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好運氣 22

「所以你爸要來校慶看你上台表演?」
陳宏睿點點頭,又立即搖了搖頭。
「上禮拜我們社團進行徵選,我是第二候補。」
「第二候補是什麼意思啊?要等前面的人放棄嗎?」
「吉他社負責六十分鐘的節目,照著社內徵選順序排下來,我剛好是第七十一分鐘。還有時間的話就會上場噢。」
「還有這招喔,」莎莎有點傻眼,「這是要讓人人抱著機會嗎?」
「社長跟學長們也是用心良苦的——而且我這麼菜,至少他沒直接跟我說你不用準備了。」陳宏睿自嘲地笑了幾聲。
「你們候補到幾號?」
「二號。」
莎莎拍了拍他的肩,「你去跟全校戰鬥力最強的溫翊嵐說這件事吧,你隔幾天就會候補上了。」
「他又不是小精靈,」陳宏睿大笑,「我已經跟我爸講了,我沒被選上所以不會上場表演,不過,我們班有擺攤會賣關東煮,請他有空的話過來捧個場。」
上臺表演跟在班級攤位上賣關東煮完全不一樣啊,莎莎翻了翻白眼,正想罵人的時候,陳宏睿隨即補了句話。
「我爸最近要升官什麼的,八成也沒空過來。哎,我要去補習了,先走啦。」
「陳宏睿!等——」
莎莎才剛站起身要抓人,陳宏睿就背起書包,長腳一跨跑得不見蹤影,也不知道他是在害怕,還是在躲什麼。
莎莎氣得坐回位子上,還遷怒地踢了一下陳宏睿的桌子。
明明他那法官爸爸都表現得這麼明白,就是想跟兒子拉近點距離了,偏偏陳宏睿這時候不知道在鬧什麼彆扭,候補什麼的都好解決吧?
雖然他之前灰心沮喪地半放棄尋求親情了,不過,這是他爸第一次來學校看他表演耶,他怎麼會捨棄這次機會?
莎莎想著想著,驀地站了起身,對著前方的聊天集團喊人。
「可強,我記得你認識吉他社的學長,對不對?」

陳宏睿快步穿過走廊,經過其他班級窗前,裡面的言談說笑聲卻在他耳中無限放大,彷彿那些同學都沒有任何煩惱,可以輕鬆地開懷大笑。
昨天聽到爸爸想來校慶看他的表演,當下固然是高興的,但心裡卻愉悅不到一秒,伴隨而來的懷疑與氣憤油然而生。
他心想,為什麼到現在才想要主動關心我?那我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什麼?當然,理性一點想,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今天父親的回應啊。
只是,歷經多少羨慕別人家親子相處模式的日子,他實在無法在短短幾秒間就釋懷。
也剛好自己的吉他曲還不夠好,沒被選上先發,便以此為藉口,推開了父親,並從對方失落的眼神中得到一絲快感。
他很清楚,向父親的祈求著愛而不可得的同時,恨意也在不知不覺中累積。
陳宏睿以為自己已經夠堅強,可以笑著跟莎莎講這件事了,可是,看到對方眼底的憐憫與不捨,他還是懦弱地逃走了。
跑出校門後,雙腳的速度緩了下來,他慢慢走向公車站,茫然地看著車來車往。
對向車道一輛眼熟的摩托車停在路邊,男生載著女生,男生回過頭跟女生聊天,有說有笑。
這劇情太似曾相識,陳宏睿忍不住躲到公車站牌後面,背對著他們數紅燈秒數。
都已經數到三位數了,他還不太敢回頭,卻等到一句叫囂聲。
「陳宏睿,你躲屁躲啊!你這麼大隻,站牌哪擋得住你啊!快出來!」
陳宏睿有點尷尬地轉過身,向他打了聲招呼。
「幹嘛躲我啊。」跨坐在機車上的溫翊嵐皺著眉。
「沒有啊。」
「明明就有——」他身體傾向前,靠近陳宏睿觀察著他的臉,「你又在不爽什麼啊?」
「沒有啊……」這是個謎,不管怎麼假笑,溫翊嵐總知道他心情不好。
「跟我前女友超像,動不動就愛生氣也不講。」
陳宏睿聽到對方說自己跟他前女友像,開始真有點不爽了,正想回嘴的時候,一頂安全帽塞了進他懷裡。
「去補習嘛?我載你啦。」

溫翊嵐跟表哥借來的機車一定被施了什麼魔法,只要坐在後座心情就好了一半,而且不只對他有用,剛剛坐在這裡的女生也笑得非常開心。
學校到補習街的路程不遠,溫翊嵐騎得很慢,邊騎邊聊天。
「你家就你跟你爸兩個人而已吧?」
「嗯……你怎麼知道?」
「猜的。你連蔥跟蒜的分不清,家裡可能不常開伙吧?上次你跟你爸吵架臉就超臭,可能因為家裡還有我媽跟我妹,我要是跟我爸吵,氣氛比較沒這麼難堪。要是家裡只有兩個人,我也會跑出來。」溫翊嵐趁著紅燈,回頭道,「不過啊,你也別跟自己過不去,有時候大人就是找不到台階下,比如我爸,常罵人到罵到不知道該怎麼收尾,結果又從頭開始罵。」
陳宏睿應了一聲,想起那個寬厚的背影。
「反正你不開心就叫我嘛,載你逛個一圈,回去就當作沒這件事,你爸應該就知道這是和好的意思了,你爸應該跟你一樣聰明吧?」
「我爸比我聰明得多了,他還是個法官。」
「哇!法官?酷耶,」溫翊嵐驚呼了一聲,「是要戴捲毛假髮的那個嗎?」
「不是啦!在臺灣開庭不用戴假髮啦。」
「是喔,那在哪裡要戴假髮?」
「我不知道耶,英國吧?」
「可惡,電影騙我!我還以為全世界的法官都要戴假髮。」
「你都看什麼奇怪的電影啊?」
「龍祥電影台啊。」
「我家沒第四台……」
「是喔,難怪你朋友這麼少。」
陳宏睿還沒搞清楚第四台跟朋友少之間的關聯性時,機車已經在路邊停了下來,他莫名地有點依依不捨。
「謝謝,我請你吃個東西吧?」
溫翊嵐扯了下嘴角,「不用啦,小事,我等下還有事,要去找射氣球的板子,校慶要用的。」
「你們班要弄射氣球喔?」
「對啊,我提議的,其他人也沒別的意見就做這個了,還有人提供獎品咧,你那天要來我們班玩喔。」
「你跟你們班同學處得不錯了嘛。」
他抓了抓頭,「我也不知道耶,可能是有你當跳板吧,覺得跟班上的人也開始有話聊了,也有一些白爛好笑的傢伙。」
「是喔。」
「對啊,改天再介紹給你認識,我先走啦。」
溫翊嵐發動機車,眨眼就混入了車陣之中,陳宏睿長得再高也眺望不到他。
心情就像春天的天氣一樣,原本轉晴的天空,又蒙上一陣灰雲。


小溫看法外情有哭(喂)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