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村有栖川][衍生]-我是桃

好冷、好餓、好痛——

身上數不盡的蟲子啃食著我的肉,我沒辦法甩開牠們,沒有力氣動了,連張開眼力氣都沒有……

正當我快要感覺不到痛覺時,身子突然騰空起來,勉強張開一隻眼看,才知道是一個人類把我抱起。

我討厭人類,他們的小孩曾拿樹枝或石頭丟我,或是對誤入他們領地的我咒罵,老一輩的也對我說過,人類非常喜新厭舊,就算今天對你好,明天也難保他們不會把你毒打一頓,所以我說什麼也不能在他們面前示弱,我不要他們的施捨。

我憤然在他手上一咬,但抱著我的人類卻沒有任何反應。

在大雨中的他用被我咬過的手摸摸我的身子,然後脫下外套把我包住。

我仰起頭看著那個人類的表情……

■  ■  ■

「不,上個月初的一個下雨天,火村又撿回來一隻,說是在路旁喵喵叫著,如果不理牠,很可能會凍死,所以就帶回來,問我說『婆婆,再加一隻應該沒關係吧?』,因為他的表情很嚴肅,我只好笑著答應。」

這個正在講電話的人類是幫我取名的篠宮婆婆,她人很好,拿著魚乾請我們吃,或是陪我們玩。

我是桃,是住在這幢公寓的家貓,雖然前些陣子我還在外面流浪,但現在已經完全適應被人類豢養的生活,被疼愛又自由且不怕沒飯吃。

我從篠宮婆婆的腿上跳開,走到外面伸著懶腰,想找個晒得到太陽的地方睡午覺。

『桃。』站在圍牆上的有隻虎班貓叫著我的名字。

『大哥?』牠的名字叫瓜太郎,是爸爸第一隻養的貓,所以我叫牠大哥。

瓜太郎的個性有點囉嗦,老是提醒東提醒西的,牠最喜歡做的事是跟爸爸說話,牠學著人類叫爸爸——『火村』,牠還喜歡吃那牌魚腥味重到我受不了的罐頭,不過牠還算是隻好貓就是了……我剛來的時候教會了我不少事,牠最近常幫附近的貓群們解決事情,跟人類口中的偵探還有點像呢?!

『桃,斜對面新養了一隻狗,脾氣不太好,小心點。』

『喔,我知道了,謝謝大哥。』

跟大哥道過謝後我轉身要走到樓上時,有個黑影突然出現在我面前。

「喵!」我不自覺地弓起背作戰鬥姿勢,瞇起眼看仔細後才發現是二哥小次郎。

『二、二哥…?!』

『是桃啊……』說完這句後二哥就從我身旁走開。

整個家中我最不懂的就是牠。

牠是隻黑白相間花紋的貓,還蠻喜歡爸爸的撫摸,但對象卻不只限於爸爸,只要是人類撫摸都好,牠叫爸爸『主人』,大家在討論什麼事情的時候牠也只在旁邊觀看,或是冷不防地冒一句話嚇死大家,雖然住在一起,但我真的不知道牠在想什麼。

爬到二樓後,我發現爸爸剛好回來了,趕緊上前磨蹭他的腳。

「桃。」爸爸叫著我的名字然後把我抱起,輕輕地撫摸。

他的名字叫火村,每次都聽篠宮婆婆這麼叫他,爸爸很溫柔,從不曾忘記餵我們吃飯的時間,每天也一定會抽空陪我們玩,我剛到這間房子時常不乖地弄亂東西或把牆壁抓花,爸爸雖然會生氣地斥責我,但打我的時候總是輕輕的深怕傷了我,他不厭其煩地教導我讓我成為淑女,讓我有優雅的姿態與家教。

