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好運氣 27

「哇,所以下學期你就升高二了喔。」陳宏睿的叔叔陳行禹不禁感嘆。
時間過得飛快,期末考考完,放寒假,一轉眼陳宏睿就身在彰化老家了。
陳行舜的工作一直忙到小年夜,父子兩人在除夕當天早上才搭火車南下,而陳家其他成員都先一步回老家幫忙打掃、準備年夜飯,他們抵達的時候事情都做完了,倒也沒人揶揄他們坐享其成。
陳行舜有四個兄弟姐妹,他排行老二,最小的弟弟與他們有一段不小的年齡差距,反而跟陳家的晚輩小朋友們比較有話聊,而陳宏睿回老家也總是跟這個年輕的叔叔聊天。
「叔叔,你不是也快研究所畢業——」
聽見陳宏睿的反問,陳行禹連忙摀著他的嘴,「你小聲一點,別讓其他人聽到畢業這兩個字啊。」
其實兩人坐在透天厝的騎樓底下聊天,客廳裡的大人們應該都聽不到他們講話的聲音,但陳宏睿仍聽話地低頭小聲地問,「為什麼啊?」
「我論文還沒寫完啦,延畢了啊。」
「可是你去年——」
「去年是休學,哎,要是被二哥聽到準被他唸到死。」陳行禹邊說還邊往後瞄了客廳裡的二哥陳行舜一眼。
「我爸以前很會唸人喔?」
陳宏睿小時候就算做錯了事,陳行舜也惜字如金,頂多叫他去罰站,嘮叨什麼的未曾有過。他很難想像爸爸像他以前國中的女導師一樣,可以碎碎唸一整堂課。
陳行禹原本輕鬆地坐著,聽見陳宏睿的問題後,倏地繃緊神經地坐正。
「呃,他以前也沒有很囉嗦啦,應該跟現在差不多吧。」
面對叔叔忽然變得小心謹慎的態度,陳宏睿一笑置之。
陳行舜在妻子過世、兒子出生後,像換了個人似地轉變的事是眾所皆知,但這在陳家家族裡仍是能避開就避開的話題。
「叔叔,我下學期就高二了喔。」
「噢對啊,你剛剛不是說了?」陳行禹一臉不解地望著他。
「明年我就十八歲了,」陳宏睿回頭笑道,「已經不是小朋友了。」
陳行禹看著無法選擇自己家庭的姪子露出釋然般的笑容,也猜到這個半大不小的孩子應該知道了些什麼。
他拍拍陳宏睿的肩,「就算你長這麼高了,在我們眼裡你都是小孩子。」
「我覺得我已經長大了。」
「是喔——小鬼都喜歡說這句。」
陳行禹撐著膝蓋站起,「走吧,吃年夜飯啦,肚子餓了。」
「真的,聞到香腸的味道就餓了,」陳宏睿也跟著站起身,不忘剛剛的問題,當然,問完就得跑。
「所以叔叔你什麼時候要畢業啊?」

農曆大年初一,陳宏睿幽幽轉醒,看手錶已過了下午一點,在枕頭邊摸了好久才找到眼鏡,戴上後才發現旁邊另一張床上兩個堂弟還在睡。
他們幾個國中國小的昨天玩牌玩通宵,年紀較大的陳宏睿也在旁邊看,偶爾頂替玩個三、四場,過了凌晨四點多真的累得不行了大家才回房間睡覺。
陳宏睿刷牙洗臉後,本想去廚房找點吃的,聽到了客廳裡大人們說話的聲音,腳步停在樓梯口。
「施小姐在台北的區公所工作,是哪個區啊?」
「在大安區。」
「那離行舜他家很近嘛,對吧。」
「搞不好下班還可以吃個飯啊。」
陳宏睿頓時餓意全消,坐在樓梯上靜靜地聽著他們聊天。主要是大伯母跟奶奶在講話,偶爾串插幾句那位施小姐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害羞不好意思,而爸爸則從頭到尾都沒有發言。
約莫十五分鐘後,他們才結束對話,大伯母要爸爸送施小姐回家,爸爸似乎也照做了。
「阿舜都不講話,是不是不喜歡啊?」
「不喜歡的話我還有別人可以介紹啊。阿母,他都四十幾了,宏睿都上高中了,總也該看開了吧。」
「是啊,都過了那麼久了……」
陳宏睿沒把大伯母跟奶奶的話聽完,就茫然地走向廚房,小阿姨問他要不要吃麵,他呆呆地點了點頭,食不知味。
吃完麵後,陳宏睿搖搖晃晃地回到房間,看到兩個小堂弟還睡得口水直流臉,不知怎麼地,像被淋了桶冷水似地清醒了。
爸爸在相親了啊……
陳宏睿躺回原來的被窩裡,胡思亂想著相親後的結果,最後打了個飽嗝。
原來剛剛那碗麵是這個味道啊。

