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好運氣 24

時間一到,C中校慶園遊會便熱熱鬧鬧地開幕了。許多家長、校友都前來捧場,各班級攤位都使出渾身解數叫賣搶客。
即使開場前出了點意外,一年仁班的關東煮攤仍在大家緊急努力搶救下得以準時開張。
全班穿著某位同學媽媽連夜車縫的天藍色日式羽織外套,頭上綁著毛巾,攤位上方的大型廣告看板是四、五個人合力完成的,有人寫廣告字、有人幫忙剪貼拼裝,陳宏睿則幫忙畫了關東煮的插圖。
除了大看板外,攤位上最引人注意的是桌上那個奇巧的神秘機關,出自擁有外星腦的莎莎的設計。機關本體是一個用木板及鐵絲框起的木盆,其餘用飛機木、釣線及關東煮模型組成,看似沒有任何動力,但木盆上的關東煮模型卻固定節奏地時而往上時而往下,就像有個隱形的老闆站在那煮關東煮似地,不時引人駐足。
硬體設備完善後,軟體設備也得加油,班上較外向的人負責外場,幫忙招呼客人。
「帥哥美女來買好吃的關東煮喔!米血、黑輪、魚丸什麼都有喔!」
客人被攤位吸引,張望了一下便開口點餐,「那我要一個米血跟一個黑輪。」
「好,等一下喔。」可強轉身要把米血跟黑輪裝袋。
「這樣多少錢啊?」
原本坐在後方的陳宏睿起身走向前幫忙招呼,「這樣一共是三——」
莎莎快一步搶話,「各十五元共三十元,謝謝,給我一張二十跟十元的園遊券就可以了。」
送走了客人後,他隨即轉身把陳宏睿叫回位子上。
「你坐著不要動。」
陳宏睿乖乖坐著,明明有著近一百八十的身高,但整個人縮得不能再小。
「我只是講話……」
「講話也不行。」
他無辜地看著包紮好的右手,「我是手燙到又不是腦殘……」
「你就是腦殘才會把手伸出去!」
「我……」
可強見狀連忙過來打個圓場,「莎莎你別唸他了啦,你看他手包成這樣就夠可憐了。」
莎莎哼了一聲,原想再說些什麼,眼神忽地飄到後方。
「喂,溫翊嵐要走過來了,你知道他想幹嘛嗎?」
方才溫翊嵐跟著他們去保健室,陳宏睿的手才包到一半他就說要回班上幫忙先行離開,也沒講清楚他說的點子是什麼。
「我怎麼會知道……」
護士阿姨跟他說這傷其實不太嚴重,大概淺二級燙傷。不過,陳宏睿剛剛偷偷地掀開來看傷口,還是長出水泡了,本來抱著一絲希望也落空了。
「喲,你們生意也很好嘛。」溫翊嵐從攤位後方鑽了進來,向他們兩個打招呼。
「還可以啦,你們班呢?」陳宏睿禮尚往來地問道。
「好到來不及補氣球咧,」溫翊嵐拍了拍他的肩,「宏睿,走啦。」
「啊?」
「該準備啦。」
「喔。」
陳宏睿雖一頭霧水,還是站了起來準備跟對方一同離去時,有人沒這麼輕易放人。
「等等,你說的點子到底是什麼?」
溫翊嵐回過頭,背著光,一口白牙莫名笑得燦爛。
「你們等著聽就是了。」

校慶期間二樓教室供學生放物品用,出入口有管制不對校外人士開放。
一年仁教室裡就只有他們兩個人,溫翊嵐把陳宏睿的吉他從袋子裡拿了出來,坐在桌子上,熱身似地隨意撥弦。
「你該不會要代替我上場吧?」陳宏睿苦笑道,這個提案好像也沒什麼不好,畢竟溫翊嵐吉他功力不差,還有個人魅力。
「是啊,我們一起。」溫翊嵐頭也沒抬,直視著琴弦,右手指飛快變換。
陳宏睿呆然站在原地聽著,無名的四合弦練習曲,每一次擊弦都像有條細絲彈打在心臟上。
一曲結束後,溫翊嵐呼了口氣朝他說,「OK了,來練習吧。」
「你是認真的嗎?我們一起?」
「我彈你唱,多棒的組合,我們都搭檔這麼久了。」溫翊嵐說得好像他們每次在舊校舍後面都不是笑鬧著玩,而是認真在練習似地。
「就算要我唱……要唱什麼啊?」
「變奏版的兩隻老虎啊,不是早就決定好了?」
「用哼的?」
「你不是都填好詞了嗎?」
「我哪——」
陳宏睿看向對方自信滿滿的表情,頓時心虛得連反駁的話都說不完。
「在國文課本裡。」溫翊嵐賊笑了一下,「悶、騷。」
陳宏睿尷尬又煩燥地抓了抓頭,難怪溫翊嵐這麼常跟他借國文課本,雖然他填好詞也試唱過,還修修改改好幾次才唱順,可是這歌詞——
「喂,你到底幹不幹啊?」
陳宏睿深吸口氣,默默下定決心,他走到教室後面拿了掃把過來,難得霸氣地一把插在地上充當麥克風。
「好,我幹。」

兩人在教室裡練了快兩個小時,窗外舞台區的表演也從管樂社、國樂社、魔術社、熱舞社一路到口琴社了。
「喂,你剛剛是不是說口琴社完就換你們了?」
陳宏睿嘴裡含著水,唔唔地點了點頭。
「靠,那不就快到了?」溫翊嵐從桌上跳下來,走到窗邊觀望,「哇,還蠻多人的耶,你會不會緊張啊?」
「我現在還好。」比起緊張,他更擔心父親會不會過來的事情。
「是喔。」溫翊嵐從口袋裡摸出香菸跟打火機,點了一根來抽。
「好久沒看到你抽菸了,我以為你不抽了?」陳宏睿雖然不喜歡菸味,卻有點懷念對方抽菸的樣貌,總覺得那是溫翊嵐表現出另一面的時刻。
「香菸不便宜,還要怕被抓到,我只有煩的時候才抽啦。」
陳宏睿緩步走到窗台邊他身旁,「真的還蠻多人的耶……還以為都不會有人來看校慶表演。」
「對啊……」
「所以你現在很緊張囉。」
溫翊嵐惱羞地噴了一大口煙在他臉上,「你等下就不要緊張到唱不出聲音。」
「那你要救我啊。」他笑道。
「我救你還不夠多次喔。」
「好吧,那我還你一次。」
「怎麼還?」
「等下我站著唱,會借一張椅子給你坐,這樣你看起來就不會太矮。」
「陳宏睿!」
「等等等——別摔吉他,你是不是比較不緊張了?」
「對,因為我現在比較想揍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