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 [御手洗石岡] 里美的告白

我喜歡石岡老師。
第一次在龍臥亭見到他時,我就對這個從熱鬧都市來的小說家產生好感,他的長像十分誠
懇、爾雅溫文,說話的樣子也是,跟你說話的時候,許久未曾勞動過的白晰雙手交疊在桌
前,那對溫柔而和藹的眼睛和眼角邊微微的細紋都給人一陣微風輕撫過的感覺。
從他的相貌就可以看出他的個性,有別於我對都市人的印象,他簡直比我們這些鄉下人還
要質樸。
在《龍臥亭事件》時的石岡老師,雖然有時候感覺得出來他不太有自信、像在害怕什麼,
他總是說他不是他書裡寫的那個名叫『御手洗』的人,但在解決事件的時候,我覺得他的
能力絕對不亞於他。
在老師要離開的時候,複雜的心情驅使我上前吻了他。
除了感謝以外──也許我那時候是想要某種回應的。
■■■
我認識的石岡老師,只是一部分的石岡老師,到外地讀大學之後,我開始閱讀石岡老師的
著作。
年輕的石岡老師跟著朋友御手洗一起辦案的過程非常有趣,從字間行間也看得出來御手洗
先生真的是個奇妙的人,我也漸漸對他產生興趣,甚至想看看他長什麼樣子。
後來我轉學到橫濱的大學,隨即就打電話給石岡老師。
他沒有馬上認出我的聲音,而且精神不怎麼好的樣子,我們約出來見面後也是,他雖然看
起來很開心,但仍罩著一股濃濃的陰鬱。
看著憂鬱的他,我有點不安,跟龍臥亭時的他、還有書裡面的他都不同,要怎樣才能讓石
岡老師開朗一點呢?不知道老師除了御手洗先生外有沒有其它要好的朋友……
後來我想到一個主意,若是能拓展老師的生活圈的話……
「老師,下次來我們學校的推理研究社演講好嗎?」
「咦、不行,只有那個絕對不行。」石岡老師激動地否決了我的提議。
之後不管我怎麼說,石岡老師都不願意來校演講,但他突然問道。
「吶,里美,你今天打電話給我,就是為了請我演講的事嗎?」
「咦?」石岡老師突然這麼問,其實我只是為了見石岡老師一面而來的,但還是下意識地
回道,「嗯,是,沒錯!」
而後,我問起御手洗先生的事。
「御手洗先生這個人,真的存在嗎?」雖然這麼問,不過我心底是確信他存在的,只是他
現在似乎不在石岡老師身邊。
「唔,為什麼大家都這麼問呢?」石岡老師露出困擾的表情,看來真的很多人這麼問呢。
「唔──,要是真的存在的話,我也想知道啊。」
「在喔,但現在不在這,他去外國了。」
「嘿──,果然有這個人存在啊!」
「在啊,是個頭腦有點奇怪的男人。」
在看石岡老師的書的時候,御手洗先生的一些行為真的有點奇怪,但書上也確實說過他是
個頭腦極為聰明的人。
「是老師的朋友嗎?」我疑問著,或許兩人只是保持著記述者與偵探的關係。
「……嗯啊。」他回答得說得很含糊不清,害我不知道該怎麼判斷他們的友情。
我們在談論御手洗先生的時候,石岡老師表情像是在生氣又像是賭氣,我覺得很有趣,而
且,只有在提到他的時候,石岡老師明顯地提高了音調跟聲量。
■■■
雖然還未曾跟御手洗先生見過面,但我在學校裡卻發現了他小時候的照片,還間接地接觸
到御手洗先生小時候的一個事件。
當時的石岡老師發表這樣的感想。
「好難想像他也有童年──」
「咦?以前你們在聊天的時候都沒談到嗎?」
石岡老師搖搖頭,「他很少談自己以前的事,倒是每天都灌輸我一些大量的冷僻知識……