「宏睿、宏睿。」
糜爛的過年就是吃飽睡、睡飽吃,陳宏睿被叫醒時才發覺自己剛剛又睡著了,他揉了揉眼睛,爸爸就站在床邊。
「宏睿,把東西收一收,準備回家了。」
連個招呼都沒打,陳行舜父子就提著行李離開了老家。
老家離車站有一段路,平常都是大伯開車接送他們,今天還是第一次走路過去,跟從車窗看出去的感覺不同,小鎮景色都好近,前方父親的背影卻顯得好遠。
這才是他熟悉的,父親生氣的樣子。高高在上,什麼話都不講。
兩人一路無語地走到車站,離發車還有段時間,他們坐在冰冷的長椅上等待,期間陳行舜說要去買便當,過沒多久就回來。
年初一晚上北上的莒光號乘客很少,車廂裡除了他們以外就只有三、四個單獨的散客。
他們的位子在車廂中間,安頓好行李坐下後,陳行舜就把便當遞給兒子。
陳宏睿難得地沒什麼食慾,吃了幾口就發呆,忽然發現剛剛裝便當的塑膠袋裡還有兩瓶罐裝茶跟三個麵包。
「爸,你還有買麵包喔?」
陳行舜把嘴裡的食物吞下去才開口,「嗯,怕你路上餓。」
火車在此時發車啟動,陳宏睿發怔沒抓緊,手裡的便當差點就這麼灑了出去。
「宏睿小心點。」
「差點就只剩麵包了。」他自我解嘲地說,「爸怎麼知道我最近吃很多啊?」
「郭阿姨說的,她說以前都煮兩杯米,現在要煮三杯。」
「喔……」
不過,陳宏睿還是覺得高興,不知不覺地把便當吃完了,開始啃起麵包。
「你應該還會再長高吧。」
「真的嗎?叔叔說我跟他差不多高了,已經並列陳家第一了。」
「嗯,因為你媽媽也很高。」
陳行舜說這句話的時候,表情非常自然,陳宏睿從車窗的反射鏡像看著父親,覺得這樣真好。
待陳宏睿吃完麵包後,陳行舜又自己提起了另一個話題。
「宏睿,很抱歉校慶那天我沒辦法趕過去……」
「沒關係啦,我知道爸最近很忙。」
「那天好玩嗎?」
「嗯,好玩啊。」他話鋒一轉,忽然問道,「爸,你記得那首在我小時候教我唱的兒歌是什麼嗎?」
陳行舜當然記得,那是他唯一會唱的兒歌。他用鼻音哼了一小段,陳宏睿開心地直點頭,也加入哼唱的行列。
車廂裡的其他人可能都睡著了,任憑這沒有歌詞,只有音符的《兩隻老虎》不斷地重播。
不知道哼了幾遍,這首歌才劃上休止符。
陳行舜原本開口想說什麼,右肩卻忽然一重,原來是兒子靠在自己身上睡著了。
他悄悄地伸手把陳宏睿的外套拉上來蓋好,保持自己的姿勢讓兒子幸福地酣睡至目的地。


這真的不是父子文XD

發表迴響