我最喜歡的人類是爸爸,最信任的人類也是他。

「桃,你是不是變胖了?」

「喵嗚——」

■  ■  ■

貓族是很敏感的,對任何會威脅到自己地位的東西總是會特別在意。

『有栖』,這個名字是從爸爸的口中聽到的。

那天他拿著電話講了好久,『有栖』這兩個字一直重覆,還不時露出比跟我玩的時候還高興的微笑,讓我嫉妒地直往爸爸身上摩蹭,但他只是隨便應付我,注意力還是一直放在電話上。

『桃,沒用的,火村只要接到他的電話就會暫時忘了我們的存在。』躺在書堆上睡覺的大哥邊打哈欠邊說。

『他是誰?』我好奇地問。

『火村……的好友……』

『瓜,應該補一句他是主人最重要的人吧?』從窗台跳進來的二哥說。

『喔、對,最重……要的……』大哥還沒說完就又睡著了,我只能問二哥。

『什麼是最重要的人?』

『嗯……等他來的時候你就會明白了。』二哥神秘地道。

■  ■  ■

「這隻就是『桃』?」有栖的大臉湊到我面前直盯著我瞧。

眼前這個人類就是『有栖』?與一般人類沒有什麼特別的啊!為什麼大哥跟二哥說他是『最重要的人』呢?

「這樣你家裡就有三隻貓了呢!該不會有一天這裡的貓比書還要多了吧?」有栖想要把我抱起,但我機靈地跳到爸爸面前。

「貓不是書,可不是光放在書櫃上就可以的,有栖。」爸爸把我抱在懷裡,還是這個地方最舒服。

「桃好像很纏你呢?!」

「比起瓜還有小次郎的話,桃是比較黏我。」

那是當然的啊,因為我最喜歡爸爸了!

有栖嘿嘿地笑起來,然後說「不愧是大受母貓歡迎的副教授!」

有栖待了很久才離開,爸爸送他到樓下回來後,整個人心情變得很不好,表情很痛苦,好像尾巴被拉住一樣,明明剛剛笑得那麼開心的……

『啊——火村又發作了……』大哥無奈地道。

『發作?』

『每次有栖走了他總是會變得比較陰沈啊,桃,習慣就好了!』

大哥雖然對我這麼說,但我還是沒辦法習慣,我覺得讓爸爸變得不對勁的人是『有栖』,所以我不喜歡他!

偶爾夜裡我睡在爸爸腳邊時會聽到爸爸叫『有栖』這個名字,還常因此翻來覆去把我吵醒,這更讓我確信有栖是壞人,所以——最重要的人就是壞人?!

■  ■  ■

『小次郎,看來總算是……』

『對啊,都這麼多年了,還以為主人會就這樣……』

這天,大哥跟二哥在桌上不知道在聊著什麼,原本我都不會去插嘴的,但聽到爸爸的事還是忍不住跳上去。

『大哥、二哥,爸爸怎麼了嗎?』

『火村他很好啊,總算是跟有栖湊一對了。』大哥邊點頭邊說。

『湊一對?』

『瓜,你這麼說桃牠不懂的啦。』二哥對著大哥說。

『那……那……你說吧,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說。』大哥馬上問題又丟給二哥,我只好看著二哥。

『……桃,你很聰明,過一陣子你就懂了。』

■  ■  ■

過了一陣子我真的懂了,但不是明白這件事情,而是確信『有栖』是個大壞蛋。

爸爸越來越常跟有栖通電話,有時候還講到忘了記餵我們的時間,不只如此,要是休假的時候他也常常不在家,雖然他會託篠宮婆婆照顧我們,但我更想要跟爸爸玩耍啊!

這天我從外面散步回家後,看到有栖坐在我們家裡。

「你好啊!桃。」有栖伸出雙手想要抱我的樣子,我當然不給他抱,我抬頭挺胸地從他面前走過。

我偷偷地轉過偷看有栖的反應,他只是笑了笑又繼續看書。

過了沒多久,爸爸回來了。

「有栖,你怎麼突然來?」

「沒有啊……我只是想用用看這隻備份鑰匙。」

有栖手上拿著一隻閃亮亮的鑰匙,然後爸爸就上抱住有栖。

抱住,有栖?