「但御手洗先生真的是個天才兒童呢!連大人都無法解開的事件他也能看出真相。」我佩
服地道。
「可是他……是在沒有爸爸跟媽媽的疼愛照顧下長大的吧……」他揪起眉頭,露出深思的
表情。
他沈默了很久,直到我開口說話,才把他從另一個世界叫醒。
「怎麼了?石岡老師。」
「啊,不,沒事……總覺得好像突然想通了一些事。」他勉強地擠出微笑。
■■■
石岡老師雖然是一個人獨居,但御手洗先生留給他的不只有那幢同居過的房子,跟石岡老
師相處過就知道,他其實深深的被那個人所影響
就像之前,我想勸石岡老師跟我一起去上英文會話教室,其實目的也是希望他能有一天自
己去找御手洗先生,但卻遭到他極力的反抗。
石岡老師騙人,他明明就說過只有演講不行的。
在爭執的過程中,我無意間脫口說出,御手洗的名字,石岡老師便很明顯地表現出憤怒,
雖然他最後還是跟我一起去上課,原來,能夠石岡老師的情緒稍微產生動搖的話,也只有
他了吧。
■■■
我仍喜歡石岡老師。
但我不再是少女時期那個懵懂獻吻的我,現在的喜歡不是男女之情的喜歡,只是單純喜歡
的喜歡。
最近石岡老師的生日快到了,我正煩惱著。
「哎──」
「喔?竟然有事情能讓犬坊同學嘆氣啊?」身旁突然冒出這麼一句,我慌忙地抬頭一看,
是御名木老師!
「御名木老師!你也來這邊吃飯啊?」這邊是我們學校的學生餐廳,東西便宜又好吃,顧
客群當然都是同學們,鮮少看到老師來這邊吃飯。
「我下午還有課,在這邊吃很方便啊,這裡沒人坐吧?」我搖搖頭,其實就算有人坐的話
我應該也會搖頭吧!
「對了,老師,如果啊……送生日蛋糕給一個年紀跟你差不多的男士,你覺得如何?」我
趁機問著。
「我的話,應該會很高興,恕我這麼猜測,犬坊同學要送的對象,應該是石岡老師吧。」
「一下就被猜到了啊,嗯!我想送蛋糕給石岡老師。」雖然只送蛋糕好像不太夠呢……
「那剛好,我也想送禮答謝他上次的幫忙,你送蛋糕的話……那我……」御名木老師也開
始在思考著禮物。
我隨即說道,「御名木老師,石岡老師最近開始在學英文,你可以送他一些有關英文學習
的書嗎?你一定會問為什麼我不送這個吧?」
御名木老師拉開嘴角笑著說,「我似乎知道理由。」

■■■

後來,只送蛋糕真的還是太少了,雖然上面有我親手畫的字樣,但我還是私自地加了一個
禮物。
「嗯──石岡老師跟御手洗先生感情果然很好呢……」又聽完一個故事後,我滿足地說。
這剛好可以成為那個神秘禮物的序曲。
「不過……到現在我還是會跟他吵架、溝通不良啊。」石岡老師談到他時依舊是那種特別
的語氣。
「可是你們還是維持了這麼長久的友誼啊。」我剛好喝下最後一口紅茶,女配角也差不多
該退場了「啊,老師不好意思,我必須打個電話。」
「可以用我們家的電話打啊?」他疑問著。
「我用手機就行了。」打到國外的電話號碼好長,根本就背不起來嘛。
溫柔的石岡老師見我在打電話,便體貼地把茶具拿回廚房,我原本讓準備好的『因為訊號
不良要去外面打』的藉口用不上了。
「Hello,May I speak with Dr. Mitarai?」
『Speaking』好聽又帶點慵懶的男中音這麼說。
「御、御手洗先生,我是犬坊里美,」聽說御手洗先生非常不會記人名,所以我馬上接著
說主題,「那個、石岡老師說他有一件事情要請教您,不過要請您打電話回來……」
我有點緊張地說著,其實也不用太擔心,這個簡陋的謊言或許早就被看穿。
御手洗先生沈默了一陣子回話,『銀杏……』
「銀杏?」我愣了一愣,還以為聽到的是音似銀杏的外國話。
『日本的銀杏變黃了嗎?』
「啊,變黃了喔,神宮外苑前的銀杏並木一遍黃澄澄的呢。」雖然不知道御手洗先生為什
麼這麼問,但我還是據實回答,剛好我上禮拜因有事到神宮一趟。
『嗯,好,我會打給石岡的。』
講完電話後,剛好石岡老師也從廚房出來。
「要走了嗎?」
「嗯,突然有事要先走了。」
其實我很想留下來看石岡老師接到那通電話的表情,不過,這種時刻還是留給他們兩人是
最好的。
「里美,今天真是謝謝妳。」石岡老師最後這麼對我說。
「因為是老師的生日呀,啊!等下有電話的話要記得接喔,那我先走了。」
回家的途中,我踏著愉快的腳步。
我,果然很喜歡石岡老師。

