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好運氣 21

成為溫翊嵐官方認證的『朋友』後,兩人交流也變得更多了。溫翊嵐常刻意經過仁班,只為跟陳宏睿打聲招呼,或是中午拉著他去福利社買午餐,拿去舊校舍後面吃。
這天早自習剛結束,溫翊嵐就來找陳宏睿,到打鐘了才回教室。
「你們是熱戀中的小情侶嗎?一大早來找你是怎樣啊。」
陳宏睿經過莎莎的座位時聽見對方的冷嘲熱諷,但他覺得莎莎更像電視劇裡嫉妒心破表的正宮。
只是這句吐槽的話不能說,挑戰莎莎的底線一向是死路一條。
「他昨天跟我借國文課本忘了還我,所以剛剛拿來還我啦。」
莎莎不甚滿意地哼了一聲,「簡直像是被捉姦在床時,老公拙劣的謊言。」
陳宏睿神奇詭異地瞪大了眼,莎莎悠悠地說,「你吐槽的話沒說出來,是我猜到了。」
「有個太聰明的朋友真棒啊,連開口說話都不用了,莎莎我真是太喜歡你了。」
莎莎故作帥氣地順一順頭髮,「別愛上我,會受傷的。」
陳宏睿笑著坐回位子上,忽地笑容僵住了。
原來這就是兩邊不同的地方啊。
最近跟溫翊嵐密切相處後,他直覺得哪裡不太一樣,今天終於找到了。
他跟溫翊嵐或莎莎都會開玩笑、講垃圾話,但唯獨對溫翊嵐他不會開這種玩笑,也不會說很喜歡他帥氣的地方什麼的。
害羞是一回事,更害怕的是對方會有所反應吧。
陳宏睿再回過神時,是莎莎轉過頭來叫自己,原來導師已經走進教師發期考成績單了,剛好叫到他的名字。

陳宏睿的心情完全沒被成績單影響,一樣拿著吉他在舊校舍跟溫翊嵐鬼混到天黑才回家。
陳宏睿一進門就看到客廳的燈亮著,爸爸竟然比他早到家,他有點訝異。
最近陳行舜有個大案子在忙,父子倆已經好幾天沒同桌吃飯了,不過這也是常有的事,特別是社會關注的案件,法官會更勞心勞力。
「爸,我回來了。」
「嗯,吃飯吧。」
兩人移動到餐桌上,把保鮮膜撕開,開始用餐。
陳宏睿現在不勉強自己找話題跟父親對話了,心情好的時候才會講講學校的事或問爸爸最近又辦了哪些案件。
而他今天心情還算不錯。
「爸,你最近在忙什麼案子?」
陳行舜聞言沉吟,久到陳宏睿覺得他是不是不想說的時候,他才嘆氣似地開口。
「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案子。」
「喔。」爸爸今天大概不想講話吧。
陳行舜在家向來寡言,陳宏睿總覺得他把講話的力氣都用在工作上了,還有種種情緒也不吝分給了每個案件。之前在探索爸爸的過去時,他曾去看陳行舜的判決書,有些案子還看得出陳法官諄諄教誨的筆鋒,或是恨鐵不成鋼仍需判下重刑的心情。
如此制式的文書都能看出感情,所以他不相信爸爸是沒有情感的人。
只是,他無法對陳宏睿這個兒子付出這些。
陳宏睿低頭正想乖乖吃飯的時候,未料坐在對面的陳行舜把筷子放了下來,一臉正經。
「宏睿,爸爸可能要調高等法院。」
「咦?那我們要搬家嗎?」
「不用,都在台北市內。」
陳宏睿又喔了一聲,其實他也搞不懂地方法院跟高等法院的差別,只覺得業務應該會加重吧。
「爸爸辛苦了。」
吃完飯後,陳宏睿把成績單拿給父親簽名。
對於這次從第一名掉到第四名的成績,陳行舜看了一下沒特別說什麼,就在下面留下龍飛鳳舞的字跡。
把成績單還給陳宏睿的時候,他卻問了這一句,「你考數學跟物理那天身體不舒服嗎?」
他一時還反應不過來,隨即才想到,這兩科沒有莎莎的考前特訓,還有自己的挑燈惡補,的確比先前的成績都還要低一些。
「呃……也沒有,就考差了。」
陳行舜動了動嘴角,「你也辛苦了,下次再加油。」
沒想過會得到爸爸激勵的話,陳宏睿愣得說不出話來,緊接著,像海浪一樣接二連三,又是另一波衝擊。
「你們校慶是月底吧?」
「呃對,月底的周日,」他忍不住問,「爸你怎麼知道?」
「郭阿姨的女兒也讀C中,二年級美術班,她說的。對了,你會表演嗎?」
「啊?什麼表演?」
「不是吉他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