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好運氣 19

本週是期中考週,以往的陳宏睿總如獅子搏兔,對每次期考都不惜成本,用最高軍備對付。

但這次他卻跟平常沒什麼兩樣,之前考試期間總跟換了個人似地連招呼都不打的,但今天第一堂國文考試考完後陳宏睿卻還跟同學有說有笑。

同學可強見狀還拉著莎莎咬耳朵,「宏睿他最近怎麼了?上禮拜在小歇跑去跟C女的嗆聲,這禮拜又一副自暴自棄要放棄第一名的寶座。他失戀了喔?」

莎莎撐著下巴邊翻著歷史課本,懶洋洋地說,「要是真的是失戀就好了,他就變成普通人了。」

「說得也是,這傢伙真的怪怪的,會去挑戰臉盆冰就一定不是普通人……」

莎莎見可強點了點頭,瞥了陳宏睿一眼,隨即低頭繼續默背歷史事件。

期考轉眼就過了,最後一天只考半天,陳宏睿還提早交了數學考卷,開心地抱著吉他到舊校舍後面,重拾荒廢了一個禮拜的練習。

他閉眼撥弄著琴弦邊悶哼著《兩隻老虎—變奏版》,沉浸在自戀自溺的音樂世界裡,一曲奏完,右臉頰倏地感到一陣冰涼,回頭就看到溫翊嵐拿著麥香奶茶賊笑得連牙齦都露出來的模樣。

「喲!」

許久沒看到他,陳宏睿還是蠻開心的,正開口說好久不見的時候,智者莎莎的話言猶在耳。

『你還是可以對溫翊嵐生氣啊,你這樣搞得我很不爽、我還跑去跟你前女友解釋耶。』

雖然莎莎這麼說,但他還真不知如何開口,只好先保持沉默。

溫翊嵐倒不在意對方有沒有回應,開始隨便翻著攤在桌上的吉他筆記本。

「你是把練吉他當考試準備嗎,也太認真了吧,筆記寫的密密麻麻的……嗯?」他的手指在某頁停了下來,笑指著上面手繪的圖案,「原來你也會偷畫圖喔,畫得還不錯嘛。」

那是張吉他與音樂的抽象圖,尖銳的幾何圖案裝飾,像是要對世界發聲的模樣。

「那是之前社團說要做校慶海報,學長請大家設計Logo徵選——」

「喔,你的有被選上嗎?」

陳宏睿搖搖頭,其實他也只在筆記本上隨便畫畫,根本沒想要拿出來給社團的大家看。

溫翊嵐看到他否認還有點失望,拿起筆記本認真地看了一陣子,「應該是太搖滾了,跟你們吉他社不搭吧,但我蠻喜歡的,哎,陳宏睿。」

「唔?」

「幫我畫在書包上。」他笑瞇瞇地把自己乾扁的墨綠色書包雙手奉上。

「你是認真的嗎?」

「當然!用立可白畫上去!」

陳宏睿看了自己畫的圖一眼,其實他不太滿意,更不想把這麼醜的作品留在溫翊嵐的書包上,萬一他後來反悔怎麼辦?立可白根本擦不掉。

「一樣的圖我沒辦法畫第二次,你喜歡那個Logo的話我撕下來給你好了。」

「真的啊?好啊好啊,那我再叫別人幫我畫上去!」

「這叫盜版喔。」

溫翊嵐嘖了一聲,說貼在自己房間牆上總行了吧。

陳宏睿也隨便他了,直接把那張圖撕給對方,還撕得有點破,但溫翊嵐拿到後卻如視珍寶,小心翼翼地放進書包裡。

「對了,你跟你女朋友分手了?」

溫翊嵐愣了一下,頓時沒聽懂他在說什麼。

「喜歡爵士鼓的那一個。」

「喔、喔,對啊,她說要分就分,我老是搞不懂女生在想什麼。」他掏了掏口袋,似乎在找菸,卻怎麼也遍尋不著,為了解嘴饞只好打開他剛買的老虎牙子,「我以前國中同學為了安慰我,最近介紹了一個A女的女生給我,她就好一點了,要吃什麼要喝什麼想要什麼都會直說,不用我猜。」

原來那天看到的就是那個女生啊,原來與其幫溫翊嵐追回前女友,不如介紹新的給他啊……

陳宏睿默默地再次拿起吉他練習,心頭悶卻又不知為何而悶。就算溫翊嵐剛分手就喜歡上別的女生,也不關他的事,不該把自己的期待加在他身上。

不過,就如莎莎所說,生一點悶氣應該可以吧?

「喂,怎麼啦?從剛剛就覺得你心情不太好。」

「沒有啊。」

「真的嗎?」溫翊嵐靠近盯著他的臉看。

「沒有啦。」

陳宏睿逕自練習,不管對方問什麼他都隨便應付,後來漸漸專心在吉他上,也沒在意溫翊嵐,再次看清四周景色的時候,他人也不在了。

夕陽西下,陳宏睿累了肚子也餓了,今天本來要補習,但期考週也放假,他想著待會要去哪買晚餐回家吃。

他伸手要拿起筆記本收進書包裡,手卻停在半空中,看著上面留下的陌生字跡發愣。

『看你心情不好就不煩你了,不過晚上讓我請客吧,記得那間店吧?不見不散。』

陳宏睿噗嗤笑了出聲,什麼不見不散,溫翊嵐也太自我中心了吧,萬一他晚上要補習沒空怎麼辦。

把東西收好後,他背起吉他跟書包,有樣學樣地帥氣地翻過牆,直往那間小吃店前進。

另一個版本

陳:我是很想幫你畫啦,但你的書包上根本沒空位啊

溫:哪有,這裡還有個小空間……

某人的書包寫滿了 追夢人 緣 忘情水……XDDD天啊這梗好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