我喜歡石岡老師。
第一次在龍臥亭見到他時,我就對這個從熱鬧都市來的小說家產生好感,他的長像十分誠
懇、爾雅溫文,說話的樣子也是,跟你說話的時候,許久未曾勞動過的白晰雙手交疊在桌
前,那對溫柔而和藹的眼睛和眼角邊微微的細紋都給人一陣微風輕撫過的感覺。
從他的相貌就可以看出他的個性,有別於我對都市人的印象,他簡直比我們這些鄉下人還
要質樸。
在《龍臥亭事件》時的石岡老師,雖然有時候感覺得出來他不太有自信、像在害怕什麼,
他總是說他不是他書裡寫的那個名叫『御手洗』的人,但在解決事件的時候,我覺得他的
能力絕對不亞於他。
在老師要離開的時候,複雜的心情驅使我上前吻了他。
除了感謝以外──也許我那時候是想要某種回應的。
■■■
我認識的石岡老師,只是一部分的石岡老師,到外地讀大學之後,我開始閱讀石岡老師的
著作。
年輕的石岡老師跟著朋友御手洗一起辦案的過程非常有趣,從字間行間也看得出來御手洗
先生真的是個奇妙的人,我也漸漸對他產生興趣,甚至想看看他長什麼樣子。
後來我轉學到橫濱的大學,隨即就打電話給石岡老師。
他沒有馬上認出我的聲音,而且精神不怎麼好的樣子,我們約出來見面後也是,他雖然看
起來很開心,但仍罩著一股濃濃的陰鬱。
看著憂鬱的他,我有點不安,跟龍臥亭時的他、還有書裡面的他都不同,要怎樣才能讓石
岡老師開朗一點呢?不知道老師除了御手洗先生外有沒有其它要好的朋友……
後來我想到一個主意,若是能拓展老師的生活圈的話……
「老師,下次來我們學校的推理研究社演講好嗎?」
「咦、不行,只有那個絕對不行。」石岡老師激動地否決了我的提議。
之後不管我怎麼說,石岡老師都不願意來校演講,但他突然問道。
「吶,里美,你今天打電話給我,就是為了請我演講的事嗎?」
「咦?」石岡老師突然這麼問,其實我只是為了見石岡老師一面而來的,但還是下意識地
回道,「嗯,是,沒錯!」
而後,我問起御手洗先生的事。
「御手洗先生這個人,真的存在嗎?」雖然這麼問,不過我心底是確信他存在的,只是他
現在似乎不在石岡老師身邊。
「唔,為什麼大家都這麼問呢?」石岡老師露出困擾的表情,看來真的很多人這麼問呢。
「唔──,要是真的存在的話,我也想知道啊。」
「在喔,但現在不在這,他去外國了。」
「嘿──,果然有這個人存在啊!」
「在啊,是個頭腦有點奇怪的男人。」
在看石岡老師的書的時候,御手洗先生的一些行為真的有點奇怪,但書上也確實說過他是
個頭腦極為聰明的人。
「是老師的朋友嗎?」我疑問著,或許兩人只是保持著記述者與偵探的關係。
「……嗯啊。」他回答得說得很含糊不清,害我不知道該怎麼判斷他們的友情。
我們在談論御手洗先生的時候,石岡老師表情像是在生氣又像是賭氣,我覺得很有趣,而
且,只有在提到他的時候,石岡老師明顯地提高了音調跟聲量。
■■■
雖然還未曾跟御手洗先生見過面,但我在學校裡卻發現了他小時候的照片,還間接地接觸
到御手洗先生小時候的一個事件。
當時的石岡老師發表這樣的感想。
「好難想像他也有童年──」
「咦?以前你們在聊天的時候都沒談到嗎?」
石岡老師搖搖頭,「他很少談自己以前的事,倒是每天都灌輸我一些大量的冷僻知識……

