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 [御手洗系列] 案件.兇手.情人節

OOC注意XD


比起案件之後吹毛求疵的偵探,兇手的行為雖不讓人讚揚但他的智慧卻是令人欽佩的,整
個案件中,唯一發揮了無比的獨創性與過人頭腦的,不是偵探,是兇手。
雖並非我情我願,我卻常扮演前者這個角色,實際上我的血液裡,應該是流著後者的。
今晚,我就要實踐。
案件-情人節事件
兇手-御手洗 潔
犯案過程及動機請容我在以下描述。
■■■
闔上閱畢的報紙,我走進廚房,在犯案前必需勘查地形是連小學生都知道的常識。
「石岡君,你在做什麼?」其實不用問我也知道他在做什麼,看著冰箱裡還剩下什麼,並
把缺的寫在記事本上,明天要出門採購日常生活用品,所以問這個問題只是像發語詞那樣
起個開頭。
「我在看有什麼缺的明天要買啊…喔,對了,冰箱裡有雞蛋慕斯,要吃嗎?」石岡君拿出
雞蛋慕斯給我。
「好。」我接過慕斯便開始吃起來。
「不好意思,今年沒巧克力囉,那個慕斯就當做代替巧克力吧,御手洗。」石岡苦笑地說

「你是說那個新聞吧。」剛剛闔上的報紙裡,斗大的標題『知名巧克力廠商使用過期原料
製作巧克力販售』。
「對啊…竟然在情人節前夕爆出這種新聞,唉,一堆少女想送巧克力都沒辦法送了吧。」
石岡君替她們感到失望似的。
石岡君,你的意思是你也是那堆少女之一嗎?還是你期望著會收到少女送來的巧克力呢?
「情人節的由來…跟巧克力是完全沒有關係的,石岡君。」我又吃了口雞蛋慕斯。
「這我知道,咦?是希臘還羅馬啊…」石岡君看著天花板思考著。
「是西元前三世紀的羅馬,當時二月十四號是掌管家庭與結婚神明的誕辰,隔天從十五號
開始是祈求寶貝孩子的祭典,只有在這個祭典的期間才允許未婚男女認識彼此,並讓伴侶
兩人單獨相處。當時在祭典認識、結婚的伴侶因為羅馬不斷擴大勢力戰爭的關係,年輕男
子都上了戰場,但男子上了戰場都還是擔心家裡的妻子,於是士氣低落,皇帝知道後震怒
,下令『禁止羅馬帝國的士兵結婚』,相愛的男女無法結婚,不忍心看到這些男女的基督
教祭司.Valentine,他違背了禁令,偷偷地讓士兵結婚,知道Valentine的罪行的皇帝,
在二月十四號把Valentine處死了,大家在暗地裡為Valentine掉淚,之後人們為了繼承
Valentine的意志,在他被處刑的二月十四號向喜歡的人傳遞愛的訊息,這就是情人節的
由來之一,也是可信度最高的。」我詳細地向石岡君說明。
「御手洗你記得真清楚…」石岡君用佩服的眼光看著我。
這點小事,花不到我萬分之一的灰色腦細胞啊,華生。
「所以說情人節跟巧克力沒有關係啊,石岡君。」
「情人節要送巧克力,在日本已經是習慣了啊,御手洗,好吧,我知道一向外國作風的你
不喜歡這套。」
「不,我要巧克力。」我肯定地說。
石岡君聽了後微怒地道:「御手洗…那你剛剛講那麼多情人節的由來做什麼?一下說沒關
係,一下又要巧克力。」
「在日本,就要過當地的情人節啊。」
「很抱歉,今年就是沒巧克力,因為那個新聞,大家都不敢買了你不知道嗎?」石岡君雙
手插腰,氣呼呼的樣子。
「我不在意。」放心好了,食物中毒這種死法不適合我。
「…我不想理你了,你要吃的話自己去買啦。」石岡君繼續開始整理起廚房裡櫥櫃的乾糧

我把吃完的慕斯空盒放在旁邊,打開冰箱道:「冰箱裡還有巧克力啊。」
「唔?你是說早餐淋在鬆餅的巧克力醬嗎?」石岡君轉過頭來問。
「這個。」我把巧克力醬拿出來給他看。
「喔,這應該沒問題,因為是之前就買了,而且又不同家品牌…可是御手洗,我們家沒有
吐司或鬆餅囉,你要直接吃嗎?」
我輕笑,「怎麼可能,對了,石岡君你洗好澡了嗎?」兇器到手了,接著確認目標的狀況
也是事前準備之一。
「剛剛就洗好了,問這個做…御手洗!你幹嘛把巧克力醬塗到我臉上啦。」用刮刀刮
了一塊巧克力塗在石岡君臉上後,他果然不出我所料大叫著。
「別擦。」我抓住他要拿餐紙擦掉巧克力的手,接著舔著他臉上的巧克力,很甜。
「你在幹嘛!」石岡君吃驚到連反抗的動作都沒有,我從左邊的臉頰一直舔著,然後到嘴
唇,把巧克力的味道送入。
「吃情人節巧克力啊。」趁著這個空檔,我把他抱到流理台上。
「等、等一下,這裡是廚房啊,御手洗!」石岡君雙手抵著我的肩不讓我靠近。
「我知道,在床上的話巧克力會把床單弄髒,這樣你更麻煩吧?石岡君。」
「我覺得不是那個問…啊啊!」
我把石岡君穿的睡前輕便T恤拉起,再用刮刀刮了塊巧克力,像抹在吐司上那樣抹在他跟
吐司差不多白的胸前,那二點當然是不可錯過的攻擊目標。
「唔,御手洗,啊…我今天才知道你有多變…態。」石岡君邊輕喘著邊罵著我,當然,在
我耳裡聽起來只像是愛人的細語。
邊舔著石岡君的白肌,當然不忘要用言語來個攻勢。
「石岡君,你知道這叫什麼嗎?」我舔著他胸前的突起,巧克力的味道讓它更甜美。
「什、麼。」石岡君咬著下唇,死不肯發出舒服聲音的樣子也很誘人。
「巧克力櫻桃。」
石岡君的臉瞬間漲紅,邊上下揮打著手邊大叫著:「變態!色狼!」
「很美味,可惜你吃不到啊。」
「御手洗我要跟你絕交!」
啊,出現了,這句話,石岡君只要說出這句話就表示他的精神忍受值已經到臨界點。
基本上我是屬於很有實驗精神的人,就算到了臨界點還是會繼續加碼下去。
「你知道我下一道菜要吃什麼嗎?」我咬著石岡君的褲頭繩子。
紅著臉的石岡君一副不想理我的樣子撇著頭,沒關係,接下來一定讓你有反應。

「巧克力香蕉。」

我相信,那晚,整個橫濱都聽到了『御手洗!』這句餘音繞樑
的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