻譯員嗎?」馬尾女孩問著火村。

我搶著用英文回答,「他職業是副教授。」

「哇——日本的副教授都像你這麼帥嗎?」兩個女孩很有默契地一同道。

「不,這位是京都特產的。」我也幽默地回道,右手還如同導遊小姐介紹景點一樣比著副教授,看來國民外交也不是這麼難嘛。

「咦?那您該不會是教授的學生吧?」短髮女孩突然問著我。

明明跟火村一樣都已經三十出頭了還被認為是他的學生,真不知道是火村看起來太老還是我看起來太年輕?

「我如果有這麼老的學生,那他應該是被我當了好幾次,仍沒辦法畢業吧!」火村的眼成瞇一條線,連在外國人面前都要糗我,真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