怎、怎麼會?爸爸明明回來都會先抱抱我的,那裡明明是我專用的!

「喵嗚———喵喵。」

「火、火村,桃牠……」

「呼——」

爸爸吐了一口氣後把我抱起,我明明沒有做壞事,爸爸露出『你又惡作劇了』的表情,但馬上又恢復成平常的爸爸。

「桃,餓了嗎?」

我不餓……爸爸你明明知道我的吃飯時間不是現在……你忘了嗎?

■  ■  ■

如果你以為貓不是吃就是睡,那就錯了,貓也是有煩惱的。

流浪的老貓說得沒錯,人類果然是喜新厭舊的,爸爸喜歡那個壞人,非常喜歡,我看得出來……

可是我不喜歡他,他對爸爸這麼壞……我一定要想辦法趕走他!

我走出房子,邊走邊想想著要怎麼把他從爸爸身邊趕走,平常我們貓族是很靈敏的,可是今天我大概是太過專心想事情,所以沒看到從旁邊衝過來的車子……

「喵————!」

我感覺得出來我的身體在空中轉了好幾圈,然後掉下來,好痛……

隱約聽得到車子趕緊駛離的聲音,接著就是一片寂靜,這個時間附近連隻貓也沒有。

好痛……爸爸……好痛喔……

「喵嗚……」

感覺我好像又回到那段流浪的日子,不管是被車撞了還是被人打了,都只能自己舔著傷口,可是現在我有爸爸了啊……

「桃?是桃吧?」

一個人類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不是爸爸也不是篠宮婆婆……

「怎麼流這麼多血?你被車子撞到了嗎?」

他把我抱起,然後開始奔跑。

我仰起頭看著他的表情,跟當初爸爸撿我回來的時候是一樣的表情……

「火村——火村——桃牠——」

■  ■  ■

「緊急手術後牠是穩定下來了,不過要留在這邊觀察……」

「有栖,你先回去吧,我想在這邊看著桃。」

「不,我也要留著,牠看起來好虛弱……」

「牠會撐過去的……」

身旁人類的話語一句接著一句,有爸爸的聲音,也有我未曾聽過的聲音,還有有栖的聲音……

我勉強張開眼睛,看到爸爸跟有栖坐在一旁,兩個人的表情就像是大哥說的『又發作了……』的表情。

■  ■  ■

「桃,身體恢復得不錯嘛。」

「牠的恢復力很快,已經能跑能跳了。」

有爸爸細心地照顧,我當然恢復得快。

「桃,過來呀。」有栖伸出雙手。

我優雅地走上前然後跳進他的懷抱,雖然手掌比爸爸小了些,但還蠻暖和的。

「哇哇,火村,你看,桃主動要給我抱耶!」

「真難得,你身上該不會偷藏了木天蓼吧?這個叔叔真是壞心呢……」
爸爸這次說錯了,我會讓他抱是因為我知道他不是壞人,但……

「什麼話!這是我長久以來對牠示好的成果好不好!」有栖生氣地道,跟爸爸聊天時他常常這樣,但爸爸總是很高興地看著他這個表情。

「喔——那我長久以來對你示好,你怎麼也沒有什麼表示啊?」

「你哪有對我示——唔,不要隨便靠過來!」

「喵嗚!」

我大叫一聲,從有栖的懷裡跳走。

「你看啦,桃不高興了。」

「是你抱的方式不對,讓牠不舒服吧?」

兩個答案都不是,大哥對我說,會有這種反應是『嫉妒』,並且邊笑著說『桃也長大了啊…』

「火村——」

「喵——」

『愛貓與愛人,你永遠只能選一個。』——這句話是我從電視上的廣告裡學到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