「但御手洗先生真的是個天才兒童呢!連大人都無法解開的事件他也能看出真相。」我佩
服地道。
「可是他……是在沒有爸爸跟媽媽的疼愛照顧下長大的吧……」他揪起眉頭,露出深思的
表情。
他沈默了很久,直到我開口說話,才把他從另一個世界叫醒。
「怎麼了?石岡老師。」
「啊,不,沒事……總覺得好像突然想通了一些事。」他勉強地擠出微笑。
■■■
石岡老師雖然是一個人獨居,但御手洗先生留給他的不只有那幢同居過的房子,跟石岡老
師相處過就知道,他其實深深的被那個人所影響
就像之前,我想勸石岡老師跟我一起去上英文會話教室,其實目的也是希望他能有一天自
己去找御手洗先生,但卻遭到他極力的反抗。
石岡老師騙人,他明明就說過只有演講不行的。
在爭執的過程中,我無意間脫口說出,御手洗的名字,石岡老師便很明顯地表現出憤怒,
雖然他最後還是跟我一起去上課,原來,能夠石岡老師的情緒稍微產生動搖的話,也只有
他了吧。
■■■
我仍喜歡石岡老師。
但我不再是少女時期那個懵懂獻吻的我,現在的喜歡不是男女之情的喜歡,只是單純喜歡
的喜歡。
最近石岡老師的生日快到了,我正煩惱著。
「哎──」
「喔?竟然有事情能讓犬坊同學嘆氣啊?」身旁突然冒出這麼一句,我慌忙地抬頭一看,
是御名木老師!
「御名木老師!你也來這邊吃飯啊?」這邊是我們學校的學生餐廳,東西便宜又好吃,顧
客群當然都是同學們,鮮少看到老師來這邊吃飯。
「我下午還有課,在這邊吃很方便啊,這裡沒人坐吧?」我搖搖頭,其實就算有人坐的話
我應該也會搖頭吧!
「對了,老師,如果啊……送生日蛋糕給一個年紀跟你差不多的男士,你覺得如何?」我
趁機問著。
「我的話,應該會很高興,恕我這麼猜測,犬坊同學要送的對象,應該是石岡老師吧。」
「一下就被猜到了啊,嗯!我想送蛋糕給石岡老師。」雖然只送蛋糕好像不太夠呢……
「那剛好,我也想送禮答謝他上次的幫忙,你送蛋糕的話……那我……」御名木老師也開
始在思考著禮物。
我隨即說道,「御名木老師,石岡老師最近開始在學英文,你可以送他一些有關英文學習
的書嗎?你一定會問為什麼我不送這個吧?」
御名木老師拉開嘴角笑著說,「我似乎知道理由。」

■■■

後來,只送蛋糕真的還是太少了,雖然上面有我親手畫的字樣,但我還是私自地加了一個
禮物。
「嗯──石岡老師跟御手洗先生感情果然很好呢……」又聽完一個故事後,我滿足地說。
這剛好可以成為那個神秘禮物的序曲。
「不過……到現在我還是會跟他吵架、溝通不良啊。」石岡老師談到他時依舊是那種特別
的語氣。
「可是你們還是維持了這麼長久的友誼啊。」我剛好喝下最後一口紅茶,女配角也差不多
該退場了「啊,老師不好意思,我必須打個電話。」
「可以用我們家的電話打啊?」他疑問著。
「我用手機就行了。」打到國外的電話號碼好長,根本就背不起來嘛。
溫柔的石岡老師見我在打電話,便體貼地把茶具拿回廚房,我原本讓準備好的『因為訊號
不良要去外面打』的藉口用不上了。
「Hello,May I speak with Dr. Mitarai?」
『Speaking』好聽又帶點慵懶的男中音這麼說。
「御、御手洗先生,我是犬坊里美,」聽說御手洗先生非常不會記人名,所以我馬上接著
說主題,「那個、石岡老師說他有一件事情要請教您,不過要請您打電話回來……」
我有點緊張地說著,其實也不用太擔心,這個簡陋的謊言或許早就被看穿。
御手洗先生沈默了一陣子回話,『銀杏……』
「銀杏?」我愣了一愣,還以為聽到的是音似銀杏的外國話。
『日本的銀杏變黃了嗎?』
「啊,變黃了喔,神宮外苑前的銀杏並木一遍黃澄澄的呢。」雖然不知道御手洗先生為什
麼這麼問,但我還是據實回答,剛好我上禮拜因有事到神宮一趟。
『嗯,好,我會打給石岡的。』
講完電話後,剛好石岡老師也從廚房出來。
「要走了嗎?」
「嗯,突然有事要先走了。」
其實我很想留下來看石岡老師接到那通電話的表情,不過,這種時刻還是留給他們兩人是
最好的。
「里美,今天真是謝謝妳。」石岡老師最後這麼對我說。
「因為是老師的生日呀,啊!等下有電話的話要記得接喔,那我先走了。」
回家的途中,我踏著愉快的腳步。
我,果然很喜歡石岡老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